当前位置:首页  >  博士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时间:2022-05-21来源:博士论文

本论文以“语言”为统领和切入点,以“事实建构”为主线,采用 跨学科的“综观”视角,理论论述和实体分析相结合的研究思路,综合 使用文献法、理论阐释、个案分析、话语分析、比较研究等研究方法, 从法学、语言学、叙事学、修辞学等跨学科视角系统研究案件事实的建 构,分析案件事实建构的本质、过程、特点、影响因素、有效性等。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案件事实主要不是“证明”或“发现”的 “客观真实”,而是不同法律主体在特定语境下,根据既定规则,通过 协商与沟通共同建构的结果。语言是建构案件事实的根本手段,叙事与 修辞是案件事实存在的基本方式。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有三个阶段:基于 证据将客观事实陈述为证据事实,基于法律规范将证据事实重述为法 律事实,基于规范事实和个案裁判需求将法律事实重构为裁判事实。每 个阶段的案件事实都是各诉讼主体以语言为媒介对客观事件进行诠释 与解读的产物,其本质都是主体间性的语言建构。 案件事实的叙事建构。叙事或讲故事是事实建构的基本方式,故事 模型是事实建构的基本图式。案件事实的形成是各诉讼主体围绕事件 展开的语言建构过程,是基于客观事实对证据进行叙事建构的结果,其 间经历了从证据演化为事件、再由事件演变为事实。叙事者通过叙事策 略和修辞技巧将碎片化的证据信息整合成为完整而融贯的故事范型, 挑选、解释、附加等叙事策略贯穿于这一语言建构活动之中。 1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案件事实的形成过程是各诉讼主体借助语 言对客观事件进行修辞建构的过程,修辞在此过程中既在微观层面起 到装饰与强化语言表达效果的工具性作用,而更重要的是在宏观层面 起到了建构案件事实本身的本体性作用。宏观本体层面的建构主要包 括故事情节建构、人物形象建构和情境建构,微观工具层面的建构包括 策略性问话、重述、元话语评论、预设、诱导性问话等控制策略,以及 反重述、反预设、反诱导等反控制策略。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影响因素。案件事实的建构是不同诉讼主体 借助语言手段进行理性沟通以达成共识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案件事 实的形成受到诸多主客观因素的影响。主观因素主要指事实建构者的 诸多个体因素,客观因素主要指法律和社会因素。由于诸多主客观因素 的影响,这种借助语言手段建构的案件事实是一种裁剪和过滤了的事 实,是加工和处理后的事实,必然存在一定程度的与客观事实的出入。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有效性。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有效性评价标 准包括真实性、合法性(法律上的正当性)和合理性(可接受性)三个 维度,其中真实性对应客观世界的真理性要求,合法性对应规范世界 (法律规范)的正当性要求,合理性对应社会世界(逻辑经验)的可接 受性要求。案件事实建构的有效性特征包括证据的覆盖性、情节的完整 性、叙事的连贯性、叙事的逻辑性、故事版本的唯一性、故事的合法性。 通过系统分析,本论文旨在论证和诠释案件事实并不主要是“证明” 或“发现”的,而是不同法律关系主体通过主体间性的协商与沟通逐渐 建构的,语言是案件事实建构的基本手段,叙事与修辞是其建构的基本 方式。以这种方式建构的案件事实,其有效性除了“真实”之外,同样 重要的是“合法”“合理”“可接受”。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法律事实;叙事;修辞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导 论...............................................................................................................................................................1
一、研究的缘起.................................................................................................................................1
二、研究目的、意义与创新........................................................................................................3
三、研究内容与框架..................................................................................................................5
四、研究思路与方法...............................................................................................7
五、相关文献综述...................................................................................................8
六、重要术语界定.................................................................................................15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21
一、案件事实形成的“真实”进路.....................................................................22
(一)客观真实说..........................................................................................22
(二)法律真实说..........................................................................................23
(三)“真实”进路的反思..........................................................................23
二、案件事实形成的建构观.................................................................................25
(一)交往理性与事实的共识论..................................................................25
(二)案件事实的建构观..............................................................................26
三、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本性.............................................................................30
(一)语言哲学及其对法学的影响..............................................................30
(二)语言在案件事实建构中的本体性作用..............................................32
本章小结.................................................................................................................39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41
一、证据事实的语言建构.....................................................................................42
(一)从客观事实到证据事实......................................................................43
(二)证据事实建构的本质及特点..............................................................45
(三)基于实际案例的证据事实建构分析..................................................47
二、法律事实的语言建构.....................................................................................51
1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一)从证据事实到法律事实......................................................................51
(二)法律事实建构的本质及特点..............................................................55
(三)基于实际案例的法律事实建构分析..................................................58
三、裁判事实的语言建构 .....................................................................................60
(一)从法律事实到裁判事实......................................................................60
(二)裁判事实建构的本质及特点..............................................................64
(三)基于实际案例的裁判事实建构分析..................................................66
本章小结 .................................................................................................................68
第三章 案件事实的叙事建构.......................................................................................70
一、案件事实叙事建构的理论基础 .....................................................................71
(一)故事模型..............................................................................................71
(二)历史叙事学..........................................................................................76
二、案件事实的叙事建构过程 .............................................................................78
(一)起诉阶段的叙事建构..........................................................................79
(二)庭审过程的叙事建构..........................................................................82
(三)判决书的叙事建构..............................................................................93
三、案件事实的叙事演化 .....................................................................................97
(一)历史叙事学与案件事实的叙事建构..................................................97
(二)案件事实的叙事演变..........................................................................99
四、案件事实建构的叙事冲突与叙事策略 .......................................................103
(一)叙事冲突............................................................................................104
(二)叙事策略............................................................................................109
本章小结 ...............................................................................................................113
第四章 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115
一、法律修辞及其对司法实践的积极意义 .......................................................116
(一)修辞的含义及其演变........................................................................116
(二)法律修辞及其发展历程....................................................................118
(三)法律修辞对司法实践的积极意义....................................................120
2
目 录
二、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进路...........................................................................126
(一)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本性................................................................126
(二)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方式................................................................129
三、案件事实修辞建构的语言策略...................................................................142
(一)语言策略对案件事实建构的影响....................................................143
(二)案件事实建构中的语言策略............................................................146
本章小结...............................................................................................................158
第五章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影响因素.....................................................................159
一、事实调查者因素...........................................................................................160
(一)机构性权力........................................................................................160
(二)语言转换............................................................................................161
二、事实陈述者因素...........................................................................................164
(一)自然特征............................................................................................164
(二)案件情况............................................................................................171
三、法律因素.......................................................................................................174
(一)法律规范............................................................................................174
(二)诉讼程序与证据规则........................................................................175
四、社会因素.......................................................................................................180
(一)司法实践中的法律修辞与非法律修辞............................................180
(二)案件事实形成中的非法律修辞........................................................183
本章小结...............................................................................................................185
第六章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有效性.........................................................................186
一、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有效性评价标准.......................................................186
(一)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有效性评价理据...........................................187
(二)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有效性评价维度...........................................188
二、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有效性特征...............................................................194
(一)证据的覆盖性...................................................................................195
(二)情节的完整性...................................................................................196
3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三)叙事的连贯性...................................................................................197
(四)叙事的逻辑性...................................................................................199
(五)故事的唯一性...................................................................................201
(六)故事的合法性...................................................................................203
三、案件事实有效建构的语言特征...................................................................205
(一)表达内容的规范性...........................................................................205
(二)表达手段的艺术性...........................................................................208
本章小结...............................................................................................................210
结论及启示...................................................................................................................212
一、主要结论.......................................................................................................212
二、对司法实践的启示.......................................................................................216
参考文献.......................................................................................................................221
致 谢...........................................................................................................................232
4
导 论
导 论
一、研究的缘起
司法实践中需要处理两方面的问题,一为事实问题,二为法律问题。我国法律
所确立的司法裁判的基本原则即为“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法律”自
然指断案所依据的各种法律,当然在选择判决所依据的法律时也会出现各种难题,
但这并非本文所讨论之范畴,本文关注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就诉讼而言,相比
法律问题,事实问题是更为根本的问题,因为事实的认定是适用法律的前提,也是
司法裁判的重点和难点。但就相关研究而言,学者们似乎更热衷于讨论法律问题,
而对事实问题的关注不够。
关于事实问题,我国的司法判决中都会出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表
述,这也是我国刑事诉讼案件的证明标准。可见,弄清事实问题是解决司法争议的
前提,但人们似乎对于发现事实真相总是过于乐观,似乎所有的案件事实都能得以
澄清,且判决书对事实的认定都是清楚明了的。人们也坚信事实真相总会大白于天
下,中国自古就有“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的说法,也有“水落石出”“拨云
见日”“昭然若揭”等成语,而关于断案有“明镜高悬”“明察秋毫”“洞若观火”
等表述,也有包青天、海瑞、狄仁杰以及西方的福尔摩斯等神探,无论多么复杂的
案子,总会查明事实真相,伸张正义。
但在现实司法实践中,很多情况下案子的事实真相并不明了,自古也存在所谓
的“悬案”。许多案件,尤其是近些年披露的一些冤假错案,如呼格案、佘祥林案、
赵作海案、杜培武案、张玉环案等,案件的事实并没有认定清楚,但审理这些案件
的法院都曾经做出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有罪判决,而在这些案件得以
纠正之后,同一法院根据同样的证据往往又得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裁判结
论,①严重影响了我国司法判决的可接受性和司法公信力。
实际上,相比法律问题,司法实践中的事实问题可能更加微妙、更加复杂,也
更容易被人们所忽视。比如刑事案件中,“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在《刑事
① 陈瑞华:《刑事诉讼中的证明标准》,载《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 年第3 期。
1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诉讼法》中有明确规定,①但对于“事实清楚”并没有相关的标准。可见,司法实
践中的事实往往是难以认定清楚的,事实问题也并非是简单的通过证据来证明的
问题。我们需要反思“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也需要重新认识案
件中的事实问题。
一方面,“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实则为理想化的目标,而
非现实的可操作的证明标准。“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意味着法官对待证事
实的认定已经达到了百分之百的确信程度,即曾经发生过的案件事实真相得以完
全恢复,案件的客观事实得以完美再现。②不难看出,这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在
司法实践中是不现实的,因为司法争议涉及过去发生的事件,即客观事实,这是一
种历史事实,一种不可能还原与再现的事实;而在庭审过程中认定的案件事实是建
构的事实,是各司法主体基于证据认定的具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即法律事实。由于
各种主客观原因,客观事实和法律事实不可能是完全对等的关系,前者是后者的原
型和认定的目标,后者是对前者的反映和建构,两者之间必然存在一定的出入和异
化。
另一方面,就案件事实的认定方式而言,在司法实践中普遍遵循“证据中心主
义”,即在法律框架下通过有效证据来认定事实,认为证据是通过科学手段形成案
件事实的唯一来源,且法官能够基于科学证据得出可靠的案件事实。这种理想化的
事实诉求源于西方近代的理性主义哲学,将事实认定看作是依靠逻辑和经验的证
明手段,通过法律程序还原事实真相的证明过程。但司法实践表明,案件事实认定
的过程绝非简单的以科学证明手段进行线性推理的过程,而是不同法律关系主体
依据既定的法律规则进行理性沟通以达成共识的过程。
“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和证据中心主义集中体现了事实认
定的“唯真实”倾向,表现为事实认定的“真实论”,其实质是一种追求“真理”
的主体性思维进路。但是,这种理性传统的事实真实论在司法现实中屡遭尴尬,导
致理论表达与司法实践的背离,引发案件事实解释的困境,反映了理想与现实的张
力。诚如我国著名的诉讼法学家陈瑞华教授所言,这种对法院定罪近乎机械、刻板
的事实认定标准可能不符合具体案件的具体情况,容易造成法官的机械司法,使法
① 我国《刑事诉讼法》(2018 年修正)第五十五条规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一)定罪量
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
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② 陈瑞华:《刑事诉讼中的证明标准》,载《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 年第3 期。
2
导 论
官成为适用证据规则的机器和奴隶。①
实践证明,现实司法中的事实认定兼具真实性与非真实性,案件事实主要不是
“证明”或“发现”的客观真实,而是不同法律主体在特定语境下,根据既定的法
律和话语规则,通过协商与沟通共同建构的过程,是各方主体通过商谈和论辩达成
共识的结果,其实质是一种主体间性的语言建构。
本研究不是要推翻我国现有的刑事证明标准和证据中心主义,而是结合实例
来说明司法裁决中不能一味追求“真实论”,案件事实的认定兼具真实性和非真实
性,事实也未必能“清楚”。如果所有的案件都简单地适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
充分”的证明标准,容易导致法官的机械司法,影响司法公信力。
我们应尊重基于证据认定事实的现代基本司法理念,努力还原事实真相,但同
时也应充分认识案件事实的建构本性,认识语言以及与之密切关联的叙事、修辞等
语言手段在建构案件事实中的根本性作用,设法提高事实认定的合理性和事实说
理的可接受性,以提升司法判决的公信力。
二、研究目的、意义与创新
(一)研究目的
本研究关注司法实践中的事实问题,系统讨论案件事实是如何形成的,司法判
决中的“事实”是如何得出的。
具体来讲,本论文以“语言”为统领和切入点,以“事实建构”为主线,从法
学、语言学、叙事学、修辞学(均涉及“语言”且其本质均处理语言问题)等跨学
科视角,系统研究案件事实的建构,分析案件事实建构的本质、过程、特点、影响
因素、有效性等。通过系统分析,本论文旨在论证和诠释案件事实并不主要是“证
明”或“发现”的,而是不同法律关系主体(代表国家权力机构的法官、检察官、
警察,代表当事人利益的律师,以及当事人、证人等)通过主体间性的协商与沟通
逐渐建构的;案件裁判中法律事实的获得是不同法律关系主体在特定语境下基于
各自的目的并遵守既定的规则,充分使用叙事和修辞手段,通过主体间性的协商与
沟通共同建构的结果,案件事实建构结果的有效性除了“真实”之外,同样甚至更
① 陈瑞华:《刑事诉讼中的证明标准》,载《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 年第3 期。
3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为重要的是“合法”“合理”“可接受”。
通过理论探讨和实体分析,本研究旨在为司法实践中的事实认定和事实说理
提供积极启示,以提高司法裁判的可接受性,提升司法判决的公信力。
(二)研究意义
本研究从法学、语言学、叙事学、修辞学等跨学科视角系统研究案件事实的理
论与实体建构,这种从跨学科的综观视角进行的全方位建构研究是一种全新的尝
试,将具有特定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1.理论意义。一方面,多学科视角的法律事实理论建构及其相应的实体分析
能够丰富相应的学科研究领域,包括法学(法律方法论)、语言学(法律语言学)、
叙事学(法律叙事)、修辞学(法律修辞);另一方面,本研究尝试提出案件事实的
语言建构观,也有一定的理论创新。
2.现实意义。案件事实本身是与司法实践密切关联的,本研究立足司法实践,
其研究结果可以为司法裁判提供新的视角和启迪。一方面,对案件事实建构过程和
建构策略的探讨将对侦查讯问、法庭调查、判决等司法实践不同阶段的事实认定有
积极的启示作用;另一方面,有关法律修辞和事实建构有效性的探讨有助于提升事
实说理的可接受性,提升司法判决的公信力。
(三)创新点
本研究在研究思路、研究方法以及理论观点方面均有一定的创新,主要表现
在:
1.多学科的“综观”视角。本研究综合法学、语言学、叙事学、修辞学的相
关理论与方法,采用多学科视角论证和解读案件事实的建构过程和本质。相比单一
学科背景的研究,这种多学科的“综观”视角在研究思路方面有一定的创新。
2.多维度的阐释方法。本研究将理论思辨论证与实体案例分析结合,宏观的
理论建构与微观的实体分析相结合,综合采用文献法、理论阐释、个案分析、话语
分析、比较研究等多种研究方法,全面聚焦侦查讯问、庭审、判决等司法实践各个
阶段的案件事实,这种多维度的阐释方法在研究方法方面有一定的创新。
3.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本研究基于理论阐释和实体分析,尝试性提出案
4
导 论
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论,跳出了从单一法学和法律逻辑视角解读案件事实的局限,在
理论上也有一定的创新。
三、研究内容与框架
(一)研究内容
本研究系统探讨案件事实的建构,拟回答“案件事实是如何通过语言来逐渐建
构的”这一问题,主要包括如下方面的内容:
1.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拟回答的问题:司法裁判中案件事实形成的本质是
什么。主要观点:案件事实主要不是“证明”或“发现”的“客观真实”,而是不
同法律关系主体在特定语境下根据既定规则,通过协商与沟通共同建构的结果,而
语言(包括狭义的话语,也包括叙事手段以及以说服为目的修辞)是建构案件事实
的根本手段,讲故事是案件事实呈现的主要方式,叙事与修辞是案件事实存在的基
本形式。
2.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拟回答的问题: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要经历怎样
的过程。主要观点: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要经历三个不同的阶段,即调查阶段证据
事实的语言建构、庭审阶段法律事实的语言建构、判决阶段裁判事实的语言建构。
无论是证据事实,法律事实,还是裁判事实,都是各诉讼主体以语言为媒介对客观
事件进行诠释与解读的产物,其本质都是主体间性的语言建构。
3.案件事实的叙事建构。拟回答的问题:案件事实是如何通过叙事或讲故事来
建构的。主要观点:叙事是案件事实建构的基本方式,故事模型是案件事实建构的
基本图式。案件事实的形成是基于客观事实对证据进行叙事建构的过程,证据所显
示的信息往往是不完整、甚至断裂的,正是通过叙事填补了信息之间的断裂,实现
了从证据到事实的演变。
4.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拟回答的问题:案件事实是如何通过语言修辞手段来
建构的。主要观点:案件事实的形成过程是诉讼主体借助语言对客观事件进行修辞
建构的过程,案件事实在很大程度上便是修辞建构的产物。修辞不仅是语言使用的
艺术和论辩说服的手段,修辞本身就是事实的建构。
5.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影响因素。拟回答的问题: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会
5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受哪些因素的影响。主要观点:案件事实的形成受到诸多主客观因素的影响,主观
因素包括事实调查者、事实陈述者和事实裁决者等事实建构者的个体因素,客观因
素包括法律规范、诉讼程序、证据规则等法律因素和政治、道德、情感、社会舆论
等社会因素。这些因素相互交织,共同影响案件事实的最后成型。
6.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有效性。拟回答的问题:通过语言建构的案件事实其有
效性如何判定。主要观点: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结果的有效性主要不是“真实性”,
而更重要的是“合法性”(法律上的正当性)和“合理性”(“可接受性”)。有效建
构的案件事实应具有证据的覆盖性、情节的完整性、叙事的连贯性、叙事的逻辑性、
故事版本的唯一性、故事的合法性,有效建构案件事实的语言应兼顾内容的规范性
和表达手段的艺术性。
(二)论文框架
本论文分为导论、正文、结论及启示三部分,其中正文包括六章,系统论述案
件事实的语言建构,为论文的实体内容。论文具体框架如下:
“导论”部分集中说明论文写作的相关问题以及相关文献综述和重要术语界
定,具体内容包括:研究的缘起,研究目的、意义及创新,研究内容与框架,研究
思路与方法,相关研究综述,重要术语界定。
第一章“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为提纲挈领的宏观理论阐述,论证本论文的
核心论点“案件事实是通过语言来逐步建构的”,提出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起
到统领后面各章微观层面的理论阐释和实体分析的作用,内容主要包括:案件事实
形成的“真实”进路,案件事实形成的建构观,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本性。
第二章“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详细讨论案件事实在调查、庭审、判决等
不同阶段的建构过程及其语言建构本性,具体内容包括:证据事实的语言建构,法
律事实的语言建构,裁判事实的语言建构。
第三章“案件事实的叙事建构”详细讨论案件事实是如何通过叙事来建构的,
具体内容包括:案件事实叙事建构的理论基础,案件事实的叙事建构过程,案件事
实的叙事演化,案件事实建构的叙事冲突与叙事策略。
第四章“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详细讨论案件事实是如何通过修辞来建构的,
具体内容包括:法律修辞及其对司法实践的积极意义,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进路,
6
导 论
案件事实修辞建构的语言策略。
第五章“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影响因素”系统分析影响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各
种主客观因素,具体内容包括:事实调查者因素,事实陈述者因素,法律因素,社
会因素。
第六章“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的有效性”详细讨论案件事实建构的有效性评价标
准及其特征,具体内容包括:案件事实建构的有效性评价标准,案件事实建构的有
效性特征,案件事实有效建构的语言特征。
“结论及启示”总结本研究的主要结论,讨论本研究对司法实践的启示。
四、研究思路与方法
本研究以“语言”为统领和切入点,以“事实建构”为主线,采用跨学科的“综
观”视角,采用理论思辨和实体分析相结合的研究思路,综合使用文献法、理论阐
释、个案分析、话语分析、比较研究等研究方法,系统探讨调查、庭审、判决等各
个阶段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
理论思辨指基于相关理论并参考相关文献,进行相应的阐释和论述。实体分析
指基于实际案例的分析,包括基于特定案例的较为深入的叙事和修辞分析(个案分
析)和基于一般案例庭审问答的会话分析(话语分析),也包括不同案件事实建构
特征和策略的比较(对比分析)。其中,个案分析的案例选用中国的彭宇案、张扣
扣案和美国的辛普森案。具体研究方法如下:
1.文献法。收集并批判性阅读法学、语言学、叙事学、修辞学等不同学科领域
中有关案件事实的相关研究文献,做好文献梳理,为理论阐释和实体分析打好基础。
2.理论阐释。基于语言哲学、交往理性理论、普遍语用学、法律论证理论、历
史叙事学、故事模型等相关理论阐释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为之后的实体分析做好
理论铺垫。
3.个案分析。选取中国的彭宇案、张扣扣案和美国的辛普森案等典型案例进行
个案分析,以个案为切入点,深入分析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建构策略及其有
效性等。
4.话语分析。基于案件事实建构过程中的实际语料进行会话分析,聚焦语言使
用的微观层面,以揭示事实建构过程中不同建构主体所使用的语言策略及其产生
7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的影响。
5.比较研究。比较研究包括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宏观层面比较中美司
法实践案件事实建构的异同,中观层面比较司法实践中不同阶段案件事实建构的
过程及特征,微观层面比较各参与主体所建构的不同事实版本及其使用的建构策
略等。
五、相关文献综述
文献综述主要从法学、语言学、叙事学和修辞学等几个方面着手,简要综述这
些领域对案件事实① 的研究。案件事实(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法律事实、裁判事实、
客观事实、证据事实、规范事实等)的传统研究主要在法学领域,主要为法理学层
面的讨论,也涉及刑事诉讼法、证据法、民法等部门法。此外,近些年来,随着语
言学、修辞学和叙事学研究的深入,以及这些学科与法学交叉研究的开展,案件事
实问题也引起这些领域的研究兴趣。
(一)法学领域的案件事实研究
事实问题与法律问题是司法裁决的两个永恒主题,但从现有资料来看,理论界
对法律问题比较重视,而对裁判中的事实问题却缺乏应有的关注。英美法国家意识
到认定事实比适用法律更困难,索性将事实认定交由陪审团处理,法官只解决法律
问题,与此相应,学者更关心法理问题以及法律的实效性,似乎很少有学者对事实
认定做系统研究和全面论述。大陆法系国家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虽然都由法官来
完成,但法学研究者主要侧重于法律问题的研究,也有一些有关案件事实认定方面
的论述,如拉伦茨的《法学方法论》、②伯恩·魏德士的《法理学》,③但除此之外
还很难查阅到其他专门的针对法律事实的系统论述。此外,我国台湾地区学者王泽
鉴的《法律思维与民法实例》、④黄茂荣的《法学方法与现代民法》,⑤大陆学者舒
① 对“案件事实”这一术语的使用在国内不尽统一,且不同学者经常将其与“法律事实”“裁判事实”等术语
混用。文献综述部分涉及的文献不仅涉及“案件事实”,也包括“法律事实”“裁判事实”“证据事实”“客
观事实”“规范事实”等。本文将在“导论”部分的最后一节“重要术语界定”中详细界定和区分相关概
念。
② 【德】卡尔·拉伦茨:《法学方法论》,陈爱娥译,商务印书馆2003 年版,第160-192 页。
③ 【德】伯恩·魏德士:《法理学》,丁晓春、吴越译,法律出版社2013 年版,第61 页。
④ 王泽鉴:《法律思维与民法实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 年版,第24-39 页。
⑤ 黄茂荣:《法学方法与现代民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 年版,第188-249 页。
8
导 论
国滢等的《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① 以及一些法理学教材中均涉及到事实认定的问
题,但对案件事实本身系统而深入的专门研究不多。
近些年来,特别是进入 21 世纪以来,国内法学界的学者开始系统关注案件事
实问题,主要是在法理学视角下(也涉及刑事诉讼法、证据法、民法等部门法领域)
系统讨论案件事实(以及法律事实、裁判事实、证据事实、客观事实、规范事实等
相关概念),包括案件事实的内涵及其与客观事实的关系、②案件事实的理论建构、
③案件事实与法律规范的关系④ 等。
这方面的系统研究主要以三篇相关博士论文以及基于博士论文的专著和系列
论文为代表,包括杨建军的《论法律事实》及其专著《法律事实的解释》、⑤赵承
寿的《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及其专著《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⑥杨波的《法
律事实建构论》。⑦杨建军和赵承寿的研究是从法理学视角对案件事实本身的系统
论述,成为国内从法学视角研究案件事实的主要代表,但其研究只为法学视角的理
论探讨,缺乏其他视角的讨论以及相应的实证分析,也没有论及案件事实的建构。
杨波的《法律事实建构论》关注案件事实的建构本性,但还是在法学视角下的讨论,
基于程序规则和证据规则讨论案件事实的建构规则,基于庭审阶段讨论案件事实
的建构过程,更多的是案件事实的外在建构讨论,并没有深入到事实建构的机制与
①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280-338 页。
② 如陈金钊:《论法律事实》,载《法学家》2000 年第2 期;樊崇义:《客观真实管见——兼论刑事诉讼证
 明标准》,载《中国法学》2000 年第1 期;孔祥俊:《论法律事实与客观事实》,载《政法论坛(中国政法
 大学学报)》2002 年第5 期;严存生、王海山:《“法律事实”概念的法哲学思考》,载《法学论坛》2002
 年第 1 期;谢晖:《论法律事实》,载《湖南社会科学》2003 年第 5 期;杨建军:《法律事实的概念》,
 载《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4 年第6 期;王晓:《事实的法律追问——一种现象学意义上的阐
 释》,载《浙江学刊》2004 年第6 期;何勤华:《事实的乌托邦——法律真实的本源及运行机制的现实考
 察》,载《法学论坛》2005 年第6 期;杨波:《法律事实辨析》,载《当代法学》2007 年第7 期;常鹏翱:
 《法律事实的意义辨析》,载《法学研究》2013 年第5 期;赵承寿:《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中国政
 法大学出版社2015 年版,等。
③ 如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杨波:
 《对法律事实建构论的初步阐释——以主体间性为分析进路的思考》,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6 年第 6
 期;杜金榜:《法庭对话与法律事实建构研究》,载《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10 年第2 期;杨贝:《论
 案件事实的层次与建构》,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 年第3 期,等。
④ 如苏力:《纠缠于事实与法律之中》,载《法律科学》2000 年第3 期;蔡彦敏:《对“以事实为根据、以
 法律为准绳”原则的重新释读》,载《中国法学》2001 年第2 期;杨建军:《法律事实与法律方法》,载
 《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 年第5 期;杨建军:《事实的真实与非真实:法学的表达与司法
 的实践》,载《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5 年第6 期;刘治斌:《案件事实的形成及其法律判断》,
 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 年第2 期;赵承寿:《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 年
 版;黄泽敏:《案件事实的归属论证》,载《法学研究》2017 年第5 期,等。
⑤ 杨建军:《论法律事实》,山东大学2006 年博士学位论文;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
 社2007 年版。
⑥ 赵承寿:《论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中国社科院2002 年博士学位论文;赵承寿:《司法裁判中的事实
 问题》,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 年版。
⑦ 杨波:《法律事实建构论》,吉林大学2007 年博士学位论文。
9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本质,讨论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本性。
总体而言,与法律适用方面纷繁多姿的研究相比,法学界对案件事实方面的关
注不足,研究偏少,且视角比较单一。现有研究多从法学视角出发,关注事实形成
之后对事实的认定与评判问题,而没有真正触及案件事实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即案
件事实本身的建构问题。
(二)语言学领域的案件事实研究
语言是“存在之家”,是人们思维与进行交流的工具,法律问题必然涉及语言
问题。案件事实涉及语言表述与语言建构,因此也引起语言学(尤其是法律语言学)
界的关注。法律语言学界主要关注案件事实建构中的语言问题,其相关研究主要散
见于有关警察讯问和庭审互动的法律语言学研究之中。警察讯问研究主要关注证
人证词的真实性问题,相关研究表明,证人证词经常被警方虚构、歪曲,警察笔录
与证人原初证词有明显的差别,警方通过劝说甚至诱导证人做出有利于警方的证
言。①庭审互动研究主要关注庭审权力的不对等以及法官、公诉人等凭借国家赋予
的机构性权力对证人和当事人等事实主张者的控制。②
相对而言,法律语言学界少有专门针对案件事实本身的系统研究,现有资料仅
见约翰·吉本斯(John Gibbons)③ 和孙利。④约翰·吉本斯讨论了法律的语体结构
以及作为法律调查对象的事件(即书中所谓的次级现实)在法律语境下通过语言得
以建构的方式,提出法律程序中有两种不断相互作用的现实,即讯问和庭审等当前
场所组成的首要现实(primary reality)和构成诉讼缘由的次级现实(secondary
reality),并详细讨论了建构次级现实的各种手段以及首要现实和次级现实互动的
语言策略,为研究事实建构提供了有益的启示。孙利系统讨论了刑事案件中影响证
① See John Gibbons, Forensic Linguistics: An Introduction in the Language of the Justice System,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2003; Malcolm Coulthard & Alison Johnson, The Routledge Handbook of Forensic Linguistics,
 Routledge, 2010; Peter Tiersma & Lawrence Solan, The Oxford Handbook of language and La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② See Peter Tiersma, Legal Languag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9; Malcolm Coulthard & Alison Johnson,
 The Routledge Handbook of Forensic Linguistics, Routledge, 2010; John Gibbons, Forensic Linguistics: An
 Introduction in the Language of the Justice System,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2003; Peter Tiersma & Lawrence
 Solan, The Oxford Handbook of language and Law,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国内研究参见廖美珍:《法
 庭问答及其互动研究》,法律出版社2003 年版;李立、赵洪芳:《法律语言实证研究》,群众出版社2009
 年版;余素青:《法庭言语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 年版;吕万英:《法庭话语权力研究》,中国社
 会科学出版社2011 年版;张清:《法官庭审话语的实证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 年版,等。
③ John Gibbons, Forensic Linguistics: An Introduction in the Language of the Justice System,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2003.
④ 孙利:《事实重构的法律语言学研究》,河南大学出版社2013 年版。
10
导 论
人证词建构的因素,包括证人的涉案关系、年龄、警察的问话类型、案件的暴力程
度、事后信息和见证时间等,为证人证言中的事实问题研究提供了新的思路与研究
框架。
总体而言,语言学视角对案件事实的系统研究较为罕见,仅有的研究探讨影响
案件事实建构的各种语言因素、使用的语言策略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话语权力等,
主要为语言作为工具的讨论,没有论及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本性以及语言建构事
实的本体性作用。
(三)叙事学领域的案件事实研究
随着叙事学的日渐完善,尤其是威廉·拉波夫(William Labov)对叙事学的发
展,一些学者开始将叙事学引入相关领域,进行跨学科叙事研究。法学界便有学者
引入叙事学理论,讨论案件事实的叙事建构。
20 世纪80 年代末90 年代初,南希·彭宁顿(Nancy Pennington)和雷德·哈
斯汀(Reid Hastie)提出了案件分析的“故事模型”(Story Model),认为人们解
释世界的一种方式就是创造关于它的故事,特别是当我们面对复杂的情况时,我们
会挑选出一些看似关键的碎片化信息,然后把它们编织成一个完整的故事。①在司
法实践中,人们往往会根据现有的证据信息在头脑中形成一个关于案情的基本面
貌,即一个完整的故事模型,然后基于该故事模型去整理和解读具体证据,建构相
应的事实图景。如何理解证据所显示的信息,很大程度上由先前在审理者头脑中形
成的那个故事模型来决定的。②在此理念下,西方学者对庭审叙事(“讲故事”)
做了较为系统的分析。

国内也有学者开展庭审叙事研究,主要有刘燕的专著《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
实的叙事研究》④ 和余素青的专著《法庭审判中事实建构的叙事理论研究》,⑤还
① See Nancy Pennington & Reid Hastie, “A Cognitive Theory of Juror Decision Making: The Story Model”, Cardozo
 Law Review, 1991, Vol. 13, pp. 519-557; Nancy Pennington & Reid Hastie, “Explaining the Evidence: Test of the
 Story Model for Juror Decision Mak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2, Vol. 62, pp. 189-206.
② 刘燕:《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2017 年版,第97 页。
③ See Nancy Pennington & Reid Hastie, “Explaining the Evidence: Test of the Story Model for Juror Decision Mak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2, Vol. 62, pp. 189-206; Peter Tiersma, Legal Language,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9, pp. 153-198; Chris Heffer, “Constructing crime stories in court”, in Malcolm Coulthard &
 Alison Johnson (eds.), The Routledge Handbook of Forensic Linguistics, Routledge, 2010, pp. 199-217;【美】彼
 得·布鲁克斯:《法内叙事与法叙事》,陈永国译,载詹姆斯·费伦、彼得·拉比诺维茨主编:《当代叙事
理论指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年版,第477-489 页,等。
④ 刘燕:《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2017 年版。
⑤ 余素青:《法庭审判中事实建构的叙事理论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 年版。
11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包括一些论文① 以及一些法律语言学专著中的相关论述。②刘燕的《法庭上的修辞:
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是国内第一部系统讨论案件事实叙事建构的著作,作者以崔
英杰案和邓玉娇案为切入点,系统讨论法庭上案件事实的叙事演化过程及其使用
的修辞策略。余素青的《法庭审判中事实建构的叙事理论研究》则是国内第一部有
关庭审叙事理论的研究,研究内容包括法庭事实建构及其问题、法庭叙事的形式及
结构、庭审叙事的特征、庭审叙事的连贯机制、法庭叙事的有效性、判决书的叙事
分析等内容。
总体而言,国外有较为丰富的有关法庭叙事的理论探讨,也提出了一些值得借
鉴的理论模式,国内也出现了专门探讨我国法庭叙事的专著,但均有不足或未涉猎
之处,如余素青的研究偏重于语言学的理论分析,未能很好地关照案件事实的法律
意义建构;刘燕的研究基点在案件事实的法律意义,侧重个案分析,重点讨论案件
事实的叙事演化与修辞策略,未能很好地进行理论概括,没有论及案件事实的语言
建构本性。
(四)修辞学领域的案件事实研究
随着修辞学的复兴与繁荣,尤其是佩雷尔曼的新修辞学理论的发展,修辞学研
究成为学术界研究的一个热点。学者将修辞学与法学结合,产生了法律修辞学,代
表性著作有焦宝乾等主编的《法律修辞学导论——司法视角的探讨》③ 与《法律修
辞学:理论与应用研究》。④
我国对法律的修辞研究从上世纪 80 年代便已存在,但主要是在语言学视角下,
法学界对法律修辞学的系统关注还是近十年的事情。从文献梳理中可以看出,无论
是在理论层面还是应用层面,法律修辞研究如火如荼,方兴未艾。在理论层面,学
① 如刘燕:《案件事实,还是叙事修辞——崔英杰案的再认识》,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 年第 6 期;刘
 燕:《案件事实的人物建构——崔英杰案叙事分析》,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9 年第 2 期;李安:《证
 据感知与案情叙事——以诉讼心理学为考察视角》,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09 年第 2 期;刘燕:《缺少
 人物形象的案件事实——邓玉娇案事实认定的修辞研究》,载《甘肃社会科学》2011 年第 5 期;王彬:《裁
 判事实的叙事建构》,载《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 年第 6 期;张德淼、康兰平:《法律修
 辞的司法运用:案件事实叙事研究》,载《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 年第 2 期;于辉:
 《裁判事实构建中的叙事及其评估——以批判性思维为视角》,载《法学论坛》2016 年第 6 期;陈珊珊:
 《裁判事实建构中的修辞叙事研究》,载《法制与经济》2016 年第 8 期,等。
② 如余素青:《法庭言语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0 年版,第 122-143 页;曾范敬:《侦查讯问话语实证
 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16 年版,第 174-218 页。
③ 焦宝乾等:《法律修辞学导论——司法视角的探讨》,山东人民出版社 2012 年版。 ④ 焦宝乾等:《法律修辞学:理论与应用研究》,法律出版社 2015 年版。
12
导 论
者从本体层面对法律修辞的概念、理念、理论来源、功能、限制及其与法治、公平、
正义、民主等的关系做了全面的探讨。一方面,法律修辞被看作是一种跟现代法治
理念相契合的思维方式,“把法律作为修辞”是这种思维方式的生动表述。另一方
面,法律修辞作为一种论证方法,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可将其作为研究视角或
研究工具,分析法律应用问题,即司法实践问题;同时,也可将其用于研究诸如民
主、公正、法治等各种跟法学密切相关的问题。在实践层面,司法领域法律修辞研
究也在不断拓展,逐步深入,从刚开始主要关注判决书修辞,逐步扩展到律师辩护
词、法官调解、庭审论辩、事实建构等领域,且讨论时能够和法治、公正、民主等
核心价值理念相勾连,拓宽讨论的维度。
相比较而言,有关案件事实的修辞研究成果并不多。①此外,法律修辞与法律
叙事密切相关,国内学者经常将两者结合起来讨论。②这些研究的主要观点有:案
件事实是诉讼主体在相互交涉过程中主观建构的产物,是诉讼主体修辞建构的结
果。③案件事实形成过程中修辞所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语言技巧,而且参与了案件
事实的建构、演变以及最终的形成。④修辞在案件事实的形成过程中绝不仅仅是话
语的包装或修饰,它发挥的是一种建构性作用,因此可以说修辞实际上构成了事实
本身。⑤这种修辞的建构观为本研究讨论的案件事实建构提供了重要的思路与理据。
总体而言,法律修辞学已成为一门“显学”,作为一种新的法律方法与法治思
维,法律修辞已得到学界尤其是法学界的认可,但就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而言,此
方面的研究还较少,尤其是结合案例的实体分析不多,研究也不够深入,该领域还
有进一步研究的空间与价值。
① 现有研究见刘燕:《案件事实,还是叙事修辞——崔英杰案的再认识》,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 年第
 6 期;彭中礼:《论法律事实的修辞论证——以“崔英杰案”为例》,载《西部法学评论》2010 年第 1 期;
 刘燕:《缺少人物形象的案件事实——邓玉娇案事实认定的修辞研究》,载《甘肃社会科学》2011 年第 5
 期;武飞:《事实建构的修辞方法》,载陈金钊、谢晖主编:《法律方法》(第 12 卷),山东人民出版社 2012
 年版,第 85-94 页;张德淼、康兰平:《法律修辞的司法运用:案件事实叙事研究》,载《中南民族大学学
 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 年第 2 期;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
 2015 年第 9 期;陈珊珊:《裁判事实建构中的修辞叙事研究》,载《法制与经济》2016 年第 8 期;刘燕:
 《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 2017 年版,等。
② 在有关法律叙事的研究中,经常会出现法律修辞的相关讨论;反之,在有关法律修辞的研究中,也经常有
法律叙事的讨论,如刘燕:《案件事实,还是叙事修辞——崔英杰案的再认识》,载《法制与社会发展》  2007 年第 6 期;刘燕:《缺少人物形象的案件事实——邓玉娇案事实认定的修辞研究》,载《甘肃社会科
 学》2011 年第 5 期;张德淼、康兰平:《法律修辞的司法运用:案件事实叙事研究》,载《中南民族大学
 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 年第 2 期;陈珊珊:《裁判事实建构中的修辞叙事研究》,载《法制与经济》
 2016 年第 8 期;刘燕:《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 2017 年版,等。
③ 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2015 年第 9 期。
④ 张德淼、康兰平:《法律修辞的司法运用:案件事实叙事研究》,载《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5 年第 2 期。
⑤ 刘燕:《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 2017 年版,第 2 页。
13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五)总结与评述
案件事实研究主要在法学领域内,但相比法律问题的研究,理论界对案件事实
问题关注不够,研究明显不足。现有研究多从法学视角出发,关注事实形成之后对
事实的认定与评判问题,而不太关注案件事实本身的建构过程、建构方式、建构的
有效性等建构本性问题。此外,虽然对案件事实问题的关注主要是在法学领域,但
法律是通过语言来表述的,法律问题从而也是语言问题,案件事实需要表述与认定,
必然涉及语言,因此案件事实也需要借助语言学视角以及研究说服的修辞和研究
表达的叙事来分析。法律语言学、叙事学和修辞学领域已有学者尝试讨论案件事实
问题,有助于突破对案件事实探讨的唯法学视角的局限,对于拓展案件事实研究范
畴、丰富其研究内容都有积极作用,但这些新兴视角易受学科界分的局限,研究不
够系统、深入,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
现阶段案件事实需要三方面的研究取向,一是建构研究,二是跨学科视角,三
是实体案例分析。建构研究需要关注案件事实本身的建构过程,探讨案件事实在现
实司法实践中是如何一步步形成的,包括从调查取证的证据事实,到庭审中各诉讼
参与人共同建构的法律事实,再到判决书中法官认定的裁判事实,这主要是纵向的
建构过程的研究,有助于理清案件事实发展的脉络,揭示案件事实形成的过程及其
本性。同时,也需要横向的切面剖析,分析每一阶段案件事实建构的特点、策略、
影响因素以及建构的有效性等。
其次,任何研究都需要开拓研究视野,尽可能采用跨学科甚至多学科视角,案
件事实研究自不例外。现有的案件事实相关研究主要是单学科视角,诚如“盲人摸
象”,难以展示其全貌。案件事实源于法学领域,但案件事实需要借助语言来表述,
也需要去说服受众,必然涉及语言学、修辞学、叙事学等相关领域。因此,现阶段
我们需要打破单一的法学研究范式,采用一种多学科综观视角,全方位聚焦案件事
实的建构历程及其特点,设法展示案件事实建构的全貌。
此外,法学本身是一门实践性学科,案件事实更是基于具体的司法个案,具有
明显的实践性和个案性。但是案件事实的现有研究多为理论层面的应然性讨论,缺
乏结合具体司法案例的实然分析。因此,我们需要从司法实践出发,开展更多的结
合实际案例的实体分析,揭示案件事实在具体司法实践中的形成过程及其特点,以
14
导 论
便更好地与司法实践接轨,提升司法判决的公信力。
本研究正是基于如上考虑,尝试结合司法实践中的实际案例,对案件事实进行
跨学科的建构研究,揭示案件事实建构的本质、过程、特点、影响因素、有效性等,
力求尽可能全面地展示司法实践中案件事实的全貌。
六、重要术语界定
本论文的核心论题是“案件事实”,但在司法实践中,经常还存在“法律事实”
“裁判事实”“证据事实”“客观事实”“规范事实”等各种“事实”,本文也会
论及这些“事实”,且学界往往对这些“事实”存在一定程度的混用,所以有必要
在此对这些核心术语在本文中的概念做一明确界定,并对这些术语的内涵和外延
做一区分。
(一)案件事实
顾名思义,案件事实指某一案件所涉及的各种事实,但学界在使用这一术语时
其具体概念却不尽统一,有广义和狭义两个层面。有学者将其置于广义的上位概念
讨论,如舒国滢等将案件事实作为客观事实、事实范型和裁判事实的上位概念。①
也有学者将案件事实与法律事实或裁判事实在同一层级使用,在特定语境中将三
者视为等同概念。②
在本研究中,案件事实取其广义。但作为概念系统中的上位概念,不同学者对
案件事实的下位概念做了不同视角的划分。根据案件事实的性质及其在司法实践
中形成的不同阶段,舒国滢等将案件事实分为客观事实、事实范型和裁判事实。③
根据司法审判的不同阶段和司法过程的性质,杨贝将案件事实分为再现事实、证据
事实和裁判事实。④根据诉讼实践中案件事实的性质,高德胜和朴永刚将案件事实
分为主张事实(或称争议事实)和认定事实。⑤总体而言,在司法实践的实际使用
① 参见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280-338
页。
② 参见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2007 年版,第24 页注2;刘治斌:《案件事实的形成
 及其法律判断》,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 年第2 期,第15 页注1;陈增宝:《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
 ——以法律心理学为视角》,载《法律适用》2009 年第6 期。
③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280-338 页。
④ 杨贝:《论案件事实的层次与建构》,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 年第3 期。
⑤ 高德胜、朴永刚:《论案件事实真实性的语义界说》,载《社会科学战线》2008 年第8 期。
15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中,案件事实是一个较为宽泛的概念,它不仅指诉讼双方主张的事实和法庭认定的
事实,还指所发生的与案件相关的各种事情和事实,以及经过法庭审判程序认定的
法律事实、裁判事实。①
虽然不同学者对案件事实具体内容的界定不尽统一,但广义论者都将其界定
为一个过程性概念,即案件从发生,到调查、审理,再到判决等司法实践不同阶段
的各类事实。本文主要参照舒国滢等对案件事实的界定,并根据分析需要扩展了其
下位概念,将案件事实定义为某一案件在司法程序中所涉及的各类事实,涵盖本文
所涉及的其他各类事实,包括与案件相关的客观发生的各类事实——客观事实,法
律规范所规定的事实范型——规范事实,基于证据建构的各种事实——证据事实,
法律职业者依据法律规定证明并由法官认定的各种事实——法律事实,以及经由
法庭认定的作为法官判决基础的事实——裁判事实。
(二)法律事实
对法律事实的界定在学界更为复杂。根据陈金钊,现有学者对法律事实的界定
主要有五类:(1)法律关系的关系说:能引起法律关系产生、变化和消灭的情况
就是法律事实;(2)法律规定的构成要件说:将法律事实等同于法律规定中的构
成要件;(3)法律规范之事实说:为法律规范所支配之事物即为法律事实;(4)
法律适用的前提说:法律三段论中的小前提即为法律事实;(5)实证法之规范说:
法律事实指实证法所规范之生活事实。②在此基础上,杨建军又总结了三种定义:
(1)法律事实的客观说:判案依据的事实只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司法中对事实
的认定必须达到确实充分;(2)因果关系说:成为法律关系的发生原因的一切事
实或行为总称为法律事实;(3)综合说:法律事实是由法律所规定的,被法律职
业群体证明,由法官依据法律程序最后认定的“客观”事实。③
根据谢晖的观点,至少存在四种意义上的法律事实:(1)具有法律意义的事
实;(2)规范事实;(3)引致法律关系产生、变更和消灭的事实(狭义的法律事
实);(4)关系事实。据此,谢晖认为法律事实在概念上可以分为广义、中义和
狭义:广义指凡是与法律相关的一切事实;中义指作为法律关系产生、变更和消灭
① 余素青:《法庭审判中事实建构的叙事理论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 年版,第 88 页。
② 陈金钊:《论法律事实》,载《法学家》2000 年第 2 期。
③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41-44 页。
16
导 论
之原因的事实和受法律调整所形成的法律关系事实;狭义仅指能够引起法律关系
产生、变更和消灭的自然或社会事实。①
可见,法律事实的界定存在不同的视角和标准,该术语可在不同层面、不同范
畴中使用。本文采用陈金钊和杨建军所倡导的狭义层面的法律事实“综合说”,即
法律事实是依据法律规定,被法律职业者所证明并由法官依据法律程序认定的各
种事实。法律事实是一种能用证据证明的具有法律意义的事实,是一种规范性事实
和制度性事实;②是由法官认定的事实,具有客观实在性,同时也是一种主客观结
合的事实,能够引起法律关系的产生、变更或消灭;③是由法律规范所调整的,可
以引起一定法律后果的事实,是由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是经过人的主观活动明确
或确认的案件事实;④是基于客观事实,在庭审中由诉讼参与各方共同建构的事实,
介于客观事实和裁判事实之间,具有客观性,也具有主观性。⑤
(三)裁判事实
裁判事实顾名思义指法官裁定的事实,是案件判决中作为法官判决基础的事
实,即司法三段论推论中的小前提,是构成司法三段论大前提的规范事实和客观事
实相互作用的结果,具有规范性和事实性二重属性。⑥裁判事实是事实审理者依据
法律程序并根据证据规则对案件所涉的各种客观事实所做的一种认定,是经过程
序法规范过滤了的事实,是依据证据规则再现或建构的事实,是依据实体法规范裁
剪过的事实。⑦
客观事实决定了裁判事实的真实性维度。司法裁判原则“以事实为依据”中的
事实即为客观事实。裁判事实虽然基于客观事实,但绝不等于客观事实。在时间维
度上,裁判事实和客观事实是分立的,客观事件的发生具有时间的不可逆性,裁判
事实是对过去发生的客观事件的回溯性认识和建构;在空间维度上,裁判事实也是
和客观事实分离的,“剧场化”的法庭无法再现客观事件,裁判事实的形成只能是
① 谢晖:《论法律事实》,载《湖南社会科学》2003 年第 5 期。
② 陈金钊:《论法律事实》,载《法学家》2000 年第 2 期。
③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概念》,载《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4 年第 6 期。
④ 何家弘:《论司法证明的目的和标准——兼论司法证明的基本概念和范畴》,载《法学研究》2001 年第 6
 期。
⑤ 杜金榜:《法庭对话与法律事实建构研究》,载《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10 年第 2 期。
⑥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290 页。
⑦ 余素青:《法庭审判中事实建构的叙事理论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 年版,第 91 页。
17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一种间接性的推断过程。①
裁判事实和法律事实密切相关但又有区别。它们都是基于客观事实,依据法律
程序和证据规则,并经由法庭认定的事实。不同之处在于,法律事实指在庭审中由
法律职业者基于证据事实证明、并由法庭认定的具有法律意义的事实;而裁判事实
是法官在判决书中最后认定的事实,既包括基于客观事实这一“次级现实”建构的
法律事实,也包括庭审过程本身所显现的“首要现实”(如庭审中被告的表现和认
罪态度等)。②
(四)证据事实
证据事实③ 是在司法程序中基于各种证据所建构的事实。证据事实是呈现在
法官面前的事实,是当事人双方为了确定案件事实而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事实材料
(物证、书证、人证等)所表明的事实。④证据事实既有客观性,也有主观性。一
方面,证据事实是基于客观实在的证据形成的,因此具有客观性。另一方面,人们
对证据事实的调查受到认知和技术的局限,难以做到完全客观,且证据本身需要人
们的解读,而这种解读难免受到解读者主观因素的影响,因此,证据事实又具有主
观性。
运用证据来建构案件事实还必须遵守证据法以及相关法律规则和制度,比如
以非法手段取得的证据,即使能证明案件事实,但也没有法律效力,无法成为法律
事实和裁判事实。⑤此外,有些特殊的证据具有特殊的证明要求,如有些事实不需
要证据证明,而有些事实主张的举证责任会倒置。证据事实和法律事实及裁判事实
密切相关但又有所区分,证据事实是法律事实和裁判事实的基础,法律事实往往是
依据有效的证据事实来建构的,没有证据支撑或非法证据支撑的事实难以成为法
律事实,更不会作为最后判决所依据的裁判事实。
(五)客观事实
客观事实顾名思义即客观存在的事实。就司法证明活动而言,客观事实指确实
①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290-292 页。
② 余素青:《法庭审判中事实建构的叙事理论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 年版,第 92 页。.
③ 郑永流使用“证明事实”这一术语,指通过证据、自认和推定所证明的生活事实,参见郑永流:《法律判断
大小前提的建构及其方法》,载《法学研究》2006 年第 4 期。
④ 陈增宝:《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以法律心理学为视角》,载《法律适用》2009 年第 6 期。
⑤ 余素青:《法庭审判中事实建构的叙事理论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3 年版,第 89 页。
18
导 论
在客观世界中发生的案件事实。①就司法实践而言,客观事实是诉讼开始之前客观
发生的真实事件,有待于司法人员基于证据进行重构与还原。
事实在本体论、认识论及语言哲学这三种语境下有不同的解释。依据本体论,
事实是自在的、客观的,乃客观存在,为自在之物。根据认识论,事实是主体对于
客观事物、事件及其过程的认识或反映。根据语言哲学观,事实具有语言依赖性,
语言是思维的工具,事实只有通过语言表达出来,才能被感知和理解;事实的语言
表达具有陈述性,通过语言表达的事实即为事实命题,事实命题必须是陈述性命题,
且具有真假性和论证性,它有别于客观事物本身。②
本文采取事实的语言哲学观,即司法实践中没有纯粹的作为自在之物的客观
事实,任何事实都需要人们通过语言表达出来,这种语言表述的事实具有陈述性,
从而也具有真假性、可辩驳性和论证性。
(六)规范事实
规范事实③ 指法律规范所规定的事实类型,是立法活动中建构起来的事实,是
立法中进行权利义务分配的依据,是确立法律合法的基础,需要在立法活动中论证
其正当性。④
法律文本中的规范事实不可能是对客观事实的详尽描述,而只能以抽象的构
成要件的形式存在。并非所有的客观事实均能成为规范事实,只有法律认为有必要
加以调整的客观事实才会纳入法律规范范畴,以构成要件的形式类型化为规范事
实,且规范事实只能是一种事实模型,是对客观事实的类型化和抽象化。⑤
如上讨论的诸“事实”中,只有规范事实是由立法者在实际法律纠纷出现之前
就已经以文字的形式建构好的,而其余的各种事实均是由诉讼参与人在诉讼活动
中即时建构的。法律事实和裁判事实与规范事实密切相关,只有符合规范事实要件
① 何家弘:《论司法证明的目的和标准——兼论司法证明的基本概念和范畴》,载《法学研究》2001 年第 6
期。
② 参见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282-286
页。
③ 对这一概念学界也有不同的称谓,赵承寿称其为“规范事实”,参见赵承寿:《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15 年版;舒国滢等将其称为“事实范型”,参见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
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杨建军称之为“制度事实”,参见杨建军:《法律
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7 年版。
④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26 页。
⑤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288 页。
19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的事实方可认定为法律事实,法官断案时实际是将规范事实作为标准,用以比较不
同的事实主张,只有符合规范事实的事实才有可能成为断案事实依据的裁判事实。
据此,规范事实实际是司法三段论中法律依据这一大前提的本质内容。
20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是我国确立的司法裁判的基本原则,而“事
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是法律人普遍接受的刑事诉讼证明标准。可见,事实问
题与法律问题是司法案件审理的两个方面,而就案件事实而言,现有的认定标准是
“清楚”,认定的途径是通过证据证明。
但在现实司法实践中,案件事实的这一证明标准不无问题。所谓“事实清楚”
是指裁判者对于有关定罪量刑的事实均已查清楚,其实是“实事求是”的另一种表
述。作为一种外在于裁判者主观认识、独立于裁判者内心确信之外的证明标准,“事
实清楚”实质是一种“证明要求”,难以发挥证明“标准”的作用。①从认识论角
度来看,“事实清楚”是一种人们努力追求却不可能完全实现的理想。从根本上讲,
法律所关注的并不是过去发生的事情(what happened),而是现在发生的事情或会
发生的事情(what happens)。②由于案件事实所涉及的客观案件在时间上的不可逆
性和空间上的分离性,加之人们认识事实的主客观局限以及事实本身的语言依赖
性,法庭认定的法律事实、法官判决所依据的裁判事实和相关案件的客观事实真相
必定会有出入和差异。根据语言哲学的语言建构观,案件事实并不主要是“证明”
或“发现”的,而是不同法律关系主体通过主体间性的协商与沟通逐渐建构的。
本章系统论述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首先批判性地分析法学领域有关案件
事实形成的“真实”进路(即客观真实说和法律真实说),指出这种进路实质是一
种追求“真理”的主体性思维进路,难以解释案件事实中的“非真实”问题,无法
解释现实司法实践中的事实问题;然后基于交往理性理论和真理共识论提出案件
事实形成的主体间性进路——事实的建构观;最后基于语言哲学讨论语言与法律、
语言与案件事实建构、叙事与案件事实建构、修辞与案件事实建构等语言与案件事
实形成的关系,系统论述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理论,论证本论文的核心论点“案件
事实是通过语言来逐步建构的”,为后面各章的理论阐释和实体分析做必要的理论
铺垫。
① 陈瑞华:《刑事证明标准中主客观要素的关系》,载《中国法学》2014 年第3 期。
② 【美】克利福德·吉尔兹:《地方性知识:事实与法律的比较透视》,邓正来译,载梁治平:《法律的文化
解释》,三联书店 1994 年版,第81 页。
21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一、案件事实形成的“真实”进路
一提到事实,人们就会想到“真实”。俗语云:“事实就是事实”,我们也历来
崇尚“实事求是”。长期以来,人们对于案件事实的真实性如此强调,以至于真实
性成为对司法判决中案件事实正当性评判的唯一标准。但司法实践表明,司法判决
中所依据的事实可能与“事实真相”或客观事实并不完全相符。①这一点学界似乎
没有争议,但对于“真实”的认定标准,学界有“客观真实”和“法律真实”之分。
(一)客观真实说
法律事实的客观真实说认为司法裁判中追求的事实应该是“客观事实”,即诉
讼中司法人员运用证据所认定的案件事实必须符合案件发生的客观真实情况,法
官认定的事实只有与客观事实相符其判决才是合法的,“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
准绳”便是这种认识的一种现代表达。这种客观真实说的提出有特定的历史背景,
长期以来,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的诉讼理论认为判决依据的事实并非是客观事实,
而是法官内心认定的事实(即自由心证)。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则提出截然
相反的观点,认为按照唯物主义的观点,客观事实是完全可以认识的,法院判决所
依据的事实必须是客观事实。我国一些学者继承了前苏联的这种理论传统,认为法
律事实应该而且只能是客观真实。②
客观真实说在哲学层面的依据是客观唯物主义,在认识论层面是一种摹状论。
在哲学层面,从唯物主义物质观来看,世界的本原是物质,物质是客观存在的,真
理是绝对的。从认识论层面来看,客观存在的物质是可以认识的,客观存在的一切
事实可以被作为主体的人所充分认识,人的思维的绝对性和至上性决定了客体事
实必然能为人的意识所摹写、复制和反映,③因而司法判决依据的事实只能而且必
须是客观真实。即使这种绝对真实的诉讼目标在具体的诉讼活动中无法实现,也并
不能因此而否认法律事实的客观真实性。④
①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46 页。 ②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48 页。
③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④ 陈光中、陈海光、魏晓娜:《刑事证据制度与认识论———兼与误区论、法律真实论、相对真实论商榷》,
载《中国法学》2001 年第 1 期。
22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究其本质而言,客观真实说及其反映的“以事实为依据”的裁判原则,体现出
的是一种政治口号,是一种面向大众的政治表达,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说服大众,带
有乌托邦的色彩,是我们的司法传统追求实质理性造成的,其实质是政治驾驭法律。
①由此,客观真实说是不符合司法实际情况的。
(二)法律真实说
客观真实说突出了真理的绝对性和认识的能动性,而否认了真理的相对性和
认识的局限性,因此遭到一些学者的批评和摒弃,并进而提出了“法律真实”论。
法律真实指司法机关在诉讼证明的过程中,运用证据对案件真实的认定应当符合
实体法和程序法的规定,达到从法律的角度认为是真实的程度。②
法律真实说在质疑和反思客观真实说“以事实为依据”裁判原则的基础上,提
出了“以证据为依据”的原则,认为真实只可能是符合证据规则的真实。司法实践
中对事实的认定是通过对证据的举证、质证以及最后的认证来实现的,法庭认定的
法律事实和裁判事实都是基于证据事实来实现的,这种通过证据所揭示的案件事
实只可能符合法律真实而不可能符合客观真实。③ 法律事实不是纯粹的客观事实,
它是经过法官等法律职业群体在头脑中加工后形成的,是以法官为核心的法律职
业群体审视求证“自然”事实的一种结果。④
法律真实说体现了法治理念和法律职业意识的觉醒。针对客观真实说的政治
性口号,法律真实说以法律思维而非政治或哲学思维为出发点,以司法证据为核心
建构法律事实,表达了法律人以法律语言而非政治或哲学语言表达法律观点的决
心,反映出法律职业群体的独立性、自主性和自洽性意识的增强。⑤但是,法律真
实说同样存在问题,与客观真实说一样,法律真实在本质上仍然追求“真实”或“真
理”,究其本质仍然遵循一种主体性思维进路。
(三)“真实”进路的反思
相比客观真实说,法律真实说尽管更能体现法治理念,也更容易被法律职业群
①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49-51 页。
② 樊崇义:《客观真实管见——兼论刑事诉讼证明标准》,载《中国法学》2000 年第 1 期。
③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52 页。
④ 陈金钊:《法律解释的哲理》,山东人民出版社 1999 年版,第 292 页。
⑤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51-52 页。
23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体所接受,但也存在理论的误区以及与实践的背离。法律真实在本质上仍然追求
“真理”,相对于客观真实所采用的绝对真实进路,它所采取的是一种相对真实的
进路。这两种事实的真实说仍然未能跳开“主观——客观”“事实——价值”“形式
——实质”这类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追求客观真实本身便是一个悖论性命题,无
论是客观真实论者还是相对真实论者,均遵循一种主体性思维进路。这两种进路实
质并无根本不同,差异仅仅只表现在认识的程度方面。①
客观真实说和法律真实说均主张去发现事实,再现“真实”,只不过前者以发
现客观事实为目标,力求绝对真实;而后者主张发现证据事实,只求相对真实。从
认识论来看, 这两种进路其实质都是一种发现论或摹状论。发现论认为案件事实
是在各诉讼主体的共同努力下被发现的,诉讼是一种以发现案件事实真相为目的
的认识过程,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如何保证司法人员能够正确认识案件事实。②摹
状论认为认识是主体对客体的意识摹写,是对客体的真实再现,法律事实就是对实
际发生的客体事实的真实再现。③
这两种进路的共同点都是只谈真实问题,而对事实的非真实问题避而不谈。在
司法实践中,事实的真实性是有限的,事实经常会背离真实。一方面,在认识层面,
对于“真实”本身的涵义缺乏理论共识,法律职业者并未就事实真实的标准达成共
识。“真实”既有哲学之真(绝对之真)与法律之真(规范之真),也有本体之真(客
观之真)和认识之真(主观之真);真实还可能是不同立场和视角的真实,如证明
的真实、信任的真实、赞同的真实、沟通意义上的真实、实用主义的真实等。另一
方面,在司法实践层面,存在解构真实的诸多因素,包括:法律价值的多元性与冲
突性,专业领域里的保密义务,真实性受制于规范性,法律中的评价性事实本身不
存在真假问题,制度的预设、证据的缺失与证明过程的历史性,人的理性及认知能
力的有限性,枉法裁判带来的事实错误,等。④
可见,无论是追求绝对真实的客观真实进路,还是追求相对真实的法律真实进
路,都无视司法实践中客观存在的“非真实”事实,表现出法学表达与司法实践的
背离,反映了理想与现实的张力。司法实践中的事实认定兼具真实性与非真实性,
①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② 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2015 年第 9 期。
③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④ 杨建军:《事实的真实与非真实:法,学的表达与司法的实践》,载《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5
 年第 6 期。
24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因此,判决事实依据的真实性不能成为判决的唯一标准,个案判决的合理性、正当
性以及可接受性同样重要。这就需要我们摒弃单一的主体性思维进路,去寻求以协
商与交涉、沟通与合意、说理与论证为特征的主体间性进路。
二、案件事实形成的建构观
如上所述,案件事实形成的“真实”说采取主体性思维进路,导致理论表达与
司法实践的背离,引发案件事实解释的困境。我们需要抛弃这种唯真理论和主体性
思维,去寻求沟通与协商,重视说理与论证,保障个案裁决的合理性、正当性和可
接受性,以提升司法判决的公信力,这便是主体间性的进路。这种解释案件事实形
成的主体间性进路,其实质是一种事实的建构观。
(一)交往理性与事实的共识论
这种案件事实的建构观可在交往理性理论以及事实的共识论中找到理论依据。
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在交往理性理论(Theory of Communicative Rationality)
中提出了理性商谈所要满足的条件。哈贝马斯指出,实现交往行为,达到理解是一
个在可相互认可的有效性要求的基础上达致认同或共识的过程。①根据哈贝马斯,
有效性主张是共享的生活世界背景下信息的交换,当有效性主张被质疑时,谈话者
将开始一场论辩或言说,在论辩的基础上努力达成共识,而理性建立起来的共识只
有在理想言谈情境下才能获得。通过论证而有效建立起来的共识是理论性和实践
性言辞可接受性的最终标准。②
在交往理性的基础上,哈贝马斯进一步提出了“普遍语用学”的概念。普遍语
用学旨在确定并重建关于可能理解的普遍条件或交往的一般假设前提,③关注以真
实性、真诚性和恰当性为基础的交往理性,探讨主体间的相互承认、相互尊重的达
成及其可能性或一般条件等交往理性实现的“普遍的伦理规则”,研究人们以理解
为目的的交往行为,指导人们实现交往行为的合理化。④哈贝马斯认为,交往行为
是两个以上的主体之间产生的涉及人与人的行为,而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首先是以
①【德】哈贝马斯:《交往与社会进化》,张博树译,重庆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3-4 页。
②【荷】伊芙琳·T·菲特丽丝:《法律论证原理》,张其山等译,商务印书馆 2005 年版,第 60-62 页。
③【德】哈贝马斯:《交往与社会进化》,张博树译,重庆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1 页。
④ 张斌峰:《法律的语用分析:法学方法论的语用学转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14 年版,第 103-104 页。
25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符号或语言为媒介并以之为建立和改善人际关系服务的根本手段。①
可见,哈贝马斯把在理想言谈情境下通过理性的言谈或论辩而获得的共识作
为评价任何言辞主张可接受性的最终标准。这种言谈或论辩是一种人与人之间(主
体间性)的理性交往行为,而这种交往理性是在主体间相互尊重、相互承认的前提
下实现的,真实性、真诚性和恰当性是其实现的有效性要求。交往理性强调交往的
主体间性和交往实现的语境因素,为解释法律现象提供了积极启示。
这种交往理性同样适用于解释法律现象。哈贝马斯把理想言谈情境的相关论
述应用到法律论辩中,把法律看作是具体的制度化实践论辩形式。哈贝马斯认为,
法律的合法性取决于法律程序的合理性,法律在道义上的可接受性取决于法律程
序是否能保证其结果符合理想言谈情境的要求。根据哈贝马斯,可普遍性的要求同
样适用于法律,而保证法律可接受性的唯一方式是要求其成为所有相关人士之间
自由论辩的对象,并在所有相关人士中存在共识。②司法裁决的正当性意味着合理
性和可接受性,而判断裁决有效性条件是否被满足“不可能通过直接诉诸经验证据
和理想直觉中提供的事实,而只能以商谈的方式,确切地说通过以论辩的方式而实
施的论证过程”。③根据哈贝马斯,作为实践论辩形式的法律,其合法性取决于程序
的合理性,而法律的可接受性取决于这种正当程序中通过交往理性达成的共识。
将哈贝马斯的交往理性理论运用到事实的发现问题,我们可以认为,事实的取
得同样是一种理性交往的结果,是一个在理想言谈情境下通过理性的言谈或论辩
而达成共识的过程。在一个理想的言谈和交往语境中,每一个主体都平等地享有自
由交流的权利,他们通过理性的商谈达成共识与合意,因此,事实的认定便是一种
通过主体间性的理性交往而实现的认知结果。④
(二)案件事实的建构观
从哲学层面来看,根据交往理性理论及认识的共识论,认识对象的再现是主体
间取得共识的一种手段,而认识结果是主体间通过不断交涉与协商逐步建构起来
的。⑤在此过程中,主体间通过对话和交往不断地抛弃那些不能获得共识的解释,
 ① 张斌峰:《法律的语用分析:法学方法论的语用学转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4 年版,第103 页。
 ②【荷】伊芙琳·T·菲特丽丝:《法律论证原理》,张其山等译,商务印书馆2005 年版,第67 页。
③ 【德】哈贝马斯:《在事实与规范之间——关于法律和民主法治国的商谈理论》,童世俊译,三联书店2003
 年版,第278 页。
④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2007 年版,第73 页。
⑤ 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2015 年第9 期。
26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并以双方共同认可的解释来实现对认识结果的建构。因此可以说,认识是一种主体
间通过沟通与交涉建构关于对象的共识的过程。

从认识论层面来看,实际发生的事件(即客观事实)是认识主体经验的对象,
是一种客观存在,而事实是主体对这一对象的认识,并经由语言这一思维工具对其
加以陈述。这种陈述的事实是对事件的演绎,一个客观发生的事件不会有改变,但
演绎出的事实却可以多种多样。②在这个意义上,事实是从已经存在的事物或已经
发生的事件中截取出来的语言流转物。③
根据交往理性和共识论,诉讼过程是不同涉案主体在理想的言谈情境(即合理
的法律程序)下进行理性沟通与商谈以达成共识的过程,因此,案件事实并非是涉
案主体对客体事实客观摹写的结果,而是各方主体通过商谈和论辩达成共识的结
果。具体而言,庭审过程中诉讼双方均会基于自己的利益,站在自己的角度,在法
律程序规定的框架内,根据掌握的相关证据对案件事实做出自己的表述。双方表述
的事实必定会出现出入和反差,法官会利用自己的机构性权力,基于法律规则,与
诉讼双方进行理性沟通(庭审辩论),对相关证据事实进行甄别、筛选和认定,并
依据规范事实对证据事实进行裁剪,形成最终的裁判事实。在此过程中,只有诉讼
双方都认同的那一部分事实内容便构成了法官认定事实的依据,最终形成的案件
事实是经过各涉案主体的不断交涉与协商而形成的,而最初意义上的客观事实究
竟为何已不再重要。这一过程与其说是对客观事实真相的发现过程,不如说是诉讼
主体通过相互协商与交涉对案件事实产生确信的过程。④
这种解释案件事实形成的进路可以称之为“建构观”。与之前讨论的“发现论”
不同,“建构观”认为案件事实的形成并不是各诉讼主体努力去寻找和发现客观事
实的过程,而是诉讼主体间通过理性沟通和论辩以达成共识的过程。据此,案件事
实是不同诉讼主体在法律框架下,依据既定的诉讼程序和证据规则,通过协商与交
涉逐步建构起来的一个可接受的事实图景。这种事实的建构性表现在在如下几个
方面:
首先,事实是对事件的主观诠释。事件是客观发生的事情,它不会自动呈现在
每个人的面前,进入人们的脑海中。事件为人们所了解需要人们的解读,且事件的
①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②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③ 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2015 年第 9 期。
④ 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2015 年第 9 期。
27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目击者毕竟是个别人,更多的人往往需要别人的解读来间接地了解事实。被我们观
察到的对象,既不是一种纯粹的客观存在,也并非来自主观臆想,而是我们已有的
认知条件与来自外部世界的信息相互作用的结果。①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没有
“客观”的事实,只有客观的事件,任何事实都是人们对事件的解读,必然带有解
读者的主观印迹,且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的限制,人们对事实的解读必定会与客观
事件有出入,这种经由人们解读的事实只能无限接近事件原貌,但不可能完全符合
原貌。对案件事实的解释并非是重构客体事实本身的意义,在揭示客体事实“原貌”
的过程中,解释者自身的“前见”已经参与了进去。②因此,事件是绝对的,而事
实是相对的。在司法实践中,事实问题更是如此。司法实践中的诉讼涉及争议,虽
然争议源于客观发生的事件,但由于事件发生的时间和空间的阻隔,事件本身无法
直接呈现在法庭,呈现在法庭的只能是基于法律程序规则所获得的由证据支撑的
各个诉讼主体对该事件的解读,即证据事实。诉讼程序空间内并不存在本体论意义
上的客观事实,事实是建立一种关于过去发生过什么事情的版本,是一种主体诠释
的过程。③
其次,事实是主体间达成的共识。如上所述,事实并不是主体对客体的客观反
映,而是不同主体在理想言谈情境下通过理性的沟通与交涉达成的共识。这种共识
是不同主体间对事实解读版本的合意,为了达成这种合意,某一个体往往会或多或
少牺牲“己见”,也需要做出一定的妥协与让步。案件事实亦是如此,各方诉讼主
体基于法律程序规则和现有证据,根据自己对事件的认识和理解向法官陈述案情,
呈现事实。但由于利益冲突和诉讼本性,诉讼两造呈现的事实版本必然会出现出入
和反差,这时,就需要法官依据法律规定和证据规则对证据事实进行甄选,确认一
些事实,而否决另一些事实,而其中被诉讼双方都认同的部分会成为法官认定事实
的依据,最后判决中作为裁决小前提的裁判事实必然是对各种证据事实的裁剪和
对诸多法律事实的必要取舍。通过诉讼活动所建构起来的描述意义上的案件事实
只能描述事实的局部,而非全像的反映。④因此,整个案件事实的形成过程,从证
据事实的呈现,到法律事实的确认,再到裁判事实的形成,都是各个诉讼主体在既
定的诉讼规则下进行的理性沟通与协商的过程,最后的裁判事实便是各个诉讼参
① 刘大为:《历史事实的修辞建构(上)》,载《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 年第 3 期。
②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③ 杨波:《法律事实辨析》,载《当代法学》2007 年第 7 期。 ④ 杨波:《法律事实辨析》,载《当代法学》2007 年第 7 期。
28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与人主体间达成的共识。①
第三,事实是语言流转物。事实是对事件的认识和反映,这种认识和反映需要
通过语言来实现。如上所述,事实是主体对于过去发生事情的诠释,是不同主体间
通过协商与交涉达成的共识,而语言既是进行诠释的载体,也是人们进行商讨和沟
通的工具。各个主体通过语言将自己的经验或感知转换成对客体对象的解释,以便
在不同主体间流传,求得其他主体的理解和共识,形成具有主体间性的认识。②同
样,案件事实也是当事人对客观发生的事件的感知和认识的结果,这种感知和认识
要转变为具有法律意义的案件事实,必须要将感知和经验的对象及其内容用语言
陈述出来,转化为陈诉的命题。在诉讼中,为了实现对案件事实的解释,各诉讼主
体必须在诉讼程序和证据规则的规制下运用语言将事实表述出来,并力求使事实
裁判者接受其对于事实的这种表述。③
第四,事实的评判标准主要是合理性和可接受性。既然事实无法完全再现客观
事件,不存在纯粹的“客观事实”,那么所谓的事实的真实性也只是相对的。相反,
事实是主体对客观事件的主观诠释,是不同主体通过协商和交涉取得的共识,那么,
这种主观诠释是否合理,这种合意性的共识是否可接受,就将显得格外重要。就案
件事实而言,经法庭认定的法律事实和法官据以做出裁决的裁判事实是以诉讼双
方均认可的事实(即共识)为基础形成的,这种事实是基于陈述的语言流转物,是
经过了法律规定和证据规则裁剪过的事实,其与客观发生事件的符合程度必定有
了出入,且这种符合程度已不再被当事人所关注。当事人只关注法官认定的法律事
实,尤其是法官判决依据的裁判事实以及基于该事实最后做出的裁决,至于这种事
实是否反映了事件的原貌已经不再重要了。真实性既不是案件事实所追求的极终
目标,也不是它的根本属性。真实性会在案件事实共识的形成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但惟有共识才能使案件事实获得合理性。④
历史的真实不必是自然的真实,它们离不开人的理解,离不开主观的想象和建
构。⑤案件事实更是如此,它既不是诉讼主体对客观事件的真实摹写,也不是各诉
① 此处“共识”是就过程和本质而言的,即裁判事实是法官经过不同庭审阶段,在听取不同事实主张及其辩
论后根据法律程序规定和证据规则,对证据事实裁剪后形成的一个合意,但这并不代表各个诉讼主体都“认
同”这一合意,且现实情况表明经常有当事人对法院认定的事实有异议。
②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③ 杨波:《对法律事实建构论的初步阐释——以主体间性为分析进路的思考》,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6 年
 第 6 期。
④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⑤ 刘大为:《历史事实的修辞建构(上)》,载《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 年第 3 期。
29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讼主体共同努力发现事实真相的过程,而是各诉讼参与人经过充分的协商与交涉
(即举证、质证、认证)而达成的共识与合意,是一种主体间性的建构过程。
三、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本性
如上所述,案件事实是各诉讼参与人经过沟通与交涉而达成的共识与合意的
结果,这种沟通与交涉是在理想的言谈情境下借助语言来实现的,在此过程中,语
言起到了根本性的作用,因此可以进一步讲,案件事实的形成,究其本质是一种主
体间性的语言建构。本部分系统论述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首先从语言哲学谈起,
论述法学与语言的密切渊源,进而论证语言(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叙事与修辞)对
案件事实建构的本体性作用。
(一)语言哲学及其对法学的影响
语言哲学(the philosophy of language)是分析哲学的一个分支,已成为现代西
方哲学中影响最大、成果最为卓著的一个哲学流派。语言哲学关注两个基本问题:
一是语言和世界的关系,二是语言或语词的意义问题。①语言哲学的代表人物包括
弗雷格、罗素、维特根斯坦、奥斯汀等,而以维特根斯坦最为有名。西方的语言哲
学思想的发展可以粗略分为早期、中期和后期三个阶段。早期(20 世纪初至 1930
年)主要是以弗雷格、罗素以及早期的维特根斯坦为代表的逻辑主义语言哲学,中
期(20 世纪 30 年代至 60 年代)包括以奥斯汀、莱尔、魏斯曼等为代表的日常语
言学派以及中后期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思想。后期(1950 年至现在)包括蒯因、
达米特、普特南、戴维森等的哲学。②其中,以奥斯汀为代表的日常语言学派和维
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说、家族相似说最为经典,也对法学思想产生了重要影响,在
此将对此二人的思想及其对法学的影响做一简述。
奥斯汀(John Austin)是日常语言哲学伦敦流派的主要代表,强调研究日常语
言本身,主张应尽量在日常生活中寻求语言的真实意义,从语言的日常用法中探求
语言与世界的关系。奥斯汀提出了言语行为理论(Speech Act Theory),认为语言
不仅仅是人们表达观点和交流思想的工具,语言本身也具有行事的功能,说话即行
① 陈嘉映:《语言哲学》,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3 年版,第 17 页。
② 陈嘉映:《语言哲学》,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3 年版,第 27-28 页。
30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动(saying is doing)。奥斯汀认为语言研究的目的应该是分析不同情境中的所有言
语行为(speech act),主张区分言语行为的不同层次,认为人们说出一句话时实施
了三个次行为,即以言指事行为(locutionary act)、以言行事行为 (illocutionary
act)、以言成事行为(perlocutionary act)。以言指事行为又叫言内行为,指说话本
身的行为(the act of saying something),是话语的表述方面。以言行事行为又叫言
外行为,表示言外之力(the act in saying something),用奥斯汀的公式表示,即:
在说 X 时,我在做 Y(In saying X, I was doing Y)。以言成事行为又叫言后行为,
指某句话说出之后在听话人产生的效果或结果,即:通过说 X,我做了 Y(By saying
X, I did Y)。①
我们可以用言语行为理论框架来诠释法律。法律规则一般是由行为模式和法
律后果两个部分组成的。语言是法律表述的载体,法律语词表述本身便是以言指事,
而法律语言表述所指向的行为模式便是以言行事行为,而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则
是以言成事行为。在法律上,法律主体所作的语词陈述将引起法律上权利义务关系
改变这样的法律效果。此外,奥斯汀的语言哲学思想对新分析实证主义法学的代表
哈特产生了重要影响。日常语言分析哲学的思路和方法贯穿了哈特的所有著述:一
方面,哈特运用日常语言分析技术,反对传统的单纯的定义法,而注重语言的使用
语境及其用法,寻求不同语词中的细微差别(如对权利、义务、责任、规则等进行
的鞭辟入里的分析);另一方面,哈特信奉奥斯汀的语言哲学立场,力求对法律现
象进行现实主义的解读,以建立某种普遍描述的法理学。②
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早期的哲学研究以逻辑为中心,提出了“语
言图式论”, 认为语言和世界的事物之间存在着一一对应的关系。由于以“逻辑”
为核心的语言分析方法所遭遇的困境,维特根斯坦后期的哲学研究转向了以语境
为核心的语用方法,提出了“语言游戏说”。“语言游戏说”主张到语言活动的整体
语用中去理解语句的涵义,因为就像游戏一样,只有在具体进行中它才有存在的意
义,语言也是在使用中才具有价值和意义。人们总是在特定的情境中使用语言的,
所以即使日常语言有模糊性和歧义,但一旦进入了具体的语境,其意义就可以确定。
此外,语言的使用是一种活动,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语言游戏是多种多样的,所以
语言的意义并不是单一的,而在于它的用法。并不存在语言之外的意义实体,语言
① 何自然、陈新仁:《当代语用学》,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62-63 页。
② 谌洪果:《通过语言体察法律现象:哈特与日常语言分析哲学》,载《比较法研究》2006 年第 5 期。
31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的意义就在于它的使用,总之一句话:“意义即使用”。①
维特根斯坦的思想对法学界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尤其是英国法学家哈特。哈
特许多法哲学思想均可在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特别是“语言游戏说”中找到思
想渊源与出处,包括语境性与法律语词的意义、日常生活的描述性与法律概念、语
言游戏规则与法律规则说、游戏规则与“内外观点”、家族相似性与“开放结构”
等。作为新分析实证主义代表的哈特,深受同时代奥斯汀和维特根斯坦为代表的语
言哲学思想的影响,将日常语言分析哲学运用到法学研究中来,建构起了区别于以
往逻辑实证主义的全新法律体系。
语言哲学的兴起引发了哲学研究的语言学转向。哲学的语言学转向源于对认
识论及其理性主义、形而上学等思想的批判,主要代表包括以维特根斯坦、罗素、
奥斯汀发展起来的语言分析哲学,以迦达默尔为代表的解释学,以及以索绪尔、福
柯为首的结构主义语言学派等。哲学的“语言学转向”又引发了法学的“语言学转
向”,传统的法学理论受到怀疑并被消解、重构,给现代法学的发展带来了革命性
的变革,其代表人物包括哈特、佩雷尔曼和麦考密克等人。哈特将维特根斯坦、奥
斯汀等建构的语言分析哲学研究方法运用于法学研究之中,建构起了区别于以往
逻辑实证主义的新分析实证主义法学,促使法学研究范式的转变;佩雷尔曼将修辞
学方法用于法学领域,提出了新修辞学法学思想;而以麦考密克为代表的一批法学
家用迦达默尔的解释学思想阐释法学理论,对一系列法学命题重新进行了诠释,形
成了风靡欧美的法律解释学派。②
可见,作为哲学重要范畴的语言问题,不仅受到哲学界的青睐,也历来与法学
领域有密切的关联,诸多主流法学理论也是基于语言问题建构的。作为法学研究的
重要方面,案件事实问题的研究自然也离不开语言视角的阐释与解读。
(二)语言在案件事实建构中的本体性作用
语言哲学将语言置于解释社会现象的本体地位,对相关学科,尤其是法学,带
来了全新的解释视角。相比法律问题,事实问题本身与语言具有更加密切的关联。
从语言视角来看,案件事实的建构自始至终是借助语言(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修辞
① 殷杰:《维特根斯坦“语言游戏”语用学的构造》,载《江西社会科学》2005 年第 3 期。
② 赵永平:《论法律语言研究的语用学转向》,载《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 年第 1 期。
32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和叙事)来实现的,语言在案件事实建构中不仅仅是一种工具性作用,而更重要的
是起到了一种建构事实本身的本体性作用。该部分讨论语言在案件事实建构中的
本体性作用,首先从语言与法律的密切关系引入,论述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本性,
然后讨论叙事和修辞在案件事实建构中的重要作用。
1.语言与法律
案件事实建构属于司法活动,要解读案件事实与语言的关系,首先需要从语言
与法律的关系谈起。海德格尔指出:“语言是存在之家”。①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语
言是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一种本质特征。具体说来,语言是人与生俱来就存在于其
中的东西,人不可能离开语言而存在。语言既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们进
行沟通交流的媒介,也是人类文明得以存在和传承的载体,而且也是人们思维、理
解以及表达的工具。可以说,语言表达了人和世界的一切关系,人总是以语言的方
式去拥有世界,人的一切活动几乎都离不开语言,语言就是人之所以能成为“人”
的重要保障。语言就是理性,语言就是我们存在的基本活动方式,也是包罗万象的
世界构造形式。②
就法学而言,法学与语言更是密不可分。美国法学教授、著名的法律语言学家
大卫·梅林科夫(David Mellinkoff)在其代表作《法律的语言》序言中开门见山地
指出:“法律是语言的职业”(The law is a profession of words)。③曾任国际法律语言
学家协会主席的美国法学教授彼得·蒂尔斯马(Peter Tiersma)在《法律语言》一
书中开宗明义,指出:“法律就是言语的法律”(Our law is a law of words),没有多
少职业像法律那样离不开语言。④国际法律语言学家协会第四任主席、澳大利亚法
学教授约翰·吉本斯(John Gibbons)在《法律语言学导论》一书中也坦言,“法律
究其本质而言是一种语言制度”(The law is an overwhelmingly linguistic institution)。
⑤德国法学家考夫曼以及麦考密克则直截了当、一针见血地说:“法学其实不过是一
门法律语言学”。⑥我国著名的刑法学专家陈兴良教授指出,“法律并不在别处,我
① 该句话源于海德格尔 1946 年秋写给让·波弗勒的一封信《关于人道主义的信》,后收入海氏文集《路标》,
原文的中译版为“语言是存在的家,人以语言之家为家”。
②【德】伽达默尔:《哲学解释学》,夏镇平、宋建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4 年版,第 3 页。
③ David Mellinkoff, The Language of the Law,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63, Preface.
④ Peter Tiersma, Legal Languag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9, p.1.
⑤ John Gibbons, Forensic Linguistics: An Introduction in the Language of the Justice System,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2003, p.1.
⑥ 舒国滢:《战后德国法哲学的发展路向》,载《比较法研究》1995 年第 4 期。
33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们需要这样提醒自己,法律就是语言。”①法律语言学家廖美珍教授更是发出口号式
宣言:“法律就是语言”“法学就是语言学”!②
廖美珍教授在梳理了法学与语言学学科发展脉络后提出,这两个学科具有惊
人的相似点,表现在:(1)学科形成的地点和时间相同(现代意义上作为独立学科
地位的语言学和法学均于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诞生于中欧);(2)学科形成的理论
背景相同(新康德主义或者哲学实证主义);(3)具有共同的传统(诠释和修辞);
(4)都将对象作为普遍规则;(5)都把研究对象作为符号;(6)都把研究对象作
为系统:(7)具有共同的概念结构;(8)都把研究对象看作是社会事实。同样在国
内,真正的现代意义上的中国语言学研究和法学研究也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③
总之,就法律与语言的关系而言,语言既是法律存在的基本形式,也是司法实
践中法律得以实现的基本方式。一方面,作为思维的工具和“存在之家”,一切的
法律文本及其法律思想都要通过语言文字来记载与传承;另一方面,一切的执法和
司法活动也要依靠语言来执行和实现。因此,法学研究必然离不开语言视角,作为
司法实践的案件事实的研究更是如此。
2.语言与案件事实建构
首先,一切的事实均要靠语言来解读和呈现。在本体论层面,没有绝对的客观
事实,④一切事实都是主体对客观事件的主观认识和诠释,而事实本身即是语言流
转物。一方面,这种主体的解读与诠释是通过语言这一思维工具来进行的,另一方
面,作为对事件解读与诠释结果的事实也需要通过语言来表述与传达。
就本研究所关注的案件事实而言,究其本质,语言是案件事实建构的根本方式。
庭审诉讼是典型的哈贝马斯所谓的“理想的言谈情境”,有严格的程序规约,也有
既定的权力分布和话语规则。在这一特定的交际场合,各诉讼主体基于自己的理解
和前见陈述自己的事实主张,在既定的法律规则框架内进行理性的协商论辩,并企
图说服法官(或陪审团审中的陪审团)接受自己的事实主张,法官基于诉辩双方的
共识得出裁判事实这一判决的小前提,并参照规范事实做出最后的裁定。而这一过
① 陈兴良:《法律在别处》,载赵秉志主编《刑法评论》(第 7 卷),法律出版社 2005 年版,第 12 页。
② 廖美珍:《论法学的语言转向》,载《社会科学战线》2006 年第 2 期。
③ 廖美珍:《语言学和法学》,载葛洪义主编《法律方法与法律思维》(第 4 辑),法律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46-49 页。
④ 在一定程度上讲,“客观事实”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事实本身是主体对客观事件的认识和诠释,因
此,事实无法“客观”存在。
34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程的一切活动均要依靠语言来实现。正是通过语言这一媒介,客体事实才被各诉讼
主体所理解,法律规范世界中的意义才得以实现,裁判事实的结论才得以产生。
从言语行为理论视角来看,案件事实是通过一系列言语行为完成的。根据言语
行为理论,语言不仅是人们表达观点和交流思想的工具,语言本身也具有行事的功
能;人们说话时实施了三种行为,即以言指事行为、以言行事行为、以言成事行为。
此外,塞尔(John Searle)发展了奥斯汀的言语行为理论,提出了间接言语行为理
论,认为人们每说一句话,在表达字面意思的同时也传达了某种言外之力。这种间
接言语行为或言外之力可分为五类:陈述类(陈述说话人认为是真实的情况)、指
令类(试图让受话人做某些事情)、承诺类(说话人承担做某事的义务)、表态类(针
对命题内容指明的事情表达某种心态)、宣告类(通过说话引起变化)。①就案件事
实而言,诉讼双方陈述案情以及法官公布裁判事实是以言指事,当事人及其代理人
通过陈述案情旨在表明自己的责任义务、法官通过宣告裁判事实旨在做出特定的
裁定是以言行事,而当事人的事实陈述是否被法庭认可和采纳、法官依据裁判事实
做出了有法律效力的判决及其带来的法律后果是以言成事。在这些言语行为中,当
事人事实的陈述显然是陈述类话语,法官认定裁判事实相当于宣告类话语。②
庭审正是这样一种由多方主体参与、多种言语行为并存的交际性活动场所。庭
审活动就是由一系列言语行为构成的证明活动,证明实质上是司法程序中各诉讼
主体为实现对客观事实的意义理解而构造的一种可能的言语行为方式,诉讼就是
在关于某个事实存在(或不存在)的宣称和证明言语行为活动中完成的。③从语言
建构视角来看,在司法过程中,案件事实认定的目标并不是对客观真相的发现,而
是通过诉讼参与者之间的言语行为形成对案件事实的确信。④
据此,案件事实的形成过程就是在法律规则的框架内通过语言建构事实的过
程,案件事实便是各诉讼主体通过协商与论辩进行语言建构的结果,是主体借助语
言对认识对象所做的一种断言。⑤司法实践的运行从来都离不开语言,审判过程中
① 何自然、陈新仁:《当代语用学》,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64-69 页。
② 庭审中,塞尔区分的五种言外行为都存在,如主张事实主要是陈述,作为机构性权力拥有者的法官会按照
程序要求发出一些指令(如指示庭审的各个阶段、要求带证人出庭、要求喧哗者肃静等),有时当事人也会
适当做出承诺(如认罪并承诺好好改造),诉讼主体有时也会对别人的言辞表达赞同或不满,法官会代表
国家审判机关依法做出相应的宣告(如宣告判决结果,宣布庭审的不同阶段)。但就事实建构而言,主要是
陈述类行为。
③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④ 王彬:《裁判事实的叙事建构》,载《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 年第 6 期。
⑤ 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2015 年第 9 期。
35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的法律和事实都是作为“语言流传物”而存在,审判活动从而成为一种维特根斯坦
意义上的“语言游戏”。①总之,案件事实是一个语言问题,从而案件事实就是一个
文本,一个语言流传物。②
3.叙事与案件事实建构
如上讨论的语言及言语行为主要是在宏观的语言本体层面讨论案件事实的语
言建构本性。在具体的方法论层面,案件事实的建构需要特定的语言方法或具体的
语言手段,叙事与修辞便是案件事实建构的基本手段。③
案件事实涉及客观发生的事情或事件,但事实不等于事情或事件。事情或事件
是客观发生的,不以作为主体的人的意志为转移,且具有时间的单维性和空间的阻
隔性,即一方面,我们不可能完全重现过去发生的事情;另一方面,事件总是发生
在某一特定的场合(地点、周边环境、天气状况等物理情境,目击者、当事人的心
理状态等人为因素),这种场合也不具有复现性。因此,客观事件永远无法重现,
只能由主体去解读与建构,而事实便是主体对客体事件解读和建构的结果。事实的
解读和呈现也不是随意的语言堆砌,而是需要按照事情或事件发展的内在逻辑和
人们的认知图式去解读和呈现。不难看出,对事情或事件的合理解读,便是对其按
照实际发生的时间顺序或内在逻辑关系进行呈现,换句话讲,就是叙述或讲故事。
诚如法律语言学家蒂尔斯马所言,“庭审就是讲故事或者叙事”(Trials are very
much about telling stories or narratives)。④在这一过程中,诉讼双方都会基于自己的
利益,站在自己的角度,根据自己掌握的证据建构自己的故事版本,且由于诉讼的
冲突本性,原被告双方的故事版本必然会有出入和反差。一般来讲,原告会讲一个
① 王彬:《裁判事实的叙事建构》,载《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 年第 6 期。
② 李力、韩德明:《解释论、语用学和法律事实的合理性标准》,载《法学研究》2002 年第 5 期。
③ 叙事(narrative)与修辞(rhetoric)本身是两个学科方向,即叙事学与修辞学,这两个术语本身也有极为复
 杂的内涵和相关理论阐释。为了便于讨论,本文对这两个概念做一明确的“语境化”界定:叙事即“讲故
事”,就是按照一定的次序讲述一个或一系列事件,把相关事件在话语之中组织成一个前后连贯的事件系
列;而修辞指一切有意识、有目的地使用语言的行为。因此,究其本质而言,叙事也是一种修辞手段。就案
件事实的建构而言,叙事与修辞是紧密相连且相伴而生的两个概念,在讨论案件事实的形成时很多情况这
两者是融为一体的,很难将其截然分开,因此,诸学者在讨论案件事实的叙事或修辞建构时往往将二者置
于一起,或者相互交叉使用,如刘燕:《案件事实,还是叙事修辞——崔英杰案的再认识》,载《法制与社 会发展》2007 年第 6 期;刘燕:《缺少人物形象的案件事实——邓玉娇案事实认定的修辞研究》,载《甘
肃社会科学》2011 年第 5 期;张德淼、康兰平:《法律修辞的司法运用: 案件事实叙事研究》,载《中南
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 年第 2 期;陈珊珊:《裁判事实建构中的修辞叙事研究》,载《法
制与经济》2016 年第 8 期;刘燕:《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 2017 年版,
等。相对而言,两者也有其各自的侧重点或区别:叙事侧重事件的挑选、组织和编排,突出事实版本的策略 性选择;修辞侧重语言使用的具体技巧与策略,突出事实建构的具体语言策略。
④ Peter Tiersma, Legal Languag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9, p.147.
36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由于被告自己受到伤害或遭遇不公的故事,而被告会讲一个原告的遭遇跟自己无
关或关联并不及原告所宣称的那么强的故事。相比于当事人讲的完整和宏观的故
事,不同的证人也会根据自己目击事件的视角,基于自己的理解诠释案件事实,做
出“次叙事”(sub-narrative),讲出“次故事”(sub-story)。作为事实裁决者的法官
或陪审团,会基于双方呈现的故事版本以及庭辩中控辩双方对不同故事版本所做
的质疑和修正,做出自己的判断,认定哪个故事版本更可信,从而在内心建构出自
己认可的故事模型,并据此做出裁决。①
据此,案件事实的建构很大程度上便是一个叙事活动。司法审判所依据的案件
事实不仅是证据的产物,更是一个叙事活动的产物。单纯的证据和程序规范并不足
以产生具有法律意义的案件事实,最终的事实版本是依靠人类生活中无处不在的
叙事和修辞来完成的。②依据法律规定,案件事实的主张要有证据支撑,因此法庭
认定的法律事实以及法官判决依据的裁判事实首先应该是证据事实。但如同客观
发生的事件一样,证据本身也并非是一种客观自在之物,也需要主体对它的解读和
主观性建构,最终也只能借助语言进行呈现。③且证据往往是片面的、断裂的,无
法表明事件发生的全貌,更无法直接跟法律意义相勾连。这时,就需要证据提供者
对它进行解读与诠释,需要相关涉案主体像剪辑师一样把一个个孤立的片段剪辑
组合成一个完整的具有法律意义的故事。
因此可以说,庭审的过程就是各诉讼主体借助语言建构案件事实的过程,就是
叙事或讲故事的过程。案件事实认定并不仅仅依靠逻辑和科学进行严肃地证明,而
是如同“讲故事”一样充满了想象,各诉讼主体借助叙事策略与技巧将基于证据建
构的各种离散的事实主张进行精心的情节编排,建构出一副完整的事实图景,而且
尽可能使这种司法叙事符合日常生活的逻辑。④叙事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种思
维模式和存在方式,⑤司法活动既无法杜绝叙事,更离不开叙事。因此,我们可以
说,案件事实需要通过叙事来建构。
① 相关详细论述参见 Peter Tiersma, Legal Languag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9, pp.147-198. 类似论述另
 见 Nancy Pennington & Reid Hastie, “A Cognitive Theory of Juror Decision Making: The Story Model”, Cardozo
 Law Review,1991, Vol. 13, pp. 519-551; Nancy Pennington & Reid Hastie, “Explaining the Evidence: Test of the
 Story Model for Juror Decision Mak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2, Vol. 62, pp. 189-206.
② 刘燕:《案件事实的人物建构——崔英杰案叙事分析》,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9 年第 2 期。
③ 证据可以笼统地分为物证和人证,人证本身就是依据证人的陈述与叙事。物证本身不能表明什么,它仍然
需要相关诉讼主体对其进行阐释和解读。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一切证据事实都是主观建构的结果,
都是语言流转物。
④ 王彬:《裁判事实的叙事建构》,载《海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 年第 6 期。
⑤ 参见刘燕:《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 2017 年版,第 199-206 页。
37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4.修辞与案件事实建构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修辞”有别于西方语境中的“修辞”
(rhetoric)。在中国语境下,修辞主要是在文体学层面上使用的,“修”意即修饰,
“辞”意指言辞,所以,修辞本意为修饰言辞,修辞主要指一种加强语言表达效果
的方法和手段,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对语言的加工活动。①西方的修辞学源于古希
腊,它跟古希腊时期的政治性论辩紧密相连。在西方的语境中,修辞绝非简单的语
言表达问题,而更重要的是说明“何为正当”的论证问题,②其实质为一种理性说
服的手段。亚里士多德指出,修辞是“一种能在任何一个问题上找出可能的说服方
式的功能”。③现代意义上的修辞学研究一般使用西方语境下的修辞含义,本文中的
“修辞”主要取西方传统意义上的“说服”“论证”之义。④
陈汝东将修辞界定为“人类的一种以语言为主要媒介的符号交际行为,是人们
依据具体的语境,有意识、有目的地建构话语和理解话语以及其他文本,以取得理
想的交际效果的社会行为”。⑤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凡是有意识、有目的地
使用语言均可称之为“修辞”。语言的使用从来都不是漫无目的的,作为交流的工
具,使用语言总是为了达到某种交际目的。为了达到既定的交际目的,更好地实现
交际效果,人们总会有意识、有目的、甚或策略性地使用语言,即进行修辞。任何
语言表述都是在一定目的支配下的有意识的活动过程,从而便是修辞建构的过程。
更进一步说,任何表达过程都是带有一定意图、针对一定对象、追求一定效果并发
生于一定语境中的言语行为,任何思想的形成也都是一次修辞的建构,任何一次语
言的使用都是在实现一次修辞行为,任何一个文本也都是修辞性文本。⑥作为人区
别于其他动物的一种本质特征,语言是存在之家,是思维之所,而只要人们有意识
地使用语言,便是在进行修辞活动。因此,我们可以说,修辞是语言的内在要求,
① 焦宝乾:《修辞方法及其在法律论证中的作用》,载陈金钊、谢晖主编:《法律方法》(第 7 卷),山东人民
 出版社 2008 年版,第 76 页。
② 戴津伟:《修辞与近代法治理念》,载《西部法学评论》2010 年第 1 期。
③ 【古希腊】亚理斯多德:《修辞学》,罗念生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2006 年版,第 23 页。
④ 西方语境下的“修辞”(rhetoric)的定义也经历了变化:从最早的“说服艺术”(art of persuasion),到后
 来的“良言学”(science of speaking well),再到现代意义的“通过象征手段影响人们的思想、感情、态度、
 行为的一门实践”(the practice of influencing thought, feelings, attitude and behavior through symbolic means)。
 可以看出,西方语境下的修辞概念越来越广泛,几乎无所不容,而且其发挥作用的领域几乎涵盖了人们生
活及其政治领域的各个方面,在事关社会和民族兴亡的要害利益上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参见刘亚猛:《追
 求象征的力量——关于西方修辞思想的思考》,三联书店 2004 年版,第 2-12 页。
⑤ 陈汝东:《当代汉语修辞学》,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6 页。
⑥ 刘大为:《言语学、修辞学还是语用学》,载《修辞学习》2003 年第 3 期。
38
第一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
修辞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人类具有修辞本性。
就事实问题而言,事实本身是主体对客观事件的主观反映,是语言建构的产物,
因此,事实的形成必然涉及修辞。作为理性的人类,只有在有目的、有意识的语言
活动中,才能理解、把握和处理相关事件信息,才能形成有意义的事实。事实是作
为主体的人对客观事件进行理性的语言建构的结果,也是修辞建构的产物。案件事
实的形成亦是如此。案件事实的形成不仅需要依靠人们的理性发现和逻辑证明,而
且更多地需要人们借助修辞策略和修辞技术进行论辩与说服,案件事实在很大程
度上正是诉讼主体借助语言进行修辞建构的结果。①
从修辞的角度来看,法庭就是一个修辞论辩的场所,整个庭审活动是在特定语
境下,各个诉讼参与人为了达到自己特定的诉讼目的,以论辩说服为主要方式而进
行的交际活动。修辞在案件事实的形成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不仅仅是语言的技巧
或包装,而且参与了案件事实的建构、演变以及最终的形成。②案件事实的形成绝
非是一个纯粹的认识过程,而是受到特定制度语境和文化语境的制约,通过语言完
成的叙事活动或修辞事件,整个诉讼过程就是各个诉讼主体借助叙事表达事实主
张、通过修辞寻求理解,在共识基础上建构法律事实的过程。③
据此,根据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司法实践中对事实的认定起决定作用的并
不仅仅是证据、规范、逻辑等传统上认为能够完成其真实性的要素,还有别的重要
因素,最重要的是叙事策略和修辞技术,或者更广义的说,是语言的使用,即通过
语言实现既定目的,通过语言建构言说对象。

本章小结
“客观真实说”和“法律真实说”是法学领域有关案件事实形成的两种“真实”
进路,其实质是一种追求“真理”的主体性思维进路,难以解释案件事实中的“非
真实”问题,存在理论的误区以及与实践的背离。司法实践中的事实认定兼具真实
性与非真实性,真实性不能成为判决事实依据的唯一标准,个案判决的合理性、正
① 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2015 年第9 期。
② 张德淼、康兰平:《法律修辞的司法运用:案件事实叙事研究》,载《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5 年第2 期。
③ 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2015 年第9 期。
④ 刘燕:《案件事实的人物建构——崔英杰案叙事分析》,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9 年第2 期。
39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当性以及可接受性同样重要。这就需要我们摒弃单一的主体性思维进路,去寻求以
协商与交涉、沟通与合意、说理与论证为特征的主体间性进路。
将哈贝马斯的交往理性理论和普遍语用学运用到事实的发现问题,我们可以
认为事实的取得同样是一种理性交往的结果,诉讼过程便是不同涉案主体在理想
的言谈情境(即合理的法律程序及相关证据规则)下进行理性沟通与商谈(举证、
质证、认证及法庭论辩过程)以达成共识的过程。案件事实并非是涉案主体对客观
事实客观摹写的结果,而是各诉讼主体通过商谈和论辩达成共识的结果,这一过程
的本质是主体间性的语言建构。
根据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观,庭审是一种由多方主体参与、多种言语行为并存
的交际性活动,整个诉讼过程就是各个诉讼主体借助叙事表达事实主张,通过修辞
寻求理解,在共识基础上建构事实的过程。案件事实的形成是通过语言完成的叙事
活动或修辞事件,案件事实是各诉讼主体进行语言建构的结果,是主体借助语言对
认识对象所做的一种断言。
总之,案件事实主要不是“证明”或“发现”的“客观真实”,而是不同法律
主体在特定语境下,根据既定规则,通过协商与沟通共同建构的结果,而语言(包
括狭义的话语,也包括叙事手段以及以说服为目的修辞)是建构案件事实的根本手
段,叙事与修辞是案件事实建构的基本方式。
40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案件事实是各个诉讼主体以实现自己特定的目的和利益为出发点,在法律规
定和证据规则框架下,基于诉讼双方关于某一争议事情或事件的不同主张,进行理
性沟通与协商,最后达成合意与共识的过程。就案件事实形成的具体过程而言,不
同学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舒国滢等在总结马斯托拉蒂(Mastronardi)提出的八阶
段说和马歇尔(Marshall)的三阶段说的基础上,将案件事实的形成分为三个阶段:
(1)生活事件被陈述为原初事实(brutal fact);(2)原初事实被重述为基本事实
(ultimate fact);(3)基本事实被重构为裁判事实(adjudicative fact)。①刘治斌
根据司法判决的步骤,将案件事实的形成分为三个步骤:(1)法律职业者基于当
事人陈述对案件事实做出合乎情理的想象;(2)依证据和判断确认该案件事实为
真;(3)分析该案件事实是否能涵摄于特定的规范事实。②杨贝依据不同阶段的司
法过程的性质将案件事实分为再现事实、证据事实、裁判事实三个层次,据此将案
件事实的形成分为再现事实的建构、证据事实的建构和裁判事实的建构。③杜金榜
按照建构案件事实的语言情境,将案件事实的建构分为事实的呈现(自述)、事实
的共建(对话)和事实的认定(言他)。④陈增宝在区分了四类事实(原初事实、
证据事实或法官面前的事实、认知事实或法官内心的事实、案件事实或裁判事实)
后,提出刑事诉讼中的事实认知可以分为如下阶段:原初事实 控方/辩方收
集的事实 呈现在法庭中的事实 裁判事实。⑤李安在分析了如上常规的案
件事实流程基础上,指出在司法实践中,大多数的案件事实认知流程是按如下途径
实现的:控方/辩方获得或收集的证据 呈现在法庭中的证据 建构原初事
实 抽取案件事实。

本文基于事实的语言建构观,参照舒国滢等的观点,将案件事实形成的过程分
为如下三个阶段:(1)基于证据将客观事实陈述为证据事实;(2)基于法律规范
①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313-325 页。
② 刘治斌:《案件事实的形成及其法律判断》,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 年第2 期。
③ 杨贝:《论案件事实的层次与建构》,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 年第3 期。
④ 杜金榜:《法庭对话与法律事实建构研究》,载《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10 年第2 期。
⑤ 陈增宝:《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以法律心理学为视角》,载《法律适用》2009 年第6 期。
⑥ 李安:《证据感知与案情叙事——以诉讼心理学为考察视角》,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09 年第2 期。
41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将证据事实重述为法律事实;(3)基于规范事实和个案裁判需求将法律事实重构
为裁判事实(见图2.1)。
陈述 重述 重构
客观事实 证据事实 法律事实 裁判事实
图2.1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如图所示,从案件事实建构的起点——客观事实,到建构的终点——裁判事实,
中间需要进行“陈述”、“重述”和“重构”等不同手段。不难看出,无论是“陈
述”、“重述”,还是“重构”,都是通过语言来实现的。从建构的每一阶段的事
实来看,无论是证据事实、法律事实,还是裁判事实,都是各诉讼主体以语言为媒
介对客观事件进行诠释与解读的产物,是通过理性沟通与交涉的结果,其本质都是
主体间性的语言建构。也正是在这个层面上,我们说案件事实的形成是语言建构的
结果,案件事实在本质上就是一种语言流转物。
本章将从案件事实形成的纵向过程视角,结合相关实际案例,讨论案件事实的
语言建构过程。本章包括三部分,首先讨论证据事实的语言建构,包括从客观事实
到证据事实的转化、证据事实建构的本质及特点以及基于实例的证据事实建构分
析。然后讨论法律事实的语言建构,包括从证据事实到法律事实的转化、法律事实
建构的本质及特点以及基于实例的法律事实建构分析。最后讨论裁判事实的语言
建构,包括从法律事实到裁判事实的转化、裁判事实建构的本质及特点以及基于实
例的裁判事实建构分析。通过理论讨论和实体分析,旨在进一步说明案件事实的形
成是一种主体间性的语言建构过程,案件事实是各诉讼主体进行语言建构的产物。
一、证据事实的语言建构
案件事实建构的第一个阶段是诉讼双方根据自己的利益诉求,基于掌握的证
据提出各自的诉讼主张,形成认定案件事实依据的证据事实。这一过程主要体现在
调查取证及庭审法庭调查环节,建构的主体主要是调查取证和庭审阶段的当事人
及其代理律师(包括刑事案件的公诉人)、相关证人等。这一过程是基于客观事件
发生的痕迹(即证据)来解读和还原客观事实(真实事件)的过程,其实质是各诉
42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讼主体根据自己的利益诉求并基于掌握的证据对争议事件的主观性诠释,是一种
语言陈述行为。
(一)从客观事实到证据事实
1.客观事实及其语言依赖性
在本体论层面,事实乃客观存在的自在之物。就司法实践而言,与案件事实相
关联的客观事实是诉讼开始之前客观发生的真实事件,有待于司法人员基于证据
进行解读与陈述。基于真实事件的客观事实便是案件事实建构的原始起点和思维
客体。
这种客观事实或真实事件具有两方面的特点,一方面,它是一种本体论意义上
的范畴,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无所谓对错之分,无真假性。客观事实是一种有时
间和空间维度的客观存在,无论作为主体的人做了什么,这种客观发生的真实事件
将永远不会有所改变。但是由于时间的不可逆性,案发的真实事件尽管客观发生,
但是人们很难(或者在绝对意义上说不可能)再现这一事实。进入人们视野中的有
关案件的真实事实已经是经过作为主体的人进行解读与诠释的结果。也许这种解
读十分接近客观事实,但永远无法和客观事实完全一致。
另一方面,在认识论层面,这种真实事件要进入人们的思维范畴,与案件事实
发生勾连,就需要经过主体的认识和解读。事件是客观存在的客体,但事实是主体
对作为客体的事件的认识与反映,而这种主体的认识和解读需要作为思维与表达
工具的语言来实现,表现为陈述性的事实命题。同样,真实事件需要借助语言工具
进入人们的视野,转化为案件事实。
可以看出,客观事实或实际发生的真实事件是案件事实建构的起点,但作为真
实事件的客观事实要进入人们视野,进入司法程序成为案件事实,首先需要借助语
言的表达,将事件转化为人们能了解的事实陈述。在案件事实的形成过程中,各个
诉讼主体首先需要基于客观事实并根据相关的证据来建构证据事实,设法还原案
件的来龙去脉,形成完整的事实版本,并设法和法律依据的规范事实相勾连,形成
法律事实,最后根据个案裁判需求,形成案件判决的事实依据——裁判事实。而这
整个过程都是借助语言来实现的,是不同诉讼主体经由理性协商与交涉达成共识
的结果,是语言流转物。
43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2.客观事实向证据事实的转化
反映真实事件的客观事实是没有法律意义的,具有法律意义的案件事实始于
证据事实。证据事实是司法程序中基于各种证据所建构的事实,是各诉讼参与人依
据证据就客观事实做出的陈述。证据事实基于客观事实,但又不同于客观事实。客
观事实是证据事实形成的基础和根据,但并非所有的客观事实都能成为证据事实,
只有通过有效证据证明为真的客观事实才能成为证据事实。
从客观事实到证据事实的转化是在主客体两分的语境中展开的。①作为真实事
件的客观事实是案件事实建构的起点和思维客体,证据事实是对客观事实的解读
与认识。作为客体的客观事实呈现出的是零散的、孤立的生活性片段,作为对客观
事实解读的证据事实则是较为完整、连贯的陈述性命题。因此,从客观事实演变为
证据事实的过程就是各诉讼主体借助客观事实呈现出的事件片段来陈述这些片段
表现出的关系和性质。②比如在典型的杀人案中,死者、案发现场的血迹、案发现
场发现的凶器及凶器上的指纹、案发现场的脚印、案发现场遗留的毛发和衣服纤维
等既属于客观事实,也是具有法律意义的证据。而经过鉴定得出案发现场的血迹系
被害人的,凶器上的指纹与嫌疑人的指纹相符,案发现场的脚印与嫌疑人相当,案
发现场遗留的毛发和衣服纤维也属于嫌疑人的,这些是对证据的认定与解读,因此
属于证据事实。
证据事实中的“证据”与“事实”是两个相对的概念,证据是真实案件发生后
留下的历史痕迹,证据本身也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作为主体的人的意志为转移,其
实质也是一种客观事实,而证据事实是相关主体对证据的解读与表述。证据是孤立
零散的生活片段,而证据事实是将这些事件片段陈述为较为连贯和完整的命题,这
其中必定会融入主观性因素,其实质是诉讼主体对作为客体的证据所做的诠释和
语言建构。从客观事实到证据事实的转化过程,就是在法律和证据规则框架内,相
关诉讼主体基于证据并借助语言手段再现客观事实的过程,这是对客观事实的初
步限缩与挑选,即选取有证据支撑的事实主张,并将基于证据的事实转化为陈述性
命题。
①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年版,第314 页。本文
的“客观事实”相当于舒国滢等的“生活事件”,本文的“证据事实”相当于舒国滢等的“原初事实”,本
文的“法律事实”相当于舒国滢等的“基本事实”。
②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年版,第314 页。
44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二)证据事实建构的本质及特点
证据事实的形成过程其实质是基于真实的案发事件对作为客观事实的证据进
行语言建构的过程。首先,客观发生的案件由于时间和空间的阻隔无法客观再现和
还原,只能借助案件的遗留痕迹——证据来间接呈现。案件事实属于历史事实,历
史是无法重现的,我们只能借助相关的遗迹来了解它,借助相关的证据设法还原它,
但永远无法客观再现它。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只能设法无限接近案件的客
观事实,而永远无法完全还原与再现客观事实。
其次,证据只能反映案件的某一方面或某一片段,理论上讲证据永远无法反映
案件的全貌。客观发生的事件无法重现,而有关它的证据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
必定是有限的。从数量上来讲,所发生的事件不可能在每一方面都能留下遗迹,形
成证据,且即使留有痕迹,作为主体的人也不一定能发现它;从质量上来讲,证据
本身往往是碎片化、片段性的,我们通常无法得到高清摄像头全景记录般的整个事
实图景。证据本身对于案件历史的描述是片断式的、不完全的,一些关键的情节通
常无法由有效证据所记载,而且关于被告人的意图、目的与动机等心理活动也无法
呈现出来。

第三,作为一种客观事实,证据本身需要人们的解读与阐释。历史的真实不必
是自然的真实,它们离不开人的理解,离不开主观的想象和建构。②证据是伴随客
观事件而产生的痕迹,其本身也是一种客观实在之物。作为一种历史真实,证据自
己不能表明什么,证据需要作为主体的人的解读与建构才能有意义,证据事实是诉
讼主体基于自己的理解对证据进行解读的结果。此外,证据之所以能进入人们的视
野并成为证据,本身就是作为主体的诉讼参与人认为它有证明的价值,能实现自己
的利益诉求,将之纳入案件范畴,其产生本身即是人为选择的结果。
第四,作为主观建构的产物,对证据本身的解读也存在局限。证据是客观存在
之物,而证据事实是人对证据进行主观解读的产物,这种解读必定会受到人的认知
能力以及解读者特定利益诉求的影响,往往与证据旨在表明的客观事实产生一定
出入。一方面,人们的感知能力、认知能力、记忆能力、语言习惯等均有个体差别,
① 李安:《证据感知与案情叙事——以诉讼心理学为考察视角》,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09 年第2 期;陈
 增宝:《司法裁判中的事实问题——以法律心理学为视角》,载《法律适用》2009 年第6 期。
② 刘大为:《历史事实的修辞建构(上)》,载《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 年第3 期。
45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特定主体对证据的解读必定会受到这些个体差异的影响,从而对证据解读的可信
度和有效性产生影响。另一方面,人们对证据的解读往往是利益驱动与目的导向的,
特定的证据总是被特定的诉讼主体用来证明有利于自己的特定主张。而且即便是
同一证据,控辩双方也往往有不同甚至相反的解释,这一方面说明证据本身的主观
性与解读的弹性,另一方面也表明这种解读本身的局限。
最后,证据需要以语言的形式加以表述与呈现。历史事实是经过语言表述、以
句子的形式固定下来的事实,是通过语言形式的选择和运用进行合乎特定主体意
图建构的产物。①证据不会自己说话,证据只能借助人的语言参与证据事实的建构。
②作为一种客观自在之物,人们对证据的认识和解读需要借助语言这一思维的工具,
才能将其纳入认知和讨论的范畴。作为一种主观建构的产物,证据事实需要借助语
言进行表述与呈现,证据事实是诉讼主体对客观证据进行语言建构而产生的事实
命题,是一种语言流转物。
由于诉讼的冲突本性和控辩双方相反的利益诉求,证据事实的建构体现出明
显的目的性,控辩双方会选择对己有利的证据来建构证据事实。具体来说,控方会
寻求跟自己的诉讼诉求直接相关的证据来建构诉讼主张,而辩方除了建构对己有
利的事实主张外,通常会寻求控方建构事实的反证或解构控方所建构的事实。但无
论哪一方,证据的选取和证据事实的建构都有明确的目的性。庭审就是“在特定地
点,按照特定的程序和规则,由具有不同目的的话语参与者主动或被动参加的,各
自为达到一个符合自己目的和利益的结果,以说服为方式而进行的活动”。③因此
可以说,证据事实的形成过程就是诉讼参与人基于自己的利益诉求,有目的地去寻
求相关证据并对此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解释的过程。
相比于作为自在之物的客观事实,这种通过语言建构的证据事实具有如下特
点:
(1)描述性。证据事实是作为主体的诉讼参与人对作为客观自在之物的证据
进行解读与建构的产物,语言是这种建构的工具与手段,陈述的命题是其具体的表
现形式。证据是客观自在之物,要使其为人所理解并具有法律层面的意义,首先必
须借助语言这一思维与表达的工具将其转化为陈述性命题。此外,基于客观证据建
① 刘大为:《历史事实的修辞建构(上)》,载《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 年第3 期。
② 杨贝:《论案件事实的层次与建构》,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 年第3 期。
③ 廖美珍:《法庭问答及其互动研究》,法律出版社2003 年版,第50 页。
46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构的证据事实应力求客观、准确,应当接近白描,尽可能避免价值判断,尤其是法
律评价。
(2)推导性。证据是一种客观存在之物,而证据事实是语言流转物,客观存
在之物和语言流转物之间并非可以自然而然地划等号,事物与事实是两个层面的
概念,它们之间存在阻隔,需要通过作为中介的语言来转化,这种转化必然涉及逻
辑推导的介入。虽然证据事实力求客观、中立,理想的证据事实是接近于复制的白
描,但证据事实不可能只是对证据的完全描述,它往往需要就客观证据和主观诠释
的意义之间以及证据与证据之间的意义关联进行推理,当然这些推理必须受到常
识、经验、逻辑等认知要素的限制。

(3)论证性。虽然证据是客观存在的自在之物,不涉及价值判断和真值性,
但证据事实是对证据的主观建构,是以陈述事实的命题形式存在的语言流转物。陈
述事实的命题具有真值性,而具有真值性的事实命题具有论证性,也涉及价值判断。
②因此,证据事实的建构也必然涉及一定程度的论证。当然,证据事实强调中立和
白描,在可能的范围类应尽量限制推导和论证。
(4)可验证性。基于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论,证据事实的建构过程其实是一
个经由对基于证据的客观事实的描述推导出对案件事实的描述的过程,是一个从
原始陈述的命题推导出整个陈述案件事实的命题体系的过程。③证据事实是对原始
客观事实的建构与演绎,建构得出的证据事实应该能被还原为最初的原始陈述。因
此,经由语言建构的证据事实具有可验证性,其真假性或有效性可通过原始的客观
事实得以验证。
(三)基于实际案例的证据事实建构分析
接下来我们结合辛普森杀妻案(People v. O.J. Simpson, 1995)来诠释证据事实
的建构过程。辛普森杀妻案确定的真实事件图景是一男一女两名成年人死于一座
豪宅的门前。由于案件已经发生且没有目击者或监控设施,客观事实或真实事件的
具体细节已无从可知,人们事后发现的事实是:1994 年6 月12 日深夜,洛杉矶西
部一豪华住宅门前有一男一女两具血淋淋的尸体,女死者是美国著名橄榄球黑人
① 杨贝:《论案件事实的层次与建构》,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 年第3 期。
②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年版,第285 页。
③ 杨贝:《论案件事实的层次与建构》,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19 年第3 期。
47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球星辛普森(Orenthal James Simpson)的前妻妮克(Nicole Brown Simpson),她
的脖子几乎被割断,咽喉和颈椎骨裸露在外,而她身后是餐馆的一名服务生戈德曼
(Ronald Goldman),身中三十余刀。①
在该案中,客观事实主要是发生的凶杀案以及相关的遗留痕迹(证据)。控方
提供的证据主要包括班迪街案发现场和嫌疑人辛普森住宅收集的证据,其中案发
现场的证据包括:两名死者以及大量血迹,案发现场草丛中发现的血刀,被害人戈
德曼脚下一只带有血迹的黑色皮手套,皮手套旁边的一顶深色的编织帽,案发现场
的脚印,案发现场草地上的一只木棒等;嫌疑人辛普森住宅的证据包括:住宅屋后
悬挂式空调机下客厅外墙与院墙之间的走道上一只沾满血迹的右手黑色皮手套,
二楼卧室的地毯上一双沾有血迹的袜子,住宅围墙后的一辆白色福特野马越野车
等。②这些证据本身是客观存在之物,在本质上仍然属于客观真实。这些证据呈现
出的是孤立的、碎片化的信息,需要相关主体将它们进行编排、串联,从而形成相
互关联且具有法律意义的诸多事实主张,并据此最终建构出完整、连贯的案件事实
图景。
就辛普森一案的相关证据而言,形成如下的证据事实:(1)案发现场的血刀
上的血迹经 DNA 鉴定属于被害人妮克和戈德曼的;(2)案发现场前院大门上发
现几滴血迹,经过 DNA 鉴定证明是嫌疑人辛普森的;(3)被害人戈德曼脚下带
有血迹的一只黑色皮手套与辛普森住宅发现的手套完全匹配,辛普森住宅发现的
手套上的血迹系辛普森本人的,且手套有被害人妮克和戈德曼的头发纤维、戈德曼
的衬衫纤维以及辛普森车毯纤维;(4)辛普森卧室地毯上一双沾有血迹的袜子经
DNA 鉴定血迹是被害人戈德曼的;(5)案发现场收集的鞋印与辛普森的鞋号大小
相当,均为 12 码,且这双鞋是全球限量的名牌鞋;(6)案发现场发现的编织帽上
面有黑人的毛发和辛普森车毯的纤维;(7)现场草坪上发现的木棒上有血迹,经
DNA 鉴定属于被害人戈德曼和辛普森的血迹;(8)辛普森住宅围墙后的白色越野
车上发现了辛普森及被害人的血迹。相比客观的证据所呈现的碎片化信息,这些证
① 参见《史上最经典司法大案——辛普森杀妻案(详尽版)》,https://www.sohu.com/a/276553845_771937(访
 问时间:2020 年8 月15 日)。
② 参见《史上最经典司法大案——辛普森杀妻案(详尽版)》,https://www.sohu.com/a/276553845_771937(访
问时间:2020 年 8 月 15 日)。相关分析另参见:Christopher Mueller, “Introduction: O.J. Simpson and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on Trial”, University of Colorado Law Review, 1996, Vol. 67, pp. 727-745; Cyril H. Wecht,
“Use and abuse of forensic sciences: The O.J. Simpson Case”, in Melvin, A. Shiffman (ed.), Ethics in Forensic
Science & Medicine, Charles C Thomas, 1999, pp. 243-269.
48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据事实是对作为客观事实的证据信息所做的解读与认定,用于陈述这些客观事实
片段所表现出的关系和性质,并据此形成一幅相对完整的事实图景。
辛普森一案涉及谋杀,双方基于谋杀的构成要件收集证据,并根据相关的证据
规则建构相关的证据事实。在普通法,谋杀罪一般指有预谋、恶意地非法终止他人
生命的行为。根据美国《模范刑法典》(Model Penal Code),有目的地或者明知
地实施刑事杀人行为(criminal homicide),或者在对人的生命价值持极度轻率
(recklessly)、冷漠(indifference)之态度下实施的刑事杀人行为,构成谋杀罪。
①此外,证据的收集也要遵循相关的证据规则。根据美国的证据规则,证据的可采
性(admissibility)主要取决于三个因素:实质性、相关性和有效性。实质性
(materiality)指某一证据必须与案件的重要法律争议点有关(relates to substantive
legal issue in the case);相关性(relevancy)指证明性(probativeness),即证据与
主张之间的关联(the link between proof and proposition);有效性(competency)
指证据的获得要合法,不能违反证据排除规则。简言之,具有实质性和相关性的有
效证据是可以采纳的。② 另外,根据美国刑事案件的举证原则和证明标准,控方必
须以“超出合理怀疑”(beyond reasonable doubt)标准证明被告的确有罪,并负有
说服陪审团的义务。
在辛普森案中,控方要证明被害人为辛普森所谋杀,必须要有大量合法且确凿
的证据证明并说服陪审团相信辛普森有预谋恶意地非法终止了被害人妮克和戈德
曼的生命。虽然被害人被杀的客观事件无法再现和还原,但如果掌握充分、确凿且
合法的相关证据,并以超出合理怀疑的标准让陪审团相信基于证据建构的案件事
实是真实可信的,则可以给辛普森定罪。在美国这样极高的刑事案件定罪标准下,
尤其是面对像辛普森这样的名人,这将是个巨大的挑战。为此,检方派出了王牌公
诉人,女检察官克拉克(Marcia Clark)和达登(Christopher Darden),并围绕谋杀
案的构成要件搜集了大量的相关证据,包括案发现场的血刀、黑色皮手套、收集的
鞋印、编织帽和木棒,嫌疑人住宅发现的皮手套、沾有血迹的袜子、住宅附近的越
野车等等,还有辛普森经常殴打被害人妮克的相关证词。在这些证据中,主要的是
证明辛普森的确实施了谋杀这一行为。辛普森案没有目击证人,控方只能使用警方
搜集的血迹、手套、袜子、帽子等间接证据来指控辛普森。为此,控方提供了大量
① 薛波主编:《元照英美法词典》,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 年版,第937 页.
② 张法连主编:《法律英语精读教程(上)》,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年版,第291-292 页。
49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的证据,包括案发现场的血刀、案发现场及辛普森住宅的血迹、案发现场和辛普森
住宅的皮手套、案发现场的鞋印、案发现场的编织帽和木棒、辛普森住宅沾有血迹
的袜子、辛普森住宅附近白色越野车及车上的血迹等。①虽然这些证据都是孤立且
离散的生活片段,但将其进行解读与诠释并形成相互关联的陈述,便形成了具有法
律意义的案件事实的雏形。
基于这些证据,控方建构了充分的证据事实,包括:案发现场的血刀即为杀人
工具,案发现场及辛普森住宅均有辛普森的血迹,案发现场和辛普森住宅的手套均
系辛普森所有且手套上有被害人和辛普森的血迹,案发现场的编织帽和木棒系辛
普森遗留,现场的鞋印为辛普森所留,辛普森住宅的袜子为辛普森所有且留有被害
人戈德曼的血迹,辛普森驾驶了白色越野车且车上留有辛普森本人和被害人的血
迹,等等。此外,控方还找到了大量辛普森曾殴打其前妻妮克的证据并形成了相应
的证据事实。这些证据事实虽然不能完全反映真实案件的实际情况,但也建构了一
幅辛普森谋杀其前妻及情夫的图景:辛普森对其前妻妮克和其情夫戈德曼怀恨在
心,遂在班迪街将其用刀杀害(其间还曾和戈德曼发生了打斗,左手手指被刺破并
有出血),并将一只黑色皮手套和帽子遗留在现场,随后开车回到了自己的住宅(通
向公寓后院的小道上、公寓后院围墙的门上以及越野车驾驶员位置的车门把手上
留下了辛普森的血迹),并将另一只皮手套和袜子留置住宅。
从杀人动机到作案工具、DNA 鉴定,控方基于掌控的证据形成了严密的证据
链,并据此形成了充分的证据事实,看似“铁案如山”。但对于辩方而言,他们主
要做的不在于建构直接的证据事实,更多的在于解构控方建构的证据事实,证明对
方的主张不可信或证据非法。相对于控方的王牌公诉团,辩方更是组建了“梦幻辩
护团队”,包括负责运筹的著名犹太裔律师萨皮罗(Robert Shapiro),担任首席辩
护律师的著名黑人律师约柯克伦(Johnnie Cochran),担任辩护律师、擅长在刑事
案中应用DNA 证据的权威舍克(Barry Scheck),著名刑事律师李贝利(Lee Bailey),
加州法律专家乌尔曼(Gerald Uelmen),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华裔刑侦专家李昌钰(Henry Chang-Yu Lee)等。
这种王牌和梦幻团队间的冲突和对抗更能充分显现案件事实的建构过程和本
质。如前所述,客观发生的案件只能通过证据来间接呈现,而证据只能是反映案件
① 参见《史上最经典司法大案——辛普森杀妻案(详尽版)》,https://www.sohu.com/a/276553845_771937(访
 问时间:2020 年8 月15 日)。
50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的某一方面或某一片段,证据本身还需要人们的解读与阐释,且对证据本身的解读
也存在局限。因此,虽然证据是客观存在的自在之物,但基于客观证据建构的证据
事实却不是客观存在的,因而不能保证其必定为真;相反,这种通过语言建构的命
题具有推导性和论证性,是可辩驳的,也是可证伪的。
在辛普森案中,尽管控方有充分的证据基础,建构的证据事实也具有可验证性,
但只要是作为语言流转物的陈述事实命题,便具有论证性或可辩驳性。辩方基于控
方提供的证据有可能建构出不同甚或相反的证据事实,也可以对控方建构事实所
依据的证据本身的可靠性或有效性(如违反非法证据规则、传闻证据规则、最佳证
据规则等)提出质疑,从而使得控方建构的事实图景失去法律意义,夭折于从证据
事实到法律事实蜕变的中途。因此,对于控方建构的看似“铁证如山”的证据事实,
辩方还有很大的空间去解构这些事实或使这些事实失去法律意义,甚至还可以建
构出相反的事实图景,我们将在下一节对此做详细分析。
二、法律事实的语言建构
案件事实建构的第二个阶段是诉讼双方根据第一阶段建构的证据事实,在法
律程序和证据规则的框架内重述案件事实,形成具有法律意义的法律事实。这一过
程主要体现在庭审的法庭调查及辩论环节,建构的主体主要是庭审过程中的法官、
辩护律师(包括刑事案件的公诉人)等法律职业群体。这一过程是控诉双方对双方
建构的证据事实的真实性进行质疑和论辩的过程,其实质是各诉讼主体基于自己
的利益诉求在法律程序和证据规则框架下对第一阶段建构的证据事实进行裁剪和
重构,是一种语言重述行为。
(一)从证据事实到法律事实
1.从证据到事实
作为司法裁决的有争议的案件是客观发生的事件,任何事件不能直接作为证
明的证据,只有当人们从已经客观发生的事件中截取出相关事实之后才能当作证
据来使用。事件是现实世界的构成要素,而事实却属于诠释和论证的范畴,是得出
结论的前提。既然事实是通过截取而得来的,采用的标准不同,得出的事实自然不
51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同。①证据是客观事件发生后遗留的痕迹物,是解读已发生案件的关键钥匙。作为
客观发生的案件和客观存在之物的证据都是事实的载体,案件事实是基于证据对
案件的解读与诠释,事实是对相关客体的陈述性命题,具有真值性和可论证性。对
客体解读和论证的角度不同,得出的事实结论也会不同。
不难发现,在司法实践中,诉讼双方基于同一案情和相关证据总会形成截然不
同的事实主张,这既有诉讼双方基于不同证据而建构的各异的证据事实的原因,也
有基于相同证据以及相同的证据事实而进行不同的事实裁剪与诠释方面的原因。
崔英杰案便很好地诠释了后者。崔英杰是进城务工的农民,限于生活所迫在马路边
无证摆摊卖烤肠,被城管发现遂与之发生冲突,崔英杰将城管李志强用刀刺伤,随
后李志强送往医院后死亡。该案的案发过程恰好被街边的监控设施所记录,相关证
据以及证据反映的基本事实没有争议,主要包括:2006 年8 月11 日崔英杰在中关
村无照摆摊,受到城管阻止,崔英杰与对方纠缠,之后离开现场,随后又返回现场,
李志强被崔英杰手中的刀刺中,李志强送往医院后死亡。

但基于这些证据事实,相关诉讼主体却建构出了完全不同的事实图景,形成了
迥然各异的事件版本,塑造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崔英杰形象:一个暴力抗法并致使
执法人员死亡的穷凶极恶的坏人形象;一个心地善良、迫于生活压力不得不摆地摊
维持生计,在保护自己的财产时不小心误伤侵犯者的无辜小市民形象。之所以形成
如此之大的反差,就在于对这些证据进行解读和建构事实图景时,不同诉讼主体的
利益诉求不一致,所站的角度和视角不同,对证据事实进行了不同的裁剪和叙事编
排,从而形成了各异的事实图景。控方突出了崔英杰暴力抗法的情节,而有意略去
了其背后的动因和相关背景,塑造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抗法者形象,自然将其定性为
故意杀人,主张判处死刑。辩方则突出了崔英杰的本性纯朴、事发当时的动因和“城
管执法”本身的瑕疵,塑造了一个虽有过失但情有可原的弱势者形象,因此应定性
为过失杀人,主张轻判。

因此,证据本身需要人的解读,而解读者的立场和出发点不同,解读的结果就
会各异。换言之,同样的证据以及证据事实可能会得出不同的法律事实。比如一张
① 张继成:《事实、命题与证据》,载《中国社会科学》2001 年第5 期。
② 刘燕:《案件事实,还是叙事修辞——崔英杰案的再认识》,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 年第6 期。
③ 详见刘燕:《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2017 年版;刘燕:《案件事实,还
 是叙事修辞——崔英杰案的再认识》,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 年第6 期;刘燕:《案件事实的人物建
 构——崔英杰案叙事分析》,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9 年第2 期。
52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有署名的借据,既可以解读为署名者借款的凭证,但也可能是该借据系持有人伪造
并据以陷害署名者,还有可能是关系非常的双方(如情侣之间)开玩笑时随便写的
一句玩笑话。刑事案件案发现场发现了杀人的血刀,且刀上存有嫌疑人的指纹,现
场还留有嫌疑人的毛发及其他痕迹物,经鉴定均属于该嫌疑人,我们就能断定该嫌
疑人是杀人凶手吗?当然不能,因为基于这些证据我们既可以建构该嫌疑人持刀
杀死被害人的事实图景,也可以建构出完全不同的故事版本,比如有人设局栽赃陷
害嫌疑人,故意在犯罪后将这些证据遗留在现场;也有可能嫌疑人在案发后误打误
撞经过案发现场,不小心将遗迹留在了现场,我们甚至还可以想象更多的可能事实。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证据对于解读和建构事实有诸多的局限。一方面,证据本身只
是对客观案件某一方面一定程度的反映,没有什么证据能够完全再现客观事实。另
一方面,证据本身需要人的解读与诠释,以陈述命题的形式呈现。作为客观真实的
案件事实是一种自在的、未经加工的,或者说是“裸”的事实,而作为陈述的法律
事实是一种自为的、渗入了陈述者主观判断的,或者说是经过司法“格式化”的事
实。

由于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和限制,诉讼主体对证据的解读必定是有限的,经常会
融入自己的推断、价值判断甚至自己的主观判断,因此,基于证据建构的事实也是
相对事实,不可能完全符合客观事实。这也是为什么对于刑事案件(特别是重大的
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越来越严格,普通法国家采用“超出合理怀疑”的标准,而
我国采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人们在解读证据时,难免会出现
与客观事实的背离或误差,甚至因此导致事实认定不清,并最终导致冤案的产生。
冤案自古有之,且大多都是由于对证据的错误解读,对事实认定不清而导致。比如
2010 年发生的赵作海案,近几年引发争议的杜培武案、佘祥林案、呼格吉勒图案,
最近爆出的张玉环案等等,都主要是由于对事实的认定错误,导致冤假错案的产生。
从证据到事实,看似水到渠成,顺理成章,实质经历了从客观存在之物到主观
语言流转物的转化,两者之间绝不是简单的等同关系,也不是严密的逻辑推理,而
是充满了推断、价值衡量、甚至主观判断。基于证据建构的证据事实我们尚不难看
出其与证据之间的关联,然后对于证据事实进行重述而形成法律事实,已经离证据
的初始面貌相去甚远。从证据到事实,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跳跃式的形态变换。

① 陈兴良:《法律在别处》,载赵秉志主编《刑法评论》(第7 卷),法律出版社2005 年版,第10 页。
② 刘燕:《法庭上的修辞:案件事实的叙事研究》,中国书籍出版社2017 年版,第88 页。
53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2.从证据事实到法律事实的转变
在客观事实被陈述为证据事实之后,案件事实形成的下一个阶段就是将证据
事实在法律的概念图式下重述为案件的法律事实。①证据在本质上是一种客观存在
之物,表示物的思维形式是概念,语言形式是语词;证据事实是对证据的表述,其
思维方式是命题,语言形式是陈述句。②证据事实是对证据的解读与诠释,表现为
一个个相对独立的事实命题。虽然证据事实也是基于法律规范所要求的证据类型
建构的,但这些事实还是一种比较初级的原初事实,是一种孤立的片段式的陈述,
尚未形成完整的具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图景。要使这些事实片段形成具有法律意义
的事实场景,还需要对这些陈述式命题在法律的概念图式下进行重组和重述。这种
重组具有两方面的意义,其一是将原来片段式的证据事实进行编排,形成完整且融
贯的事实图景;其二是在法律规定和证据规则下,按照法律概念图式对这些证据事
实进行审查并做必要的裁剪,使其符合法律规范事实的要求。
法律事实是对作为陈述结果的证据事实按照法律图式进行的第二次陈述(即
重述)。在证据事实被重述为法律事实的阶段,重述的过程就已经是诉讼主体自觉
地运用法律的概念图式对证据事实进行的重新叙述,目的是得到形成裁判事实所
必须的事实要件,重述的概念图式不是个体化的经验,更多地表现为法律职业共同
体的概念图式。③也就是说,基于解读证据得到的证据事实只是一种比较粗糙、比
较原始的陈述性命题,虽然这些陈述已经是基于法定证据得到的法律意义上的表
述,不同于一般的日常表达,但这些事实陈述尚不能成为司法裁判的事实依据,还
需要在法律图式下对其进行串联和重述,使其符合法律规范的要求,将其涵摄于规
范事实之下,成为司法裁判的小前提,并据此做出最后的判决。比如,基于案发现
场附近遗留的血刀及刀上的指纹、案发现场留下的毛发和脚印等证据得出了如下
证据事实:经DNA 鉴定得出血刀上的血迹系被害人的,经指纹鉴定证明指纹为某
甲的,经DNA 鉴定毛发亦为某甲所留,脚印和某甲特征符合。这些表述虽然已然
具有法律意义,但其本身是碎片化的事实片段,尚无法形成判决依据的裁判事实,
充其量是这些裁判事实形成的基础。对于这些证据事实,需要进行如下的重述:某
①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年版,第317 页。
② 张继成:《事实、命题与证据》,载《中国社会科学》2001 年第5 期。
③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年版,第317 页。
54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甲曾经出现在案发现场,且手持杀人凶器。结合其他相关证据事实(比如有目击证
人的证言,某甲跟被害人有矛盾,且某甲对为什么出现在现场及凶器上有自己指纹
没有合理的其他解释等),才可以形成一幅完整的案件事实图景:某甲和被害人有
矛盾,遂将其用刀杀害于案发现场。
因此,从语言学视角来讲,证据存在于语词层面,表现为概念,以客观为要;
证据事实存在于语句层面,表现为命题,以准确为要;而法律事实存在于语篇层面,
表现为论断,以融贯为要。从证据到证据事实,是将语词概念陈述为小句命题,从
证据事实到法律事实,是将小句命题重述为法律论断。
(二)法律事实建构的本质及特点
法律事实的形成过程其实质是各诉讼主体基于自己的利益诉求在法律概念图
式下对第一阶段建构的证据事实进行语言重述的过程。首先,法律事实是对证据事
实的重新编排与表述。如上所述,证据事实是一组孤立的事实片段,是一种原始形
态的原初事实,虽然也具有了基本的法律形态,但尚未形成具有完整法律意义的事
实图景。诉讼主体尚需要对这些事实片段进行串联和编排,形成完整而连贯的事实
场景。证据事实转化为法律事实,恰如对电影素材的剪辑。一部电影最终呈现的是
一个两小时左右的连贯流畅的故事,但其拍摄过程绝非如此简单,首先需要拍摄几
十小时的各种素材,且往往也不会按照时间顺序拍摄,而通常是按照场景来拍摄,
最后会由剪辑师按照剧情和艺术审美需求,对影片制作中所拍摄的海量素材进行
剪辑和重新编排,最终形成一个连贯、紧凑且具有感染力的完整作品。同样,基于
证据建构的证据事实就像是不同场景拍摄的电影素材,其本身是不同主题的事实
片段,需要诉讼主体对其进行串联、剪辑、编排,使其形成一幅完整的事实图景。
其次,法律事实是在法律概念图式下对证据事实的裁剪与修正。证据事实被重
述为法律事实是按照法律要求进行的,整个重述过程都必须在类型化和制度化的
规范事实的指引下展开。①证据事实只是诉讼主体基于法律规定对证据所做的解读
与陈述,其本身是粗糙的、原始的,也是孤立的、片段化的,尚不具备司法裁判所
需的法律事实的要求,因此还需要按照法律概念的图式对其进行裁剪和调整,裁掉
不符合法律要求或没有法律意义的部分,并按照法律规定的规范事实做适当的推
①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年版,第320 页。
55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断或修正。
第三,诉讼主体会对双方建构的证据事实尽可能做有利于自己的解读。诉讼是
利益驱动的,也是有明确目的指向的,同时也有严格的程序规约。在一切法律许可
的范围内,诉讼主体必定会最大程度地争取自己的利益,实现利益最大化。而如前
所述,从证据到事实的演化,并非是严格的只有一个唯一结论的演绎推理,而是一
个充满推断、判断甚或猜测的过程。从证据到事实,存在一定程度的跳跃和断裂,
需要主体的填补与诠释。在此情形下,利益相反的诉讼双方必定会对证据及相应的
证据事实做有利于自己的解读,按照自己的利益诉求去填补空缺、修补断裂,从而
建构出对己有利的法律事实。同样的一张借据,原告会注定将其诠释为被告借钱的
凭据,而被告很可能将其解读为对方的捏造或无意的玩笑。
第四,法律事实的形成是诉讼双方对对方建构的证据事实进行质疑和论辩的
过程,是双方经过博弈而取得的“合意”。如上所述,由于利益诉求驱动,诉讼双
方必定会将证据及其证据事实做有利于自己的解读,在此情形下,即使基于同样的
证据以及证据事实,往往会形成不同甚至相反的法律事实版本。此时,需要理性论
辩的介入,诉辩双方在法官的主持下,在法律程序和证据规则框架下,对双方建构
的证据事实进行质证和论辩,最终通过论辩和商谈达成法庭认可的“共识”。这种
“共识”往往并非诉讼双方最初所声称的事实,而是双方通过博弈后进行一定程度
的让步与妥协,并基于这种妥协形成的“合意”。这种共识或合意也许离客观事实
和双方主张的事实已渐行渐远,但却是理性沟通与交涉的结果,因而会成为法官判
决所依据的裁判事实的雏形。
最后,修辞与叙事是建构法律事实的重要手段。证据事实的初衷是基于客观证
据对其进行白描式的语言转写,因此证据事实要尽可能做到客观。相比而言,法律
事实是对证据事实的编排与重述,且这种转化之间存在断裂和跳跃,因此主观性因
素必然会介入。一方面,诉讼是利益驱动下的有目的的言语行为,而广义的修辞指
有意识、有目的地使用语言。因此,法律事实的形成过程就是有目的地使用语言的
过程,其实质就是修辞的过程。另一方面,证据及其证据事实往往是片面的、断裂
的,无法展现事件发生的全貌,更无法直接跟法律意义相勾连。这时,就需要相关
涉案主体像剪辑师一样把一个个孤立的片段剪辑、组合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有法
律意义的故事,并以讲故事的形式呈现给事实裁决者(法官或陪审团)。总之,法
律事实的形成不仅需要依靠人们的理性发现和逻辑证明,而且更多地需要人们借
56
第二章 案件事实的语言建构过程
助修辞策略和修辞技术进行论辩与说服,①是依靠人类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叙事和修
辞来完成的。②
基于证据事实建构的法律事实既有证据事实的一些特点,同时也有不同于后
者的一些特征。表现在:
(1)推导性。从证据到事实是一种跳跃式的发展形态,证据事实主要是对客
观证据的白描式陈述,但也难免涉及一定程度的推导;而法律事实旨在建构融贯完
整的法律叙事,推导更是不可或缺。证据事实是片段式的陈述命题,而法律事实是
完整的符合法律概念图式的事实图景,这之间有一定的断裂和空隙,需要借助一定
的语言手段进行填补,其中基于证据事实建构的逻辑基础进行必要的推导是重要
的方式。证据事实一经确定就能够提供一定的逻辑基础,可以用以推断法律事实,
因此,法律事实的形成在很多情况下是借助证据事实进行的一种推断性重述。

(2)论证性。如前所述,法律事实的形成是诉讼双方对建构的证据事实进行
质疑和论辩的过程,是在法律程序和证据规则范畴内对证据事实进行理性论辩并
最终取得共识的结果。要达成共识,需要双方进行理性论辩,需要基于法律规则对
自己的主张进行论证,说明自己建构的故事版本的合理性,以说服对方及法官接受
自己的事实版本。面对多种事实建构的可能,法律职业者们需要对此进行正当性论
证,证明自己所选择的事实版本是最优的、最合理的,并试图说服法官采纳自己的
主张。

(3)相关性。证据事实被重述为法律事实的一个要求是相关性,即法律事实
必须是和案件相关,并且是形成裁判事实所必须的。⑤证据事实是电影素材般的原
初事实,而法律事实则是按照法律概念图式对证据事实的裁剪和剪辑。法律事实需
要对证据事实进行挑选,将不符合法律概念图式的素材剔除,为形成最后的符合规
范事实的裁判事实做好铺垫。
(4)合法性。合法性即法律事实是在法律概念图式下进行建构的,法律事实
的陈述必须符合法律规范的要求。虽然证据事实是基于法定证据进行的建构与解
读,但证据事实还不具备完整的具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图景,而法律事实便是要解决
① 侯学勇、郑宏雁:《案件事实的修辞建构》,载《浙江社会科学》2015 年第9 期。
② 刘燕:《案件事实的人物建构——崔英杰案叙事分析》,载《法制与社会发展》2009 年第2 期。
③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年版,第317 页。
④ 杨建军:《法律事实的解释》,山东人民出版社2007 年版,第283-284 页。
⑤ 舒国滢、王夏昊、梁迎修等:《法学方法论问题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年版,第318 页。
57
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这一问题,在法律框架内将片段化的证据事实整合成完整、融贯的具有法律意义的
事实表述。证据事实被重述为法律事实是按照合法性要求进行的,整个重述过程都
必须在类型化和制度化的规范事实的指引下展开,经过了规范事实概念的初步评
价,从而具有了合法性。

在这四个特征中,推导性和论证性为事实的逻辑向度,强调建构的法律事实要
符合日常逻辑要求,而不得违背逻辑规则和日常生活常识,除非能论证其合理性。
相关性和合法性是事实的法律向度,强调事实的建构需要围绕法律的规范事实展
开,且不得违反相关的法律程序和证据规则。
本篇文章未完,可以下载查看更多,学术论文堂论文网余万篇毕业论文、各种论文格式和论文范文,提供英语作业论文辅导指导和word格式论文下载、答辩PPT下载、全篇收费或免费论文下载、是论文写作、论文投稿和论文发表的论文参考网站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相关文章

《案件事实语言建构研究》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热点排行

推荐阅读

付费下载

付费后无需验证码即可下载

限时特价:原价: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

微信二维码支付

付费后无需验证码即可下载

支付金额:

支付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