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硕士论文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研究

时间:2020-08-05来源:硕士论文

在国际体系中,经济制裁是国际行为体为了达成特定的政治、经济、军事、 外交目标而使用的重要对外政策工具之一。经济制裁众多功能中的威慑功能是其 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经济制裁在国际体系中使用频率的增加,经济制裁的威 慑功能面临着有效性不稳定、无法发挥出预期功效的困扰。因此,本研究所要探 讨的问题是:哪些要素影响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发挥?这些要素具体包 含哪些变量?其影响机制是如何运行的? 本文首先明确了经济制裁中包含威慑功能。一方面,从经济制裁的角度来看, 作为一项强制性对外政策工具的经济制裁具有惩罚、胁迫、发出信号等多种功能, 其中还包括威慑;而威慑功能又是经济制裁中的深层次功能。另一方面,从威慑 战略的角度来看,经济制裁可以作为经济武器发挥威慑力,因为它具备成为威慑 手段的必要性与可行性。既然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十分重要而又难以实现,则需 要研究使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奏效的构成要素与实现机制。 在此基础上,本研究借鉴威慑理论对战略威慑有效性的研究,从经济制裁发 起方的实力、发起制裁的意愿与威慑信息的传递入手,结合经济制裁所使用的手 段进行分析,通过定性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方法,分别确定这4个要素各自所涵 盖的具体变量,并对这4个要素中的具体变量进行衡量与分析,阐明各自的作用 机理,最后再结合两个案例进行分析与检验。 接下来,本文分别分析了经济制裁实力、制裁手段、制裁意愿与制裁威慑信 息的传递这4个要素各自所包含的内容与作用方式。第一,经济制裁实力包括制 裁发起方的物质常规能力、经济伤害实力、核武器潜在威慑力与制裁受国际支持 程度,并运用爛权法与层次分析法对所收集的历史数据与调查数据进行定量分 析,确定了以上要素各自对制裁实力的贡献度大小。第二,本文明确了经济制裁 所使用的手段包括贸易制裁手段与金融制裁手段,这其中,贸易制裁手段的单独 使用受到越来越多障碍的阻挠,而金融手段在经济制裁中占据着更明显的优势。 第三,对经济制裁发起方威慑意愿的评估考察的是制裁发起方对制裁净收益与不 制裁净收益的衡量,若前者大于后者,则制裁意愿强烈;若后者大于前者,则制 裁意愿微弱。本文根据这一逻辑,总结了经济制裁中制裁发起方通常产生的5 种收益■成本计算结果模式。第四,对经济制裁威慑信息传递的分析主要从制裁 发起方对信息的表达、信息传播途径、目标国对信息的理解三方面入手予以展开。 最后,本文通过一个成功案例与一个失败案例分析了 4个要素在经济制裁案例中 的作用过程与影响方式。 本文将视角聚焦于经济制裁中的威慑功能,尝试加深并细化对该功能及其有 效性的剖析。同时,为了更好理解未来国际局势中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政 策、激发经济制裁在应对反恐或防止武器扩散等具体目标上的积极意义,以及合 理应对中国面临经济制裁时遭遇的挑战,对经济制裁及其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研究 还应不断加强与拓展。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威慑理论经济外交

在国际体系中,经济制裁是国际行为体为了达成特定的政治、经济、军事、 外交目标而使用的重要对外政策工具之一。经济制裁众多功能中的威慑功能是其 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经济制裁在国际体系中使用频率的增加,经济制裁的威 慑功能面临着有效性不稳定、无法发挥出预期功效的困扰。因此,本研究所要探 讨的问题是:哪些要素影响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发挥?这些要素具体包 含哪些变量?其影响机制是如何运行的?

本文首先明确了经济制裁中包含威慑功能。一方面,从经济制裁的角度来看, 作为一项强制性对外政策工具的经济制裁具有惩罚、胁迫、发出信号等多种功能, 其中还包括威慑;而威慑功能又是经济制裁中的深层次功能。另一方面,从威慑 战略的角度来看,经济制裁可以作为经济武器发挥威慑力,因为它具备成为威慑 手段的必要性与可行性。既然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十分重要而又难以实现,则需 要研究使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奏效的构成要素与实现机制。

在此基础上,本研究借鉴威慑理论对战略威慑有效性的研究,从经济制裁发 起方的实力、发起制裁的意愿与威慑信息的传递入手,结合经济制裁所使用的手 段进行分析,通过定性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方法,分别确定这4个要素各自所涵 盖的具体变量,并对这4个要素中的具体变量进行衡量与分析,阐明各自的作用 机理,最后再结合两个案例进行分析与检验。

接下来,本文分别分析了经济制裁实力、制裁手段、制裁意愿与制裁威慑信 息的传递这4个要素各自所包含的内容与作用方式。第一,经济制裁实力包括制 裁发起方的物质常规能力、经济伤害实力、核武器潜在威慑力与制裁受国际支持 程度,并运用爛权法与层次分析法对所收集的历史数据与调查数据进行定量分 析,确定了以上要素各自对制裁实力的贡献度大小。第二,本文明确了经济制裁 所使用的手段包括贸易制裁手段与金融制裁手段,这其中,贸易制裁手段的单独 使用受到越来越多障碍的阻挠,而金融手段在经济制裁中占据着更明显的优势。 第三,对经济制裁发起方威慑意愿的评估考察的是制裁发起方对制裁净收益与不 制裁净收益的衡量,若前者大于后者,则制裁意愿强烈;若后者大于前者,则制 裁意愿微弱。本文根据这一逻辑,总结了经济制裁中制裁发起方通常产生的5 种收益■成本计算结果模式。第四,对经济制裁威慑信息传递的分析主要从制裁 发起方对信息的表达、信息传播途径、目标国对信息的理解三方面入手予以展开。 最后,本文通过一个成功案例与一个失败案例分析了 4个要素在经济制裁案例中 的作用过程与影响方式。

本文将视角聚焦于经济制裁中的威慑功能,尝试加深并细化对该功能及其有 效性的剖析。同时,为了更好理解未来国际局势中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制裁政 策、激发经济制裁在应对反恐或防止武器扩散等具体目标上的积极意义,以及合 理应对中国面临经济制裁时遭遇的挑战,对经济制裁及其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研究 还应不断加强与拓展。

关键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威慑理论经济外交


Abstract

In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 the economic sanctions are one of the important foreign policy tools taken by international actors to achieve specific political, economic, military and diplomatic goals. The economic sanctions have multiple functions, among which the deterrence function takes an important part. However, with the increasing use of economic sanctions in international system, the deterrence function is faced with the problems of unstable effectiveness and inability to exert the expected effects. Therefore,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following questions: what factors affect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deterrence function of economic sanctions? What variables do these factors include? How do their influencing mechanisms work?

This paper first clarifies that the deterrence function is included in economic sanctions. On one han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conomic sanctions, as a mandatory foreign policy tool, the economic sanctions have punishment, coercion, signaling, and deterrence functions. And the deterrence function is the deep-seated function of economic sanctions. On the other han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deterrence strategy, an economic sanction can be used as an economic weapon to exert its deterrence, because it has the necessity and feasibility to become deterrence means. Since the deterrence function is very important and difficult to achieve, it is necessary to study the factors and implementation mechanism to make the deterrence function of economic sanctions work.

On this basis, according to the research of deterrence theory on the effectiveness of strategic deterrence, this study, starting with the sender5s strength, the willingness to initiate sanctions, the transmission of deterrence information, and combined with the means of economic sanctions, determines the specific variables included in these four factors through qualitative and quantitative analyses. And the variables of these four factors are measured in this study, thus to clarify their respective mechanisms. Finally they are analyzed and tested with two cases.

Then,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contents and modes of action of the four factors 一strength, means, willingness, and deterrence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 of economic sanctions. Firstly, the strength of economic sanctions includes the sender's National Material Capabilities (NMC), economic-damaging capabilities, deterrence of nuclear weapons, and the international support degree for sanctions. Entropy method and Analytic Hierarchy Process (AHP) are used to make 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the historical data and survey data collected, thus to determine the contribution degree of each of the above elements to the strength of economic sanctions. Secondly, this paper clarifies that the means used for economic sanctions incorporate trade sanctions and financial sanctions, among which the separate use of trade sanctions is hindered by more and more obstacles, while financial means have a more obvious advantage in economic sanctions. Thirdly, the assessment of the deterrence willingness of the sender is the evaluation on the net benefit with sanctions and without sanctions. If the former is greater than the latter, the willingness to initiate sanctions will be strong. Otherwise, the willingness will be weak. Based on this logic, five kinds of benefit-cost calculation models which are usually produced by the sender in economic sanctions are summarized in this paper. Fourthly, the analysis of the transmission of deterrence information is mainly carried out from three aspects: the information expression of the sender, the information transmission routes and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information by the target country. Finally,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action process and influencing ways of the four factors in economic sanctions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a success case and a failure case.

This paper focuses on the deterrence function of economic sanctions, and attempts to deepen and refine the analysis of this function and its effectiveness. In the meantime, in order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economic sanction policie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other western countries in future international situation, to stimulate the positive significance of economic sanctions in counter-terrorism, preventing weapon proliferation and other specific targets, and to reasonably respond to the challenges that China will face when facing economic sanctions, studies on economic sanctions and the effectiveness of deterrence function still need to be strengthened and expanded.

Key words: economic sanctions; deterrence function; deterrence theory; economic diplomacy

第一章绪论 1

第一节 研究背景与问题的提出 1

(一) 研究背景概述 1

(二) 问题的提出 2

第二节国内外研究现状综述 4

(一) 关于经济制裁的文献综述 4

(二) 关于威慑理论的文献综述 13

第三节研究方法与研究结构 19

(一) 研究所涉及的研究方法 19

(二) 研究结构与内容 20

第四节研究创新点 22

第二章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研究的理论审视与形成机理・・・・24

第一节相关概念与理论梳理 24

(一) 经济制裁的概念与内涵 24

(二) 威慑理论 30

第二节经济制裁的功能与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 37

(一) 经济制裁的功能 37

(二) 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 41

(三)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地位与意义 45

第三节 经济制裁能够成为威慑手段的缘由分析 46

(一) 广义威慑与狭义威慑视角下经济制裁的作用区别 47

(二) 经济制裁成为威慑手段的必要性 48

(三) 经济制裁成为威慑手段的可行性 49

第四节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特殊意义与研究机理 50

(一)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特殊性与实现意义 50

(二) 威慑理论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分析的适用性 52

(三) 基于认知理性主义的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研究路径分析 54

(四) 经济制裁发挥威慑功能有效性的衡量标准 56

第五节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要素分析 58

(一) 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实力 58

(二) 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 59

(三) 经济制裁威慑信息的传达 60

(四)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所使用的手段 60

第六节本章小结 61

第三章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实力与威慑有效性 62

第一节经济制裁发起方制裁实力的评价 62

第二节经济制裁实力评价指标的选取 63

(一) 济制裁制裁实力评价的标准 63

(二) 指标的选取与描述 64

第二节经济制裁实力评价体系各级指标权重的确定 72

(一) 各级指标的操作化处理 72

(二) 数据来源与数据预处理 72

(三) 评价方法的选取 77

(四) 评价模型构建 77

第四节制裁实力各项指标的权重解读及其对威慑有效性的影响 84

第五节本章小节 86

第四章 经济制裁手段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影响 87

第一节经济制裁手段的层次与烈度 87

第二节金融制裁 88

(一) 金融制裁概述 88

(二) 金融制裁的手段与措施 91

(三) 以金融制裁手段实现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效用 94

第三节贸易制裁 95

(一) 贸易制裁手段 95

(二) 以贸易制裁手段实现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效用 99

第四节本章小节 100

第五章经济制裁发起方的意愿与威慑有效性 101

第一节 对制裁发起方意愿进行评估的可行性分析 101

第二节 制裁发起方意愿的评判维度 103

(一) 经济制裁发起方威慑意愿评估的特殊性 104

(二) 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的效用评估 104

(三) 制裁发起方选择让步的效用评估 113

第三节制裁发起方的意愿评估与威慑有效性 117

第四节本章小结 122

第六章 经济制裁威慑信息的传递与威慑有效性 124

第一节信息传递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重要性 124

第二节 制裁发起方威慑信息的发岀 126

(一) 利益认知谬误 126

(二) 威慑信息所传递出的信号成本 128

(三) 国际政治传播中的话语策略 131

第三节威慑信息的传播途径 132

(一) 官方外交与公共外交 132

(二) 媒体在国际政治传播中的角色与作用 133

(三) 经济制裁中国际媒体发挥作用的基本策略 135

第四节目标国对信息的解读 137

(一) 接收信息时目标国决策者出现的错误知觉问题 137

(二) 受众对话语的理解与认知 139

第五节本章小结 140

第七章 案例分析 141

第一节朝鲜战争初期美国对华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有效性分析 141

(一)历史回顾 141

〔二)朝鲜战争初期美国对华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 142

第二节1995年美国对伊朗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有效性分析 149

(一) 历史回顾 149

(二) 1995年美国对伊朗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有效性 151

第三节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效果分析 157

第四节本章小结 159

第八章结论 160

第一节理论分析结论 160

第二节案例分析检验 162

第三节不足与有待改进之处 163

附录A 164

参考文献 166

致谢 197

图表目录

图1-1研究框架示意图 22

图2・1经济制裁功能与威慑手段关系示意图 50

图3・1数据来源部分示例 73

图3・2处理后样本数据(部分) 74

图3・3与年份、国家匹配后的CINC数据集(部分) 74

图3・4合并后数据集(部分) 75

图3・5核弹头数量数据集(部分) 75

图3・6转换后核弹头数据集(部分) 75

图3・7 核弹头数据集结果(部分) 76

图代评价指标数据集(部分) 76

图3・9 一级指标数据集结果(部分) 79

图3・10层次分析法(AHP)原理示意图 80

图3・11调查问卷打分结果 82

表3・1经济制裁实力评价指标体系 72

表3-2 Saaty发明的1〜9标度含义 81

表3・3不同阶数矩阵的随机一致性指标 82

表3-4经济制裁威慑实力评价指标体系各指标权重 83

表3・5经济制裁发起国制裁实力历史累计得分 84


第一章绪论

第一节 研究背景与问题的提出

(一) 研究背景概述

在复杂多变的国际体系中,国际经济制裁(Economic Sanctions)作为一项 对外政策工具及手段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o经济制裁作为一种介于无所作为与 军事行动之间较为适中的强制性外交手段①,受到了许多决策者的青睐,也始终 是学界关注的热点议题之一。随着经济制裁使用范围与使用手段的不断变化发 展,经济制裁所能发挥的功能与经济制裁的有效性也呈现出了日趋复杂的特性。 在经济制裁所预期实现的众多功能中,威慑功能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经济 制裁的实践与研究中,始终存在着经济制裁有效性不稳定、经济制裁无法发挥出 预期功能等困扰,但与此同时,经济制裁在国际体系中的使用仍然呈现出越来越 频繁的趋势。国际体系中的行为体为何在国际经济制裁效果有限的情况下依然持 续将其作为常用的对外政策手段予以执行?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与效果为何无 法实现?制约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发挥其有效性的要素都有哪些?这些问题成为 了激发本研究成形的源动力。

经济制裁作为国际行为体的对外政策手段具有悠久的历史。古希腊时期发生 在两个不同阵营的城邦之间的经济封锁事件被视为历史上的第一桩经济制裁案 例。以斯巴达为首的城邦联盟与以雅典为首的城邦联盟彼此对立,而一个独立的 城邦麦加那在两个阵营之间摇摆不定,引起了雅典城邦同盟的愤怒,将其摇摆行 为视为背叛,于公元前432年对其进行了经济封锁,禁止麦加那的商船在雅典港 口停靠。在国际体系形成之后,经济制裁作为一种强度适中的对外政策工具逐渐 被决策者所重视。

19世纪初期,拿破仑帝国开始对英国实行大规模的经济封锁政策,断绝英 国与法国及其盟国等欧洲大陆沿岸国家的贸易往来,两国展开了多轮封锁与反封 锁。无独有偶,英国从19世纪中期开始对荷兰进行经济封锁,并借此实现了英

Zachary A. Selden, Economic Sanctions as Instrument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Praeger Publishers, 1999, p.3.

国对其殖民地加强控制的对外政策目标。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协约国成员综合运用多种经济制裁手段对德国进行打 击,经济制裁在大战中发挥出了预想不到的效果,从此各国意识到了经济制裁在 实现军事、政治目的上的作用。美国总统威尔逊甚至在一战结束后的巴黎和会与 国际联盟宪章中大力推崇这一对外政策手段的重要性。

经济制裁对于军事行动以及战争的辅助作用延续到了二战中。在此之后,美 国将经济制裁视作其遏制战略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在冷战中频繁使用,不 仅将其应用于对苏联阵营的对抗,更通过经济制裁对盟友施加压力,迫使对方按 照自己的权力意志改变对外政策。但是,冷战期间的许多经济制裁政策并未达到 其预期效果,如朝鲜战争中美国企图通过对华经济制裁威慑中国派兵援助朝鲜、 1979年因苏联入侵阿富汗而发生的美国对苏经济禁运等。尽管如此,美国仍旧 将经济制裁视作最常用的对外政策手段之一,对其使用的频繁程度甚至超过了军 事手段。美国使用经济制裁的缘由也不断增加,在涉及单纯的经济利益争夺的经 济摩擦中也开始频繁使用经济制裁手段。

冷战结束后,经济制裁的行为体与经济制裁的动因不断拓展。从行为体上来 说,许多国际组织参与到国际经济制裁中,如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与一些西 方发达国家一起逐渐成为经济制裁中的主要角色。同时,经济制裁的动因呈现出 多样化发展的趋势。一方面,从防止武器扩散、反恐、跨国犯罪等目的出发的经 济制裁逐渐增加;另一方面,西方发达国家以经济制裁为手段推行其自诩的公平 正义价值观与自由民主政治主张,实质上是一种带有干涉性质的强制性对外政 策。

(二) 问题的提出

从经济制裁的众多案例中可以得知,国际行为体以经济制裁为手段,要达到 其特定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目标,因而,经济制裁外交所要实现的功能是 多方面的。就其目的与功能而言,经济制裁作为一种经济武器,主要用于实现制 裁发起方对目标国的惩罚、威慑、胁迫、发信号、表达决心等功能。①就其威慑 功能(deterrence)而言,首先,威慑是经济制裁众多功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

① 见张曙光:《经济制裁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8-10页;石斌:《有效制裁与“正义制裁”一一 论国际经济制裁的政治动因与伦理维度》,《世界经济与政治》,2010年第8期,第32页;阎梁:《中国 对外经济制裁:目标与政策议题》,《外交评论》,2012年第6期,第21页。

成部分之一;其次,经济制裁的威慑力属于经济制裁的深层次功能,它触及了目 标国的深层次国家利益,也在有效性的实现上更为困难;第三,从经济制裁产生 的逻辑来看,其本质上就具有说服目标国进行利弊权衡、达到威慑或胁迫的目的, 也就是说,威慑发起国通过经济制裁使目标国不得推行会危害发起国政治利益或国 家安全的政策。①威慑功能是经济制裁目的中的题中应有之义;经济制裁是手段, 威慑对方不再采取挑战行为则是制裁发起国实施经济制裁所期望达到的目的之一。

对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进行探究,实际上就是探究经济制裁能否成为一种威 慑手段以及如何作为一项对外政策工具发挥出“经济武器”的威慑功能。通过对 经济制裁案例的观察不难发现,国际行为体之所以热衷于通过经济制裁手段达到 威慑的目的,其原因在于经济制裁相比起军事手段是一种成本相对较低且更易于 灵活操纵的对外政策工具,如果能够凭借这一经济武器达到威慑作用,则更符合 制裁发起者“通过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收益”的利益计算期望。然而,现实中的 政策效果并不尽如人意。经济制裁的有效性成为了困扰相关领域的决策者与学者 的最大问题。所谓经济制裁的有效性问题,就是经济制裁如何能够成功、如何才 能实现其政策目标的问题。无论是西方发达国家发起的具有干涉性质的单边制 裁,还是联合国组织发起的旨在防止特定目标国家核武器扩散或恐怖主义扩散的 “正义制裁”,其能够实现预期政策目标的案例并不多见,以至于经济制裁被称 为“当代美国对外政策中最大的悖论”。②

这其中,想要实现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则尤其困难。政界与学界对经济制裁 有效性的分析大多从整体角度入手,并没有强调或专门针对某个目的或功能的有 效性如何实现。事实上,经济制裁的众多目的与功能不能混为一谈,一个经济制 裁行为或许达成了某些直接目标,而无法达成其他深层次的根本目的,从而导致 整体的失败:例如,在大部分的经济制裁案例中,制裁发起国都对目标国进行了 经济上的打击,显示了惩罚或攫取经济利益的功能,但无法通过经济制裁实现发 起国期望的迫使对方放弃或改变某项对外政策的深层目的。从某种意义上而言, 这样的经济制裁有效性将大打折扣。而威慑就是其中一项重要而又难以实现的功 能。如何能够发挥出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哪些因素影响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 有效性发挥?如何对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因素进行衡量?其机制是

① 张曙光:《经济制裁研究》,第7页。

② Richard Haass, ed., Economic Sanctions and American Diplomacy,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1998, p.l. 如何实现的?这些问题成为了本研究需要解决的重点。

(三)研究意义

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研究存在着一定的理论意义。首先,本研究将 视角聚焦于经济制裁中威慑功能的有效性,对这一重要又鲜少受到关注的功能加 以剖析。过往研究都将威慑视作经济制裁的一项功能,但大多都忽略了威慑对于 经济制裁这一对外政策行为的重要意义:威慑不仅是经济制裁的功能之一,更是 经济制裁之所以发起的逻辑起点之一。对这一功能的研究有助于拓宽对经济制裁 及其有效性的理论研究。其次,该研究能够加深并细化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分析。 学术界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研究从60年代开始便层出不穷,学者们尝试罗列出 制约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各种因素,但并未挖掘出各种因素通过何种机制影响了经 济制裁发挥有效性,也并未阐述各种因素之间的关联。本研究尝试以威慑这一功 能作为切入点,深入地挖掘制约经济制裁有效性发挥的要素、各个要素所包含的 变量以及运作机制,从而加深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理解。第三,本研究尝试将战 略研究领域里关于威慑有效性的分析纳入研究框架,将威慑理论中影响威慑有效 性的三个要素与经济制裁有效性的研究相结合,为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分析提供新 的研究视角与思路。

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研究也存在着重要的现实意义。首先,对于理 解美国等西方国家冷战后的经济制裁政策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以美国为首的西 方发达国家是使用经济制裁最为频繁的国际行为体,而美国以经济制裁为武器对 包括我国在内的特定目标国家进行威慑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因此,加强对这一 问题的研究有助于增进对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采取经济制裁外交的动机、目标、 机制等方面的理解,同时为我国如何以和平发展方式应对和化解经济制裁带来的 危机提供政策上的思考依据。其次,加强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研究,有 助于激发经济制裁在应对反恐、防止武器扩散等具体目标上的积极意义,帮助中 国在以上关键议题领域承担起大国责任。

第二节国内外研究现状综述

(一)关于经济制裁的文献综述

1、对经济制裁内涵、特性、外延的研究

经济制裁作为经济外交一种主要的表现形式,国内外学者对其的内涵有着不 同的定义方式。一种是狭义上的定义,即认为经济制裁外交表现为通过强制性的 经济措施与手段达到制裁国对被制裁国在政治、外交、军事等方面的目的。这其 中包含两层含义:其一,狭义上的经济制裁所使用的手段必须是强制性的经济手 段,其他政治、军事、外交措施则不属于经济制裁所探讨的范畴;①其二,经济 制裁可能达到多重目的,例如防止武器扩散、抵御恐怖主义、阻止目标国的军事 冒险行为以及破坏目标国政治稳定等涉及目标国政治、军事、外交行为的目的, 但单纯为了达到经济贸易目的而使用的强制性经济措施则不属于国际经济制裁 行为。②而另一方面,有学者认为上述对经济制裁的内涵界定太过狭窄,如鲍德 温(David A. Baldwin)认为经济制裁应从广义上进行分析,所有能够达到制裁 国对目标国政治目的的强制性对外经济决策及行为都应纳入经济制裁的考量,这 势必要包含除了经济手段以外的政治、外交乃至军事手段。③而多克西(Margaret P.Doxey)则总结归纳了经济制裁中所能够使用到的外交手段,强调这些手段在 经济制裁中必不可少的作用。④也有学者指出,对经济制裁内涵的界定不应拘泥 于对其手段的限制,而应从其目的上进行辨析。周永生指出,“只要是国际主体 限制、损害乃至剥夺对方国家经济权益,以期实现预估目标的政策行为,无论它 的起因、领域、政策目标如何,都可归为经济制裁”。⑤也就是说,无论制裁发起 国出于经济目的还是政治、军事、外交目的,以及采取何种手段,鉴别经济制裁 的最关键要素在于是否通过损害目标国经济利益达成本国的政策目标。由此可 见,部分学者对经济制裁内涵及外延有更宽泛的界定,认为只要是应用于经济制 裁目标的强制性手段,无论是纯经济性的或是包含政治、外交、军事手段的内容, 都应涵盖于其中。

有学者从经济制裁的限制性这一属性入手,挖掘其内涵与特性。柳剑平、刘 威从限制性经济行为属性的角度分析了国家对外经济制裁的特性。⑥一方面,对 外经济制裁行为属于限制性经济行为,因此它具备限制性经济行为区别于非限制

① Barry E. Carter, International Economic Sanctions: Improving the Haphazard U.S. Legal System,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9, pp. 4-5.

®' Donald L. Losman, International Economic Sanctions: The Cases of Cuba, Israel, and Rhodesia, University of New Mexico Press, 1979, pp.2-3.

③ David A. Baldwin, Economic Statecraf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5, pp.32-36.

④ Margaret P. Doxey, International Sanctions in Contemporary Perspective, Macmillan, 1987, pp.9-13.

⑤ 周永生:《经济外交》,中国青年出版社,2004年,第299页。

⑥ 柳剑平、刘威:《美国对外经济制裁问题研究一一当代国际关系政治化的个案分析》,人民出版社,2009 年,第31-37页。

性经济行为的一些特性,包括经济制裁一定会强制目标国服从于制裁发起方的权 力意志与要求、经济制裁势必会破坏并打击目标国的经济运行状态、经济制裁发 起方对目标国具有明确的政策目标等。另一方面,经济制裁也具有与其他限制性 经济行为不同的特殊属性:(1)首先,经济制裁所要达到的对外政策目标是政治 性的,而其他限制性经济行为可能更偏向经济性;(2)相比绝对收益,经济制裁 发起国更期望获得相对收益,换句话说,只要能够在政治上获得相对收益,经济 制裁发起国就会有足够的动机发起制裁;(3)经济制裁发起的行为体不在限于国 家,还包括超国家行为体,如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4)相比其他限制性经 济行为,经济制裁涉及的领域更广、持续时间更长。

2、对经济制裁目标及其威慑功能的分析

对于经济制裁能够达到的目的,有学者进行了梳理与总结。张曙光认为,经 济制裁在国际冲突中能够达到四方面的目的,即胁迫、惩罚、发信号与威慑或预 防。①(1)经济制裁的胁迫功能指的是制裁发起方通过使用经济手段促使目标国 改变现行的某种政策。其典型案例是联合国于1990年开始的对伊拉克萨达姆政 府的经济制裁。(2)经济制裁的惩罚功能是指制裁国通过经济制裁的手段使目标 国承担一定负面后果,由此惩罚目标国曾经实施过的某项政策。这也是经济制裁 所要达到的目的中案例最丰富的。(3)发信号指的是制裁国通过经济制裁的行为 向国际社会传达某种政策信号,用于预示类似的情况下都会受到经济制裁。如欧 盟对南斯拉夫的经济制裁还包含了向国际社会传达其对外政策主张的目的与功 能。4)威慑或预防。即制裁国通过经济制裁向目标国展示其可能付出的代价, 从而使目标国放弃实施某项对外政策的企图。如朝鲜战争爆发初期,美国杜鲁门 政府通过联合其盟友对中国进行的经济制裁试图威慑并防止中国出兵朝鲜。

也有学者总结了经济制裁的四种潜在目标。宫川真喜雄(MakioMiyagawa) 认为,经济制裁的四个潜在目标包括(1)制定规则,即制裁方通过制裁行为对 包括目标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树立或强化某些规则,并试图使国际社会成员在未来 对其加以遵守;(2)展示道义原则,经济制裁发起方认为发起制裁符合国际道义 准则,树立了自身的国际形象,也对目标国施加了道德和舆论压力;3)为了回 应和满足国内或国际舆论中对解决争端的呼声和要求,国内或国际舆论可能要求

张曙光:《经济制裁研究》,第8-10页。 制裁国政府通过制裁的方式解决与目标国的摩擦和冲突;(4)经济制裁可以作为 未来谈判中的筹码发挥作用,也就是制裁国可以将实施制裁后的取消制裁作为 “诱饵”逼迫目标国就范,发挥经济制裁在外交谈判中的工具作用。①

学者们同时也强调了经济制裁众多功能中的威慑功能。阎梁分析了我国对外 经济制裁基本目标与方略。他首先认同了经济制裁所具备的五类基本功能,即惩 罚、显示外交信号、迫使目标国改变政策、威慑与限制目标国经济及军事实力的 发展。在这其中,改变目标国政策与发出外交信号更符合我国独立自主的和平外 交路线,这一点同时也得到了过往经验研究的支持。威慑作为其中一项重要功能, 其所具有的干涉他国内政的性质与我国和平自主外交路线相冲突。②还有学者强 调,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不止用于阻遏目标国的某些行为,同时也会警告其他潜 在进攻者如果做出同类行为将会面临经济上的重创。同时,若想让经济制裁的威 慑功能发挥有效性,必须要有明确、具体的目标,否则很难判断威慑功能是否起 效

3、对影响经济制裁有效性因素的研究

在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之前,首先要厘清经济制裁成功或 有效的标准。有学者分析了怎样的制裁才算是成功有效的。佩普(Robert A. Pape) 明确指出,只有当制裁满足了制裁方最重要的要求时,才能认定制裁是有效的。 这意味着即使制裁满足了制裁方某一方面较低程度的要求,没有在总体上达到制 裁方对外政策目标的制裁也是失败的。④鲍德温对此进行了补充,他认为对于有 效性的衡量,仅从其达成了什么目标进行分析是必要但不足够的,必需对一个制 裁对制裁方而言所付出的代价和获得的成果进行综合分析,才能判断有效性的高 低。⑤关于怎样判断一个经济制裁行为获得了有效性,即取得了制裁成果,霍夫 鲍尔(Gary C. Hufbauer)与斯科特(Jeffery J. Schott)设计了一套评价指标体系。 该体系从两方面对制裁结果进行评估,首先是制裁的政策结果,分为失败、不明 朗但可能积极、积极与成功,并依次记为1・4分;其次是制裁的贡献,分为消极 贡献、极少的贡献、重大贡献与决定性的贡献,也依次记为1・4分。当判断一个

① Makio Miyagawa, Do Economic Sanctions Work? Palgrave MacMillan, 1992, pp.88-100.

② 阎梁:《中国对外经济制裁:目标与政策议题》,第21页。

③ 石斌:《有效制裁与“正义制裁”一一论国际经济制裁的政治动因与伦理维度》,第32页。

④ Robert A. Pape, nWhy Economic Sanctions Do Not Work,"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22, No. 2, 1997, p. 97.

⑤ David A. Baldwin and Robert A. Pape, "Evaluating Economic Sanctions",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23, No. 2, ]99& p.192.

经济制裁案例是否成功时,便根据该指标体系打分,且将两部分的结果相乘,得 分在9分以上的案例即视为成功,意味着此次经济制裁有效。①

在此基础上,学者们从不同角度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制约条件进行了种类丰 富的研究。

加尔通(JohanGaltung)得出了一个简洁的关于经济制裁为何能够起效的因 果机制,即经济制裁导致(被制裁方的)经济崩溃,经济崩溃导致(被制裁方的) 政治崩溃,最终导致(被制裁方对制裁方的)服从

经济制裁所造成的巨大经济损失是制裁发挥有效性的必要条件之一。对于经 济制裁来说,制裁发起国对目标国进行制裁从而造成后者的经济损失是最显著、 最直观的有效性观察指标,有学者甚至直接指出,经济损失应高于目标国国内生 产总值的2%时经济制裁才能起效。③

经济相互依赖程度是经济制裁能够发挥作用的一个重要条件。佩普尤其强调 了制裁发起国与目标国在经贸关系上的联系紧密性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作用。如 果目标国在经济上对制裁发起国存在着较为显著的依附关系,则制裁有效的可能 性更大。④事实上,在双边制裁中,对制裁国最理想的状态是双边进出口贸易量 占目标国总贸易量绝大部分,而只占自身总贸易量的极少部分。

尽管有学者强调了经济制裁特性中制裁时间跨度的特性,但另一部分学者认 为,经济制裁发挥有效性的重要条件之一在于是否能够明确、快速地实现制裁。 如果制裁国没有在短时间内达到其制裁目标,那么目标国有可能在这一过程中采 取有效的反制措施,通过国内外政策的调整逐渐适应经济制裁,甚至克服制裁造 成的困难,使得制裁无法起效

有学者从制裁发起国的国别特性出发研究经济制裁的有效性。通过定量研究 发现,英国发起的制裁有效性高于美国发起的制裁有效性。⑥事实上,这一研究 并不能支持经济制裁中发起国的国别能够决定制裁成功率的结论,因为该研究的 案例分析显示,真正造成英国经济制裁成功率高的原因在于英国在传达制裁信号

① 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 •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杜涛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 年,第54-55页。

② Johan Galtung, "On the Effects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Sanctions", World Politics, Vol. 19, No. 3, 1967, pp.378-416.

③ 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49页。

④ Robert A. Pape, "Why Economic Sanctions Do Not Work", pp.109-110.

⑤ Johan Galtung, "On the Effects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Sanctions”,pp.387-389.

⑥ Hyung-Min Kim, "Determinants of the Success of Economic Sanctions: An Empirical Analysi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nd Area Studies, Vol. 16, No. 1, 2009, p.41.

方面比美国展示得更清晰、更明确,展示了英国发起制裁的可信性,进而使目标 国明晰自身的处境,清楚地意识到如果自己不满足英国的要求,将会受到更为严 厉的惩罚。

相比起单边制裁,有多方参与的经济制裁也被很多学者认为能够达成更高的 制裁效果。①除了核心的经济制裁发起国以外,其盟友、相关第三方与国际社会 共同发起的经济制裁能够对目标国形成更多经济、外交与国际舆论上的压力。②这 样做的优点在于增强经济制裁的效力、削弱目标国的实力与信心,同时遏制目标 国向其他国家寻求资源从而获得帮助的可能性。

罗斯曼(Donald L.Losman)认为,若要使经济制裁有效,则经济制裁必须 对目标国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使其付出代价。这些代价可以从四个方面进行衡 :(1)直接代价,指的是经济制裁使目标国付出的迅速的、显而易见的代价, 如进出口贸易的损失,以及其他的必要支出,如美国对古巴进行制裁时古巴必须 从距离更远的国家进行进口所必须承担的更多运输支出费用;(2)间接代价,包 括对目标国造成的国内经济的混乱、国内经济增速的下滑等,对目标国财政、金 融领域的消极影响也算作其中;(3)国家资金储备,经济制裁有可能对目标国的 资金储备造成极大损失;(4)预料中的潜在损失,如一些规模经济或国家的稅收 在遭受经济制裁后将面临可以预见的困难。③同时他也指出,经济制裁很难发挥 其有效性的原因在于制裁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必须转化成对目标国的政治体系或 政权的改变,才有可能发挥出经济制裁的功效。④

对于经济制裁难以起效的原因,加尔文(Joseph G. Gavin III)总结了三方面 的因素。首先,经济制裁会引起目标国强烈的抵制,目标国为了维护本国的主权 完整和国家利益,往往会选择牺牲一部分经济利益,使经济制裁无法撬动目标国 在高政治领域的利益,例如当制裁国希望通过制裁使目标国改变某些政治、军事 政策时,目标国为了维护本国政治、安全利益宁可牺牲经济利益,接受制裁,也 不选择妥协于制裁国的要求;其次,国际市场稀释了经济制裁的效果,当一个制 裁国通过断绝与目标国进行经贸往来的方式进行经济制裁时,目标国很容易在国

① Richard Haass, ed., Economic Sanctions and American Diplomacy, p.200.

② Mark R. Amstutz, International Ethics: Concepts, Theories, and Cases in Global Politics,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2013, pp. 175-178.

③ Donald L. Losman, "Economic Sanctions: An Emerging Business Menace", Business Economics, Vol. 33, No. 2,

199& pp.37-39. J 〜

® Donald L. Losman, "Economic Sanctions: An Emerging Business Menace55, p.39.

际市场中找到替代的贸易伙伴;第三,经济制裁无法发挥功效的最后一个原因是 制裁很容易伤及无辜,制裁国原本希望制裁的是目标国政府,但经济制裁难免会 对该国百姓的生活带来负面影响。

霍夫鲍尔与斯科特对经济制裁有效性得以实现提出了一条简洁的条件,即制 裁的目标国因违抗制裁而付出的代价一定要比服从制裁付出的代价高。要满足这 一条件的难点在于如何评估这些代价的重要性,以及目标国如何看待这些代价。 为此,就需要评估制裁发起国对目标国的潜在影响力。霍夫鲍尔与斯科特对影响 力的衡量是从政治变量和经济变量两个方向入手的。首先,政治变量包括(1) 制裁发起国及其盟国所使用的策略;(2)实施制裁时的国际合作程度;(3)国际 组织的参与程度;(4)对制裁目标国的国际援助情况;(5)制裁国与目标国此前 的关系融洽程度;(6)目标国政府的政治民主程度。而经济变量则包括(1) 裁给目标国造成的经济损失;(2)制裁国与目标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关系;(3) 裁国与目标国的经济规模对比;(4)目标国国内的经济、政治状况;(5)制裁类 型及手段;(6)制裁发起国所遭受的损失。从对以上两个变量共12个具体指标 的量化处理与分析,判断出经济制裁的影响力大小

杜瑞(A. Cooper Drury)对霍夫鲍尔的研究进行了补充和修正。杜瑞认为霍 夫鲍尔的研究中只有四个结论是能够得到支持的,包括:(1)制裁发起国与目标 国的规模比例与经济制裁有效性无关;(2)国际合作可能会降低经济制裁的有效 tt; (3)制裁造成目标国的损失与其GNP的比例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影响很大;

(4)处于经济困境的国家更容易对经济运行状况良好的国家屈服,但这一关系 的影响程度有限。在此基础上,杜瑞提出他的主张,他认为经济制裁发起得越频 繁,制裁的有效性越低;制裁发起国与目标国在此前的双边关系与经济制裁有效 性无关;发起国与目标国此前的经贸往来对经济制裁的最终结果影响不大;国际 合作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提升是有作用的,但更重要的是要发挥国际组织在其中 的作用

还有学者从其他视角入手,探究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实现机制。有学者在对经 济制裁如何起效的研究中引入了一个新的变量 议题显著性(issue salience),

① Joseph G. Gavin, Economic Sanctions: Foreign Policy Levers or Signals? Cato Institute, 1989, pp.3-4.

② 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 •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61-62页。

③ A. Cooper Drury, "Revisiting Economic Sanctions Reconsidered", Journal of Peace Research, Vol. 35, No. 4,

199&p.5O7.〜 并将其作为自变量,考察它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作用路径。议题显著性指的是制 裁发起方或目标国对制裁所涉及议题的态度和认识,例如制裁发起方非常重视人 权问题,并以此为缘由发起对目标国的经济制裁;但目标国未必会对人权问题抱 以相同的态度和重视程度,反而可能会对维护政权这一目标更为重视,此时,人 权问题这一议题显然对制裁发起方具有更高的显著性。研究发现,制裁发起方在 经济制裁中的议题显著性对制裁的最终影响有极大的影响;同时,若制裁发起方 与目标国在议题显著性上具有明显的不对称性,且这种不对称性更有利于发起方 时,议题显著性对制裁结果的影响更为明显。①事实上,这一研究最重大的贡献 在于将认知(perception)这一重要概念引入了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研究当中, 为经济制裁有效性的研究路径中增添了认知理性主义的色彩。

我国学者针对这一问题的研究也建树颇丰。张曙光则通过对1949至1963 年美国对华禁运的案例分析,深入剖析了制约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多重因素。他也 将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制约因素分为经济因素与政治因素。②石斌从政治动因与伦 理维度出发对经济制裁的有效性进行分析。他认为,单纯从经济制裁是否达成发 起国的政治、经济、安全目标的角度分析制裁是否起效过于狭隘,制裁过程中产 生的人道主义灾难、对两国或多方的双边及多边政治关系无法挽回的破坏性影响 都有可能反过来导致制裁的失败,因此应将经济制裁的道德后果纳入对经济制裁 有效性的分析中。制裁产生的人道主义灾难、制裁为人道主义救援带来的困难以 及可能导致的人道主义活动政治化是经济制裁可能导致的负面道德影响。③李婷 婷通过分析联合国对朝“聪明制裁”的经济效果试图找出2018年初以来朝鲜在 核问题上态度转圜的作用机制。文章详尽分析了联合国“聪明制裁”对朝鲜的双 重效应。从直接效应来看,联合国“聪明制裁”对朝贸易与外汇收支上的影响较 为显著,但从间接效应来看,制裁对朝鲜国内价格和生产的作用仍不明显。正是 因为在直接效应与间接效应上的差距,使得联合国的制裁效果无法达到预期,尤 其对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政策转变没有明显的推动效果。④

4、对国际组织、国际机制影响经济制裁有效性的研究

① Adrian U-Jin Ang and Dursun Peksen, "When Do Economic Sanctions Work? Asymmetric Perceptions, Issue Salience, and Outcomes”,Political Research Quarterly, Vol. 60, No. 1, 2007, pp. 135-145.

② Zhang Shuguang, Economic Cold War: America Js Embargo against China and the Sino-Soviet Alliance, 1949-1963, Stand University Press, 2001.

⑧石斌:《有效制裁与“正义制裁”一一论国际经济制裁的政治动因与伦理维度》,第38页-40页。

④ 李婷婷:《“聪明制裁”之后联合国对朝制裁的经济效果评估》,《现代国际关系》,2019年第2期,第49 页。

在国际机制对经济制裁有效性影响的研究中,支持国际机制能够促进经济制 裁发挥作用的学者们普遍认为其主要原因在于国际机制帮助和促进谈判的形成 与推进。毕竟,谈判的过程是机制形成的基础,有关各方在这一过程中形成协议 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强。①进而,有学者进一步总结了国际机制对经济制裁有效性 产生积极作用的三种路径,首先国际机制帮助参与多边制裁的有关各方形成议题 联系,融合各方分歧、寻求共同利益;其次,国际机制帮助各方降低交易成本、 增进沟通理解,从而增强对各方意图的理解;第三,增强制裁的可信性,尤其提 升经济制裁各方发挥制裁的威慑作用时的可信性;第四,改变国家的行为预期

丽萨•马丁 (LisaL. Martin)对马岛战争中英国与欧共体中其他参与制裁的 成员国在制裁过程中讨价还价的过程进行了剖析,强调了欧共体在制裁中的积极 作用。在英国与阿根廷的战争爆发后,原本支持制裁的法国、爱尔兰等欧共体相 关国家开始对英国施压,不仅明确表示了降低及缩短制裁的意愿,更将其他问题 与制裁挂钩从而使图迫使英国就范。马丁指出,此时欧共体作为提供谈判与讨价 还价平台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促进了经济制裁发起各方的沟通,最终使得制裁 得以延长、提升了制裁的效果

5、对经济制裁存在价值的研究

随着对经济制裁效果的研究逐渐加深,许多学者发现,由于目标国的灵活应 变与反制能力的不断提升,以及制裁发起国在经济制裁中付出的代价不断扩大, 经济制裁的效果往往不尽如人意,难以达到决策者最初的期望。然而即便如此, 许多国家依然坚持采用经济制裁的方式来达到其政治、外交、军事目的。究其原 因,许多学者指出,经济制裁所使用的贸易、金融强制性手段相比战争和军事手 段,仍然具有较大的优势,决策者在进行利弊分析时,仍然更倾向于选择以经济 制裁作为达到决策目标的主要方法。④除了政府决策者的理性分析以外,随着教 育的不断深入与媒体的逐渐发展,公民增强了政治参与意识。因此,在有可能造 成或遭遇大量民众伤亡的军事手段与“非暴力”属性明显的经济手段之间,公民 更加倾向后者,从而督促政府尽量通过经济制裁等非暴力手段解决国际冲突。⑤除

① Oran R. Young, Governance in WorldAjfairs,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99, p.193.

② 蒋姗珊:《国际机制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影响》,《理论观察》,2012年第5期,第41-42页。

③ Lisa L. Martin, "Institutions and Cooperation: Sanctions during the Falkland Islands Conflict", International

Security, Vol. 16, No.4, 1992, p.169. 〜

④ 柳剑平、刘威:《相对获益:冷战后美国对外经济制裁的目标重心》,《江汉论坛》,2005年第5期,第38-42 页O

® Diane B. Kunz, "When Money Counts and Doesn't: Economic Power and Diplomatic Objectives”,Diplomatic 此之外,也有学者根据二战以来的军事冲突结果总结了国家采取军事行为的代价 与收益。柯诺(Klaus Knoir)认为,从冷战以来的军事冲突与战争行为来看,其 中不乏军备充足的大国倚恃实力通过战争的方法试图使实力低于自身的小国服 从权力意志的案例,然而使用武力彻底征服小国的案例却屈指可数。无论是美国 自六十年代陷入越南战争的泥潭,还是七十年代末开始苏联无法解决的阿富汗问 题,都表明了一个现象:即使是在实力悬殊的对比中,大国也难以通过武力战争 彻底摧毁一个小国。对此,他提出了两种解释路径:其一,在冷战的背景下,美 苏在两极格局的激烈竞争中,通常会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而有意扶持其势力范围 内的小国,因此与大国对抗的小国事实上受到了另一个大国的有力支持;其二, 军事手段的威压常常激发起小国国内民众强烈的民族主义与抵抗意志,从而导致 大国的军事行动难以达到其政策目标与决策期望。简而言之,军事手段的代价远 高于其收益,通过军事力量达成预期目标的设想往往难以实现。而与军事手段相 对比,经济制裁虽然也存在代价与收益的权衡问题,但所付出的代价远小于战争 可能带来的损失,经济手段的回旋余地与灵活程度也远高于军事手段。①为此, 决策者难免在许多情况下更倾向于选择经济制裁手段实现对外政策目标。

6、经济制裁既有理论评述

从学界过往对经济制裁的研究来看,对这一问题的论述较为丰富多样,且大 多数研究都围绕着特定案例展开,体现了极强的与现实政策之间的契合性。但对 于经济制裁的研究也有着较明显的理论局限性。

从学界对经济制裁功能及目的的分析来看,这一议题是经济制裁研究中均会 涉及到的内容,但对经济制裁中威慑功能的深入剖析十分少见。而从对经济制裁 有效性制约因素的研究来看,学者们提供了丰富多样的解释路径,但同时可以看 出,一方面,这些研究中缺乏系统性的分析,缺乏逻辑上的关联与理论上的支持; 另一方面,尚无研究从经济制裁的功能或目的入手探讨其有效性,毕竟要使不同 功能得以起效需要满足不同的条件,因此,目前的研究尚缺乏一定的针对性。同 时,专门针对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分析也尚未出现。

(二)关于威慑理论的文献综述

1、威慑理论的历史沿革

Diplomacy, Vol.l& No.4, 1994, p. 453.

① Klaus Knorr, The Power of Nations, Basic Books Inc., 1975, p. 110-115. 威慑作为受到了多方面关注与多层次影响的研究议题,成为了综合军事学、 战略学、国际关系学等许多学科的交叉研究热点。威慑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与理 论意义,从现实意义上来说,威慑不仅是一种具有古老渊源的谋略手段,又是冷 战时期美苏两极对抗的基本逻辑;而从理论意义上来说,威慑理论是威慑战略得 以实现的内核与基石。①对于威慑这一概念,不同研究领域的学者们给出了各自 的观点。托马斯•谢林(Thomas Shelling)认为,威慑是通过实力或潜在的实力 使有可能发动进攻的对手相信,在计算过得失之后,从自身利益出发的最优选择 是避免采取某些对外行动。②有的概念强调威慑起作用的关键在于使对手明白做 某事将得不偿失。③有学者也明确指出威慑的最终目的是“阻止对方使用军队的 决定”。④而朱明权、吴苑思与苏长和则认为威慑是通过强大的力量让潜在对手相 信,改变现状的收益比安于现状的收益要小得多,从而慑止对方的进攻行为。⑤

尽管威慑是人类古老的谋略与手段,现代意义上的威慑与威慑理论始于冷战 的开始与核武器的发明与应用。威慑理论的兴起与发展,以及后期成为战略学届 研究的基石与冷战中美苏的核战略发展离不开关系。在冷战萌发的初期,美国就 时刻提防着来自外部的威胁,而乔治•凯南(George F. Kennan)在1946年撰写 的八千字电报奠定了美国冷战期间的基本战略思想一一遏制,而配合遏制所采用 的军事战略就是威慑。与此同时,军事技术的发展为威慑提供了现实中的物理支 撑,原子弹、氢弹的相继研发促发了政界与学界对威慑研究热情的高涨。罗伯 •杰维斯(Robert Jervis)将威慑理论的历史沿革概括为三个阶段。⑥威慑理论 的研究兴起于50年代早期至60年代早期,在60年代末至70年代早期经历了一 波衰落,而在70年代后期重获复兴。

在第一个阶段,被公认为核威慑理论奠基人的是伯纳迪•布罗迪(Bernard Brodie),他在 1984 年主编的《绝对武器》(The Absolute-Weapon: Atomic Power & World Order)成为了第一本探讨核武器及其战略问题的专著。布罗迪最大的贡献 在于为后世研究核威慑问题的学者奠定了三方面的理论基础与逻辑前提。⑦首先,

① Patrick M. Morgan, Deterrence Now,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p.8.

② 托马斯•谢林:《军备及其影响》,毛瑞鹏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60页。

③ 特雷弗•杜普伊主编:《国际军事与防务百科全书》,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军事科学出版社, 1998年,第755页。

④ 安德烈•博福尔:《战略入门》,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军事科学出版社,1989年,26页。

⑤ 朱明权、吴蕴思、苏长和:《威慑与稳定:中美核关系》,时事出版社,2005年,第2页。

⑥ Robert Jervis, "Deterrence Theory Revisited55, World Politics, Vol. 31, No. 2, 1979, pp. 289-324.

⑦ Bernard Brodie, ed., The Absolute-Weapon: Atomic Power & World Order, Harcourt, 1946. 核武器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人类战争行为的性质。传统战争中对战争双方的进攻与 防守的理论在核时代不再适用,因为核武器使得短时间内在一定范围完全消灭大 量人类的假设成为了可能。其次,威慑成为了核时代中各国能够接受的唯一理性 选择。核武器的大规模杀伤性使得人类意识到战争的关键不在于如何消耗对方的 实力以获得胜利,而是在于如何不产生两败俱伤的局面。因此,战争双方的理性 选择只剩下了如何威慑对方不率先采取核打击手段。第三,能够实现威慑的最重 要条件在于战争双方都具有能够“确保摧毁”核打击能力。相比第一次核打击能 力,更重要的是遭受对方核打击之后予以还击的能力,即“相互确保摧毁”的能 力。沃尔斯泰特(Albert Wohlstettr)解释了其中的逻辑,“相互确保摧毁”的核 心在于,如果双方想避免两败俱伤的结果,一方就要让试图发动对己方不利行为 的另一方明白,对方的企图将是得不偿失的。①为此,就必须保证自身拥有遭遇 核打击之后的还击能力。此后,威慑理论的研究进入黄金发展期,涌现了大量的 学者,相关研究议题得到了延伸,构筑了威慑理论的研究大厦。托马斯•谢林在 他的专著《冲突的战略》(The Strategy of Conflict)与《军备与影响》(Arms and Influence)中详细论述了他对威慑理论的研究。谢林在布罗迪的理论基础之上进 行了延伸研究,他认为威慑的重点已不在于第一次打击,因为促使决策者发动第 一次打击的最大动因不是决策者的不理智行为,而是对峙双方对利益的追求和期 望。如果想要降低爆发核战争的可能,就需要使双方意识到避免“相互确保摧毁” 才是双方共同的利益,这也是保持威慑的内在逻辑。同时,谢林还提出了昂贵信 号对威慑可信性的重要作用。除了谢林以外,这一阶段对核威慑理论具有重要贡 献的学者还有威廉•考夫曼(William W.Kaufmann),他的研究领域在于对威慑 打击目标的探讨。此前,学者们认为核威慑理论中的打击目标包含两种类型,即 重要的军事目标及重要的价值目标,而考夫曼则格外强调价值目标的重要性,他 认为选择重要的、具有高价值的城市及工业中心作为打击目标能够提升威慑的有 效性。

在威慑理论发展的第二阶段中,学术界对威慑理论此前的研究成果产生了大 量的反思与质疑,其中最突出的是针对布罗迪“理性人”假设的质疑。此前的理 论强调威慑中国家行为体的“绝对理性”假定,而对此的批判主要从四个方面展 开:首先,此前的威慑理论都是建立在完全信息的基础上展开的研究,但事实上, ① Albert Wohlstettr, "The Delicate Balance of power”,Foreign Affairs, Vol. 37, No.2, 1959, pp.209-234. 现实中的案例不可能做到双方对所有信息的绝对掌握,所以冲突中的威慑都是建 立在不完全信息的基础上进行的;第二,即使决策者在危机决策中是理性的,也 不能保证最终政策是合理有效的;第三,由第二个问题引发出威慑的有效性问题, 如果决策者在决策时都是理性的,则发动进攻的一方也会认为对方决策者是理性 的,因而对方不可能真的采取核打击这一疯狂的报复行为,从而导致威慑失效; 第四,许多非理性因素反而促成了威慑的成功。而这一阶段中对决策者的认知进 行深入研究的代表人物就是罗伯特•杰维斯,他对错误知觉的分析为威慑理论引 入了新的研究视角、拓宽了理论的分析路径。

从70年代末开始,威慑理论再次复苏,在这一阶段中,许多学者在威慑理 论的研究中进行了富有创造性的尝试。沃尔兹(Kenneth N. Waltz)提出了 “最 低核威慑理论”,他认为核武器的储备量并非决定威慑能否有效的关键,只要行 为体具备二次核打击能力,能够摧毁对手的某些目标,那么威慑就能够实现其有 效性。①因此,“是否拥有”核武器比“拥有多少”核武器更为关键。在此之后, 威慑理论的研究重心转为运用核武器的决心,或称意志。以罗伯特•杰维斯和理 查德•贝茨(RichardBates)为代表的学者提出,在现阶段核威慑成功的关键不 再是力量,而是决心,如果威慑方使被威慑方明确感知到自身使用核打击的决心, 则威慑能够实现其效果。

2、威慑的有效性问题

关于威慑能够成功的条件,学者们大多从三个方面加以论述。基辛格(Hemy A. Kissinger)认为,威慑需要的是实力、使用实力的意志以及潜在进攻者能够意 识到前面两点这三个因素的综合,缺一不可。③具体而言是指:(1)威慑方必须 有确定可靠的实力;(2)要具备关键时刻使用这种实力的决心;(3)实力与决心 必须能够传达给潜在进攻者。④威慑的实力是威慑理论研究第一阶段中学者们最 关注的核心问题,涉及到威慑力量的进攻与防御等手段的研究;而威慑的决心则 涉及到威慑的可信性问题;潜在进攻者意识到威慑方的实力与决心则涉及到威慑 信息的传递与沟通问题。

① Kenneth N. Waltz, "Nuclear Myths and Political Realities",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 84, No. 3, 1990, pp. 731-745

② Robert Jervis, "Why Nuclear Superiority Doesn't Matter?55, 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 Vol. 94, No. 4, 1979, pp.617-633.

③ Henry A. Kissinger, The Necessity for Choice: Prospects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Harper & Brothers, 1961, p.12.

④ 朱明权,吴茲思,苏长和,《威慑与稳定:中美核关系》,第9页。

威慑的实力问题在威慑理论发展的第一阶段已经得到了丰富的讨论,但在第 一阶段的讨论中衍生出了一个重要问题。在布罗迪对威慑双方的理性假设前提 下,假如A国对B国进行威慑的最有力后盾在于对后者进行核打击,那么在理 性假设以及核战争会使双方共同毁灭的前提下,B国会认定A国不会真的使用 核武器,除非A国的决策者完全丧失理智;但假如B国认为A国不会真的使用 核武器,那么威慑就会变为虚张声势,威慑不会奏效。因此,A国如何做到既不 会让B国认定A国决策者失去理智又不会认为A国虚张声势,成为了威慑的可 信性问题。

当威慑的可信性问题被纳入对威慑有效性的讨论中之后,对威慑理论的探讨 与反思就更为多样化。霍尔斯提(KaleviJ.Holsti)将上文所述的威慑有效性的三 个条件进行了细化补充,他认为威慑能够成功有六方面的要素:(1)威慑双方能 够根据成本■收益计算对形势做出基本合理的判断,尤其要对各自实力进行理性 评估;(2)威慑的烈度越强,阻止潜在的进攻就越容易;(3)双方在避免最差结 (即共同灭亡或两败俱伤)上具有共同利益;(4)双方所重视的议题有共通之 处,从而使沟通与交流变得容易;(5)国内政治不会对对外决策产生过于重大的 影响,排除国内利益集团对威慑政策的干扰;(6)双方都能控制住对战略核武器 的使用。②有学者根据这六个条件,将威慑成功的条件进一步概括为“可信性”、 “稳定性”以及“共有信息”。③首先,威慑的可信性在双方都具有强大军事力量 作为后盾的前提下显得更为重要。当国家在核时代面临着究竟拥有多少核武器以 及核武器先进到何种程度才能具有足够强大的威慑力这类问题时,实力本身的存 在已经不足以解释威慑怎样才能有效。威慑成为了一种心理过程,其重点在于威 慑者使潜在进攻者意识到假如后者发起挑战,前者一定会施加报复和惩罚。因此, 威慑者的决心应通过怎样的方式让潜在进攻者得意知晓、威慑者与潜在进攻者之 间的沟通成为了威慑可信性的必要研究问题。威慑的可信性不再单纯依赖威慑者 的实力,更取决于潜在进攻者能否意识到对方的决心以及怎样进行评估。第二, 威慑的“稳定性”是指威慑双方都不会因为恐惧而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而一旦 有一方先发制人进行核打击,则威慑关系不复存在。这一原则仅限于核威慑的情 境中。由于双方都怀着惧怕对方先进行进攻的心理,任意一方的不稳定有可能导

① 张曙光:《威慑理论:美国国际战略学的一个重要领域》,《美国研究》,1990年第4期,第36-37页。

② Kalevi J. Holsti,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 Framework for Analysis, Prentice Hall, 198 & p.279.

③ 朱明权、吴茲思、苏长和:《威慑与稳定:中美核关系》,第17页。

致整个威慑的崩溃。第三,由于威慑过程中涉及到双方在信息的传递与理解上的 互动,因此双方能否对信息持有“共有知识”也成为了威慑能否成功的关键。双 方具有“共有知识”意味着双方在对许多事项以及规则的理解上持有近似的观点, 双方都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从而避免在信息的沟通与传递过程中因 理解的偏差而造成的错误决策。

还有学者借由对延伸威慑的研究分析了威慑的有效性问题。卡普兰Morton Kaplan)对延伸威慑做出了明确定义,是指核大国(或有核国家)通过自身具备 的核威慑力对盟友进行保护。也就是说,核威慑力的覆盖范围延伸到了盟友,帮 助盟友抵御潜在的进攻。延伸威慑中依然存在威慑的可信性问题,即核大国如何 让潜在进攻者相信,进攻者对核大国盟友的进攻行为也会遭到核大国对其本土进 行核打击的报复行为。学者们提供了多方面的解决思路。首先,可以通过有限的 常规战争予以回击。这种思想最早源于杜鲁门政府,之后被艾森豪威尔政府所继 承,卡普兰将其纳入延伸威慑的研究中。卡普兰认为,有限的常规战争可以作为 延伸威慑中的一种手段出现,能够给予潜在的进攻者及时有效又不至于真正触发 核战争的回击,让对方意识到自己的决心,并增加核威慑的可信性。①第二,战 争边缘理论。这一思想最早源于杜勒斯,是指将战争推向边缘的政策作为手段, 加强威慑双方对战争边缘的危机感,同时也要通过外交手段控制态势的发展。在 这一过程中,威慑方在潜在进攻方可能发起挑战的担忧中不断向对方表明自己将 会不惜代价予以报复,同时也要不断通过外交手段控制事态的发展,使对方意识 到双方的共同利益(即最优选择)是避免两败俱伤。②第三,有限范围内的核打 击。这一派观点认为,仅以有限的常规战争作为延伸威慑的手段是远远不够的, 即使潜在进攻方的企图是进行常规战争,威慑方也要摆出对对方重要军事目标进 行核打击以及核报复的姿态,从而增强威慑的可信性。③

以上关于延伸威慑中的威慑有效性的探讨大多出现在威慑理论发展的第一 阶段中,在后两个阶段内,学者们围绕威慑有效性也进行了大量的反思。罗伯 •杰维斯提出了影响威慑有效性的一个重要变量一一国际环境。与安全困境的 逻辑类似,杰维斯认为在双方不信任且信息不完全的背景下,国际环境中的细微 变化都可能导致威慑的崩溃,诸如对方不明意图的军事部署变动、某些外交辞令

① Morton Kaplan, The Strategy of 厶i加〃Re他〃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59, pp.169-172.

② Thomas Schelling, Arms and Influence,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66, pp.102-107.

® Glenn Snyder, Deterrence and Defense,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61, pp. 32-49.

的变化等等行为都可能被另一方视作某种信号,一方采取的对外行为可能导致另 一方夸大其行为的目的,也做出促使局势紧张的行为,使前者采取更进一步的反 应,最终导致威慑的失败。①亚历山大•乔治(Alexander George)也对此前的威 慑理论进行了批判,他认为此前的理论过于强调逻辑上的推理与演绎,而没有从 历史经验中得到验证。他基于对历史案例的分析与探讨提出了两个对威慑有效性 起到至关重要影响的变量,即潜在进攻者对威慑方扬言会实施报复的真实情况的 看法,以及潜在进攻者是否认为自身所面临的风险在可控制的范围内。②可以看 出,后期对威慑可信性以及威慑有效性的研究,加入了大量对威慑双方的认知、 心理以及意识方面的研究。

3、威慑理论既有研究评述

威慑理论作为一个具有扎实理论渊源的理论流派,其既有研究已经形成了成 熟的研究体系。从威慑理论发展的历史沿革可以得知,对威慑的研究已经将重心 从对威慑力量一一武器的用途与效应逐渐演变至威慑作为一种心理活动是如何 发挥作用的,尤其强调威慑的可信性与威慑信息传递的重要性。因此,从认知角 度剖析威慑的效用是威慑理论的发展趋势。

与此同时,威慑理论的效用研究也存在着一定的理论局限性。学者们的研究 重点尚集中在什么因素会制约威慑的有效性,而对这些因素影响机制的挖掘不够 深入细致,从而导致解释力度欠缺。

第三节研究方法与研究结构

(一)研究所涉及的研究方法

1、 实证分析法。实证分析方法是社会科学中常用的研究方法之一。其核心 逻辑在于通过观察现象提出研究问题一一通过对史实、数据与理论的综合分析找 出现象中所蕴含的规律一一通过经验及案例对规律进行验证一一得出结论。本研 究即遵循这一逻辑构建了研究框架。

2、 案例分析法。案例分析法是实证研究的重要研究方法之一。通过对案例

① Robert Jervis, "Cooperation Under the Security Dilemma", World Politics, Vol.30, No.2, 197& pp.167-214.

② Alexander George and Richard Smoke, Deterrence in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Theory and Practice,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74, pp.532-533. 的追踪、对比与梳理,可以对研究中所提供的假设或观点进行验证或阐释。本研 究通过对两个案例的分析来具体阐释研究中所涉及的四个要素及其中的具体变 量是如何对经济制裁威慑有效性产生作用的。

3、定量分析法。本研究在对研究所涉及的一个关键要素的解释与衡量中采 用了定量分析的方法。对于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实力这一要素,本研究尝 试通过定量研究对其进行计算,以历史案例的真实数据与专家调查数据为基础, 通过爛权法、层次分析法(AHP)对所得数据进行分析,并通过客观赋权、主观 赋权的方法确定其中各个指标(变量)的权重,从而对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实力进 行评估与测算。

(二)研究结构与内容

本研究的核心思路如下:为了探究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的有效性,本研究借 鉴威慑理论对战略威慑有效性的研究,从威慑发出者(即经济制裁的发起方)的 实力、发起制裁的意愿(即决心)、威慑信息的传达这三个威慑成立必须要具备 的要素①入手,再结合经济制裁所使用的手段进行分析,通过定性与定量分析相 结合的方法,分别确定这四个要素各自所涵盖的具体变量,并对这四个要素中的 具体变量进行衡量,分析各自的作用机理,最后再结合两个案例进行案例分析与 检验。

因此,本文的研究结构如下:

第一章为绪论,介绍研究背景、问题的提出、研究现状综述、研究方法、研 究结构与创新点。

第二章为本研究的理论审视与研究机理形成部分。第一节对经济制裁与威慑 理论的相关理论进行了细致梳理。第二节探讨经济制裁的功能与经济制裁的威慑 功能,厘清两者之间的关系,明确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地位与意义。第三节对经 济制裁能够成为威慑手段的缘由进行分析,明确了经济制裁可以成为威慑手段的 必要性与可行性。第四节探讨基于威慑理论的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研究机 理,也就是阐明了为何能够使用威慑理论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进行探 讨。此外,明确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得以成功发挥的衡量标准。第五节点

①以这三个要素作为威慑成立的要素已基本成为威慑理论研究中的共识。参见Kissinger. The Necessity for Choice: Prospects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M]. New York: Harper & Brother, 1961:12.以及朱明权、 吴蕴思、苏长合.威慑与稳定:中美核关系[M].北京:时事出版社,2005: 9-10.等。

明制约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运行的4要素一一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实力、 经济制裁所使用的手段、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以及经济制裁威慑信息的传 递。

第三、四、五、六章是本研究的核心章节,即理论演绎的部分,分别研究上 4个要素中每个要素都包含什么变量、如何确定这些变量、如何衡量或评估这 些变量、这些变量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有何影响、影响机制是怎样运行 的等问题。

第七章为案例分析,以朝鲜战争初期美国对华制裁与1995年美国对伊朗制 裁作为典型案例进行对比分析。这其中,第一个案例是未能成功发挥经济制裁威 慑功能有效性的案例,而第二个案例是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得以成功发挥的 案例。本章按照上述4个因素分别分析每个案例的威慑功能是如何发挥的,或为 何发挥失败。

第八章为结论。

本文的研究框架与各章节内容可以通过下图示意:


图1-1研究框架示意图

 

 

 

问题的提出

研究方法

1

1

1

1

研究内容

1

1

1

1

理论基础

第二章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研究的理论审视与形成机理

研究结论与展望

第四节研究创新点

1、在对于经济制裁的研究中,鲜少有专门针对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进行单

独分析的研究。本研究聚焦这一视角进行探索,尝试从新的视角挖掘经济制裁的 作用。

2、 将威慑理论中关于威慑有效性的论述引入经济制裁的有效性研究中,创 新性地从威慑有效性必须具备的三个要素这一视角对经济制裁中威慑功能的有 效性进行研究,并挖掘经济制裁中每个要素的具体内涵与关键变量,分析其作用 机制及对经济制裁的影响机制。

3、 从当前的研究现状来看,对于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分析大多从结果入手进 行探讨,而本研究尝试从经济制裁发生的过程这一视角进行切入,从而尝试为经 济制裁有效性的发挥提供新的解释路径。


第二章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研究的理论审视与形成机理

第一节相关概念与理论梳理

(一)经济制裁的概念与内涵

1、经济制裁的概念

在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当中,国际经济制裁或对外经济制裁经常被视作国际经 济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与研究议题之一。在经济外交的研究框架内,经济制裁外 交与经济援助外交、经济合作外交共同组成了经济外交的基本模式。①各个模式 之间并非截然区分开的,而是相互联系、相辅相成的。在这其中,国内外学者对 对外经济制裁(fbreign economic sanctions)给予了莫大的关注。

对外经济制裁作为一种外交手段和工具诞生于公元前5世纪雅典城邦对麦 加那的一系列禁运措施。在此之后,这一历史悠久的国家对外行为逐渐引起经济 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等多个领域学者的广泛关注。与此同时,对这一外交 手段的讨论逐渐增多,关于其定义、内涵、外延的探讨也层出不穷,国内外学者 尚未在这一问题上形成完全一致的观点。

在有关经济制裁的文献记载与学术研究中,经济禁运(economic embargo 经济抵制(economic boycott经济强制(economic coercion)等术语与经济制 裁经常共同出现、交叉使用。这些术语与经济制裁都有或多或少的联系,同时也 体现出了学者们对经济制裁概念与含义的不同理解。总体而言,这种分歧体现在 两方面。第一,对于经济制裁目的、目标的理解不同。对于经济制裁目的的判定 可以分为中性、狭义和广义三种。首先,中性的经济制裁概念强调经济制裁具有 特定政策性功能,但不对这种功能的性质进行定义。例如,有学者认为经济制裁 “一种由一个或多个国家对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发起的强制性行为,其目的一 方面是通过经济措施惩罚对方,另一方面是使对方满足制裁国的政策要求”。②至 于这种政策要求究竟是什么性质的,这类定义并未强调。其次,狭义上的经济制

① 周永生:《经济外交》,第275页。

② M. S. Daoudi and M. S. Dajani, Economic Sanctions Ideals and Experience, Rouledge & Kegan Paul Pic, 1983, pp.6-7. 裁概念认为经济制裁的最终目标是政治性的、安全性的。罗斯曼①、卡特②等学者 基本都持类似观点,而霍夫鲍尔的观点尤为典型。他认为经济制裁是“蓄意的、 由政府发起的、断绝或威胁断绝惯常贸易行为或金融关系的行为”,其目标是“制 裁发起国公开或暗中寻求受制裁国政治行为的变化”。③也就是说,这一类概念认 为经济制裁的主要目的是实现政治化的目标,其本质是通过经济手段进行施压并 最终实现制裁国的政治利益。而单纯出于经济利益目的而采取的经济手段与措施 不属于经济制裁。也就是说,经济制裁通过“减少其财富总量,改变社会的财富 分配方式,最终目的是要影响其政府行为”。④第三,有许多学者认为狭义的概念 界定无法概括当下经济制裁的发展与变化,应从更广义的角度对其进行考察。鲍 德温就认为经济制裁的概念与含义应该扩大化,不再局限于达到特定的政治目 的,因此单纯的以实现经济利益的报复性行为也应被纳入经济制裁的范畴。

另一方面的分歧体现在制裁所使用的手段和方法上。一部分学者在对经济制 裁进行界定时,主要强调了强制性的贸易措施所发挥的作用,如佩普认为“经济 制裁的目的在于通过减少目标国的贸易从而降低其经济福利的措施迫使其改变 自己的政治行为”。⑤许多学者只突出了贸易禁令、贸易措施在经济制裁中发挥的 作用。但是,更多的学者认为经济制裁的手段包括贸易与金融,经济制裁是在双 管齐下的情况下发挥作用的。如上文霍夫鲍尔在对经济制裁定义时就强调了“贸 易与金融活动”,而张曙光也在总结经济制裁概念时提出,经济制裁的实施手段 主要集中于贸易和金融领域。⑥

从以上不同角度的经济制裁定义可以看出,虽然学界尚未对经济制裁的内涵 与外延达成一致看法,但其中存在几点共性。第一,经济制裁是国际行为体为了 达成一定目的而使用的外交手段或工具。经济制裁本身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无 论制裁发出者要实现的政策目标是政治性的、经济性的还是两者兼有的,制裁本 身不是最终目的,而是为了达成具体目标所采用的外交工具。第二,经济制裁带 有明显的强制性色彩。在辞海中,制裁的含义为“用强力管束并处罚”。⑦从历史 上发生的经济制裁案例来看,制裁发起方通过多方面的经济手段限制、禁止目标

① Donald L. Losman, International Economic Sanctions: The Cases of Cuba, Israel, and Rhodesia, pp.1-3.

② Barry E. Carter, International Economic Sanctions: Improving the Haphazard U.S. Legal System, pp. 4-5.

⑧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3-4

④ 万书:《试论经济制裁》,《世界经济与政治》,2004年第9期,第30页。

⑤ Robert A. Pape, "Why Economic Sanctions Do Not Work," p. 93.

⑥ 张曙光:《经济制裁研究》,第5页。

⑦ 夏征农、陈至立主编:《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年,第2454页。

国或者与之相关的其他国家的贸易往来与金融交易,或联合发起方盟国及相关国 际组织干涉、延迟或取消对目标国的对外援助等。这些行为与手段毫无例外对目 标国的经济产生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破坏目标国多方面的国家利益,无论其结 果的破坏程度高低,都非目标国所愿,而是制裁发起方不顾目标国反对和抗议而 施行的。由此可见,经济制裁具有较明显的强制性外交的色彩。第三,制裁发起 方的多元化。早期的经济制裁研究都将制裁行为的发起者定义为民族国家,因此 制裁行为是发生在制裁发起国(sender country)与目标国(target country)之间。 但随着制裁范围的扩大与制裁目标的多元化,制裁行为的发出者也逐渐扩展到了 政府间国际组织(IGOs)o就当前形势来看,出于达成人权保护、反恐、防止武 器扩散等目标而实施的经济制裁,大多都有国际组织的积极参与,其中,联合国 与欧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综上所述,本研究认为经济制裁是由民族国家或政府间国际组织等国际行为 体发起的,出于对目标国意图或行为的不满而通过贸易、金融等经济领域强制性 手段迫使目标国放弃或改变原有政策或对外行为,从而实现制裁发起方利益要求 的对外政策工具。在本研究中,发起经济制裁的主体被称为制裁发起方,而被制 裁的主体则被称为目标国。本研究中经济制裁所使用的手段以贸易、金融手段为 主,两者兼顾;而制裁所要实现的目的与效果并不局限于政治目的,可以涵盖经 济目的,但以政治性目的以及出于安全、防务性的目的为主。

2、经济制裁的方式与手段

通过对历史上经济制裁案例的观察不难发现,经济制裁这一行为最早源于两 国之间对某一类或全部贸易商品的禁运。因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贸易禁运与 经济制裁几乎有着一致的含义。但随着经济制裁行为的不断发展与国际体系中国 际行为体对外行为的多样化,制裁发起方在制裁中能够使用的手段早已不再局限 于贸易禁运的领域。从定义出发可以看出,对经济制裁手段的考察存在几方面的 要求:首先,制裁手段的发出应面向目标国的政府层面,而非针对普通公民。经 济制裁是国际行为体之间的行为,虽然有学者认为针对威权国家领导人的某些惩 罚性经济措施也能够起到经济制裁的作用,但从总体而言,经济制裁针对的是目 标国的政府,制裁方发起制裁的动因也是针对目标国政府的某些意图和行为。第 二,经济制裁的手段应以经济措施为主。不可否认的是,经济制裁所使用的措施 与方法能够影响目标国在其他问题领域的利益,如军事、外交、科技等方面,这 些手段背后也通常需要依靠非经济领域的实力和资源。但不可否认的是,经济制 裁应以经济性的措施为主,如果一项制裁行为是单纯通过直接军事打击而实现其 政策目标的,则不应纳入经济制裁的研究领域之中。

从目前经济制裁领域的实践与研究中可以看出,贸易措施与金融措施是经济 制裁的主要行为手段。有学者对这两方面的手段进行了提炼性总结①。贸易领域 的制裁手段是经济制裁措施中的中流砥柱,主要起到限制目标国的进出口贸易, 而金融领域的制裁也包括多方面的具体措施,其目标更为明确具体。这两种制裁 措施都属于直接的经济领域制裁方法。与此同时,有学者提出,从广义范围上来 看,有许多间接联系或影响经济制裁的外交、文化领域的手段也应纳入对经济制 裁方法和手段的探讨。多克西总结了这两方面可能涉及的具体措施②。从外交领 域的措施来看,包括正式或非正式的谴责、抗议与批评、对外交关系的中断等。 文化及民政领域的具体措施则包括取消或限制与目标国之间在文化方面的交流、 限制或禁止本国公民前往目标国的旅游、限制与目标国之间的交通运输渠道等。 从这些间接与经济措施联系到一起的手段来看,虽然并非直接的贸易手段或金融 措施,但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辅助直接经济措施达成经济制裁的目标。在全球化高 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国家间的经济往来以不能单纯限制在贸易与金融往来的领 域中,旅游、教育、体育、文娱等行业的国际活动也极大影响着国际行为体之间 的行为联系。如果上述产业在目标国的国内经济发展中占据较大的份额,经济制 裁发起方切断或限制这些领域的联系会对目标国的经济利益造成较大打击的话, 这些辅助措施的作用也不可小觑。但是,这些领域的手段很难单独发挥作用,只 能作为补充手段加以分析。

总体而言,对经济制裁手段的考察与探讨仍应聚焦在贸易与金融领域的具体 措施与方法上,同时可以适当给予对辅助性质的外交、文化、民政手段的关注。

3、经济制裁的有效性

经济制裁的有效性问题长久以来都是经济制裁研究中的重点。当学者们对经 济制裁能否起效这一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时不难发现,过往的实践经验与历史案例 表明,即使经济制裁如此受到国际行为体的青睐,但其成功率却不尽如人意。在

① 张曙光:《经济制裁研究》,第5页

② Margaret P. Doxey, International Sanctions in Contemporary Perspective, pp.3-11. 霍夫鲍尔的《反思经济制裁》中,学者根据其设计的多重标准对多达250个经济 制裁案例进行定量分析,最终发现有大概34%的案例属于成功的经济制裁案例。 ①这一数据表明经济制裁成功的概率并未超过失败的概率,但此后仍有许多学者 对霍夫鲍尔的研究过程与结论表示质疑,尤其强调其得出的成功概率过于乐观。 由此可见,经济制裁难以起效是经济制裁实践与研究中的一大难题。

为了对经济制裁的有效性进行深入分析,须明确三方面的问题。

(1)驱动制裁发起国使用经济制裁的驱动力。既然经济制裁难以达到制裁 发起方所期望的效果,为何它依然是最重要的对外政策工具之一?对于这一问题 的考量可以从三方面入手。首先,相较军事行动,经济制裁是相对稳妥安全的对 外行为。进入核时代以来,民族国家在解决国际冲突时首先要避免走向核战争的 危险。尽管军事行动与武力方法并非一定涉及核武器的使用,但理性的政策制定 者一定时刻警惕着冲突逐渐升级、最终走向使用核武器并促成相互确保摧毁局面 的可能性。若按弃军事手段的使用,则经济手段的使用势必成为了不二选择。在 这其中,经济制裁往往就成为了稳妥而有理性的对外政策工具。其次,经济制裁 也是代价适中的对外政策选择。除却对冲突升级的担心以外,政策制定者还要考 虑哪种对外行为从代价■收益的角度考量更为合理。军事行动当然具备经济制裁 所不具有的强度与优势,但同时也意味着民族国家将以更高的代价承受可能的失 败结果。这种代价既包括发起战争所耗费的国家财政、资源与人力,也包括发起 武装进攻可能导致的国内国际舆论的反对与抗议。除此以外,历史上的无数案例 都显示了强国不一定在军事行动中能够取得百分之百的成功。然而,面对威胁, 政策制定者还是要在军事行动与无所作为之间有所选择,经济制裁因而具备了其 在代价■收益计算中的优势。第三,即使经济制裁无法达到制裁发起方对目标国 的政策要求,但有可能对制裁发起方国内产生正面的影响。一方面,即使制裁发 起方没有通过制裁行为促使目标国放弃或改变原有政策,但往往能从中获取到一 定程度上的经济利益,起到维护本国贸易市场、保护本国弱势产业等效果。另一 方面,制裁发起方通过制裁的方式回应了国内舆论对此前应对危机或冲突的呼 声,无论最终的制裁是否起效,至少通过该行为向公众传递了信息,表示政府已 为此付诸实践,兑现了回应冲突的承诺。

①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186页。

从以上三方面可以看出,即使从概率上分析经济制裁成功的可能性不高,仍 然有许多国际行为体通过这种对外政策工具与手段试图达成自己的政策目标。

(2) 经济制裁有效性的衡量标准

若要知道经济制裁是否有效,则首先要明确衡量经济制裁有效应具备什么样 的标准。从过往研究来看,对这一标准的探讨没有形成统一观点。有学者认为必 须考察经济制裁对目标国造成了多大程度的破坏与负面影响,有学者认为只需探 讨是否达到了制裁发起方要求的政策目标就可以判断经济制裁是否成功。

对衡量标准的探讨之所以出现不同分析路径,是因为以下几个原因。首先, 观察角度的不同,有的理论强调应从目标国受到影响的程度判断有效性的程度, 因此从这一角度出发的判断标准势必要衡量目标国遭受的损失大小,并以此为研 究重点。第二,制裁发起方政策目的的模糊性。从经济制裁是否达到了制裁发起 方政策目标的角度来衡量经济制裁是否有效是个简单直接的衡量标准,但之所以 根据这一标准难以判断制裁的有效性,最大原因在于许多国家在实施经济制裁时 以秘密地、不公开的方式刻意模糊对其政策目标的说明。这样一来,即使最终的 经济制裁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也不会被国内公众与国际舆论所发现;同时,制裁 发起国还能够灵活地随时调整其制裁方式与目标,从而最大限度地利用经济制裁 来获取政治、经济等多方面利益。第三,经济制裁的目标通常是分阶段、有层次 的,或许一项经济制裁行为能够实现制裁发起方百分之八十的政策目标,或达成 了某些而非所有阶段的政策要求,在这种情况下,该经济制裁行为究竟应被视作 有效的制裁行为还是失败的制裁行为,则很难给出定论。

事实上,经济制裁有效性的衡量标准不应脱离制裁发起方政策目的的性质而 进行探讨。制裁发起方希望借助制裁所实现的目的或功能在性质上是有区别的。 例如,若制裁发起方出于对目标国某项违约行为的不满而实施的经济制裁,通常 其政策目标是惩罚性的,因此,如果经济制裁能够对目标国造成经济、政治及其 他方面的重创,则达到了惩罚的目的,显示出了惩罚的功能,则该项经济制裁应 该被视作有效。但假如某项经济制裁的动因不仅是惩罚性的,还是具有威慑性、 胁迫性的,若经济制裁仅仅造成目标国经济利益的损失,没有改变或阻止目标国 的原定对外政策或行为,那么该项制裁的有效性就大打折扣。也就是说,对经济 制裁有效性的衡量必须结合其想要实现的制裁目的或功能来探讨,否则很难界定 其是否成功。

(3) 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影响因素

对于经济制裁有效性影响因素的探讨是这一问题的核心,也是本研究所要分 析的重点。与以往的研究不同,本研究不追求对影响因素的全部罗列,因为很难 将所有影响因素全部梳理并概括。上文提到,经济制裁有效性的衡量标准与经济 制裁所要实现的目的和功能息息相关,因此本研究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影响因素 分析也将从经济制裁所要实现的功能入手,聚焦于威慑这一具体的经济制裁功 能,对其中的机理进行细致具体的分析,从而探讨影响经济制裁能够成功的关键 变量。

(二)威慑理论

1、威慑理论与思想渊源

威慑(deterrence)的概念自古便有之,东西方历史上很早就出现了体现威 慑思想或战略的记载。在对古希腊历史的记载中,雅典曾告诫斯巴达不要采取入 侵行为,否则雅典将凭借强大的实力与坚定的信念对斯巴达进行报复,使斯巴达 付出难以承受的沉重代价。雅典通过这样的方式试图阻止斯巴达的军事企图,而 这实际上是威慑思想的体现。在诸如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与马基雅 维利的《君主论》中,威慑均作为重要的战略思想受到了关注。不仅仅是西方, 威慑在东方也有着悠久的历史。“威慑” 一词在中国古籍中多次出现,最早在汉 朝典籍中出现,随后在三国、魏晋时期的诗词、文章中也有所记载。而《孙子兵 法•谋攻篇》中的“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对我国早期威慑思想的最准确表达。事 实上,中国古代封建王朝时期的君主,为了保证边境安宁、防止外敌入侵,也经 常会通过修筑防御工事、进行类似军事演习性质的大规模狩猎来展示国家的力 量,从而打消外来的游牧民族的侵略企图。这些行为都是威慑思想在治国方略与 对外战略上的重要体现。

威慑与威慑战略作为一个拥有悠久历史的人类行为,引起了历史学、政治学、 社会学、战略学等多个领域学者的持续关注。关于威慑的定义尚未形成统一定论, 但各个领域的学者在对威慑逻辑的理解和表达上有相似之处。例如,有学者认为, 威慑是利用军事手段和其他手段来说服对手放弃战争企图,选择和平。威慑的目 的是使对手相信,对方进攻所要付出的代价会超过其能够获得的利益。①还有学 者指出,威慑是指在对抗中的双方,一方以其实力与决心说服对方放弃攻击意图 的过程与结果。在这个过程中,要使对方认识到如果进行攻击,将会导致所失大 于所得。②还有学者认为,威慑是通过让对手感到将遭受难以承受的损失,而放 弃原先打算的对自己不利的行为。③

虽然学者们对威慑的概念界定不甚一致,但可以从中看出威慑发挥作用的基 本逻辑。首先,威慑必须凭借特定的实力才能发挥作用。当威慑作为一种军事战 略时,这种实力主要指的是军事实力。当然,威慑所能利用的手段不止军事手段, 还包括其他能够体现威慑国实力的途径与方法。其次,威慑如果想发挥作用,威 慑方必须使被威慑方明白,采取进攻行动或不利于威慑方的行为,最终获得的收 益将小于付出的代价。也就是说,威慑方凭借其威慑手段使被威慑方进行了代价 ■收益计算,试图使被威慑方明白,发起进攻将得不偿失。在这个过程中,威慑 方假定被威慑方是理智的。第三,威慑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是威慑方的决心,这 不仅意味着威慑方要显示出明确的决心,还要求被威慑方能够感知、接收并理解 这种决心。因而,威慑势必涉及到双方的认知问题。

为此,可以对威慑的含义进行大致界定:威慑是指威慑方通过多种手段和途 径展现实力,从而使企图对威慑方发起进攻或不利行为的目标国认识到,这样做 将得不偿失,从而使目标国放弃原本意图的过程和行为。

现代意义上的威慑与威慑战略来源于核武器的产生。事实上,理论界与战略 界专家在对二战的武器性能与伤亡程度进行分析时,已经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 如果一方在遭受了大规模报复的情况下依然采取进攻,最终在付出极大代价的前 提下获得的所谓成功是否依然有意义?远距离进攻已随着科技进步成为可能,那 么对战略目标的攻打是否显得更为重要?在对这些问题的探索与讨论中,原子弹 被发明出来了。核武器的诞生产生了划时代的影响。一方面,瞬间造成大规模毁 伤的武器成为了现实,直接改变了战争的性质与发生的形式;另一方面,核武器 强大的杀伤性使得政策制定者意识到以往在战争中使用的战略行不通了,战争将 不再是消耗战,一击即胜的武器改变了战争的整个格局。但随着核武器的快速扩

① 特雷弗•杜普伊主编,《国际军事与防务百科全书》,第772页。

② 张曙光,《威慑理论:美国国际战略学的一个重要领域》,第32页。

③ 朱明权,吴茲思,苏长和,《威慑与稳定:中美核关系》,第2 散,人们发现将其付诸于行动的可能大大降低,因为双方都握有致命武器,一方 的进攻势必引起另一方的回击。此时,“进攻是最好的防御”已不是普世性的最 优战略,决策者的战略偏好从“进攻为主”逐渐走向“防御为主”。核武器最大 的作用也从其实战意义转向了威慑意义。为此,核威慑理论展现出了其独特的作 用和价值。

从目前威慑理论的研究重点来看,已经在威慑的分类、威慑的理性假设前提、 威慑的认知问题以及威慑的有效性方面展开了丰富细致的分析。从威慑的分类来 看,通常根据不同的分类方法有5种分类方式:(1)单边威慑与相互威慑。威慑 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对手采取进攻行为、挑战现状。因此,在双方对垒中,如果有 一方试图挑战,而另一方希望维持现状,被称为单边威慑。如果双方都试图挑战 现状,则试图阻止对方而采取的手段被称为相互威慑。2)核威慑与常规威慑。 这种分类方式是以武器的性质作为依据的。核武器独特的特性使得核威慑与常规 威慑的发生机制有所不同。(3)总体威慑与即时威慑。这种分类方式的依据是采 取威慑时双方所面临的战争爆发可能性。如果双方之间有明显的、即将发生军事 行动的可能性,则一方为了使另一方放弃进攻企图的威慑被称为即时威慑。总体 威慑则类似于维持均势的过程,发生在尚无热战一触即发的一般性状态中,双方 可能通过军备的维持而相互进行威慑。(4)直接威慑与延伸威慑。一国面临针对 本国的进攻企图时所采取的被称为直接威慑,而面临针对盟友而产生的进攻企图 时所使用的则被称为延伸威慑。(5)报复性威慑与拒止性威慑。这种分类方式是 从威慑出发的逻辑进行区分的。报复性威慑是指,发出威慑的一方使试图进行攻 击的一方明白,一旦对方要采取恶意行为就会遭到己方的报复,而这种报复是难 以承受的,从而“吓退”对方的进攻企图。而拒止性威慑是指通过直接的展示力 量的方式让对方明白,对方采取进攻性行为将会是徒劳无功的、没有意义的,从 而使对方放弃。两种威慑的共性在于都强迫对手进行了成本■收益计算,而区别 在于前者强迫对方对未来的结果进行计算,后者强迫对方对眼前的、直观的实力 对比进行计算。

威慑的理性假设前提也是重要的威慑理论研究内容之一。在威慑战略中,双 方通常都会默认对方是理性的。但此时产生了一个难以解释的问题,即被威慑方 认为,如果对方是理性的,则一定不会发起报复,尤其在核时代与核威慑战略中 威慑方真正兑现威胁的可能性更低。因此,威慑一定不会成功。这引发了威慑理 论中的另一个研究议题,即威慑中的认知问题。罗伯特•杰维斯在其错误知觉理 论中尤其强调了威慑中可能出现的错误知觉,决策者对对手的认知与判断将极大 地影响威慑的过程和结果。

对以上这些问题的剖析,实际上直指威慑理论中的最为重要的一个议题一一 威慑的有效性问题。威慑有效的机制是什么?是什么变量促成威慑的成功实现? 如何使威慑更加有效?对这些问题的分析将有助于本研究对经济制裁中的威慑 功能的分析与探讨。

2、威慑的有效性

所谓威慑的有效性问题,即威慑在什么条件下能够有效、能够成功的问题。 威慑怎样才能成功、需要满足什么条件才能够有效、怎样衡量威慑是否真正起效 等问题是威慑理论与威慑战略中的核心问题。

在威慑理论的研究当中,基本形成了关于威慑有效性的一些共识。学者们认 为,威慑要成立的基本条件有三个:第一,威慑方必须有可靠的实力;第二,威 慑方必须有明确使用这种实力的意愿,也就是威慑的决心;第三,威慑方的实力 与决心必须能够被有效地传递给被威慑的对手,即对手能够认知到威慑方的实力 与决心。虽然学者们对威慑有效性的影响因素有丰富多样的研究路径,但以上三 点作为威慑实现有效性的最基本条件并无太多异议。同时,这三个条件对于威慑 有效性的影响机制并非叠加有效,而是必须同时存在,缺一不可。这也就是基辛 格所说的“如果上述三个条件任一项为零,则威慑将会失败”。①因此,威慑有效 的三个必要条件可以简单归结为:威慑实力、威慑决心与威慑信号的传递。

首先,威慑实力的界定。在威慑理论中,威慑是作为军事战略的重要组成部 分而存在的。因此,对威慑实力的探讨基本局限于威慑中能够凭借的军事实力。 在核时代背景下,目前的军事威慑实力所涉及的组成部分基本包括国家经济水 平、国家技术水平、核武器的数量与质量、国家核战略等。除去核威慑实力,常 规威慑的实力组成可以被大致归纳为武装数量、武装质量以及军事战略的运用 等。②当然,威慑并不仅仅局限在军事领域,其他领域的威慑手段在实力的探讨 上会有所不同。但无论如何,威慑实力发挥作用的逻辑有两种基本方式,即上文

Henry A. Kissinger, The Necessity for Choice: Prospects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p.12. John J. Mearsheimer, Conventional Deterrence,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83. 所提到的惩罚性威慑与拒止性威慑。惩罚性威慑展现实力的逻辑是让对手意识 到,如果采取改变现状的行为,威慑方将会通过自己的实力进行报复,这种报复 造成的后果是对方承受不起的;而拒止性威慑展现实力的方式是将实力作为防御 或保护自身利益的工具进行直接威胁、吓退对手。假设存在一个家财万贯的富翁, 当他察觉到有人暗中可能会抢劫自己的财物时,如果他公开表达出如果有人胆敢 偷取他的财物将会遭到极其严厉的报复时,这种展现实力的方式就是惩罚性威 慑;若富翁通过雇佣大量荷枪实弹、身强力壮的保镖的方式展现威慑实力,以吓 退觊觎其财物的进攻者时,这种展现实力的方式就是拒止性威慑。在现实生活与 政策实施中,两种威慑实力发挥作用的方法与逻辑通常是共同使用的。

威慑的决心涉及威慑的可信性问题。在威慑战略中,威慑的实力不可能单独 发挥作用。假设A对B实施威慑,A不仅要具备足够强大的威慑实力,同时要 B表明自己的决心,也就是A将言出必行、说到做到,B的攻击行为将会遭 A的有力回击。关于威慑的可信性如何衡量涉及到威慑的理性人前提。若将 威慑双方都假定为理性行为体,则判断威慑是否可信的一个重要判断方式就是对 威慑者进行付出■收益计算。如果威慑者认为让步的效用高于冲突的效用,则威 慑者的决心是不可信的,相反,如果威慑者认为冲突的效用高于让步的效用,则 威慑者的决心是可信的。因此,威慑者是否有决心,不是建立在主观愿望而是客 观利益权衡基础上的。

威慑的信号传递问题则是最后一个关键。信号的传递问题可能涉及信号的发 出、信号的传播以及信号的接收。无论如何,在威慑信号的传递中,被威慑方对 信号的接收、认知与理解成为了威慑效用研究中无法忽视的关键因素。

对于威慑是否起效的判断,从概念上对其进行理解相对容易。威慑的实施意 味着有潜在进攻者对威慑方进行挑战,威慑方通过可能实施惩罚或拒止的方式使 其放弃这种企图,保持现状,则表明威慑成功且有效,反之则表示威慑无效。但 在政策的实际应用中,威慑有效性的衡量与判断却是个难题。其症结在于,威慑 的目的是慑止对方想做但还没做的事。对于威慑方来说,可以声称成功进行了威 慑、阻止了对方的行为,但对方也可以声称本来就没有实施某行为的企图。这使 得威慑战略在真实政策环境下的有效性评估难度较高。为此,有学者指出,与其 从逻辑上对威慑是否有效进行判断,不如从历史经验上得出结论,“有时经验检 验比逻辑检验更容易使我们靠近真相”。①也就是说,从事件发生之后的结果对其 过程进行观察,回溯其整个威慑过程中双方行为的发展与变化,或许能够有助于 厘清这一问题。

3、威慑与胁迫

在对威慑及威慑战略进行剖析时,还需要明晰两个重要概念的区别与联系。 威慑与胁迫(compellence)是两个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的概念。在前文的分析中, 威慑的概念可被大致界定为“威慑是指威慑方通过多种手段和途径展现实力,从 而使企图对威慑方发起进攻或不利行为的目标国认识到,这样做将得不偿失,从 而使目标国放弃原本意图的过程和行为。”由此可知,威慑的目的是使本来有攻 击计划的对手放弃攻击意图,使对方保持现状,放弃挑战。而胁迫又被称为威逼, 最早由谢林提出,是指当一方发现对手发动进攻或采取了不利于自身的行为以 后,通过胁迫使对方改变现行政策、停止攻击。两者的区别可以总结为:威慑是 迫使对方放弃某种攻击意图或不做某种挑衅行为,而胁迫是指迫使对方停止做某 事或不得不按他人意志去做。威慑希望达成的目标是维持现状,而胁迫则是希望 通过改变现状达成新的稳定状态。

虽然威慑与胁迫的区别在概念和理论上体现的较为明显,但两者之间也存在 共通之处。首先,两者都以理性作为基本前提假定。无论是威逼还是胁迫,所对 峙的双方在分析态势时都会从理性出发,也将对方的决策者视作具有理性的。理 性人前提并不意味着决策者不会错出错误判断,因为理性可能是有限的,信息可 能是不完全、不均衡的。但无论如何,威慑或胁迫中的双方都会对自身以及对方 的选择进行理性判断,会根据形势与信息选择利益最大化的方案。第二,威慑与 胁迫的作用机制相似,也就是实现有效的威慑或胁迫的作用机制是一致的。威慑 与胁迫的成功都至少需要三个方面的变量同时起效:(1)实力。威慑与胁迫的成 功都必须依靠实力作为后盾。没有实力的强制性行为被称为讹诈。而无论是阻止 对方恶意企图的威慑还是改变对方攻击行为的胁迫,都必须向对手展示出足够撼 动对方、使其感受到威胁的实力。(2)除去实力,威慑与胁迫都需要目标国进行 代价评估及风险评估。既然威慑与胁迫中双方都以理性作为前提,则双方都追求 利益最大化。要追求利益最大化,则要求双方都对自身在行动中可能付出的代价

① 朱明权,吴茲思,苏长和,《威慑与稳定:中美核关系》,第26页。 与即将获得的收益进行计算与判断,也就是进行代价评估。无论是试图使对手维 持现状的威慑战略,还是希望对手改变现状的胁迫战略,都要求双方进行代价评 估,从而确定政策方案。如果评估的结果是有进攻意图或已经实施进攻的一方付 出的代价将超过获得的收益,进攻方会选择放弃进攻企图或改变进攻的策略、停 止进攻,则威慑或胁迫成功有效;反之则会使威慑或胁迫失败。同时,威慑与胁 迫都需要目标国对实施方是否会兑现惩罚或报复承诺的风险进行评估。因此,二 者在对可信性的评估逻辑上也是相似的。在这方面,胁迫能否奏效的要素与威慑 成功的三要素是极为类似的。①(3)威慑与胁迫都涉及认知问题。虽然威慑与胁 迫都以理性人为前提假设,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的决策者永远能够做出绝对理性 的正确选择。威慑战略与胁迫战略的应用都涉及大量对新信息的认知与理解,在 这一过程中对信息的接收、处理、分析偏好与结果将极大影响威慑战略与胁迫战 略的形成。因此,对信息的认知也成为了影响威慑与胁迫能否有效实施的重要变 量之一。

现实政策的制定与应用中,威慑战略与胁迫战略并不能被如此轻易地区分开 来。②在实际的政策应用当中,两种战略通常是共同使用且相互加强的。③例如, 当某国对另一国的进攻企图进行威慑失败后,威慑战略将会转化为胁迫战略;又 如,当某国发现另一国的挑衅行为介于武力挑衅和完全不作为之间时,该国既要 威慑对方不真正采取武力进攻,又要胁迫对方对已经做出的挑衅行为进行撤销或 收回,使其退回原本的状态。此时,威慑战略与胁迫战略得到了交织使用。以美 国在中国南海问题上的行为为例,作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重要一个环 节,美国一方面通过发出“将改变该地区军事部署”的信号进行军事威慑,另一 方面又通过胁迫战略对中国在南海的石油勘探进行施压。此时,威慑与胁迫战略 得到了同时运用,且相互联系、彼此加强。

① 凌胜利:《分而制胜:冷战时期美国楔子战略研究》,博士论文,外交学院国际关系专业,2014年6月, 38页。

② 曲博:《威慑理论》,载王帆、曲博主编《国际关系理论:思想、范式与命题》,世界知识出版社,2013 年,第226页。

③ Richard Ned Lebow and Janice Gross Stein, "Deterrence: The Elusive Dependent Variable", World Politics, Vol. 42, No. 3, 1990, p.352.

第二节 经济制裁的功能与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

在对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变量进行细致探讨之前,首先要构建本 研究的研究机理。研究的结构是如何形成的、各个重要概念之间的逻辑关系、理 论的适用性如何等问题是研究机理所要探讨的内容。简言之,研究机理论述的是 从问题提出到问题解决的逻辑形成过程,以及在论述中所运用的理论有哪些、为 何能够使用这些理论等问题。究其根本,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进行研究的 根本目的在于厘清经济制裁有效发挥出威慑功能的要素及各个要素的具体含义、 这些要素是如何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发挥的,以及这些要素在经验案例中是如 何体现的等问题。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要先明确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含义与地 位、威慑功能与其他功能的关系、为何能够运用威慑理论的研究框架进行分析等 问题,从而形成最终的分析框架。

(一)经济制裁的功能

经济制裁作为一种国际行为体惯用的对外政策工具,通常都要满足制裁发出 者的特定要求。在已有研究中,经济制裁的功能、目的、动因、目标等几个相似 的表述通常被学者们混为一谈。事实上,这些表述都围绕着相似的问题展开,联 系紧密但仍然存在区别。总体而言,动因强调的是驱动制裁发起方发起制裁的原 因,也就是制裁是出于怎样的利益诉求而产生的;而功能则是从制裁发出后的过 程以及结果的角度进行观察的,强调的是制裁最终产生了什么效果、起到了怎样 的作用;目的是一个较为中性的表述,既可以表示制裁究竟出于何种动因而发生, 也可以表示制裁最终展现了怎样的功能;而目标则比目的更有针对性,强调的是 制裁完成了哪些具体的任务。

1、经济制裁的动因

许多学者对驱动经济制裁发起的原因进行了探讨。例如,有学者从国际与国 内两个层次对美国发起经济制裁的原因进行了总结,提出国际层次上的动因主要 包含保持霸权地位、维护国家安全、干涉他国内政、维护地区稳定等,而国内层 次的动因则包括维持国内政治稳定、顺应民意从而赢得大选、满足特定利益集团 利益需求等。①由此可见,对经济制裁发起动因的探讨更强调经济制裁发起方的 宏观利益诉求。为此,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经济制裁的发起动因。

①柳剑平、刘威:《美国对外经济制裁问题研究一一当代国际关系政治化的个案分析》,第55-61页。

(1) 维护传统政治与安全利益。经济制裁发起国最基本的制裁动因来自于 对自身政治稳定与防务安全等利益的追求,大部分经济制裁案例的动因也都可以 归为此类。政治稳定与防务安全涉及到一国的核心利益,具体而言,制裁发起国 可能出于对方颠覆自身政权、侵犯自身主权和领土安全、对自身进行军事打击等 具体原因而发起经济制裁。

对政治利益的追求可以被列为经济制裁发起国的首要发起动因。美国从50 年代末开始的针对古巴的经济制裁就是典型例证。卡斯特罗的上台结束了此前的 亲美政权,美国为此认为古巴将对美国家利益不利,遂开始进行经济制裁。制裁 手段从削减对古巴的食用糖进口配额、对食品和药物进行海上封锁逐渐升级到全 面的贸易禁运,并没收古巴在美国所有资产。美国对古巴的经济制裁直到冷战结 束后仍然没有结束,1996年3月通过的《赫尔姆斯■伯顿法案》将制裁范围扩大 到了与古巴有贸易、金融往来的第三国,同时还规定美国公民有权向与1959 古巴革命中没收这些公民财产的古巴有生意往来的外国公司索赔。归根结底,美 国希望通过长时间的经济制裁削弱古巴的经济、政治力量,推翻“后院”中不听 从美国领导的这一不安定因素,从而稳固自身在南美洲的霸权地位。

维护与巩固自身军事安全也是经济制裁发起的重要动因。在冷战期间,美国 的首要军事威胁来自苏联,在针对苏联的遏制政策中,经济制裁就作为一项重要 的对外政策推行工具得到了应用。以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美国的反应为例, 美国不仅通过总统公开讲话表达了明确而强烈的反对,同时通过对苏联的高技术 产品出口、粮食贸易以及渔业捕捞权的限制等经济制裁手段进行了回应。同时, 美国还联合其遏制苏联的盟友欧盟一起,对出口苏联的食品贸易进行了限制。

(2) 维护制裁发起方的经济利益。经济制裁也常出于对经济利益的维护而 发出。在冷战结束之后,国际体系中的行为体对经济安全的重视与日俱增。越来 越多的国家意识到,雄厚的经济实力是国家稳定发展的根基。美国作为最常发起 经济制裁的国家之一,从克林顿政府开始就强调维护本国的国内、国际经济安全, 因而常以其他国际行为体对美国国际市场份额、资源供给、投资利益等关键领域 的损害为理由发起经济制裁。美国贸易法中的“301条款”、“超级301条款”、 1995年美国因汽车零部件引发的与日本贸易争端中所采用的严厉的制裁政策 等,都是这一动因的明确体现。

值得注意的是,对经济利益、经济安全的维护归根结底是对国家政治利益与 国家安全的维护,因为经济利益的获取最终还是会转化为国家实力的增长,最终 实现国家在对内对外政治利益上的目标。

(3) 抵御非传统安全威胁。除了日益重要的经济安全以外,非传统安全问 题的扩散与蔓延成为了新的重要议题领域。反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跨国 犯罪、气候变化、能源安全等问题日益威胁着人类社会的健康稳定发展。许多国 际行为体在应对这类问题时,也使用了经济制裁作为重要的对策与手段。除了传 统意义上的民族国家以外,通过经济制裁抵御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国际行为体还包 括许多大型政府间国际组织。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都在其致力于反恐、核武 器扩散的行动中使用了经济制裁。

(4) 为了文化利益、价值观推行等理由而发起的经济制裁。除了以上几个 动因以外,文化、宗教、价值观等问题也成为了经济制裁发起的动因。制裁发起 方希望通过经济制裁的方式使目标国认同自身的价值观、满足自身在文化领域的 利益,从而推行自身认可的文化、价值观目标。这类经济制裁通常都以实现某种 自由、平等、法制的普世价值或人权目标为宗旨,其中以美国、欧盟为首的西方 大国与国际组织发起的制裁最为常见。而事实上,这类制裁动因通常都是为其潜 藏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安全利益等动因遮掩的幌子和旗号,通过看似公正的 道义形象为自身获取利益,根本目的仍是为了稳固和扩张自身的权力。

2、经济制裁的功能

从经济制裁最终实现的效果来看,学界通常将经济制裁具备的功能归结为以 4类:

(1) 惩罚。经济制裁造成的最直观的效果就是惩罚。从动因来看,经济制 裁的产生是由于目标国在某些领域对制裁发起方的关键利益产生了侵害或威胁, 制裁发起方希望通过制裁对其这种不利于自身的行为进行惩罚,从而挽回利益损 失、迫使其承担严重的后果、对其后续的相关政策形成压力。经济制裁的惩罚功 能几乎出现在所有经济制裁案例中,因为如果没有对目标国产生真正的伤害,则 无法体现出经济制裁的强制性。而惩罚功能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要对目标国产生实 际的物质利益伤害。当然,这种惩罚功能究竟对目标国造成的伤害有多大、在多 大程度上能使目标国满足制裁发起国的政策目标,则进一步涉及经济制裁的有效 性。

以美国1960年对多米尼加的经济制裁为例。美国政府以不满多米尼加特鲁 希略政府的暴政为动因发起了这一经济制裁,对目标国进行了严格的贸易禁用, 所涵盖的制裁商品包括武器、石油产品、卡车及卡车零件等。与此同时,还额外 对从多米尼加进口的糖产品多征了每磅2%的特别税费,即糖入境税(sugar fee)o 通过推算发现,仅糖入境税这一项就对多米尼加造成了每年1250万美元的损失, 而人均GNP则在被制裁的年份下降了 26美元。①

(2) 胁迫。经济制裁发起国通过制裁的方式迫使目标国改变现行政策、从 而满足发起国政策要求的功能被称为胁迫功能。当制裁发起国认为目标国的某些 已经实施的对外政策不利于本国的利益时,会使用经济制裁这种工具迫使对方按 照自己的权力意志行事。胁迫也是经济制裁的常见效果之一。

冷战爆发之后,南斯拉夫在铁托领导下脱离苏维埃。而为了迫使南斯拉夫重 新回归苏维埃,斯大林采取了多种方式企图实现其权力意志,其中就包括实施经 济制裁。从1948年起,苏联对南斯拉夫执行了极为严厉的贸易禁运,几乎切断 了所有南斯拉夫与苏联及其阵营内国家的经济联系,致使南斯拉夫遭受了超过4 亿美元的损失。尽管如此,南斯拉夫并未改变其政策主张,苏联试图通过经济制 裁迫使其听从苏联指挥的计划失败了。

(3) 威慑。当制裁发起方发现目标国即将实施或企图实施不利于自身的某 项对外政策而发起制裁、希望对方放弃或改变这种计划时,体现出了经济制裁的 威慑功能。许多国际行为体在推行对外政策时,考虑到直接使用武力威慑得不偿 失,而无所作为又不能实现自身的政策目标,从而选择了代价适中又能有所收益 的经济制裁手段。

经济制裁发挥出威慑功能的典型例证是美国杜鲁门总统在朝鲜战争爆发后 针对中国的经济制裁。出于对中国可能出兵干预朝鲜战争的担心,杜鲁门政府联 合美国盟国于1950年8月对中国和朝鲜同时实施了严厉的贸易禁运。在这一案 例中,中国尚未真正出兵朝鲜,而美国试图通过经济制裁使中国放弃这种企图, 体现出了明显的威慑性质。在现行国际体系中,单纯依靠军事手段进行威慑已不 再是各国及国际组织首选的政策手段。值得一提的是,联合国等政府间国际组织

C. Lloyd Brown-John, Multilateral Sanctions in International Law: A Comparative Analysis, Praeger, 1975, p.229.

也通过经济制裁手段阻止了目标国在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及实施恐怖主义 行为等方面的企图,展现了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

(4) 发出信号,表达立场。国际行为体可以通过经济制裁的方式对外界发 出某种信号,这种信号的内容通常是对目标国某项对外政策的不满,从而向目标 国及有关的其他国家宣告自己的立场和态度。经济制裁的这一功能有其自身特 点,首先,制裁发起国态度的宣示成为了制裁的核心,也就是说,即使目标国不 会因为经济制裁而放弃、改变原有政策,发起方也会坚持实施经济制裁;另一方 面,这种立场的表达还有可能包含威慑的含义,即通过经济威慑警告目标国和其 他国家不要再实施类似行为。

上述经济制裁功能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是单独发挥的。一个经济制裁的实施 可能会展现出多方面的制裁功能,或者在一个时间跨度较长的经济制裁案例中交 替出现几个不同的功能。因此,经济制裁各个功能之间并不是完全割裂开的。但 是,各个功能的实现难度不同,触及目标国核心利益的程度也不同,从而出现了 不同功能实现的程度,即制裁功能的有效性不同。

(二) 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

1、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含义

霍夫鲍尔在《反思经济制裁》中将经济制裁“威慑力”的含义进行了简单解 释:威慑力'一一即制裁发起国通过提高实施冒犯行为的成本以阻止他国在今 后做出相关行为”。①从这个定义来看,霍夫鲍尔明确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3 个特性。首先,经济制裁能够发挥威慑力的机制和原理在于通过制裁行为迫使目 标国进行成本■收益计算,当对方意识到自己的企图或行为可能得不偿失之后, 才具备了使经济制裁发挥效用的条件;其次,制裁国之所以能够迫使目标国做出 成本■收益的利弊权衡,是因为发起的经济制裁行为和手段展现了制裁的实力, 对目标国的经济、政治、军事等领域的核心利益造成了侵害,因此,实力是经济 制裁发挥威慑功能不可或缺的基本条件之一;第三,经济制裁最终要想实现效用, 必须使目标国不再做出不利于制裁发起方的行为。此处的定义并没有严格区分经 济制裁所阻止的“相关行为”是已经发生的还是仍在计划中的企图。如果是尚未 发生的政策企图,则经济制裁体现出了威慑的功能;如果阻止的是己经实施的政

①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6页。 策,经济制裁实际上体现出的是胁迫的功能。霍夫鲍尔并没有将两者严格区分开 来,其原因或许与本研究在前文论述的有关两者的区别与联系中的逻辑类似,即 威慑与胁迫的区别虽然在概念上较为分明,但从实际发生的政策经验来看,两者 是相互交织、共同作用的。事实上,通过对历史案例的观察不难发现,经济制裁 往往在目标国尚未行动但有所企图时开始实施,当目标国真正采取挑衅行为即威 慑失败后又转为对已发生行为的胁迫,要求对方改变或停止某项政策。因此,在 对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进行分析时,并不能将胁迫功能完全与威慑功能隔离开。

在此基础上,本研究认为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含义是:制裁发起方以经济制 裁对目标国造成经济损失的方式提高对方的冒犯成本、迫使目标国进行成本■收 益计算并放弃原有冒犯企图与计划。

历史上,发挥出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案例并不少见。在一战爆发之前,经济 制裁就作为一种阻止或中断军事冲突的手段开始发挥作用了。例如,国际联盟通 过集体经济制裁的方式在1925年成功阻止了希腊入侵保加利亚的企图,而在 1935年劝阻意大利不要入侵埃塞尔比亚以及后续的迫使其撤军的案例中则失败 To除了阻止军事冲突以外,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也体现在制裁发起方希望阻止 目标国获得他国领土的案例中,如美国从1974年初对土耳其实施的经济制裁就 旨在阻止其侵略塞浦路斯的计划,但最终威慑失败,土耳其仍然实施了入侵。在 冷战中,美国对苏联和中国发起了数起经济制裁,其中多起都涉及到武器禁运以 及限制技术出口。总体而言,这类经济制裁要实现的目标是防止苏联与中国获得 技术进步、阻止两国制造出更有杀伤力的军事武器,因而,这些经济制裁可以被 视作两极格局中西方阵营对东方阵营威慑战略的补充与辅助,体现了经济制裁的 威慑力。而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发起经济制裁的动因开始转移至防止大 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因此,为了阻止无核国家获得核能力、制造核武器的企 图,美国及其盟国又对印度、巴基斯坦、韩国、南非、巴西、阿根廷 等国家和地区发起了经济制裁。很明显,通过经济制裁对印度、巴基斯坦及朝鲜 进行威慑从而防止其获得核能力的计划并未奏效。

2、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具体目标

经济制裁作为一种常用的对外政策工具,最终的目的都是要实现特定的政策 目标。而上文提到,目标与功能、目的在概念上存在区别。虽然目标所涉及的范 畴也涵盖政治、安全、经济、意识形态等多个领域,但其内涵与外延更为具体, 指向性更为明确。霍夫鲍尔在《反思经济制裁》中对经济制裁政治变量的剖析主 要就是从经济制裁实现的具体目标出发而展开的,其中包括:政策上的轻微改变、 政权改变、打击军事冒险行动、削弱军事潜力等。①这种分类方法能够明确区分 出经济制裁所要达成的不同目标之间的区别,但仍然存在两方面问题。其一,“政 策上的轻微改变”这一目标在内涵上表述不清,混杂了多方面的具体政策目标, 没有明确究竟是何种政策得到了轻微改变;其二,这些目标更偏向对传统政治军 事安全目标的阐述,忽略了这一范围之外的非传统安全以及意识形态领域的目 标。从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角度来看,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政策目标指的是制裁 行为究竟要对目标国的什么企图进行威慑。因此,本研究在此基础上,结合经济 制裁威慑功能的特性,总结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政策目标。

(1) 阻止目标国政权的离心倾向。在经济制裁发挥威慑功能的案例中,许 多案例是通过阻止目标国政权脱离制裁发起国控制而展现出经济制裁的威慑力 的。在这一类案例中,制裁发起方发现目标国的政权出现了不利于自身利益的企 图,因而通过经济制裁方式使对方放弃这种计划。由此产生的最终结果可能是使 目标国的政权或政权性质发生了改变。

这类目标在冷战中极为常见。在美国与苏联的紧张对峙中,双方各自都曾发 现己方阵营中出现了不听从于指挥、不接受操纵的国家。为了防止这类国家政权 真正脫离自身的掌控,美苏各自都通过经济制裁的方式对各自阵营中的部分国家 发起了经济制裁。如苏联曾发现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芬兰、捷克斯洛伐克等 国家都有逃离社会主义阵营的企图,而美国也发现古巴、智利、巴西、尼加拉瓜 等国家不再听从自身的安排,因而,两国都各自发起了经济制裁,导致了部分国 家政权的变化,从而使部分国家“回归正轨”。

(2) 打消军事冒险企图。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另一具体政策目标是打消军 事冒险企图。许多政治家与学者都认为,经济制裁的强制性能够迫使一个有军事 进攻企图的国家放弃这种计划。在一战结束之后,许多政治家与决策者对战争进 行反思时都指出,如果在大战爆发前或初期有效运用经济制裁这一政策工具,也 许可以避免将各国拖入这场战争。同理,在一战结束后,威尔逊倡导建立的国际

① 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74-84页。 联盟也通过经济制裁试图阻止军事冒险行为的发生,其中的典型案例即国际联盟 针对墨索里尼政权入侵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制裁。在侵略行为发生之前以及发生初 期,经济制裁始终是国际联盟以及英美决策者倡议使用的重要武器之一,尽管这 一制裁最终失败,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效用。

(3) 削弱军事潜力。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一项重要目的就是要阻止目标国 对自身发起军事进攻的企图,因而,最为直接的目标之一就是通过经济制裁削弱 目标国的军事潜力。通过这一目标实现威慑功能的逻辑在于,制裁发起方并不寄 希望于仅仅依靠经济制裁就使目标国放弃发起大战的企图,而是希望通过经济制 裁在一定程度上损害目标国的经济、军事实力,从而使力量对比更有利于己方。 也就是说,这一目标的实现逻辑在于消耗。这一目标常常出现在“拒止性威慑” 中,因为这一类型的威慑强调的是双方在进攻力量上更为直观的对比,目标国的 实力被削弱得越多,双方实力对比越有利于经济制裁发起方,也就越能迫使目标 国收敛进攻野心。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这一目标在两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以及冷战中的一些 战役及危机中有所体现。美国1949年至1950年寄希望于通过经济制裁阻止中国 出兵朝鲜、70年代末希望通过经济制裁阻止苏联入侵阿富汗就是典型案例。在 这些案例中,美国都希望通过贸易禁运和技术限制消耗和削弱目标国的军事潜 力,从而实现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

(4) 阻止恐怖主义行为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从冷战后期开始,非传 统安全逐渐成为各个国际行为体重点关注的问题领域。为了阻止特定目标国支持 恐怖主义行为或获得生产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包括美国在内的西 方大国以及联合国等政府间国际组织已将经济制裁作为最常用的对策之一。这一 目标常常与其他目标互相关联、交织出现。例如美国对巴基斯坦、印度、利比亚 等国的经济制裁,一方面是防止核武器的扩散,另一方面也是对目标国军事潜力 的削弱。虽然美国对巴基斯坦和印度发展核武器的经济制裁没有起到威慑作用, 但卡扎菲政府在经历了经济制裁后于2003年放弃了对核武器的研发。

美国也同样将抵御恐怖主义作为了经济制裁的具体政策目标之一。从1980 年开始,美国将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也门等国家标记为支持恐怖主义活动 的国际行为体,并对其发起经济制裁。从制裁的最终效用来看,确实在一定程度 上限制了这些国家向恐怖组织提供军事装备和资源。2001年9 • 11事件爆发之 后,美国已将打击恐怖主义作为其经济制裁乃至国家整体对外安全政策的最重要 目标之一,尽管此举的真实含义在于稳固和强化美国在特定地区的霸权与利益。

(三)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地位与意义

从经济制裁的角度来看,威慑与惩罚、胁迫、发出信号等一起并列为经济制 裁的功能,是经济制裁的重要功能之一。但从触及目标国核心利益与实现难度来 说,这些功能之间存在着层次与程度上的区别。

经济制裁的惩罚功能在众多功能中最为常见,它所触及的目标国核心利益以 经济利益居多。从惩罚的含义上讲,因目标国行为引起制裁发起方不满而引发的 经济制裁都显示出了惩罚的功能。在这一过程中,制裁发起方获取目标国的经济 利益,对目标国形成压力,试图使目标国意识到此前的行为是不正确的。因此, 只要发起方使用制裁这一政策工具对目标国进行侵害,就体现出了经济制裁的惩 罚性。这种侵害通常都体现在贸易、金融等经济领域,因为这是经济制裁对目标 国产生影响的最基本领域。可以说,惩罚功能是经济制裁最直观的功能与作用。

发出信号、显示立场的功能可以被视作经济制裁的一项附加或补充功能。在 显示这一功能的案例中,制裁发起方或许未必要求目标国发生政策的转变,只是 通过这一行为表达自身的立场,或是向国内国际舆论展现自身回应及解决问题的 能力。这种功能的象征性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如2010年中国因美方对台军售而 发起的经济制裁就是典型例证,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显示自身的不满,并发出了 希望对方不要再犯的警告信号。

而威慑功能与胁迫功能可以被视作经济制裁的深层次功能。①其原因有4:

1、 从其触及目标国的核心利益来看,这两种功能的目的是为了阻止或改变 目标国的对外决策和行为,其目标涵盖了对目标国的政治、军事等多方面核心利 益的干涉,如阻止对方的军事行动、破坏对方军事潜力、促使对方改变政权等。 这类利益大多属于“高政治”领域,对目标国来说更为敏感,有着牵一发而动全 身的可能性。

2、 从实现难度来看,由于这些目标更涉及目标国核心利益,从而会遭遇更 多目标国的反抗与制衡,使得威慑与胁迫更难以实现。

由于威慑功能与胁迫功能在经济制裁案例中的紧密关联性,此处不对两者进行严格区分。

3、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是制裁发起方最希望实现的功能。从威慑战略的手段 来看,经济制裁是在现有的传统威慑不宜使用的情况下最好的威慑手段。随着冷 战的结束,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含义的更迭与发展,威慑的性质已悄然发生了 改变。当制裁发起方必须承担起对自身安全与盟友安全的保护义务、不得不在无 所作为与运用军事威慑手段这种代价极高的选择中间采取折中策略时,经济制裁 也可以做到以非热战的方式实现利益目标,因而成为了最适宜的选择。

与惩罚与发出信号相比,威慑功能与胁迫功能更能满足制裁发起方的根本诉 求,更能完全体现制裁发起方实施经济制裁的根本动因。因此,虽然经济制裁威 慑功能从其功能结构上属于经济制裁功能中的其中之一,但从影响目标国的程度 上与层次上来看,应被视作经济制裁的深层次功能。

第三节 经济制裁能够成为威慑手段的缘由分析

从当前有关经济制裁与威慑战略的研究现状来看,有关“经济制裁的威慑功 能”或“以经济制裁作为威慑工具”等相关议题的研究已经出现,但仍属起步阶 段,缺乏系统性的论证。从更广义的研究角度来看,有关经济制裁与威慑关系的 探讨实际上可以追溯到对“经济武器化”这一现象的讨论。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 看,对“经济武器化”这一现象的观察与论述从冷战末期开始出现端倪。1986 年,耶鲁大学教授林萨(James M. Lindsa)研究了经济制裁作为政策工具时能够 发挥的作用与功能,他尤其强调了贸易制裁可以作为一种威慑手段进行使用。但 同时,他也指出,国家试图通过贸易制裁达成威慑这一政治目的的努力并不少见, 但目前仍未出现成功案例。①此后,还有学者专门探讨了冷战期间美苏贸易的威 慑作用,并结合案例分析了贸易威慑有效性有限的原因。②随着国际体系的发展 变化,越来越多的问题进入国际议程,且各个问题之间没有等级之分,武力运用 与军事安全不再作为各国决策者关心的唯一或首要问题。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 的学者开始将目光转向非军事武器在威慑中的作用,经济武器就是其中之一。当 前,美国不少战略学家认为,单纯依靠传统军事威慑解决安全问题是远远不够的,

① James M. Lindsa, "Trade Sanctions as Policy Instruments: A Re-Examination",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 30, No. 2, 1986, pp. 153-173. ~

② Henry R. Nau, "Trade & Deterrence,^. The National Interest, No. 7, 1987, pp. 48-60.

必须以经济制裁等新型威慑手段抵御小规模的威胁。①因此,通过经济手段进行 威慑已成为国家间解决利益冲突的一大有效途径,有时甚至比军事行动更具效 力。②

要探讨经济制裁是否拥有威慑的功能,或说经济制裁可否成为威慑的一种手 段,可以从一下三个方面入手进行探讨。

(一)广义威慑与狭义威慑视角下经济制裁的作用区别

有学者认为经济制裁不应该被视作一种威慑手段,认为威慑是指的“不战而 屈人之兵”,威慑者不应该采取任何动作,仅凭借武力的存在彰显自身的实力, 从而慑退对手。事实上,这是广义上的威慑与狭义上的威慑之间存在的差异而导 致的认知区别。

从狭义上来说,威慑仅仅指的是以彰显武力的方式(而非使用)迫使对手放 弃进攻企图,这种武力通常指的是核武器。在核威慑理论诞生初期,这种狭义威 慑论占据了主流。但随着国际局势的复杂性与国家利益的多元化日趋增强,威慑 的作用方式与手段都得到了扩充。广义上的威慑不仅涵盖了除军事手段以外的政 治、经济、外交手段,更是将威慑的作用方式扩充到了以实际的对外行为甚至“以 战慑战”的方式来发挥威慑效果。

事实上,战略学家在对威慑战略进行早期规划时,早已将广义威慑与狭义威 慑都包含进了整个威慑体系中。美国著名核问题思想家赫尔曼•卡恩(Herman Kahn)在他所设计的“逐步升级战略”中划分了威慑手段的等级与层次。他认 为威慑所能采取的手段存在从弱至强的等级,在他所设计的44个等级中,第2 等级的威慑手段便包括了 “政治、经济、外交姿态”,而第20级则是“全球性的 禁运与封锁”。③经济武器能够在其中发挥出威慑的作用,这实际上就展现了广义 威慑到狭义威慑的作用方式与路径:在所面临的威胁较弱时,可以使用非军事手 段的其他广义威慑手段,如经济制裁;而当面临的威胁涉及到国家的生死存亡时, 单纯的广义威慑手段就应让位给狭义的威慑手段,甚至是最为狭义的威慑手段一 —核武器。而只有在核威慑中,威慑发挥作用的方式才是以静默的存在而非真正

① Michael O5Hanlon, "Can America Still Protect Its Allies? How to Make Deterrence Work", Foreign Affairs,

Vol.9& Issue.5, 2019, pp. 193-202. 〜

② Daniel W. Drezner, "The Hidden Hand of Economic Coercio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Vol. 57, Issue 3, 2003, pp.643-659.

③ Elizabeth Rosenberg and Jordan Tama, ''Strengthening the Economic Arsenal: Bolstering the Deterrent and Signaling Effects of Sanctions", ENERGY, ECONOMICS & SECURTY, December 2019, p.8. 的使用,展示其威慑的功能。在广义威慑手段发挥作用时,威胁使用这种手段与 真正使用这种手段不应该被割裂开,如果“真正使用了就不是威慑”这种逻辑在 广义威慑中成立,则很容易使对手认为威慑者在进行讹诈而不会真的采取行动, 威慑是不可信的,从而导致威慑失败。

从经济制裁本身的根本目的与全局目的来看,经济制裁的定义与实施经济制 裁这一行为就包含对被制裁国达到“威慑”效果的逻辑,即威慑目标国不得实行 被确认为是危害“我的”国家安全和政治利益的政策,迫使目标国停止“对我” 具有危险性的作为或改变现行政策采取有利于“我”国家安全和政治利益的政策。 ①事实上,从对惩罚与发出信号这两个功能的分析可以看出,无论是惩罚还是立 场表达,制裁发起方的最终目的仍然是希望通过经济制裁阻止或改变目标国的政 策与行为,因而其中都分别包含了威慑与胁迫的涵义:经济制裁通过展现惩罚的 功能告诫目标国以后不要再采取不利于发起方的政策与行为,而通过发出信号的 功能告诫其他有类似企图的国家不要冒险行事,否则也会遭遇制裁。这实际上也 是威慑功能与胁迫功能的体现。

(二)经济制裁成为威慑手段的必要性

经济制裁存在成为威慑手段的必要性。

首先,国际体系中的行为体所面临的威胁性质随着国际体系的发展产生了很 大变化。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体系中,行为体在各种局面中所遭遇的威胁程度 并非总能达到美苏之间爆发核大战的危机程度。因此,在面临的威胁性质与烈度 相对不那么危及国家生存的情况下,各国是否仍应该继续冒着大国之间爆发核冲 突的风险继续执行此前的军事威慑战略?此时,烈度与代价适中的经济制裁或许 是补充传统军事威慑手段的合理选择。

其次,国家安全内涵与国际关系议题的发展与改变。随着冷战的结束,军事 安全不再是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中唯一需要考量的变量。其原因在于,并非军事 安全不再重要,而是军事安全的影响要素不再单纯限定于军备与武器的质量与数 量。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多元化威胁的增加以及全球治理问题的凸显都在改变并 重塑国际行为体对国家安全的理解。在这种背景下,政治安全、经济安全以及两 者对于军事安全的影响程度急剧提升。经济安全、科技安全、能源安全以及新兴

张曙光,《经济制裁研究》,第7页。 的网络安全都不再是次要的国际议题。而在现实的国际体系以及各国的政策环境 中,通过保护经济安全进而增进军事安全、国家安全的逻辑早已不言而喻。从克 林顿明确将经济安全视作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之后,经济安全愈发成为美国 的核心利益。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在其颁布的首个《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 告》中强调:“美国维持世界领导地位的关键要素在于经济安全……只有强大且 具有创新性的经济实力才能维持最强大的军事实力”。①正是在这样的政策指引 下,美国白宫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PeterNavarro)分析了中美贸易争端中经 济武器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甚至将301条款与战斧导弹并列联系起来,将其视作 同等重要的政策工具与“武器”。②而事实上,我国也在2015年7月1日新颁布 的《国家安全法》中强调了经济安全在国家安全中的基础地位。③因此,在新的 时代背景下,经济安全的地位与意义、经济武器能够发挥的作用大幅提高与增强。

(三)经济制裁成为威慑手段的可行性

经济制裁符合成为威慑手段所必须具备的条件。威慑是指威慑方通过多种手 段和途径展现实力,从而使企图对威慑方发起进攻或不利行为的目标国认识到, 这样做将得不偿失,从而使目标国放弃原本意图的过程和行为。从威慑的定义来 看,威慑手段至少需要满足3方面的要求:

1、 威慑手段必须能够展现实力,并给对方造成损失。从威慑理论的传统认 知上来说,这种实力主要指的是军事实力。在当今国际体系背景下,经济武器能 够造成的影响与损失也不容小觑。无论是关税施压、贸易禁运还是金融封锁,在 对目标国进行经济制裁时势必会削弱对方的经济利益,使对方造成相当程度的损 失,进而威胁到对方的政治利益与军事安全。

2、 威慑手段能够制止或改变对方的进攻意图。威慑手段起效的标准之一就 是目标国的挑战意图得到了压制,停止或放弃了原先的进攻策略。而经济制裁发 挥威慑功能的逻辑在于,以贸易、金融等手段进行制裁,迫使目标国进行利益权 衡,如果继续进行挑战将面临更大程度的损失,且这种损失将低于挑战获得的收 益时,挑战是得不偿失的,从而放弃挑战,威慑成功。反之则威慑失败。由此,

① Donald Trump,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White House, 2017-12-1 & https://www.whitehouse.gov/wp-content/uploads/201  12/NSS-F inal-12-18-2017-0905.pdf.

®' Peter Navarro, Why Economic Security Is National Security, 2018-12-10, https://www.whitehouse.gov/articles/economic-security-national-security/

③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主席令第二十九号),2015-07-01,

http: //www. gov. cn/ zhengce/2015-07/01/content_2893902. htm

则引出了威慑手段的第3个条件。

3、威慑手段涉及被威慑方的核心利益。在传统威慑战略中,军事手段自然 涉及了目标国的核心利益。而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中,经济手段也能够触及目标国 的核心利益。在全球化趋势不可逆的今天,贸易与金融的频繁往来使各个国际行 为体更深切地融入到国际经济体系中。国际贸易与金融对一国经济与政治安全的

稳定性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贡献。正是这种贡献也增加了各国之间经济相互依赖的 敏感性与脆弱性,使得经济制裁能够成为一把威胁国家经济、政治乃至军事安全 的利刃。因而,经济制裁也能够作为威慑手段,触及被威慑方的核心利益。

 

综上所述,经济制裁能够作为一种军事手段以外的补充产物成为威慑的手段 之一。但经济制裁的威慑作用究竟如何发挥?其发挥机制具体如何?什么要素制 约了经济制裁威慑作用的有效性?这些问题成为了本研究需要论述的重点。

第四节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特殊意义与研究机理

(一)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特殊性与实现意义

经济制裁的有效性实际上指的是经济制裁发挥出其特定功能、实现政策目标 的程度。经济制裁的有效性高,则说明经济制裁在较大程度上获得了成功,发挥 出了特定的功能,并实现了关键性的、绝大部分的政策目标;反之,若经济制裁 的有效性低,则说明经济制裁没有获得成功或仅在较低程度上获得成功,没有实 现最为关键性的政策目标,也没有发挥出经济制裁的功能。

从现有研究来看,对经济制裁有效性的讨论是经济制裁这一研究议题的核心 问题。在这类研究中,可以将研究问题进一步划分为两类,其一为影响经济制裁 有效性的因素有哪些,其二为经济制裁的有效性应如何进行衡量。本研究则更为 关注第一类问题,即影响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关键变量。

对于经济制裁有效性影响因素的研究,国内外学者给出了丰富多样的研究思 路与研究成果。然而,在众多研究路径中,尚无研究将经济制裁的功能与有效性 联系起来分析。事实上,专门针对某类功能的有效性进行分析,能够为经济制裁 有效性的研究带来新的思路与更为细致深入的剖析。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发挥是经济制裁有效性发挥的一部分,从结构上 讲,两者是整体与部分的关系,即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是经济制裁整体有效 性的一部分。但是,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与经济制裁有效性的关系不仅于 此。结合上文分析可知,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应当被视作经济制裁功能中的深层 次功能,作为其中深层次功能的威慑功能在其有效性的实现上,也会与经济制裁 其他功能的有效性在实现方式、发挥难度上产生区别。因而,经济制裁威慑功能 的有效性也具有特殊性,在剖析其要素时不可与经济制裁整体有效性混为一谈。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特殊意义主要展现于两个方面:

首先,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发挥效用的机制与原理具有特殊性。作为有效性的 组成部分之一,经济制裁成功发挥出威慑功能不意味着经济制裁其他功能也得到 了有效发挥。以美国在朝鲜战争中对中国的经济制裁为例,在中国出兵朝鲜之前, 美国联合其盟友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以期达到威慑中国不要出兵的目的。然而, 从最终的威慑结果来看,中国没有在经济制裁的压力下放弃出兵,依然选择了抗 美援朝,这意味着此案例中美国希望通过经济制裁发挥威慑作用的计划没有成 功,没有发挥出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也就是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很低。 然而,这一起经济制裁确实对中国造成了经济利益的损害,阻碍了新中国尚处于 起步阶段的经济发展速度,客观来说,发挥出了经济制裁的惩罚功能。单独就其 惩罚功能的有效性来看,其实现惩罚效用的程度较高。由此看来,不同的经济制 裁功能在实现有效性的机制与原理上有所不同,应区别对待。

第二,经济制裁威慑功能作为深层次的经济制裁功能,其有效性的发挥难度 也具有特殊性。由上文的分析可知,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深层次性体现在多个方 面,其中一点指出,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成功的难度较大,这意味着经济制裁威慑 功能有效性的实现难度大。与惩罚、发出信号的功能相比,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完 全实现意味着目标国的政策意图发生了实际上的彻底改变,完全遵从了制裁发起 方的制裁初衷,实现了经济制裁发起方的政策目标。这些政策目标所涵盖的类型 包括阻止目标国政权的离心倾向、打消军事冒险企图、削弱军事潜力以及阻止恐 怖主义行为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等。实现以上威慑功能的具体政策目标, 意味着目标国服从于制裁发起方的权力意志。然而,这些政策目标几乎都涉及目 标国“高政治”领域的具体战略,触及了目标国在政治上、安全上的核心利益, 势必会遭到目标国的强烈抵制与反抗。由此一来,想要实现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 有效性则显得尤为困难。

综上所述,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确实属于经济制裁整体有效性的一部 分,但从其发挥效用的机理以及发挥效用的难度来看,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 的发挥具有重要而特殊的意义。

(二)威慑理论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分析的适用性

通过上文分析了解到,经济制裁威慑功能作为经济制裁的深层次功能,其有 效性的实现也有着特殊的地位和意义。为了对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关 键变量进行分析,本研究将威慑理论中对威慑有效性的阐述引入研究框架,并结 合经济制裁的特性,试图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影响因素及各个因素的作 用机制、作用路径进行细致剖析。

在将威慑理论中对威慑有效性的探讨引入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研究 框架之前,首先要明确理论适用于本研究的可行性。威慑理论对研究的契合性体 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从研究的实践可行性上来看,经济制裁可以作为威慑手段发挥作用,从 而使威慑理论的引入具有必要性。

经济制裁作为一门“武器”的地位变迁可以在美国威慑战略的发展与更新中 略窥一二。二战结束之后,以美苏为首的东西方两大阵营在对峙过程中,一直将 威慑作为主导的战略思维。而美国不仅仅利用威慑保卫本国领土的安全,还建立 T “延伸威慑”体系,用以保护自己的盟友。在冷战期间,威慑的手段以军事力 量为主,这也是由当时的国际局势与威慑方受到威胁的性质决定的。然而,随着 冷战的结束、来自苏联的威胁消失,来自新兴大国的经济与技术挑战使美国不得 不反思自身的传统威慑战略能否在新时代背景下继续奏效。自现任美国总统特朗 普上台之后,越来越多的政策分析与研究都指出,美国的安全问题不能仅仅依赖 传统的军事威慑。

迫使美国对其传统威慑战略进行反思的最大动力来自于威胁性质的改变。与 冷战期间的威慑目标不同,当前所面临的威胁程度很难与冷战期间美苏之间可能 爆发核大战的威胁相比。因此,在面临的威胁性质与烈度相对不那么危及国家生 存的情况下,美国是否仍应该继续冒着大国之间爆发核冲突的风险继续执行此前 的军事威慑战略?有学者提出,此时的明智之举应尽量避免与另一大国之间发生 流血冲突,应重视经济武器,尤其是经济制裁的作用。这样做的意义在于既避免 了可能导致危机升级的巨大风险,又灵活且有力地保护了自身和盟友的核心利 、人

HTL o

经济制裁是否能够承担起新时代背景下的威慑任务呢?答案是肯定的O在前 文经济制裁与威慑关系的分析中,本研究明确指出,经济制裁能够通过损害对方 经济利益而展现实力、能够迫使对方进行利弊衡量而改变目标国的政策、能够触 及目标国的核心利益。在经济安全愈发重要的今天,以经济制裁作为威慑手段的 战略能够迫使目标国相信,相较于从武力进攻中获得的利益,在经济制裁中所遭 受的损失将会更多,从而打消目标国的挑战企图,实现威慑。

由此可见,将威慑理论中对于有效性的研究引入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研究 中,有着实践意义上的必要性。

2、从研究的理论可行性上来看,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探讨就是要 厘清经济制裁发起方如何能够使目标国放弃不利于自身的政策企图,而威慑战略 有效性的发生机制恰好能够为此提供关键性的解释与诠释,从而体现出将威慑理 论应用于本研究的充分性。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想要得到完全的实现,必须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 的发挥机制有所了解。前文研究中曾指出,经济制裁威慑功能能够起效的核心逻 辑在于通过制裁行为迫使目标国进行成本■收益计算,当对方意识到自己的企图 或行为可能得不偿失之后,才具备了使经济制裁发挥效用的基础。可以看出,制 裁发起方若想实现威慑功能,则必须具备特定的条件、掌握特定的影响要素、使 用特定的制裁手段。而威慑理论中对有效性的研究为此提供了思路。在威慑有效 性的研究中,实力、行使威慑的意愿以及威慑信号的传达是威慑发挥出有效性的 三个必要条件,三者缺一不可。成功的威慑必然是三者共同发挥了作用。当经济 制裁作为一种威慑战略中的手段发挥威慑功能时,这三个条件显然也是必不可少 的影响因素。同时,鉴于经济制裁自身独特的性质,经济制裁所使用的手段也应 被纳入考量之中,作为研究框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因此,威慑理论中对有效性三要素的探讨为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研究 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框架,体现出了将威慑理论引入研究框架的理论意义。同时, 在这个理论框架之上加入对经济制裁手段的分析,能够更符合经济制裁的研究需 求。

(三) 基于认知理性主义的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研究路径分析

在威慑理论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三种研究路径,分别为功利理性主义路径、 认知理性主义路径以及建构主义路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功利理性主义路径, 或称工具理性主义路径占据了威慑理论研究的上风。很显然,起源并发展于冷战 初期的现代威慑理论受到了冷战中现实主义思想的极大影响。随着冷战中威慑格 局的变迁以及冷战结束后威慑性质的转变,功利理性主义对威慑理论的影响逐渐 让位于认知理性主义路径。后期则又出现了建构主义路径。

1、功利理性主义研究路径

威慑理论的功利理性主义研究路径有两个基本前提假设。首先,所有威慑的 参与者都是完全理性的国际行为体,这意味着只要威慑方和被威慑方接收到了清 晰的信息,会进行理性科学的计算。其次,威慑过程是在完全信息(complete information)的状态下展开的,即威慑双方都掌握了有关威慑的所有信息,拥有 了威慑状态下以及周边的环境中所有的知识。在这样的前提假设下,威慑双方需 要做的仅有理性计算,并通过理性计算的结果进行具体对策的选择。

功利理性主义研究路径中存在三种对威慑有效性的研究框架,分别是代价・ 收益计算、理性选择分析框架以及博弈论模型。无论是那种研究思路,其核心逻 辑在于,只要威慑发起方充分展现了自己的实力与威慑意愿,同样具备完全理性 特征的目标国一定会意识到自己的进攻意图会得不偿失。威慑发起方的重点则在 于如何让对方看到自己的实力和决心,而最为关键性的要素就在于“昂贵信号” 的发出。

2、 认知理性主义研究路径

虽然功利理性主义有着十分简洁的研究思路,但仍无法完全解释历史上的威 慑失败案例。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有学者提出了威慑成功的另一条件:被威慑 方对威慑方实力和意愿的感知和认识。假如被威慑方无法清晰认识到威慑方的强 烈意愿,或者被威慑方本来并没有采取进攻意识的企图,威慑的有效性该如何实 现呢?

认知理性主义研究路径中的代表性研究即是罗伯特•杰维斯的《国际政治中 的知觉与错误知觉》。在国际政治中,决策者的错误知觉很可能对威慑战略带来 极大影响。认知相符、诱发定势与历史包袱等错误知觉的发生机制极大的影响了 决策者在威慑过程中对己方和他方实力和意图的判断,从而使对威胁和威慑的认 知成为了导致威慑失败的又一关键变量。

值得注意的是,认知理性主义研究路径之所以能够意识到认知的重要性,其 主要原因在于在前提假设上与功利理性主义逻辑有很大的不同。认知理性主义认 为,国际行为体与决策者是有限理性的,同时威慑双方在国际体系中处于不完全 信息状态下。认知理性主义认可行为体是理性的,但理性是有限度的。这意味着 理性的决策者依然有可能出现错误的判断。同时,威慑双方不可能对环境中的一 切信息了如指掌,这意味着代价■收益计算和博弈计算只能在不完全的、有限的 信息环境中进行。在这种前提假设下,对威慑有效性的分析势必要将威慑双方的 认知程度纳入框架中。

3、 建构主义研究路径

冷战结束之后,建构主义理论学派为国际关系研究带来了新鲜的血液,也对 威慑理论研究带来了新思路。从建构主义的角度对威慑有效性的分析来看,威慑 主体所在的环境中所具有的共有知识、威慑双方对自身及对方身份的定义和认 识、威慑过程中的建构逻辑成为了研究中的新动向、新议题。由此,建构主义研 究路径为威慑理论的发展打开了新的研究视角。

在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进行分析时,认知理性研究路径显然有更高 的解释力与合理性。其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考虑到经济制裁发生在国际体系 中的国际行为体之间,完全信息的状态很难实现,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对相关信 息的全知全能即使在尖端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也很难实现。其次,经济制裁中的 参与主体应是有限理性的,而非完全理性。经济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能够进行利 弊计算与衡量,但不意味着他们一定能够在利弊计算之后采取正确的对策选择。 在这两个前提下,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影响因素必须综合考虑威慑实 力、威慑意愿以及威慑信号的认知,并在此基础上结合经济制裁的特性,才能够 形成相对合理的研究框架。

(四)经济制裁发挥威慑功能有效性的衡量标准

前文曾对经济制裁总体上的有效性衡量标准进行了简单的分析。总体来看, 学界并未给出经济制裁有效性的统一衡量标准。在这些研究中,一部分学者强调 制裁结果的重要性,认为必须符合制裁发起方制裁目标的制裁行为才能被视作有 效,这其中还包括阶段性成果即可被视作有效与总体目标实现才可被视作有效两 种观点;另一部分学者认为只要制裁使目标国承受了足够大的经济损失,即可被 视作制裁有效。

本研究认为,对制裁有效性的衡量必须与制裁目的的性质有关。如果制裁以 惩罚性的目的为主,则目标国承受足够的经济损失即可被视作制裁有效,但如果 制裁发起方的主要目的在于威慑或胁迫目标国放弃原有意图或改变现行政策,则 目标国经济受到破坏不能被视作制裁有效的唯一标准,而必须考察目标国的原定 政策和行为是否发生逆转。

为此,本研究认为,制裁发起方若想凭借经济制裁发挥威慑功能,其威慑功 能发挥出了有效性的最主要衡量标准是:目标国受到制裁影响,放弃了原有针对 制裁发起方的某个具体不利政策或行为。也就是说,当目标国在经济制裁的影响 下放弃了原定挑战制裁发起方特定利益的具体意图与行为,才可以被视作制裁的 威慑功能有效,制裁成功。

若要符合这一标准,经济制裁行为通常都会有以下表现:

1、经济制裁实现了制裁发起方针对目标国的具体政策目标,使目标国行为 在制裁发起后符合了发起方的具体利益需求。

在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具体目标进行分析时,制裁的目标被归纳为阻止目标 国政权离心倾向、打消军事冒险企图、削弱军事潜力与阻止恐怖主义行为或大规 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4点。事实上,每一起经济制裁都有其具体的制裁目标。例 1993年俄罗斯针对乌克兰的经济制裁就以使后者放弃核武器研发为具体的制 裁目标。如果经济制裁确实使这一尚在计划中的政策意图被搁置了,则说明这一 起制裁确实发挥了威慑的功能,制裁行为是有效的。反之,如果一项制裁没有达 成制裁发起国希望达到的具体目标,则制裁是无效的。通常而言,制裁的目标越 具体,其成功发挥威慑功能的机会也就越大。

2、 制裁发起方通过制裁获得相对收益。

经济制裁的双刃剑效果是经济相互依赖背景下的必然产物。无论是贸易制裁 还是金融制裁,想要在打击目标国经济利益的同时不使己方遭受任何伤害是难以 实现的。例如,对目标国某类商品下达的限制性贸易政策或更为彻底的经贸断交 政策确实会打击目标国某一甚至整体经贸领域的正常运行,但作为原本与目标国 有着紧密贸易联系的本国而言,切断与目标国的进口或出口也势必破坏了本国外 贸或投资行业的利益。制裁发起方一定会在制裁中遭受到连带损失。

但是,对于贸易、金融实力雄厚的制裁发起方而言,只要本国所遭受的损失 小于目标国的损失,在相对收益中获得优势,则制裁依旧是有利可图的。以克林 顿政府时期美国针对伊朗的一次经济制裁为例,尽管切断双方经贸往来对于此前 是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的美国而言是个不小的损失,但本国的贸易金融体系能够 承担起这些损失带来的后果。相较之下,伊朗失去了其石油贸易的最大伙伴,所 遭受的经济打击在此后几年使伊朗经济运行陷入了困境。究其根本,是美国在双 边经济相互依赖关系中获得了相对收益的优势,其敏感性、脆弱性相较伊朗要轻 得多。也就是说,制裁发起方比目标国更承担得起制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成 功发挥威慑功能的经济制裁通常也会体现出这一特性。

3、 经济制裁削弱了目标国的经济、军事潜力。

在许多成功的经济制裁案例中,制裁发起方都是以削弱目标国经济实力、进 而削弱其军事潜力为实施制裁的基本要求。尤其在与军事目标挂钩的经济制裁 中,破坏对方战略物资补给是十分常见且重要的制裁准则。

但是,经济制裁削弱了目标国的经济实力与军事潜力并不必然导致经济制裁 的威慑功能有效。其原因在于这种潜力的损毁是量变导致质变的过程。也就是说, 存在目标国经济、军事潜力的削弱不一定必然导致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成功发挥, 但成功发挥了威慑功能的经济制裁一定对目标国的经济、军事潜力造成了足够深 远的破坏。

由此可见,衡量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的最根本标准在于制裁是否使目标国 放弃了原有不利于制裁发起方利益的某个具体计划。而能够符合这一标准的制裁 案例通常都具备了制裁发起方通过制裁满足了其针对目标国的具体政策目标、制 裁发起方获得了相对利益的优势以及制裁发起方通过制裁削弱了目标国经济或 军事潜力这3方面特性。

第五节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要素分析

从认知理性主义分析路径出发,本研究在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影响 要素进行分析时,首先确立两个前提假设。第一,参与经济制裁的国际行为体均 为有限理性个体,即各个行为体可以对制裁政策及行为进行理性计算、判断、衡 量,但有可能受心理、环境、技术限制等因素的影响而出现判断错误的情况。第 二,参与经济制裁的国际行为体接收到的是不完全信息,也就是无法对对方和周 遭环境中的有关信息做到百分之百的掌握。因而,各方的意图、动机、预期等信 息是非公开、不透明的,只能由其他行为体通过对方的行为进行认知、理解和判 断。

在明确了以上两点前提假设之后,可以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要素, 即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成立必须具备的要素进行如下界定:第一,经济制裁的威 慑功能必须有可靠的威慑实力作为支撑;第二,经济制裁发起方必须具备使用这 种威慑实力的决心和意愿;第三,有关经济制裁发起方威慑实力与威慑意愿的信 息必须能够准确地被传达给目标国(即被威慑方),使目标国正确认知制裁发起 方的威慑实力和威慑意愿;第四,考虑到经济制裁的特性,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 成立还必须对经济制裁的威慑手段加以考量。

(一)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实力

在传统威慑理论中,对威慑实力的探讨主要以威慑能够凭借的军事实力为 主。在核时代背景下,目前的军事威慑实力所涉及的组成部分基本包括国家经济 水平、国家技术水平、核武器的数量与质量、国家核战略等。而在本研究中,威 慑已不再局限于军事领域,因而对威慑实力的探讨主要集中于强制性的经济制裁 行为所展现出的实力。

要深入剖析经济制裁的威慑实力,就要对威慑实力所包含的变量进行逐一分 析与评估。经济制裁作为一种威慑武器,其发挥威慑实力的逻辑在于通过经济制 裁对目标国造成难以承受的伤害,使其遭受损失。因而,对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实 力的变量进行探讨时,必然要围绕着经济制裁发起方对目标国造成伤害的来源与 渠道展开。在对经济制裁威慑实力的组成变量进行分析时,本研究拟从制裁发起 方的基础物质实力、核武器潜在威慑力、制裁受国际支持程度更以及经济伤害实 力这4大方面入手进行讨论。

在传统威慑理论中,威慑实力发挥作用有惩罚性威慑与拒止性威慑两种路 径。惩罚性威慑展现实力的逻辑是让对手意识到,如果采取改变现状的行为,威 慑方将会通过自己的实力进行报复,这种报复造成的后果是对方承受不起的;而 拒止性威慑展现实力的方式是将实力作为防御或保护自身利益的工具进行直接 威胁、吓退对手。经济制裁威慑实力也是通过这两类威慑发挥作用的,且二者通 常是通过不同的手段共同出现的。

(二)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

对威慑意愿的衡量实际上是对制裁发起方在多大程度上会使用经济制裁手 段或坚持并加强经济制裁程度的决心的判断。在不完全信息的状态下,经济制裁 发起方的意图和对制裁的期望是不明确的,也就是说,制裁发起方会发起多大程 度的制裁、坚持制裁的时间有多久、制裁发起方希望达成的政策目标的难度有多 大等问题是不明确的。因此,制裁发起方的决心与意愿也是需要分析和探讨的变量。

对于目标国而言,对制裁发起方威慑意愿的评估实际上就是对自身采取并持 续进攻行为的评估。如果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大,则目标国承担的风险也大; 反之,若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弱,则目标国承担的风险较小。具体而言,如果 制裁发起方使用并坚持经济制裁的决心和意愿大,则意味着使用经济制裁威慑实 力的程度深、范围大,则目标国承担的风险就大,遭到进一步伤害的可能性就大; 若经济制裁发起方使用并坚持经济制裁的决心和意愿小,则意味着使用经济制裁 实力的手段和程度弱,目标国不会承担太大的风险,遭到制裁发起方进一步伤害 的可能性也小。

这里需要厘清一个问题,在传统威慑理论中,威慑意愿所探讨的是威慑方对 尚未使用的威慑手段的使用可能性的决心大小;而在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探讨 中,对威慑意愿的判断主要是指制裁发起方威胁要使用制裁手段,或已经开始进 行制裁后继续使用甚至加强制裁手段的决心。这里的威慑手段可能是已经开始实 施的经济制裁行为。虽然制裁行为已经发出,但目标国在不明确对方意图与决心 的情况下不清楚对方究竟能将制裁进行到何种程度,仍然有可能坚持原来对制裁 发起方的不利企图或政策行为,从而导致威慑的失败。因此,经济制裁作为一种 特殊的威慑手段,其制裁发起方的决心与意愿仍然需要加以探讨。

(三) 经济制裁威慑信息的传达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成功发挥,还包括威慑信息的成功传达。在认知 理性主义研究路径的影响下,威慑信号的传递与理解成为了无法忽视的重要变 量。即使经济制裁的发出者具有足够的威慑实力与明确的威慑意愿,也不代表威 慑能够成功。因为在不完全信息的状态下,目标国有可能无法充分感知到威慑方 的实力与决心,从而对形势做出错误的判断,由此造成威慑的失败。因此,经济 制裁发起方的威慑如何充分地传递给被威慑方,让其有效并充分地感知并理解威 慑方的实力与执行威慑的意愿,是经济制裁威慑有效性所必需研究的要素。

(四)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所使用的手段

经济制裁实现威慑功能有效性所使用的手段主要包括贸易手段和金融手段。 首先,贸易领域的制裁手段是经济制裁措施中的中流砥柱,主要起到限制目标国 的进出口贸易,其中的具体措施包括:(1)对目标国办法限制性进出口执照;(2) 就某一领域或全部领域对目标国的进口和(或)出口进行部分的或全部的限制;

3)对目标国施行歧视性的贸易措施,如取消最惠国待遇、设定市场准入标准 等;4)对目标国在制裁发起方领海和经济属区内的渔业捕捞权进行有范围的限 制、取消甚至全面暂停;(5)取消或暂停原有的贸易合作项目、贸易补偿协定等;

6)对于给予目标国的技术出口及转让进行严格把控、限制和禁止;7)将某 些与目标国进行贸易往来的他国公司、团体及个人列入制裁发起方的贸易“黑名 单”中;(8)取消或停止原有的与目标国之间的技术人员培训、技术援助等项目;

9) 鼓励或强化本国企业对目标国在“非公平竞争”领域的司法调查与申诉;

(10) 对目标国相关的各项商务保险服务进行严格管制甚至禁止。第二,金融领 域的制裁也包括多方面的具体措施,女口:(1)冻结或冻结并没收属于目标国的银 行资产或其他资产,包括债券、不动产、黄金储备等;2)冻结或取消与目标国 的国家间或国际机构融资,同时也包括停止或拒绝重新为目标国安排债务的再支 付;(3)控制或禁止与目标国的国际支付;(4)对于原有以让步或低于市场利率 所提供的信用保证进行限制、停止或取消;5)直接切断目标国对制裁发起国货 币的获取与使用渠道;(6)禁止或切断全球金融机构与目标国进行交易;(7) 目标国的银彳丁体系进彳丁制裁等。

除此之外,经济制裁在展现其威慑力时,还常常与经济援助结合起来,发挥 “胡萝卜加大棒”式兼具诱导与惩罚的作用,从而迫使目标国放弃原有政策企图。

第六节本章小结

本章是本研究的核心章节,在对相关概念与理论进行总结梳理的基础之上形 成了本研究的研究机理与分析框架。

首先,本章阐明经济制裁与威慑的相关概念,并对经济制裁与威慑的相关理 论进行了梳理。在此基础上,本章形成了研究机理,即探究并推理了当前研究框 架与研究结构的形成逻辑。本章明确了经济制裁存在威慑这一功能,探讨了威慑 功能的地位和意义,提出威慑功能是经济制裁中的深层次功能。接下来,本章明 确了广义威慑战略中包含经济制裁手段,以及经济制裁作为威慑手段的可行性与 必要性,从而阐明了将经济制裁与威慑联系在一起、将经济制裁视作一种威慑手 段的缘由。之后,本章将威慑理论引入研究框架之中,明确了本研究的分析框架, 即从威慑理论对威慑有效性必备的三要素一一实力、意愿、信息传递这3点出发, 结合经济制裁所使用手段的特殊性,将这4点视作影响经济制裁发挥威慑力的必 备要素,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进行探讨。


第三章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实力与威慑有效性

要探讨经济制裁如何发挥其威慑功能的有效性,本质上就在探讨若将经济制 裁作为一种威慑手段或发挥威慑力的对外政策工具,需要具备怎样的条件才能实 现。在此前的分析中,本研究确定了经济制裁若要发挥其威慑功能的有效性则必 须具备的4个要素:威慑实力、威慑意愿、威慑信号的传递以及制裁手段。其中, 威慑实力是威慑成功的最基础条件。在经济制裁中,威慑实力实际上就是经济制 裁发起方的制裁实力。因而,本章将对影响制裁发起方制裁实力的变量进彳丁探讨, 并尝试性地对其建立量化评价模型,深入剖析各个变量对制裁实力的贡献程度与 作用机制。

第一节经济制裁发起方制裁实力的评价

前文提到,经济制裁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威慑手段,对当代威慑战略体系起 到补充与辅助的作用,原因在于经济制裁满足了威慑手段的三个条件:具有伤害 被威慑方的能力、能够改变被威慑方的进攻意图、触及到被威慑方的核心利益。 经济制裁若要同时满足这三个条件,则必须具备一定的制裁实力。否则,缺乏实 力的威慑手段应被视为讹诈或虚张声势。

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制裁实力在发挥作用时,是通过这样的逻辑实现的:由于 发起方具备可靠的实力,这种实力能够对目标国造成损失与伤害,且这种伤害触 及到了目标国的核心利益,从而使目标国衡量因继续挑衅或进攻而造成的代价与 所获收益的对比,如果目标国认为得不偿失,则将放弃进攻意图,选择维持现状。 在这个逻辑中,虽然制裁实力不可能脫离威慑意愿、威慑信号的传达以及威慑手 段(经济制裁手段)的应用,但实力始终作为基础要素发挥着作用。

既然制裁发起方的制裁实力在这一过程中起着基础性作用,想要探讨制裁实 力怎样影响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就必须对制裁发起方的制裁实力进行 衡量与评价。只有对实力进行了评估,才能在案例分析与经验研究中判断成功的 制裁案例与失败的制裁案例在威慑实力这一要素上有怎样的差距,从而更深入地 剖析实力对经济制裁威慑实力的意义与作用机制。而要对制裁发起方的制裁实力 进行评价,则必须明确经济制裁中的制裁实力由哪些要素构成、各个要素对制裁 实力具有多大贡献等问题。为此,就要建立针对制裁实力的评价指标体系。在威 慑实力的评价指标体系建立之后,才能明确制裁发起方的制裁实力大小,并根据 不同案例中制裁实力大小的差异分析制裁实力的作用。

第二节经济制裁实力评价指标的选取

(一)济制裁制裁实力评价的标准

在传统威慑理论中,威慑可以根据其发挥作用的性质分为报复性威慑与拒止 性威慑。拒止性威慑出现在核时代之前,传统军事威慑认为在拒止性威慑中,评 估威慑实力需要考察的主要变量包括军队规模、武器装备的数量以及装备的技术 水平、军队组织水平、战术指挥水平、军队士气等直观的军事变量,以及支持军 事变量发挥作用的国家总体经济、科技及资源水平等战争潜力变量。而在核武器 出现之后,威慑战略中增添了新的威慑方式,即报复性威慑,因而核武器的数量、 技术水平、杀伤力等核武器威慑变量也被纳入总体的威慑实力评估体系中。因而, 受到这两种威慑方式的影响,传统威慑理论判断威慑实力的大小也会出现不同的 标准。这种标准由威慑的形式决定,而威慑形式则由威慑工具所展现出来的特性 决定。例如,若在一次威慑案例中,威慑方所使用的威慑手段发挥出了拒止的作 用,则判断威慑实力大小就应按照拒止性威慑的标准进行衡量;若威慑方的威慑 工具与手段主要依靠扬言进行报复而发挥作用,则判断威慑实力的大小就明显偏 向报复性威慑的衡量标准。当然,两种威慑方式与逻辑不是截然分离的,在同一 个威慑案例中可能出现两种方式交叉起效的情况。

这一逻辑可以延续到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研究中。经济制裁作为一种特殊 的威慑工具与手段同时具备拒止性威慑与报复性威慑的特点。拒止性威慑实际上 是通过实质上的行动或心理上的影响抵消被威慑方发动进攻的效果,从而改变对 方的收益,进而使其退缩。经济制裁显然可以通过直接的贸易制裁手段或金融制 裁手段实现这一效果。同时,报复性威慑指的是通过扬言对方若要进攻己方将会 不惜一切进行报复,以向被威慑方施加难以承受的成本的方式对被威慑方形成心 理压力,从而使其放弃进攻。一般而言,报复性威慑都是利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的毁伤能力施加这种心理压力的。对于经济制裁而言,虽然制裁发起方使用的制 裁措施大多属于经济制裁手段,但可以通过扬言采取更大规模、更深程度的高烈 度制裁手段,甚至不放弃以核进攻进行报复的方式增添威慑的效力,体现制裁发 起方强烈的威慑意愿,并为威慑信息的传达增加昂贵信号,因此经济制裁也具备 报复性威慑的特点。由此看来,经济制裁具备了拒止性威慑与报复性威慑的双重 特点,对其制裁实力评价的标准也要符合这两种威慑形式的特性。

在经济制裁既具备拒止性也具备报复性的情况下,对影响经济制裁发起方制 裁实力的变量即评价指标的选取就必须符合两者兼备的标准,既要体现拒止性也 要体现报复性。因此,在对相关理论与前人经验进行梳理与总结后,本研究选取 了经济伤害实力、常规物质能力、核武器潜在威慑力与国际支持程度为评价体系 的一级指标。

(二)指标的选取与描述

经济制裁同时具备拒止性威慑与报复性威慑的特点,因此在威慑实力评价指 标的选取上应包含能够体现拒止性威慑与报复性威慑的指标。在这其中,经济伤 害实力、制裁得到国际支持的程度可以被视作发挥拒止性威慑的变量,两者都是 通过对目标国造成实际伤害而改变对方收益的方式发挥了拒止性威慑效果。而常 规物质能力与核武器潜在威慑力则是通过扬言以更激烈的军事手段予以报复的 方式展现了报复性威慑的效果,尽管经济制裁发起方不会轻易使用军事手段。

1、经济伤害实力

在前文对经济制裁与威慑之间关系的分析中,本研究明确提出经济制裁作为 一种威慑手段必须通过给目标国造成损失而发挥其效用。而在经济制裁中,制裁 造成的损失主要是通过与经济伤害实力有关的变量体现出来的。对经济伤害实力 各项指标的考察主要是为了探究制裁发起方能够通过经济上的制裁手段对目标 国造成多大程度的损失和伤害,而其大小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目标国服从制裁和违 抗制裁的成本。本研究着重从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的经济规模比、贸易联系程度 以及制裁损失3个变量入手衡量制裁发起方的经济伤害实力。

(1) 经济规模比

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的经济规模比能够最直观地体现双方的经济水平差距。 无论制裁发起方使用贸易手段还是金融手段,以及目标国是在贸易领域还是金融 领域予以回击,双方能够使用何种烈度的制裁或反制手段都依托的是本国(或国 家集团)的经济规模。因此,经济规模比虽然不能直接反应制裁会给目标国造成 多少损失,但却是衡量制裁发起方经济伤害实力不可忽视的经济变量。

本研究采用各国的GNI数据衡量各国的经济规模。GNI (Gross National Income)指的是国民总收入,在1993年之前被称为国民生产总值(GNP, Gross National Product)o联合国等国际机构出于更加严谨的考虑重新修订了国民经济 账户体系,认为原先的GNP实际上衡量的是本国居民、政府与企业三个部门的 收入总情况,因而国民生产总值的说法不够严谨,将其改为了国民总收入(GNI)o 也就是说,用GNI取代了 GNP的概念,两者没有显著的差别。①

从本质上来讲,GNI与GDP都可以用来衡量一国的经济规模,两者的主要 区别在于是否将国外要素部分的净收入纳入衡量。GNI实际上等于GDP加上来 自国外要素的净收入,而这个净收入实际上是本国在国外的投资收入与付给国外 要素收入的差值。例如,一国的企业在国外投资的总收入减去外国在本国投资所 获得的收入就是该国的国外要素净收入。这样一来,GNI体现的实际上是一国国 民的收入水平。本研究采用GNI数据衡量经济制裁中行为体的经济规模并不是 因为GDP不能体现经济规模,而是因为对于某些高度依赖海外投资的地区和国 家来说,GDP包含了大量外国企业的直接投资,不能真实反映该国国民的经济 收入水平,而经济制裁又是非常具有排他性的强制性行为,因而GNI更适合表 现制裁行为中行为体具有多大规模的经济实力作为后盾。

当然,以制裁发起国自身的经济规模还不能完全体现制裁经济伤害实力后 盾,因为经济制裁是一个强调相对收益的行为。为了更明确经济规模的对比,本 研究选取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两国的GNI之比作为反映经济伤害实力的第一个 指标,通常体现为制裁发起方的GNI是目标国GNI的N倍。N可能大于1也可 能在0到1之间。根据霍夫鲍尔的研究,在其所观察的经济制裁案例中,只有 16个案例的制裁发起国GNI小于目标国,而在80%的制裁中制裁发起国GNI 目标国的10倍以上,比值超过100的案例有近一半

然而,经济规模比值的大小并不一定决定了制裁的成败。在1973年的石油

①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就2019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答记者问》,国家统计局,2019-07-15,

http: //www. stats. gov. cn/tj sj/sjj d/201907/t20190715 1676116.html

② 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蒋等:《反思经济制裁》,第106页。 危机、20世纪90年代中国利用制裁要求法国停止向台湾出售军火等一系列案例 中,都是经济规模较小的制裁发起方最终实现了制裁目标。由此可见,经济规模 的比值不能单一证明经济伤害实力,更不能单独决定制裁的成败。

(2) 贸易联系程度

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的贸易联系程度实际上考察的是双方在贸易领域的相 互依赖程度,尤其是目标国对制裁发起方的依赖程度。基欧汉与约瑟夫•奈将国 际政治研究中的相互依赖定义为“以国家之间或不同国家的行为体之间相互影响 为特征的情形”。①相互依赖必然是双方在国际体系互动中产生了明显代价的结 果,如果双方均没有付出任何代价,则这种互动只能被称作相互联系而非相互依 赖。而相互依赖通常不是均衡的,往往会出现一方更依赖另一方的局面,这也是 新自由制度主义将相互依赖视作权力产生根源的原因。

在经济制裁中,制裁发起方若要通过贸易手段对目标国在某些或全部贸易领 域进行制裁或打击,必然要考察在制裁开始之前双方的贸易往来程度,尤其是目 标国对本国的贸易依赖程度。如果目标国在进口或出口贸易上对本国依赖性很 强,或本国的某些商品或贸易领域对目标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则制裁发起方使 用限制、暂停或完全取消这一领域进出口贸易的贸易制裁手段,就能利用明显的 贸易相互依赖优势发挥出制裁的效用。如果制裁发起方希望通过贸易制裁威慑目 标国,则可以利用自身在贸易相互依赖关系中的优势向目标国施压,传递出“如 果不放弃进攻企图或不利于我方的行为,我方将使你遭受更大规模的贸易损失” 这样的信号。

为了测算贸易联系程度,本研究使用目标国与制裁发起方的进出口贸易量额 与目标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比进行衡量。为了对这一指标进行计算,取目标国向 制裁发起方出口商品的总额占目标国全部出口商品的总额,与目标国从制裁发起 方进口商品的总额与目标国全部商品总额这两者的数值(百分比)的平均数。通 过这样的测算,可以大致明确目标国对制裁发起方的进出口贸易依赖程度是如何 体现的。

这种测算能够大致反映目标国的贸易依赖程度,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制裁发 起方的经济伤害实力,但与经济规模之比这一变量一样,单独的贸易联系程度并

罗伯特•基欧汉、约瑟夫•奈:《权力与相互依赖》,门洪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第9页。 不能说明制裁发起方能否通过贸易制裁手段获得经济制裁的成功。在以往研究 中,学者们分析了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贸易联系程度对制裁成功率的影响,霍夫 鲍尔通过对200多个案例的定量分析得出结论,针对不同目的的经济制裁,贸易 联系程度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也不同,大部分“高政治领域”目的的经济制裁通常 在较高贸易联系程度的作用下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大,但以打击军事冒险为目的的 经济制裁案例反而出现了贸易联系越紧密、经济制裁效果越差的结果。①除此以 外,发起方在经济制裁中所使用的各种贸易制裁手段也会对制裁效果有不同程度 的影响。

(3)制裁损失占比

衡量制裁发起方的制裁手段对目标国造成了多大制裁损失从最直观的角度 考察了制裁对目标国造成了多大程度的伤害。本研究直接采用霍夫鲍尔所统计的 制裁损失数据作为这一变量的数据来源。仅仅获得制裁损失的数据还不能完全了 解制裁损失的程度,因为相同数额的制裁损失对于国民收入不同的国家而言造成 的伤害程度也不同,例如1亿美元的制裁损失对于国民收入分别为100亿美元与 1000亿美元的国家而言,造成的困难程度完全不同。为了更加明确制裁对目标 国造成的伤害程度,应取制裁损失的数额与目标国GNI的数额之比,也就是考 察制裁损失占目标国国民收入的比例。

霍夫鲍尔通过特定的方式对制裁所造成的目标国损失进行了测算。从经济学 角度来看,目标国在制裁中所遭受的损失可以通过观察消费者盈余的损失来确 定。消费者盈余指的是行为体(尤其是购买者)在进行市场交易时所获得收益的 减少。这种收益减少的数额可以通过这样的计算获得:将消费者在市场中为消费 数量所实际支付的总额,减去当消费者被市场隔离而被要求付出他所愿意付出的 最高价格时该消费者所愿意支付的总额,所获得的差额就是收益减少的数额。在 经济制裁中,可以这样理解:制裁使目标国遭受的损失实际上是目标国在国际体 系中进行交易过程中所获得收益的减少量。制裁发生后,制裁发起方及其盟友会 通过贸易手段或金融手段限制或禁止目标国的正常经贸往来,目标国不能再通过 原有价格进行交易,必须寻找其他替代贸易或金融伙伴,支付与此前不同的价格。 这个数额可以通过以目标国在制裁前为进出口贸易、金融交易往来等行为所实际

①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108页。 支付的总额,减去制裁发生后目标国被要求付出愿意付出的最高价格时其所愿意 支付的总额,这样的计算方式获得。而这就是计算制裁使目标国遭受损失数额的 原理。

霍夫鲍尔通过制裁国及其盟友降低供给的面值、供给弹性、需求弹性3个自 变量得出了因变量制裁损失的表达式,以此测算不同制裁案例中制裁对目标国的 损失值。在基础上,计算制裁损失与目标国GNI的比,能够更加明确制裁对目 标国的经济造成多大程度的打击。

2、常规物质能力

除了行为体在经济制裁中的经济伤害实力,为了考察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及行 为体利用经济制裁发挥的威慑实力,还需要将经济伤害实力以外的变量纳入评 估。当经济制裁作为经济武器发挥威慑功能时,本质上还是通过实力与决心的展 示防止目标国采取敌对行动,其中也包括一定程度上的军事敌对行动。尽管经济 制裁并不通过直接的军事手段发挥威慑功能(否则经济制裁与传统的军事威慑手 段将无法区分),但发起国在工业实力、军事支出、人口基数以及资源消耗量等 方面所体现出的能力实际上能够为制裁发起方在采取贸易或金融制裁手段时提 供后备力量,同时这些要素也体现出了一国的战争潜力。归根结底,制裁发起方 如果无法通过经济制裁达到威慑的目的,则有可能采取直接的军事手段。在没有 采取军事手段之前,发起方也可以扬言己方可能会通过军事行动予以报复,从而 展现威慑实力。在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前美国发起的经济制裁中就明显运用 了这种扬言以军事行动进行报复的手段进行威慑。而以上要素所体现出的国家常 规物质能力可以作为后备力量向目标国展示出“如果继续采取挑衅行为,我方将 依托物质实力予以更彻底回击”的威慑信号。

在本研究中,常规物质能力具有特殊的含义。首先,常规物质能力不同于综 合国力。综合国力体现的是一国所有资源集合所体现出的实力,不仅包括常规的 政治、军事、经济、资源、技术实力,还包括文化、教育、知识、人力资源等领 域的实力。而常规物质实力仅仅覆盖了其中部分物质领域的实力。其次,常规物 质能力不同于经济伤害实力。一国的物质能力与经济伤害实力有着很强的联系, 物质能力是经济伤害实力的部分来源,经济伤害实力则是物质能力以及其他能力 在经济领域中的具体体现。而常规物质能力主要体现的是一国在面临战争和战争 威胁时能够调动或施加多深或多广的物资储备及战争资源。本研究之所以选取常 规物质能力这一变量纳入经济制裁威慑实力的衡量体系中,原因在于经济制裁与 战略威慑都与战争有着紧密联系。

在常规物质能力的数据来源方面,本研究选取了 COW数据库(the Correlates of War Project)中的NMC v5.0数据集。该数据集涵盖了 1816年至2012年各国 每年的国家物质能力各项以及总值。总值由“国家能力综合指数”(CINC, Composite Index of National Capability)表达。CINC 值为 0・1 之间的分值,分值 的含义是一个国家在所显示的年份中其国家实力在整个国际体系中占的比重,如 果分值为0意味着这个国家当年在国际体系中的实力比重为0%,如果为1则意 味着该国在当年的国际体系中拥有100%的实力(其他国家都只有0%)。总值的 计算是通过6个具体指标得出的,分别是:军费支出(Military Expenditure)、 事人员数量(Military Personnel)、钢铁产量(Iron and Steel Production)、能源消 耗量(Energy Consumption)、总人口(Total Population)以及城市人口(Urban Population)o在本章的研究中,选取常规物质能力的总值(CINC)作为这一 指标的数据来源。

3、核武器潜在威慑力

上文提到,经济制裁作为对外政策工具的手段之一发挥其经济武器的威慑功 能时,与战争和战争威胁都有着紧密的联系。尽管行为体使用经济制裁手段是出 于不愿意发动战争的考虑,但为了表达威慑的实力与意愿,行为体的军事实力始 终要作为行为体的后备力量发挥拒止或体现报复代价的作用,因而是不可忽视的 威慑力组成部分。

如果说上文所论述的国家物质能力更多展现的是国家的战争潜力或国家的 常规军事实力,那么核武器数量则体现的是行为体的核打击能力。因此,在评估 一国核威慑力时,首先要评估该国所拥有的核弹头数量。核弹头数量至少能从两 方面体现制裁发起方的威慑实力。首先,制裁发起方将核武器作为制裁威慑的后 备力量,实际上是展现出了报复性威慑的决心,使目标国明确如果不停止敌对行 动,制裁发起方可能会不惜一切代价予以回击,这其中不能排除核武器的运用。 这一逻辑是传统核威慑理论在经济制裁中的体现。其次,即使制裁双方都清楚制 裁中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目标国可以通过观察发起方的核力量对其 经济伤害实力与物质能力有基本的判断和认识。战略核武器的研发、生产、储备 与部署都需要以强大的经济与技术实力作为依托,因而,虽不能直接通过核武器 数量判断国家的经济伤害实力,但核武器的数量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制裁发起 方的经济实力与技术水平。总体而言,核武器在经济制裁中主要是通过其象征性 意义发挥出威慑实力,其实力的发挥并不是凭借核武器在制裁中予以应用的可能 性,而是强调核武器在传递威慑实力与决心信号时的用途。

在对制裁发起方核威慑实力进行衡量时,本研究主要选取了有核国家从 1945年开始的核弹头数量作为数据。而所有数据来自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 (SIPRI)的历年核武器报告,其中记录了美国、俄罗斯(苏联)、英国、法国、 中国、以色列、印度、巴基斯担以及朝鲜等9个有核国家的1945年至2017年的 核弹头数量。以此作为经济制裁中制裁发起方威慑实力中核武器潜在威慑力评估 的数据来源。

4、国际支持程度

在对经济制裁中制裁发起方的威慑实力进行衡量时,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政 治变量一一制裁获得国际支持的程度。在许多制裁案例中,制裁发起方可能会联 合其盟友或所在的国际组织共同发动对目标国的制裁,以提高对目标国制裁的力 度以及制裁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同时,制裁发起方可以通过获得国际支持的方式 在道义上打击目标国,同时增强自身发起制裁的正义性。并且降低或封锁目标国 联合其他国家进行回击的外交空间和外交渠道。归根结底,制裁发起方增强制裁 国际支持程度的目的在于阻止目标国从其他第三方国家处获得贸易往来的支持 或重新进入市场的可能。

从过往经济制裁案例来看,制裁发起方都十分重视制裁获得国际合作与国际 支持的程度。在两次世界大战、冷战中美国对苏联的经济制裁以及美国对伊拉克 的制裁中,发起方都十分重视国际支持的作用。然而,让制裁发起方感到失望的 是,并非越高的受支持程度越能保证制裁的有效性。例如一战、二战与两次世界 大战之间,多个国家联手共同制裁德国的制裁案例并不少见,然而德国依然可以 从许多中立国家等第三方国家那里获得援助。而美国在针对伊拉克的长期制裁 中,即使将联合国拉入制裁发起方的阵营,也并没有获得明显的制裁效果,实现 美国的政策目标。尽管如此,冷战后的经济制裁案例从事实上表明制裁发起方对 制裁获得国际支持的重视程度不降反升,而美国作为最常使用经济制裁这一对外 政策手段的国家来说,这一趋势尤为明显。

对于制裁发起国而言,使制裁获得国际支持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联合 本国的盟友共同发起制裁,如1975年美国与加拿大联合共同对韩国进行经济制 裁,其目的是为了慑止后者获得核能力的企图。另一种是获得国际组织的支持, 如上文提到的美国对伊拉克的经济制裁获得了联合国的支持。在第二种情况中, 制裁发起方通常认为获得国际组织对制裁的支持能够降低本国说服其他国家支 持制裁的“说服成本”,同时能够借助国际组织的制度安排加大制裁的力度,迫 使目标国服从制裁发起方的政策要求。无论是哪种方式,都体现出制裁发起方对 获得国际支持的需求。

本研究继续采用霍夫鲍尔在《反思经济制裁》中提供的国际支持程度数据作 为数据来源。该研究对制裁获得国际支持的程度做出了从1至4的程度划分,1 为获得支持程度最低,4为获得支持程度最高。①其中每一量级的含义为:

1级:没有合作,即制裁发起方在制裁过程中不寻求或没有得到其他行为体 的帮助,制裁过程由发起方独立完成;

2级:较小的合作,制裁发起方获得其他国家对制裁在口头上的支持,这种 支持通常仅包含象征性意义,如美国为了威慑并制止印度进行核武器研制而发起 的制裁曾获得少数国家口头上的支持;

3级:适度的合作,制裁发起方从部分而非所有重要贸易伙伴或国际组织处 获得支持,这种支持是能够对目标国经济产生伤害的限制性措施,而限制主要体 现在制裁的时间跨度以及涉及制裁的领域;

4级:重要的合作,多个重要商业国家共同实施一致性的贸易制裁措施或金 融制裁措施,尽管这些措施在时间上和范围上仍是有限的。

通过对制裁获得的国际支持程度做出4个等级上的划分,可以大致评估具体 制裁案例中所获得国际支持程度的高低,并在此基础上衡量制裁受国际支持程度 对制裁发起方威慑实力的贡献程度。

①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64-65页。

第三节经济制裁实力评价体系各级指标权重的确定

(一)各级指标的操作化处理

根据上文确定的指标选取,可将经济制裁实力评价指标体系的内容表示为下

表:

表3・1经济制裁实力评价指标体系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xl常规物质能力CINC值)

 

x2核武器潜在威慑力 (核弹头数量)

 

x3国际支持程度

 

x4经济伤害实力

x41经济规模比

(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的经济规模比)

x42贸易关联度

(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的贸易联系程度)

x43制裁损失比(制裁发起方对目标国造成的制裁 损失占目标国GNI的比)

 

一级指标又称为维度指标,第一个维度指标xl为常规物质能力,用国家能 力综合指数(CINC)来度量,CINC值为0・1之间的分值,指的是一个国家在所 显示的年份中其国家实力在整个国际体系中占的比重,如果分值为0意味着这个 国家当年在国际体系中的实力比重为0%,如果为1则意味着该国在当年的国际 体系中拥有100%的实力,其他国家都只有0%。

第二个维度指标x2为核武器潜在威慑力,用核弹头数量来度量。

第三个维度指标x3为国际支持程度。该指标为定性指标,采用4级量化打 分进行量化。

第四个维度指标x4为经济伤害实力,该指标涉及经济规模对比(x41)、 易关联度(x42)、制裁损失比(x43)三个方面,用3个二级指标分别度量。

(二)数据来源与数据预处理

上表评价体系中的各个指标都有明确的数据来源。首先,常规物质实力的数 据来自Correlates of War Project项目中国家物质能力(v5.0)数据集NMC_5_0.csv 中的国家能力综合指数(CINC值),①并将包含这一项数据的表格命名为数据来

The Correlates of War Project: National Material Capabilities (v5.0) Datasets, https://correlatesofwar.org/data-sets/national-material-capabilities 源表lo其次,核弹头数量的数据则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 的历年核武器报告总结而成,①包含这一项数据的表格命名为数据来源表2o 三,经济伤害实力、国际支持程度的数据全部来自霍夫鲍尔《反思经济制裁》中 总结的1915年至2000年所有经济制裁案例的历史数据统计,所涉及的数据被总 结至数据来源表3。

接下来对所获得的数据进行预处理。当前所获得数据由于来源不同因而无法 直接使用,必须进行数据预处理工作。首先准备出待评价的指标数据集。下图为 数据来源表3部分示例截图:

图3・1数据来源部分示例

案例a

制裁 发起方

受制 裁方

损失占 GNP的 百分比°

贸易 联系彳

GNP

比率$

制裁方的国际合作丫

r 33-1

英国

苏联/俄罗斯

0. 020

13

1

1

38-1

美国、英国

墨西哥

0. 200

69. 5

75

2

F 54-1

苏联/俄罗斯

澳大利亚

0. 500

2.65

18

1

F

56-2

美国、英 国、法国

埃及

3. 400

22. 5

160

2

: 61-1

美国

斯里兰卡

0. 600

6

375

1

F 62-3

苏联/俄罗斯

罗马尼亚

-

40.5

24

4

64-1

法国

突尼斯

1. 500

47. 5

106

1

F 65-1

美国

智利

-

37

98

1

65-2

美国

印度

0. 080

24

13

1

F 68-1

美国

秘鲁

0. 700

9. 5

186

1

F 68-2

美国

秘鲁

0. 700

9.5

186

1

F 71-2

英国

马耳他

4. 400

3& 5

546

1

上图所显示的表格中共包含203个真实的国际制裁案例。在此,首先应明确 一些基本的设定与处理:

⑴ 将苏联或俄罗斯看作是一个国家,都以“苏联/俄罗斯”代替;

(2) 将损失占GNI的百分比为“忽略不计”的单元格,重新赋值为0;

(3) 案例列的前两位数字代表制裁发生的年份,提取出来再补充“19”或

“20”,变成四位数字表示的年份;

(4) 假定同一制裁案例的多个制裁发起方地位和作用相同。即制裁发起方, 若包含2个或3个国家,则假定经济制裁能力的三个指标:损失占GNI 的百分比、贸易联系、GNI比率各占总值的1/2或1/3;同一制裁案例 的各制裁方的国际合作级别同为该级别;

(5) 假定数据来源表2中没有出现的国家的核弹头数为0o

①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SIPRI Yearbook Summaries, https ://www. sipri.org/yearbook/summaries

基于以上设定,使用R语言3.6.1)读入数据来源表3数据并进行数据处 理:生成制裁案例的年份(Year);按制裁发起方对制裁案例进行拆分,产生新 的样本。处理后的数据变成273个样本,发起国都是一个国家或国际组织,部分 结果如下:

图3・2处理后样本数据(部分)

案剁

曼制裁国

损失

GNP 比率

合柞 度

Year

weight

 

发起国

1

33-1

 

0.020

13.00

1.0

1

1933

I.OODtXXX)

按起国1

英国

2

33-1

 

0.200

69.50

75.0

2

1938

5000000

发起国1

莞国

3

38-1

 

0.200

69.50

75.0

2

1938

0.50(XXX)0

发起国2

英国

4

54-1

渎大利亚

0.500

2,65

1^0

1

1954

1.0000(X)0

炭起国1

苏読俄罗期

5

56-2

 

3400

22.50

160.0

2

1956

03333333

芨起国1

美国

6

56-2

 

3400

22.50

16(X0

2

1956

0.3333333

按起亂

英国

7

56-2

 

3400

22.50

isao

2

1956

03333333

捷起国3

法国

8.

61-1

旺里兰卡

0.600

6.00

375.0

1

19C1

1.000CXXX)

发起国1

美国

9

62-3

歩马尼亚

NA

4(150

240

4

19€2

1.000XXX)

茂起国1

苏読惓罗斯

10

64-1

突尼鞭

1.500

47.50

106.0

1

1964

1.00DCXXX)

菽起国1

法国

11

65-1

智利

 

37.00

93.0

1

19€5

I.OODtXXX)

笈起国1

美国

12

65-2

印度

0.080

24.00

13.0

1

1M5

I.OOOtXXX)

按起釧

芙国

13

-1

 

0.700

9.50

136.0

1

1M3

1.0001XXX)

蘆起国1

美国

14

&8-2

 

0.700

9.50

136.0

1

1968

1.000(XXX)

芨起国1

美国

15

71-2

马耳値

4400

33.50

54€.O

1

1971

1.OOD0OOD

发起国1

英国

16

75-2

苏联

0.010

3.50

2.0

1

1975

1.00DIXXX)

芨起国1

 

 

接着,将数据来源表1中按年份和国家名匹配的CINC值合并进数据集。

表1数据如下图所示:

图3-3与年份、国家匹配后的CINC数据集(部分)

 

用R语言3.6.1)读取数据来源表1数据再做数据表连接,先根据国家代 码匹配合并国家名,再根据年份以及发起国与国家名匹配,将CINC值合并进数 据集,完成后部分结果如下:

图3・4合并后数据集(部分)

案例

受制裁国

摄失 比

贸馬 比

GNP 比率

合作 度

Year

weight

 

境起国

steteabb

cine

1

.33-1

苏読懺罗斯

0.020

13.00

1.0

1

1933

1.00CXXXX)

发起国1

英国

UKG

0.0794B72

2

3B-1

 

0200

69.50

75.0

2

193S

0.5000000

发起国1

美国

USA

0.1707712

3

3B-1

 

0200

69.50

75.0

2

193S

0.5000000

发起国2

英国

UKG

0.0777870

4

54-1

澳大利亚

0500

2.65

13.0

1

1954

1.0000000

发起国1

苏联/俄罗斯

RUS

0.1845277

5

56-2

 

3400

22.50

160.0

2

1956

03333333

发起国1

 

USA

02606133

6

56-2

 

3400

22.50

160.0

2

1956

03333333

 

英国

UKG

0.0492237

7

56-2

 

3400

22.50

160.0

2

1956

03333333

衣岂邛

法国

FRN

0.0325624

8

61-1

勞皇兰亡

0.600

6.00

375.0

1

1

1.0000000

最起国1

美国

USA

a2106549

9

62-3

番马尼亚

NA

50

24.0

4

19€2

1.00CKXXX)

发起国1

苏联/俄罗斯

RUS

0.1763372

10

64-1

 

1500

47.50

106.0

1

1W4

1.0000000

发起砂

法国

FRN

0.0288329

11

65-11

智利

NA

37.00

9ao

1

1965

1.0000000

发起国1

美国

USA

0.2015391

12

65-2

印度

0.080

24.00

13.0

1

1965

1.00000M

发起国1

美国

USA

0.2015391

13

&3-1

 

0.700

9.50

186.0

1

18

1.0000000

发起砂

美国

USA

0.2034119

14

68-2

 

0.700

950

136.0

1

1^63

1.0000000

发起囲1

芙国

USA

0.2034119

15

71-2

马耳他

4400

3^50

546.0

1

1971

1.0000000

戻起国1

英国

UKG

0.0290272

16

75-2

苏联

0.010

330

2.0

1

1975

1.0000000

步日

芙国

USA

0.1439478

最后,再根据年份和国家名匹配将数据来源表2中的核弹头数量合并进进数 据集。数据来源表2数据如下图所示:

图3・5核弹头数量数据集(部分)

1

美国

苏联/俄罗斯

英国

法国

中国

以色列

印度

巴基斯坦

朝鲜(预测值)

1945 2

0

0

0

0

0

0

0

0

3^

1946 9

0

0

0

0

0

0

0

0

4^

1947 13

 

0

0

0

0

0

0

0

5~

1948 50

 

0

0

0

 

0

0

0

 

1949 170

1

0

0

0

 

0

0

0

7_

1950 299

 

0

0

0

0

0

0

0

8

1 438

25

0

0

0

 

0

0

0

9_

1952 841

0

0

0

0

0

0

0

0

10

1953 1169

120

 

0

0

0

0

0

0

iF

1954 1703

150

5

0

0

0

0

0

0

12_

1955 2422

200

10

0

0

 

0

0

0

iT

1956 3692

426

5^|

0

0

0

0

0

0

1957 5543

660

58

0

0

 

0

0

0

iT

1958 7345

863

60

0

0

 

0

0

0

 

用R语言3.6.1)读取数据来源表2数据,然后做长表到宽表的转换,变成:

图3・6转换后核弹头数据集(部分)

 

¥&ar

 

头爺

1

1945

美国

2

2

1945

苏酣俄罗斯

0

3

1945

英国

0

4

1945

法国

0

5

1945

中国

0

6

1945

以色列

0

7

1945

印度

0

8

1945

戈基誓坦

0

9

1945

朝鮮

0

10

194-6

美国

9

11

194-6

苏联7俄多斯

0

12

 

英国

0

13

1946

法国

0

14

1946

 

0

15

1W6

以色列

0


再根据年份和国家名匹配合并进数据集,数据来源表2中未出现的国家核弹 头数量赋值为0,得到结果(部分)如下:

图3・7核弹头数据集结果(部分)

 

案例

受制裁冈

摄失

贸厨 比

GNP

比率

合作 度

Year

weight

 

发起国

stateabb

CilK

按弹 头散

1

33-1

 

0.020

13.00

to

 

1933

1.0000000

笈起国1

英国

UKG

0.0794872

0

2

3B-1

墨西哥

0200

6950

75.0

2

1938

05000000

笈起国1

美国

USA

0.1707712

0

3

3S-1

 

0200

6950

75.0

2

193S

05000000

发起国2

英国

UKG

0.0777870

0

4

54-11

澳大利亚

0500

2.65

13.0

1

1954

1.0000000

芨起国1

苏联/俄罗斯

RUS

0.1845277

150

5

56-2

 

3400

22L50

1*60.0

2

1956

0.3333333

芨起国1

芙国

USA

02606133

弓磁

6

56-2

 

3400

2Z50

160.0

2

1956

0333333.3

我起国2

英国

UKG

0.0492237

50

7

5&-Z

 

3.400

2Z50

1-60.0

2

1956

033333.33

发起国m

法国

FRN

0.0325624

0

g

61-1

护里兰卡

0.600

6.00

375.0

Pl

19€1

1.0000000

芨起国1

3

USA

02106549

22229

9

64-1

突尼斯

1500

47.50

106.0

 

1964

1.0000000

笈起国1

法国

FRN

0.0288329

4

10

65-2

印度

0.080

24.00

13.0

1

19€5

1.0000000

芨起国1

美国

USA

02015391

31139

11

6B-1

 

0.700

950

186.0

1

1%3

1.00MXXX)

发是釧

美国

USA

02034119

29561

1Z

 

 

OJOO

950

1S6.0

1

1^63

1.0000000

发起国1

美国

USA

02034119

29561

13

71-2

马耳他

4.400

33.50

546.0

1

1971

1.0000000

僉起囲1

英国

UKG

0.0290272

412

14

75-2

苏联

0.010

350

2.0

p

1975

1.0000000

发起国1

美国

USA

014 478

27519

15

75-5*

智利

0.700

13.00

224.0

1

1975

1.0000000

发起国1

美国

USA

0J43947B

27519

制裁案例的部分发起方是国际组织,为了方便进行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本 研究不将单纯由国际组织发起的经济制裁案例纳入评价对象之内,其对应的 CINC值为缺失值,剔除这样的样本。再将损失占GNI的百分比、贸易联系、 GNI比率进行折算,即用1/2或1/3加权。最后重新命名并选择列,得到待评价 的指标数据集,共包含195个样本。部分结果如下:

图3・8代评价指标数据集(部分)

Year

蛙起国

X1

 

 

x41

x42

x43

1

1933

 

0.0794372

0

1

1.00000

 

D.O2OD0DOOT

2

1933

美国

0.1707712

0

2

B7.5DOM

珂了宝XXX)

OJOOffiWM

3

1933

英国

0.0777370

0

2

B7.5DOM

珂了宝XXX)

OJOOffiWM

4

1954

苏跆锻罗新

0.1845277

150

1

 

2.650030

0.500000053

5

1956

美国

0.2606133

3692

2

53.33333

7.BOOOM

1.133333333

6

1956

英国

0.0492237

50

2

53.33333

7500000

1.133333333

7

1956

 

0.0325624

0

2

53.33333

7.50KXM

1.133333333

S

1961

美国

0.2106549

22229

1

375.K>lX>3

6.00KXM

D.eOOfflXMXK)

9

1964

 

0.0288329

4

1

1-36.(X>WD

47.5D&&&&

1,50DfflXXX»

10

1965

美国

0.2015391

31139

1

13.0(X>W

24.0K>MH)

D.OSDfflXXXJO

11

196S

 

02034119

29561

1

 

9.50ffiX>D

 

12

196S

 

02034119

29561

1

 

9.50ffiX>D

 

13

1971

英国

0.0290272

412

1

546.DKXX)

33.5D[XXX)

 

14

1975

 

0.1439473

27519

1

2.00000

3.50DDOT

D.01 (XXXXXK)

15

1975

 

0.1439473

27519

1

224.0DDD0

[&OOOOffi)

0.70Dffi>[W3

 

至此,对评价指标体系数据来源的预处理就全部完成了。

(三) 评价方法的选取

在评价方法的选取上,本章采用客观赋权法与主观赋权法相结合的方式,即 先采用癇权法进行客观赋权,再运用层次分析法(AHP)进行主观赋权,从而形 成科学合理的评价指标体系。

首先,从上文确定的评价指标与数据来源来看,部分历年经济制裁案例中所 涉及的数据以及常规物质实力、核威慑实力都是根据客观真实的制裁事件总结得 出的。客观赋权法能够根据这些数据对指标权重进行客观确定,降低了人为因素 干扰评价结果的可能性。

在使用客观赋权法之后,还需要通过主观赋权法进一步的计算。对于这一类 型的评价体系而言,单纯依赖数据本身、没有掺杂人为主观判断的评价指标体系 虽然足够客观,但不够合理。科学精神、客观目标与绝对制约是相伴而生的,试 图单纯通过采用客观赋权法来保证绝对客观评价的做法并不能得出最完善的经 济制裁威慑实力评价指标体系。因此,在客观赋权完成之后,还要使用层次分析 法进行主观赋权,从而最终确定各个指标在指标体系中的权重。

(四) 评价模型构建

1、基于爛权法的经济伤害实力评价

根据表3・1可知,从二级指标到一级指标,需要根据经济规模对比(x41) 贸易关联度(x42)、制裁损失比(x43),来评价经济伤害实力(x4)。本章米用 爛权法来处理。

爛权法是一种客观赋权法。在信息论中,爛是对不确定性的一种度量。不确 定性越大,爛就越大,包含的信息量越大,因而在综合评价中也能起到更大的作 用,因此权重越大;不确定性越小,嫡就越小,包含的信息量就越小,因而在综 合评价中也能起到较小的作用,因此权重越小。根据爛的特性,可以通过计算嫡 值来判断一个事件的随机性及无序程度,也就是用癇值来判断某个指标的离散程 度,指标的离散程度越大、其不确定性就越高、该指标对综合评价的影响(权重) 越大。

1)爛权法算法步骤

① 对刃个样本,m个指标,则呵为第i个样本的第j个指标的数值(z-1, 2…,

n; j=l, 2,..., m);

② 指标的归一化处理:异质指标同质化

由于各项指标的计量单位并不统一,因此在用它们计算综合指标前,先要进 行标准化处理,即把指标的绝对值转化为相对值,从而解决各项不同质指标值的 同质化问题。另外,正向指标和负向指标数值代表的含义不同(正向指标数值越 高越好,负向指标数值越低越好),因此,对于正向负向指标需要采用不同的算 法进行数据标准化处理:

正向指标:

' Xq — min {兀1)…,兀勿}

Xy max {旺尹…,兀勿 min {旺丿,xnj

负向指标:

■ _ max{r・・・,s}_^

Xy max {兀^,xnj  min {鬲尹…,xnj

为了方便起见,归一化后的数据列仍记为呵;

③ 计算第丿项指标下第7个样本值占该指标的比重:

X..

Pij ~ ‘ 7 = 1,...,,丿=1,...,加

z=l

④ 计算第j项指标的爛值:

n

=-k P」n(p) j = 1,...,加

i=l

其中,k=l/\n(n)>0.满足磋0;

⑤ 计算信息*商冗余度(差异):

dj  1 一勺, j

⑥ 计算各项指标的权值:

d

Wj =右」, 丿= 1,2,…,加

>1

⑦ 计算各样本的综合得分:

jn

Sj i = l,...n

j=i

2)通过爛权法计算得出的客观赋权结果

用Matlab 2019 a编程实现爛权法计算权重,得到三个指标经济规模对比 x41)、贸易关联度(x42)、制裁损失比(x43)的权重向量为:

W2 =[0.5118, 0.1202, 0.3680]

根据该权重向量,计算各个样本的综合得分,即得到一级指标经济伤害实力

x4)的评价值,与其它一级指标数据一起构成待评价的一级指标数据集,部分结

果如下:

图3・9 一级指标数据集结果(部分)



 

2、基于层次分析法(AHP)的经济制裁实力评价

从一级指标xl常规物质实力、x2核武器潜在威慑力、x3国际支持程度、x4 经济伤害实力,到总的经济制裁威慑实力评价的模型构建中,具体这4个方面各 占多大权重,本研究认为应该遵循权威专家的专业判断,再借助层次分析法进行 科学的综合决策。

层次分析法(AHP)是上世纪70年代,美国运筹学家Saaty提出的一种层

次权重决策分析方法。常用于对多因素分级处理并确定因素权重的分析案例中, 它是一种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评价决策分析方法,它将评价者对复杂系统的评价 思维过程数学化、科学化、系统化。其基本思路是评价者通过将复杂问题分解为 若干层次和若干要素,并在同一层次的各要素之间简单地进行比较、判断和计算, 即可以得出不同因素的重要程度,从而为选择最优方案提供决策依据。作为经典 决策方法的层次分析法,把一个内部结构繁琐复杂的整体问题细化拆分成多个组 成要素,按照支配关系将这些组成要素编制成递阶式分层结构,通过将这些结构
要素两两一组进行对比分析的方式确定每个要素的重要程度,之后需要加入决策 者自身的价值判断,据此确定后备方案相对重要程度的总体排序。

不同的多属性决策方法均有各自不同的应用范畴,作用机理也各不相同。当 今很多研究方法更注重方法自身的复杂性和其实现步骤的繁杂,盲从地追求其数 学形式的庞杂多变,忽略了本该重视的简明易懂性和科学合理性,错误地将评价 过程的复杂性等同于评价结果的准确性和科学性,在一味地沉溺于客观赋权的同 时也将决策者的意图置于客观数据之外。而层次分析法相比其他评价方法具有直 接真实性、简明易懂、操作性强、整体统筹性等特性。首先,AHP具有直接真 实性的特性,因为它所需要输入的数据均来自决策者本身的直接判断和取舍,所 以充分反映了决策者自身的真实意图,另调查最真实最直接的反应判断主体的选 择,很大程度上增强了该评价方法的效用。其次,层次分析法还具有简明易懂的 特性,决策者只需按照自身想法进行问卷填写,其过程简单清晰,研究人员的问 题导向一目了然,消除了研究人员与决策主体的沟通不畅等问题,使受访者的认 识可以更容易被收录,进而对研究结果产生直接影响。第三,层次分析法将可计 量和不可计量的因素统筹为问卷问题,使决策者方便依据自身的认知对所有因素 进行测度分析,这种革新打破了以往分析方法只能分析定量问题的困境,将决策 者的决策过程量化、数据化,使之前不可量化研究的问题得以更科学的解决方法。 最后,层次分析法还具有整体统筹性,它的分析过程是先将整体拆分成各构成要 素,分析要素之间的关系及整体所处的环境背景,但是最终会汇总成一个呈现递 阶层次模式的有机整体,这种系统方法适用于解决相对复杂的问题,先化整为零, 最终又统筹全局形成系统解决方案,使原本复杂难解的问题变得层次分明,更易 处理,更容易方便快捷地形成最终解决方案。下图展示了层次分析法的计算原理: 图3・10层次分析法(AHP)原理示意图

目的层

主因素层

子因素层

总体而言,层次分析法通过由专家对指标进行两两比较的方式判断指标间的 重要性排序,而所选样本量并不需要太大,只要研究人员确定调查对象(专家) 的答案能够体现对这一研究领域的代表性即可。

1)层次分析法的算法步骤

① 根据评价目标及其影响因素等建立层次结构,即上文已经建立好的评价 指标体系。

② 构造判断矩阵

从层次结构模型的第二层开始直到最底层,分别对每一层次各个因素的相对 于上层因素的相对重要性进行两两比较,根据Saaty的1〜9级心理标度给出对应 的判断矩阵。

在比较第/个因素与第j个因素相对于上一层某个因素的重要性时,使用数 量化的相对权重刈来表示,假设共有刃个因素参与比较,则有矩阵:

/ 、

an am

A= '' •••=(勺)“X”

Saaty根据绝大多数人认知事物的心理习惯,建议用1〜9及其倒数作为标度 来确定刈的值。如下表所示:

表3・2 Saaty发明的1〜9标度含义

i比丿强的重要程度

相等

稍强

很强

绝对强

 

1

3

5

7

9

其中,2, 4, 6, 8分别介于1, 3, 5, 7, 9对应的重要程度之间。显然,A 中的元素满足:i)勺0; ii)勺产1/q打iii) a, =1,称为正互反矩阵。

③ 判断矩阵的一致性检验

判断矩阵A还需要满足足够的一致性,即一致性即判断的一种 传递性,比如a的重要性是b的2倍,b的重要性是c的3倍,则a的重要性得 c的6倍。

但在实际操作中,客观事物的复杂性以及人们对事物判断比较时的模糊性, 使得构造出完全一致的判断矩阵几乎不可能实现。因此,Saaty提出了一致性检 验,即判断矩阵允许有一定不一致的范围。

计算判断矩阵A的最大特征值2max,然后求出一致性指标:

n-1

再将其与随机模拟得到的平均随机一致性指标RI进行对比,计算一致性比率:

RI

若CR<0.1时,认为判断矩阵/有满意的一致性;若CR>0.1,应考虑修正判

断矩阵力。

表3・3不同阶数矩阵的随机一致性指标

矩阵阶数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RI

0.58

0.90

1.12

1.24

1.32

1.41

1.45

1.49

1.51

1.54

1.56

 

④ 计算各层次结构的相对排序权重

特征根法的基本思想是当正互反矩阵(勺)呦为一致性矩阵时,对应于判断矩

阵的最大特征根入^的特征向量,经归一化后即为排序权向量,为w。而w的元

素为同一层次因素对于上一层次某因素相对重要性的排序权值,为了实现AHP 的最终目的,需要从下而上逐层进行各层元素对目标合成权重的计算。

为了构造相对科学合理的判断矩阵,本研究设计了调查问卷①,找到23位权 威专家对这四个方面的相对重要程度进行两两对比判断打分。打分的依据来自

Saaty的1〜9级心理标度,其结果整理如下:






 


①调查问卷内容见附录A


(2)通过AHP计算得出的主观赋权结果

根据上表数据,得到了四个一级指标重要程度的两两对比判断矩阵,接着采 Matlab 2019a编程实现层次分析法,先计算一致性比率为:

CR = 0.0088 <0.1

表明通过一致性检验;接着再计算权重向量,得到:

W] = [0.1490, 0.3575, 0.3029, 0.1906]

由此,得到了本研究中的经济制裁威慑实力评价指标体系中各个指标的权 重,分别为:

表3-4经济制裁威慑实力评价指标体系各指标权重

 

常规物质实力

核武器潜在威慑力

国际支持程度

经济伤害实力

指标权重

0.1490

0.3575

0.3029

0.1906

在此基础上,可以根据得到的评价指标体系以及确定的权重计算经济制裁案 例中制裁发起方的威慑实力。计算方法如下:

已知前文得到了待评价的一级指标数据集,由于各一级指标的量纲不同,先 进行归一化处理,都基于如下公式归一化到[0,1],此处都是正向指标:

x. - min xt

1勺。

max Xj - min x.

\<i<n \<i<n

将归一化的一级指标数据,根据权重向量%做加权合成:

4

score =工

i=l

就得到每个样本的国家经济制裁实力综合得分。

在此基础上,本章尝试性对本研究涉及的195个制裁案例中的制裁发起国进 行经济制裁实力的综合评价,也就是计算各个制裁发起国从1915年至2000年的 总体经济制裁实力。必须注意的是,在一级指标数据集中,制裁发起国出现的频 次是不同的,比如美国出现126次,说明所有制裁案例中美国共发起(或共同发 起)了 126次制裁,遥遥领先于其它国家。一次制裁代表了其一部分制裁实力, 应该对多次制裁按国家进行累加得到该国的最终制裁实力得分,并按从高到底排 序。结果如下表所示:

表3・5经济制裁发起国制裁实力历史累计得分

国家

最终制裁实力得分

美国

48.973

苏联/俄罗斯

3.564

英国

2.897

法国

0.665

德国

0.602

日本

0.523

沙特

0.434

中国

0.386

印尼

0.332

荷兰

0.330

西班牙

0.312

加拿大

0.222

比利时

0.213

澳大利亚

0.207

新西兰

0.206

印度

0.203

尼日利亚

0.041

南非

0.025

希腊

0.021

 

第四节制裁实力各项指标的权重解读及其对威慑有效性的影响

根据客观赋权法与主观赋权法对所收集到的数据进行分析的结果,本研究得 出了经济制裁发起方制裁实力的评价指标体系,且确定了各个指标的权重。指标 权重意味着该指标对经济制裁实力评价的贡献大小,权重高则贡献大,权重低则 贡献小。从上文的分析结果来看,本研究确定的经济制裁发起方制裁实力中各个 指标的贡献程度从大到小依次为:核武器潜在威慑力、国际支持程度、经济伤害

实力、常规物质实力。

根据目前的分析结果来看,核武器潜在威慑力对制裁发起方制裁实力的贡献 是最大的,这实际上体现了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大部分领域中的纯威慑 效果。这种威慑效果是通过报复性威慑的逻辑展示出来的。也就是说,在制裁发 起方的实力组成部分中,目标国还是最为惧怕核威慑实力,担心发起方真的在制 裁失败后会采取核打击予以报复。这是由核武器本身巨大的毁伤性决定的。如果 拥有核武器的制裁发起方面对的是没有核武器的目标国,可以利用核武器的报复 性威慑力在经济制裁中对目标国进行施压,从而营造出自身的制裁实力足以碾压 目标国的形象,提升制裁发起方通过经济制裁进行威慑的有效性。

国际支持程度的贡献稍低于核武器潜在威慑力,按其权重大小排在经济制裁 实力评价指标体系中的第二位。这一结果其实符合冷战后经济制裁案例中多国合 作进行制裁的趋势。以美国为例,美国从冷战后期开始就减少了单独制裁的行动, 反而开始联合更多国家或国际组织共同进行制裁。由此看来,获得国际支持的联 合制裁行动在许多制裁发起方看来是更能保证制裁成功,也就是确保经济制裁威 慑功能得到有效发挥的途径。其背后的逻辑也很好理解,目标国摆脱制裁所造成 压力的最根本方法在于寻找到可以替代的贸易渠道、伙伴或融资对象,而制裁发 起方寻求国际支持的目的也正是为了从更大范围、更深程度完成对目标国的经济 封锁,尽量降低目标国获得第三方帮助的可能性。

经济伤害实力的指标权重虽略低于前两项,但仍然是经济制裁实力中不可或 缺的部分。经济伤害实力是制裁发起方进行制裁所使用制裁手段所依托的根本。 在通过嫡权法进行二级指标权重确定的计算中,其结果显示,在经济伤害实力的 三个二级指标中,按照权重即贡献度大小排序依次为:经济规模比、制裁损失占 GNI的比、贸易联系度。实际上这能够解释现实的经济制裁案例中单纯依靠贸易 制裁已经很难实现制裁目标的现象。也就是说,贸易联系度强或说贸易相互依赖 关系强并不能决定制裁发起方的制裁实力高低。发起方若要强化自身的经济伤害 实力,必须将重点放在经济规模的扩大与制裁手段造成的目标国损失上。

常规物质实力对制裁实力的贡献相较前三项较小,该要素主要是通过展现制 裁发起方基础物质实力与战争潜力的方式来展现实力的。在这方面,常规物质实 力很难像核武器潜在威慑力那样凭借强大的毁伤力展现报复性威慑力。但是,常 规物质实力中的军费支出、军事人员数量、总人口、城市人口、资源消耗程度与 钢铁产出量等组成部分实际上对制裁发起方的经济伤害实力与核武器潜在威慑 力发挥了基础性的决定作用。因此,常规物质实力虽然不是对经济制裁实力贡献 最直接、最突出的指标,但其基础性的作用与地位不应被忽视。

结合前文提到的经济制裁具有拒止性威慑与报复性威慑的双重特性,本研究 认为经济制裁的报复性威慑力应在拒止性威慑力的基础之上发挥作用o其原因在 于,在经济制裁中,拒止性威慑是通过实质上的制裁行为降低对方当前收益的方 式发挥作用的,而报复性威慑更多影响的是目标国对未来预期收益的心理。因此, 在考察制裁发起方制裁实力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影响机制时,应着重观 察制裁受国际支持程度所发挥的作用。

第五节本章小节

本章探讨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第一个必备要素一一经济制裁的威 慑实力。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实力即制裁发起方的制裁实力。本章分析了制裁 实力的组成要素,其中包括制裁发起方的经济伤害实力、制裁受到国际支持的程 度、核武器潜在威慑力与常规物质实力。在明确制裁实力所包含的要素内容后, 还要确定各个要素的贡献程度,即指标权重。因此,本章采用主观、客观赋权相 结合的方法,通过对客观数据与调查数据的定量分析,确定各个指标的权重,明 确了 4个组成要素各自的贡献程度,并得出了针对经济制裁发起方实力的评价指 标体系。最后分析了各个要素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影响路径。


第四章 经济制裁手段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影响

经济制裁若要有效发挥威慑功能,另一重要的影响变量在于制裁手段的运用 方式与执行层次。除了制裁实力的大小以外,如何运用这种实力、在多大程度上 进行制裁、制裁是否能够击中目标国的要害都影响着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实现。 因而,制裁的手段与策略对于经济制裁的最终效果有着重要的意义。

第一节 经济制裁手段的层次与烈度

从经济制裁对目标国造成的影响结果来看,不同的制裁程度能够实现的制裁 效果是不同的。根据周永生对经济制裁的挑战性与严厉性研究,经济制裁手段在 制裁层次与烈度上可以分为低烈度制裁、中烈度制裁与高烈度制裁。

1、 低烈度经济制裁。低烈度经济制裁从制裁发起动因来看,绝大多数情况 下都是由于经济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在经贸领域的摩擦而展开,制裁发起方主要 针对的是目标国在经济政策上的意图与行动。有时,这种程度的制裁也会与政治、 安全利益相关连。低烈度制裁通常涉及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在个别商品或较小的 经贸领域上的限制,对目标国融资上的限制也较为轻微。同时,这种制裁通常是 针对特定的具体目标采取的措施,其使用频率较高但持续时间不长,对目标国造 成伤害的同时又不会造成过于严重的后果甚至危机。

2、 中烈度经济制裁。从制裁发起的动因来看,中等烈度的经济制裁大多与 制裁发起国的政治、安全利益相关,且制裁发起国认为不发起制裁就无法实现对 目标国的政策要求。从制裁所使用的手段与实施制裁的范围来看,中烈度制裁会 使用多种方式,在较大范围内进行制裁。因而,相比起低烈度制裁,中烈度制裁 不再局限于对目标国少数贸易领域或融资渠道的限制,而是发展成对目标国关键 性的进出口贸易商品以及较大规模融资渠道的限制,且限制的程度较高。同时, 所制裁的经贸领域触及了目标国较为核心的经济甚至政治利益,使目标国无法通 过承受小范围损失而忽略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图。从制裁的伤害程度来看,中烈

① 周永生:《经济外交》,第299-301页。

度经济制裁会使目标国部分关键性的产业造成短期内难以恢复的损失。

3、高烈度经济制裁。从制裁发起的动因来看,高烈度经济制裁基本都是出 于制裁发起方对自身政治、安全利益的维护而发起的。制裁发起方认为自身受到 了来自目标国较为明显且强烈的威胁,这种威胁展现出了明显的敌意,是对制裁 发起方核心利益的进犯。因此,制裁发起方希望通过高烈度的经济制裁手段削弱 对方的经济、军事实力,明确自身的威慑意图,迫使对方放弃挑战、进行让步。 大范围的经贸关系断绝、全面的贸易禁运、对目标国融资渠道的彻底切断以及海 外资产的大范围冻结都是高烈度的经济制裁措施。对于制裁发起方来说,这种明 显的经济制裁手段通过自身明确的表态与高昂代价信号的发出,展现出了自身强 硬的威慑态度与实力。但是,高烈度经济制裁也是一种危险的制裁策略,容易将 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推向战争的边缘。

第二节金融制裁

(一)金融制裁概述

1、金融制裁的概念与内涵

从经济制裁的角度出发,金融制裁被视为经济制裁的内容之一,在金融制裁 中所使用的具体方法和措施被称为金融制裁手段。制裁发起方在制裁中使用金融 制裁手段已非新的政策,而随着国际金融日益成为国际行为体进行互动时不可或 缺的桥梁和渠道,经济制裁中的金融制裁手段开始发挥越来越关键的作用。

从以往对金融制裁的研究看来,学者们基本都将金融制裁视作经济制裁中的 制裁内容或制裁手段。霍夫鲍尔认为,金融制裁实施的方式是公开地拖延或中断 所资助的贷款或拨款,同时还有可能冻结受制裁国的资产。①张曙光认为经济制 裁的方法集中于金融和贸易领域,其中金融制裁措施主要包括取消对目标国的金 融资助、取消贸易信用保证、冻结目标国资产、控制目标国相关的资金流动等。 ②柳剑平、刘威认为经济制裁主要通过冻结目标国领导人、政府或国内支柱企业 在国外的金融资产,减少或暂停对目标国的金融信贷或经济援助,以及限制其进

① 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71页。

② 张曙光:《经济制裁研究》,第5页。

入海外金融市场等手段,强迫目标国服从制裁国的政策要求。①石斌认为金融制 裁是经济制裁的内容之一,指的是剥夺目标国获取外国资本或进入外国金融市场 的制裁行为。②还有学者指出,金融制裁的最终目的在于限制被制裁方的资金融 通活动,从而迫使被制裁方停止相关行为,接受制裁条件。③

金融制裁作为经济制裁的具体内容之一,也能够成为实现威慑的具体手段。 前文提到,成为威慑手段必须满足3个条件,即必须能够展现实力、能够制止或 改变目标国意图以及能够触及核心国利益。对于金融制裁来说,这3个条件均能 通过金融制裁手段和措施的使用而满足。首先,金融制裁能够通过其具体措施对 目标国形成高强度的伤害,从而体现出进行威慑的实力。在各种经济制裁的手段 与措施中,若某一手段能够实现对目标国某些重要经济部门和领域的大范围产品 和渠道进行制裁,最终达到双方断绝一切经贸往来的程度,则可以被视作“高烈 度”经济制裁。④而由于金融制裁能够通过冻结资产、取消贷款、限制目标国使 用外币进行支付等具体措施而将目标国完全隔绝于全球金融市场,导致目标国经 济发展陷入僵局,因而极端的金融制裁可以被视作“高烈度”经济制裁手段之一。 其造成的目标国损失不容小觑。第二,通过对目标国造成的剧烈而大范围的伤害, 目标国不得不考虑继续原有政策意图或行为的代价和收益,若不想扩大损失,则 会选择服从于制裁发起方的政策要求。第三,在经济全球化趋势尚未停止的今天, 一国在金融上遭到重创势必触及了本国的核心利益。对于高度依赖引进资金与对 外投资的国家来说,金融制裁手段则显得更为致命。因此,恰当的金融制裁手段 势必能够触及目标国的核心利益。

2、金融制裁的特性

金融制裁也具有其自身的特性。

首先,金融制裁必须依托强大的金融实力才能得以展开。相对比其他的经济 制裁手段,金融制裁对制裁发起方的实力提出了较高要求。如果一国希望通过金 融制裁手段达到政策目标,必须要保证自身与目标国处于一整套完备有效的金融 体系之中,且自身在这个体系中占据着无法替代的核心地位。只有在这种情况下, 才有可能对目标国施加足够强的压力,迫使目标国停止或改变原有政策。这也是

① 柳剑平、刘威:《美国对外经济制裁问题研究一一当代国际关系政治化的个案分析》,第206页。

② 石斌:《有效制裁与“正义制裁”一一论国际经济制裁的政治动因与伦理维度》,第30页。

③ 许以升、马鑫:《金融制裁:美国新型全球不对称权力》,中国经济出版社,2015年,第6页。

④ 周永生:《经济外交》,第301页。 冷战初期,美苏分别通过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与执行“莫洛托夫计划”从而 形成有利于自己的金融体系的原因。通过形成强大且有利于自身的国际金融体 系,制裁发起方就能够在股票市场、国际债务问题、国际支付渠道等方面控制他 国,从而操纵并左右全球金融市场,以金融为武器要求目标国服从于自身的政策 要求。

其次,正是由于金融制裁需要依托强大的金融实力这一特性,使得美国成为 了最频繁使用金融制裁的制裁发起方。一方面,美国是二战后形成全球性经济体 系的主导国家,在贸易、金融、货币等领域均建立里了以自身为主导的全球性制 度网络。即使在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美国依然可以凭借着多年积 累下来雄厚实力不断发起金融制裁。无论是当今运行中的金融体系,还是体系中 的各类金融产品与工具,大多都由美国发明并控制,由此形成的金融霸权使得美 国将金融制裁工具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另一方面,美国凭借已经建立的金融霸 权不断施加单边制裁。在经济制裁中,发起金融制裁的国际行为体当然并不只局 限于美国,但由于美元承担着支付货币与交易媒介的重要角色,且制裁必须依托 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性金融体系,使得联合国、欧盟以及其他西方大国在进行金 融制裁时大多需要美国的制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美国自身在实施金融 制裁时,只需要得到总统与国会的支持便可执行,无需依仗他国的帮助。执行成 本的低廉使得美国更加频繁发起单边金融制裁。

第三,金融制裁通过相关法律法规的建立与执行机构的设立得到制度保障。 在当今国际法体系中,有关金融制裁的法律依据来源自《联合国宪章》中的第 25条(第五章)与第41条(第七章)。但是,联合国宪章中的条款仅对金融制 裁提供了宏观性的政策指导与法律规定。各国在进行政策实践时,仍依据本国的 相关法律法规予以执行。以最常使用金融制裁手段的美国为例,美国在二战后通 过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形成了由美国主导的全球性经济体系。为了配合体系的 良好运转,美国将1977年颁布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与《国家紧急状态法》 作为美国施行金融制裁的法律依据。这两项法案的最重要意义在于,赋予了美国 总统在紧急情况下使用经济制裁的权力,其中就包括资产冻结等金融制裁手段。 此后,美国继续扩大了总统在金融制裁上的权力,之后通过的《爱国者法案》允 许美国总统在不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时也能够对其他行为体实施金融制裁。

在金融制裁的制度保障中,还需要特定的机构执行金融制裁政策。美国专门 设置了隶属于财政部的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该机构作为美国执行对 外经济制裁的重要部门,除了有权限制进出口贸易以外,还可以依照法规冻结目 标国在美国的海外资产、禁止特定对象进行金融交易等。另外,OFAC制定了美 国金融制裁的对象名单,将有可能被制裁的目标与对象分为6类,而这其中不仅 包括国家,还包括可能与制裁相关的金融机构与个人。

(二)金融制裁的手段与措施

金融制裁作为经济制裁的具体内容之一,其实现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 逻辑在于通过伤害目标国金融利益展现制裁发起方的实力,从而迫使目标国进行 成本■收益计算,出于对制裁发起方继续扩大并加强制裁手段的范围与烈度的担 心,或由于目标国金融体系已经受到严重伤害,而不得不放弃原有的政策企图。 从金融制裁所使用的具体方法、手段与措施来看,可以从以下类别进行分析。

1、没收或冻结目标国的海外资产。金融制裁作为一种经济武器,其对目标 国造成的最显著伤害就是限制对方的资金流动。因而,没收或冻结目标国在制裁 发起方的资产是最为常见的金融制裁手段。在经济制裁中,实施制裁的发起方不 一定是单一的民族国家,还有可能是几个大国或政府间国际组织,因而,多个制 裁发起国可能会联合起来冻结目标国在本国的资产,从而对目标国的经济运行造 成极大的打击。在这一过程中,由于目标国的资金链接被斩断,其进出口贸易也 会受到严重的影响。若目标国同时被施加了贸易制裁,且目标国试图通过寻找替 代贸易伙伴的方式抵消贸易制裁带来的损失,则金融制裁造成的资金流动障碍将 会对目标国的反抗行为带来极大负面影响。

美国作为行使金融制裁最为频繁的国家之一,从二战末期开始就利用金融制 裁手段的力量打击对其不利的目标国。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为了削弱日本的军事 实力,美国冻结了日本在美共1.3亿美元的资产,对日本实施了程度极高的金融 制裁。在二战结束后的朝鲜战争中,美国又为了防止中国出兵朝鲜,也联合盟友 冻结了中国在海外的资产。在冷战期间,美国通过资产冻结的方式,分别对伊朗 和伊拉克进行了金融制裁。9-11事件之后,资产冻结的动因发生了改变。美国 开始通过这种方式对恐怖主义行为以及支持恐怖主义行为的国家进行威慑与施 压。虽然美国实施针对恐怖主义的金融制裁并非抱着单纯的目的,但一定程度上 威慑了恐怖分子的袭击以及扩散行为。通过对恐怖分子资金的切断与追踪,一方 面削弱了对方的实力,使其难以获得实施恐怖袭击行为的必要资金支持,另一方 面可以通过资金流追查来源,从而抵御和防范未来可能的恐怖主义行为。

从目前的制裁趋势来看,切断资金来源与冻结海外资产的金融制裁措施逐渐 精确化,制裁所针对的行为体也从目标国的整个国家和政府缩小到关键领域的决 策者与领导人,以期实现“聪明制裁”的效果。

2、 减少、取消或停止对目标国的融资或经济援助。这种金融制裁措施通常 是与经济援助共同起效,从而对目标国产生压力。制裁发起方可以减缓、暂停或 取消原本应给予目标国的援助款项,而如果目标国在此压力下决定放弃原有的政 策意图,则制裁发起方可以继续有条件地兑现此前允诺的援助。也就是说,对目 标国的融资或援助可以作为一种制衡的手段起到威慑作用,若目标国极其依赖外 部融资或经济援助,则制裁发起方可以利用这一手段就是否发放援助款项与目标 国之间讨价还价,最终,目标国出于获得融资或援助的压力不得不放弃不利于制 裁发起方的政策企图。

在许多研究中,这种类型的金融制裁手段又被称为财政制裁。对于需要外国 融资支持或国际金融机构财政援助的国家来说,财政制裁则显得更为致命。对于 许多经济不甚发达的国家来说,其某些行为在制裁发起方眼中被视为威胁时,其 遭受的财政制裁有可能摧毁整个国家的经济体系。毕竟,来自其他国家或世界银 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援助对于这类型的目标国是不可替代的。

在这一类型的金融制裁案例中,最为典型的就是美国从1984年开始的针对 伊朗的融资限制。在长达十余年的制裁中,美国对伊朗实施了全面的金融制裁, 其中几乎限制了所有与伊朗有关的金融交易,同时禁止伊朗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获 得必要的融资。伊朗为了摆脱融资限制造成的窘境,转而向其他国家的商业银行 寻求替代办法,但同时付出了更高的代价。以伊朗1991年油田融资项目为例, 外国投资公司迫于美国的压力与对伊朗政治前景的担心,不敢轻易参与伊朗的油 田融资项目,尽管伊朗已将回报率升至10%0在各方压力下,伊朗不得不再次提 高回报率,从而吸引外部融资以支撑本国的石油产业。

3、 切断特定货币的获取及使用渠道。在国际经济体系中进行金融交易时, 行为体之间势必都要通过世界货币体系中的特定货币进行交易。当目标国极其依 赖某种支付结算货币时,若切断该国获取及使用货币的途径,也会对其经济运行 造成极大困扰。

自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之后,美元逐渐成为世界货币体系中不可替代的世界 货币,美国也通过美元控制了世界金融体系的运行。美国凭借美元的地位和影响 力,通过两种方式实现金融制裁。第一,切断目标国获取美元的能力。无论是目 标国试图寻找其他贸易伙伴,还是用于支付国际货款、进行国际交易,若目标国 主要的结算货币是美元,则截断对方获取美元的渠道则会使目标国无法完成交 易。以美国对朝鲜的制裁为例,美国曾通过限制从本国和日本发往朝鲜的侨汇, 截断了朝鲜获得美元的渠道。第二,美国凭借对全球支付清算系统的控制,阻止 目标国使用美元。美国把持了 “环球银行间金融电讯协会” (SWIFT)“纽约 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若目标国需要以美元进行支付与结算,大 多都需要通过这两个机构而进行。因而,美国可以轻松地通过这两个机构使目标 国无法使用美元进行结算,使目标国的国际交易受到严重阻碍。

4、禁止他国金融机构或企业与目标国进行交易。制裁发起方不仅可以通过 自身对目标国的金融限制实施金融制裁,还可以要求他国的金融机构或大型投资 企业不得与目标国进行交易。这也是美国常用的制裁手段之一。

在金融制裁中,制裁发起方能够凭借自身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地位要求他国 的金融机构不得帮助目标国进行融资、贷款等行为。美国作为惯用这一手段的制 裁发起国,常要求他国的金融机构配合美国进行制裁,根据美国所提供的清单对 目标国或目标国中的支柱产业进行资产冻结等限制其交易的行为。美国能够采取 这一措施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依赖于其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霸权地位。若金融 机构选择不跟从美国的政策目标,则有可能被吊销机构信用证,或遭到严厉的处 罚。

另一方面,美国还要求第三方国家的公司不得与目标国进行交易。这一种制 裁措施通常都被美国政府以法案的方式确定下来。其中最为典型的案例即美国克 林顿政府针对伊朗所通过的“达马托法案”。1996年,美国通过并执行伊朗■利比 亚制裁法,即达马托法案,规定了美国总统可以向所有对伊朗和利比亚进行石油 投资超过4千万美元的第三方国家企业进行制裁。随后,美国又于1997年将门 槛金额降低到2千万美元,实际上扩大了制裁范围。这一法案颁布并实施后,伊

朗获得他国投资的可能性更为渺茫。

5、对银行等融资渠道的直接制裁。随着金融制裁手段的日益升级,以及制 裁目标的不断精确化,经济制裁发起方逐渐意识到,对目标国进行融资、交易的 渠道进行限制和阻碍是一种更为直接便捷的制裁方法。控制银行这一渠道意味着 目标国在进行支付或结算时失去了原有的低成本平台,不得不通过其他途径实现 交易。

在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中,美国曾禁止伊朗通过第三国银行进入美国金融 体系的渠道。原本伊朗就不能与美国通过双方的银行体系进行直接的金融交易, 只能以第三方的银行作为唯一的交易平台。当美国将伊朗最后的交易渠道加以切 断后,高度依赖外汇储备与外资输入的伊朗石油产业遭遇了致命性的打击。

(三) 以金融制裁手段实现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效用

金融制裁在针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效用发挥上,有其不同于其他制裁手段 的特性。

首先,金融制裁手段可以单独发挥作用。霍夫鲍尔在《反思经济制裁》强调, 作者通过对204个观察案例进行研究后发现,其中超过50个案例是金融制裁手 段单独起效的。这53个案例所使用的具体金融制裁手段是减少、取消或停止对 目标国的融资或经济援助。此外,还有100个案例是通过金融制裁的其他具体措 施实现其政策目标的。金融制裁能够脱离贸易制裁发挥巨大作用,甚至能够通过 切断资金链、阻止特定货币的获取以及限制交易平台等具体方法而影响贸易制裁 手段的效果。这显示了金融制裁的巨大威力。

其次,金融制裁更符合“聪明制裁”战略的实施。聪明制裁与传统制裁方式 的最大区别在于,传统制裁将目标国内各方视为整体,对目标国的制裁效果也是 由整个国家的政府与国民共同承受;而聪明制裁又被称为“目标制裁” (targeted sanctions),是对目标国内非国家层次的行为体进行精准制裁的方式。由于金融 制裁的破坏力较强,对整个国家实施的制裁措施一方面难以奏效,因为贸易制裁 等措施容易被政府转嫁给全体国民,从而稀释制裁效用;另一方面有着引发人道 主义危机的风险。为此,对目标国关键领导人或决策层的资产冻结成为了当下金 融制裁发起方更为青睐的金融制裁方式。

第三,金融制裁手段的执行难度小,制裁发起方需要付出的成本较低。不仅 是目标国,经济制裁发起方也要对自身实施并推动经济制裁可能付出的代价进行 评估。制裁发起方在实施贸易制裁时,由于贸易运输的物理特性,使得制裁的实 施与监管都需要耗费制裁发起方大量人力、物力成本。与之相比,金融制裁由于 其执行手段电子化的普及趋势愈发明显,执行方法简单快捷,所需要付出的成本 较低,使得执行的难度较小。对于金融实力雄厚的国际行为体而言,从制裁所获 得的净收益角度来看,使用金融制裁手段的优势十分明显。

第三节 贸易制裁

贸易制裁是制裁发起方通过贸易领域的限制、强制性措施对目标国实行经济 制裁的内容。在贸易制裁中所使用的具体措施与方法被称为贸易制裁手段。

(一)贸易制裁手段

从贸易制裁所使用的具体措施来看,贸易制裁手段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探 究。

1、限制与目标国之间的进出口贸易。制裁发起方针对目标国在进出口贸易 上的限制是最常使用的贸易制裁措施。从进出口限制造成的影响程度来看,可以 将这一类制裁措施分为烈度逐渐递进的三类:(1)对目标国某类或某几类商品施 加更高的歧视性关税;(2)限制目标国内某些企业或某些领域的产品进入本国;

(3)禁止目标国国内某些企业或某些领域的产品进入本国。

对进出口贸易的影响有两方面的特性。首先,通过前文论述可知,制裁发起 方通过经济制裁展现威慑实力的重要衡量指标之一便是双方贸易往来程度,即发 起方与目标国的贸易依存度。若双方贸易相互依赖程度强,尤其是目标国对发起 方更为依赖时,其敏感性与脆弱性也会更强,因而限制贸易进出口的措施将会对 目标国造成更大伤害,其实现威慑目标的可能性也较高。如果制裁发起方是目标 国最为重要的贸易伙伴,那么通过贸易制裁操纵目标国对外政策的可行性也会更 强。其次,对进出口贸易的限制,无论其具体措施属于以上三类中的哪一层次, 其造成的目标国损失都主要限于经济领域,在改变目标国政治、军事意图的起效 机制上属于间接性的。因而,其威力也较为有限。

从进出口限制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实现程度上来看,单独使用这一 手段从而实现政策目标的可能性较低。一方面,制裁发起方在发起与实施经济制 裁时也要对自身可能付出的代价与成本进行计算。破坏双边经贸关系的制裁措施 一旦超出某个限度,也会对本国高度依赖外贸的企业产生极大负面影响。因此, 若制裁发起方一定要单独使用进出口限制这一制裁手段,许多制裁国更频繁地使 用出口限制而非进口限制。①因为本国需要进口的商品可以通过从其他国家进口 进行替代,且制裁发起方更愿意通过作为出口产品供应国而占据目标国市场的方 式操纵目标国的对外行为,实现经济制裁的目标。另一方面,即使经济制裁发起 方对目标国发起了较为严厉的进出口限制,若目标国能够找到替代的贸易伙伴 国,也能较为轻松地减轻制裁发起方通过这一措施给自身带来的压力。因而,进 出口贸易限制的制裁有效性有较大局限,基本需要与其他政策措施的搭配使用才 可以实现制裁发起方的威慑要求。

2、对目标国部分或全部商品实行有限或全面的贸易禁运。如果说进出口限 制是针对目标国经济利益的掠夺从而实现威慑效果的制裁措施,那么贸易禁运从 其本质上看就是针对目标国政治、军事目标而实施的制裁手段。所谓贸易禁运, 就是在极大程度上或者全面地断绝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之间的经贸往来,而全面 的贸易禁运则是制裁发起方动用政治、军事等手段强制性地封锁目标国的对外经 贸往来渠道。这种制裁手段可以被视作最严厉的制裁手段之一,也属于高烈度的 经济制裁内容。

从过往的经济制裁发展史来看,较为典型的贸易禁运案例有三起。首先,美 国针对中国在朝鲜战争上的态度实行了贸易禁运。在中国正式加入朝鲜战争之 前,美国为了防止和阻挠中国加入朝鲜战争,对中国进行了有限的贸易禁运。随 着中国人民志愿军正式出兵朝鲜,美国于1950年12月开始对华实施更为严厉的 制裁手段,封锁中国的对外经贸往来,对中国实行全面的贸易禁运。从严格的意 义上来讲,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未正式出兵之前,美国的经济制裁主要功能在于威 慑;而在正式出兵之后,美国为了继续对华施压而继续加强制裁程度,体现出了 胁迫的特性。从本质上来说,美国寄希望于通过贸易禁运的制裁手段配合其军事 干涉行为,迫使中国在朝鲜问题上退缩。其次,美国也在针对古巴的制裁行为中 使用了贸易禁运。美国出于威慑并胁迫古巴卡斯特罗政权的目的,从1959年底

①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109页。 开始实施经济制裁,并逐渐加强制裁力度。在1963年7月,美国一面对古巴进 行贸易禁运,一面冻结了古巴在美国的所有资产。因而,这一时期的制裁手段极 为严厉,出现了贸易禁运与资产冻结这种贸易制裁与金融制裁双管齐下的局面, 对古巴的经济运行带来极大负面影响。第三,联合国针对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 威特的行为对其执行了较为严厉的贸易禁运。这次制裁不仅由美英等国主导,更 是在美国的军事力量的协助下对伊拉克领空、领海进行极为严格的封锁,以至于 对伊拉克平民造成较大程度的人道主义危机。在此后的一段时间内,联合国及西 方大国通过“石油换粮食”的方法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伊拉克百姓的生存危机, 但直到2003年贸易禁运才在一定程度上开始解除。

3、 对目标国实施取消最惠国待遇等歧视性政策。如果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 在此前的经贸往来中互相给予优惠条件,则发起方可以通过取消这些条件为手段 对目标国进行施压,达到威慑的目的。对目标国实施歧视性待遇并不仅仅包括取 消最惠国待遇,还包括取消出口补贴、取消不征收多余关稅的约定或直接取消制 裁发起方政府对目标国企业的贸易订单等。这一措施发挥威慑功能的机制与金融 制裁中取消经济援助款项的机制类似,都是将优惠待遇当作制裁发起方进行威慑 的万去码,利用目标国对优惠政策的依赖性与目标国进行政策上的讨价还价,制裁 发起方可以利用恢复优惠待遇为诱饵,使目标国停止或改变原有的政策计划。如 果优惠待遇针对的是目标国支柱产业的进出口贸易,则对方在后续政策规划中妥 协的可能性较大。

4、 限制或禁止目标国在高新技术、重要能源等领域的进出口及转让。上文 提到,对进出口贸易的限制很难单独起效,但若制裁发起国所限制的出口贸易集 中于高新技术或能源等领域,则情况会发生较大逆转。制裁发起国所限制的高技 术商品出口主要分为两类:其一,制裁发起国通常会限制本国支柱性高技术企业 的研发技术或研发技术产品,防止目标国凭借他国的技术优势实现本国在经济水 平、科技水平上的进步,因为这些进步极易转化为国家实力的增长;其二,制裁 发起方尤其限制甚至禁止对目标国出口尖端武器,因为军工技术及技术产品可能 会直接强化目标国的军事实力,而这与制裁发起方希望借由经济制裁实现威慑功 能、削弱对方军事实力的政策目标背道而驰。

在涉及高新技术的贸易限制措施方面,美国从2017年以来针对中美高新技 术进出口之间的摩擦而进彳丁的贸易制裁就是典型例证。从2017年8月起,美国 总统特朗普召集美国贸易代表就中国进口美国高新技术发起调查,认为中国对美 国部分高新技术的进口与知识产权转让行为会打击美国经济利益。此后,美国根 301条款公布了调查结果,认为中国企业获取美国技术与知识产权甚至“窃取” 了美国技术及商业机密。①此后,美国对中国出口美国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了 25%的关税,并逐渐将制裁范围扩大到2000亿美元的输美商品。

在贸易制裁中,还有许多对进出口商品的限制是针对能源产品的。以欧盟与 俄罗斯的能源贸易为例,俄欧贸易从进出口商品的性质来看,属于标准的资源密 集型贸易,也就是说,俄欧在能源领域的进出口贸易量占据了双方贸易产品内容 的绝大多数份额,远超技术与资本密集型贸易以及劳动密集型贸易。西方大国在 针对俄罗斯的贸易制裁中,尤其限制了对俄罗斯石油开采技术的出口,直接禁止 俄罗斯获取有关开采深水石油、石油勘探以及页岩油勘探与开发所能使用的技 术。与此同时,这项制裁还通过金融制裁予以配合,制裁发起国极力阻止俄罗斯 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等俄罗斯石油 龙头企业在欧美国家获得融资的机会。

5、凭借制裁发起方的本国法律与法规,对目标国政府或企业的“不公平贸 易行为”进行起诉或处罚。制裁发起方还会通过立法的方式确立本国使用贸易制 裁这一经济武器在法律上的有效性。例如,制裁发起国可以鼓励、放宽或强化本 国公民及企业对目标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司法调查或起诉。这一制裁行为的 最典型案例莫过于美国针对古巴所指定并执行的《赫尔姆斯■伯顿法》。该法案 1996年通过国会审议并通过,用法律的形式确定了对古巴进行制裁的正当性。 法案中的第三条规定,若美国公民认为某个与古巴进行经贸往来的经济实体使用 了古巴在革命中没收的美国资产,则有权向其提起诉讼并要求赔偿。这一典型的 连坐行为遭到了许多外国政府与企业的强烈反对,致使法案通过后的历任总统在 使用该法案时极为谨慎,尤其是该法案的第三条。2019年3月,美国国务院宣 布启动赫尔姆斯■伯顿法的第三条,允许美国公民起诉与古巴有经贸往来的国家 和企业。这一行为遭到了古巴与欧盟的强烈反对。

另外,美国《1974年贸易法》中的301条款、特别301条款与超级301条

① Execu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Initiation of Section 301 Investigation; Hearing; and Request for Public Comments: China's Acts, Policies, and Practices Related to Technology Transfer,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Innovation", 2017-08-24, https://www. govinfo. gov/content/pkg/FR-2017-08-24/pdf72017-1793 l.pdf. 款也是美国对外进行贸易制裁的法律依据之一。301条款允许美国贸易代表对外 国损害美国贸易利益的不公平或歧视性行为进行调查,并通过限制贸易往来、取 消贸易优惠条件等措施进行处罚。特别301条款、超级301条款以及其他配套条 款都是对类似处罚的领域做出细致规定的法规,其中,特别301条款主要针对被 制裁国在知识产权领域损害美国贸易利益的行为,超级301条款则允许美国贸易 代表与其列入“重点不公平贸易做法”与“贸易开放重点国家名单”中的行为体 进行谈判,要求对方停止采取法案中认定的不公平贸易行为并进行赔偿。实质上, 301条款及其后续的配套条例将原先的贸易报复权从美国总统手中转移到美国 贸易代表手中,使得这种制裁措施能够以更直接、更灵活的方式予以执行。301 条款、特别301条款与超级301条款以本国立法的方式强行对其他国家进行制裁, 要求目标国的贸易行为必须符合美国的贸易利益,从本质上说是美国贸易霸权的 体现。同时,这一法案的实施充分显示出了美国凭借经济武器干涉他国内政、以 经济制裁进行威慑的功能,被列入调查名单的国家受到了美国施压而不得不改变 自己的贸易政策,否则将会遭到美国的处罚甚至报复。

(二)以贸易制裁手段实现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效用

通过以上内容对贸易制裁手段的分析,可以看出贸易制裁手段在经济制裁威 慑功能的发挥中能够起到一定程度的作用。

一方面,贸易制裁手段能够补充并维护大国威慑战略及威慑体系。在传统的 威慑战略中,大国通常依赖核武器与常规武力实现威慑。然而,随着冷战的结束, 威胁性质的改变,武力威慑在面临非致命性威胁时的发挥余地有限。同时,随着 网络安全、科技安全问题的突显,大国维持威慑体系的方式也进行了一定程度上 的调整。以美国为例,随着美国冷战后核心利益的变化,其通过核打击威慑目标 国的可能性已大大降低。然而,通过进出口限制以及技术限制的方式实施的经济 制裁能够通过相对灵活的方式迫使目标国改变政策意图。毕竟,威慑的最终目的 不是消灭对手,而是使对手放弃不利于自身的政策意图,实现制裁发起方的政策 目标。因而,对于既要从目标国夺取经济利益,又要实现自身政治与安全利益的 国家来说,贸易制裁是一个相比起武力威慑更好的选择。

然而,贸易制裁在实现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上也存在较大局限。首先, 贸易制裁必然是针对双边经贸往来的限制甚至禁止,除了会对目标国造成较大负 面影响以外,也会对制裁发起方自身带来困扰,甚至出现“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的后果。在对经济制裁威慑实力的评估中,威慑实力的重要衡量指标是双方的贸 易依存度。通常认为,贸易依存度越高,对目标国进行贸易制裁时所能造成的损 失影响就越大。然而,贸易依存度是对贸易相互依赖关系的衡量,这种依赖关系 很可能是相互的。如果制裁发起方也高度依赖目标国的进口商品,则经济制裁的 威慑力将大打折扣。因此,只有在目标国比制裁发起方更依赖双边贸易往来,或 发起方能够轻易找到进口替代国家且对目标国的出口都是对方不可或缺的商品 时(如关键性武器、技术的出口),贸易制裁才能显不出较为有力的威慑功能。 第二,高烈度的贸易制裁或贸易禁运容易造成目标国的人道主义危机。相比起金 融制裁,贸易制裁的灵活程度就要大打折扣。目标国对进口商品或出口创汇的需 求对整个国家都有着重要意义,而限制或断绝经贸往来的代价需要由国民来共同 承担。长时间的贸易制裁会对目标国公民的生存造成严重危机。而金融制裁不同, 虽然金融制裁也会造成国家经济的大面积瘫痪,但金融制裁手段中存在部分可以 精准制裁目标国领导人或特定企业的措施,从而体现出了金融制裁较强的灵活性 与针对性。第三,贸易制裁对目标国的伤害可以被目标国寻找替代性第三方贸易 伙伴的反制措施所抵消。贸易制裁之所以难以实现经济制裁的效果,其原因很大 程度上在于目标国可以在付出小部分代价后,以釜底抽薪的方式更换其他贸易伙 伴。如果某些贸易商品并非制裁发起方独有,那么贸易制裁能够实现政策目标的 希望更加渺茫。为此,贸易制裁越来越难以单独发挥作用,通常需要与其他经济 制裁手段共同实施才能起效。

第四节本章小节

本章探讨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第二个影响因素一一经济制裁的手 段。本章分析了经济制裁中制裁发起方能够使用的制裁手段,以金融手段和贸易 手段为主。本章首先明确了经济制裁手段存在着低、中、高三种烈度,其次分析 了金融手段与贸易手段各自包含的具体措施,并分析了各个手段影响经济制裁威 慑功能有效性的方式。通过对经济制裁手段的观察可知,贸易制裁的单独使用很 难发挥预期效用,而金融制裁所面临的执行障碍较小,因而具有更明显的优势。

第五章 经济制裁发起方的意愿与威慑有效性

在具备一定的威慑实力与威慑手段之后,经济制裁若要发挥威慑功能的有效 性,则需要制裁发起方具有足够的威慑意愿,即发起并维持威慑的决心。在威慑 战略中,不具备实力的威慑会被视作虚张声势或讹诈,但如果被挑战的一方不具 备进行威慑的意愿或意愿不足,则说明威慑根本不存在或产生威慑的驱动力较 弱。因此,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也是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实现的必要因素之一。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威慑方如果没有具备足够的威慑意愿,即使其威慑实力 再强或能够使用的威慑手段再丰富,威慑也难以起效。谢林指出,威慑的成功与 否取决于威慑方有没有足够的决心推行威慑战略、发挥威慑实力的效力、使用威 慑手段。因而,威慑的本质事实上是意愿或决心的平衡。

在现实的威慑政策与战略互动中,确实出现过因威慑方意愿不强而导致威慑 失败的案例。在传统威慑理论中,有一种被称为“自我威慑”(selfdeteireiice) 的现象,是指威慑方担心,如果未来要兑现在威慑战略中所作出的承诺,会不会 招致自身所无法承受的后果。在这种担心的笼罩下,威慑方的意愿受到了极大抑 制,呈现出的效果就是威慑意愿不强。从被威慑方的角度来看,就显得对方拒止 能力不足,或实施威慑中承诺惩罚的可能性较低,最终被威慑方认定威慑可信性 不足,从而实施进攻。在军事威慑案例中,这种自我威慑现象体现为威慑方担心 在未来要兑现自己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承诺时,会对本国乃至整个地区造成 无法挽回的灾难。而在经济制裁中,这种心态可以理解为制裁发起方担心制裁的 实施会对本国及盟国经济、政治利益带来难以恢复的损失。

为了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发挥中威慑意愿或决心不足的现象进行解释,有 必要对制裁发起方威慑意愿的关键变量以及评判机制进彳丁深入剖析。

第一节对制裁发起方意愿进行评估的可行性分析

在分析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研究的理论前提时提到,经济制裁的参与方具有有

① Thomas Shelling, Arms and Influence, p.93. 限理性的假设前提,同时发起方与目标国均处于不完全信息状态下。具体而言, 不完全信息状态有两层含义:第一,行为体对对方的意图、期望、利益、决心大 小等内容不完全清楚,只能通过表现出来的现象进行合理推测;第二,双方可能 存在信息不均衡的现象,即一方对另一方以及整体决策环境的信息更多、了解更 充分,另一方则在这一方面处于劣势。因此,无论是制裁发起方对目标国发起进 攻企图的认知,还是目标国对制裁发起方实施威慑决心的认知都是不确定的。在 这种状态下,若想确定制裁发起方的威慑决心大小,需要通过特定的方法进行评 估。

威慑方,即制裁发起方的意愿并非是一个无法进行评判与衡量的纯主观变 量。事实上,无论是从制裁发起方自身的角度来看,还是从目标国的角度来看, 意愿与决心的大小都是在一定的事实基础之上实现的。在前文的分析中,还涉及 本研究的另一个前提假设,即行为体的有限理性假设。无论此处的“有限”会发 生在威慑战略互动的哪个层次和范围上,这一假设首先确定了行为体是理性的。 也就是说,行为体会根据现实状态与互动信息进行利益计算,选择代价最小同时 收益最大的政策方案予以执行。只不过,在进行利益计算时,可能会出现认知偏 差或判断失误。从这一假设可以判断出,行为体在对威慑意愿进行判断时,都会 根据特定的现象与事实进行评估,而非进行不理智的猜测或以“赌一把”的心态 完成判断。

因而,在这种前提假设下,威慑战略中的行为体如何对威慑意愿进行评估 呢?理性威慑理论认为,被威慑方在对威慑进行评估中,要对两方面进行评估: 其一是代价评估,即自身采取挑战行为的代价■收益计算;而另一方面,还需要 对威慑方是否会兑现承诺进行判断。①后者被称为风险评估。对威慑方是否会采 取手段进行拒止、是否会兑现报复承诺的风险评估,实际上就是对威慑方的威慑 意愿进行评估。如果威慑的意愿强烈,则威慑方采取拒止手段或兑现其报复承诺 的可能性大,对被威慑方来说挑战的风险高;反之,若威慑方的威慑意愿较弱, 则威慑方采取拒止手段或兑现其报复承诺的可能性小,则被威慑方认为挑战的风 险低。

而从威慑方的角度来看,什么情况下自身的威慑意愿强、且采取拒止手段或

姚云竹:《战后美国威慑理论与政策》,国防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17页。 兑现报复的可能性高呢?威慑方作为具备有限理性的行为体,也不是根据自身的 主观意愿进行判断的,而是要考虑不同策略的结果效用。如果威慑方认为让步(即 接受对方对现状的挑战)的效用高于自身进行反抗的效用,即让步的结果比进行 反抗的结果好,则威慑方不会对威慑有太强烈的意愿,威慑的决心较弱;如果威 慑方认为让步的效用小于反抗的效用,即反抗的结果比让步的结果好,威慑方自 然会更倾向于进行反抗,因而对进行威慑有着更强烈的意愿。由此可以看出,威 慑意愿的评估也不是一个无法观测的心理过程,而是行为体在理性的基础之上进 行的利益判断。

而在经济制裁中,以上逻辑也是适用的O如果制裁发起方认为自身实施制裁、 加强制裁力度的结果好于不进行制裁、放任目标国采取进攻行为的结果,则发起 方的威慑意愿是强烈的;若制裁发起方认为实施制裁的结果比不制裁的结果还要 更差,则发起方不会有太强烈的制裁意愿,此时的威慑决心较弱。

与传统的军事威慑不同,通过经济制裁发挥威慑功能的效用具有其特殊性。 首先,经济制裁不具备军事威慑尤其是核威慑那么强的即时杀伤力,因此经济制 裁在发挥威慑功能时,可能采取更加迂回渐进的方式实现其效用,因而经济制裁 会持续一定时间,且其中可能出现阶段性的变化。其次,对于发起方来说,对意 愿进行判断的原因在于,意愿的强烈与否决定了自身能够将制裁手段推行多久、 以何种强度的手段加以实施等问题。如果意愿大,则可以继续坚持甚至加强;如 果意愿小,可能制裁浅尝辄止,或提前结束。第三,经济制裁中的威慑意愿是动 态发展的。由于经济制裁是在一段时间内实施的,制裁发起方的意愿有可能随着 结果效用计算的变化而变化,因而制裁发起方也要分阶段对威慑意愿进行评估, 进而及时调整经济制裁策略的制定与手段的实施。

第二节 制裁发起方意愿的评判维度

要对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进行评估,就是对发起方选择让步与选择抗 击的结果效用进行判断。如果让步的结果效用优于抗击的结果效用,则威慑意愿 低;如果让步的结果效用小于抗击的结果效用,则威慑意愿较高。

(一) 经济制裁发起方威慑意愿评估的特殊性

虽然经济制裁可以作为一种经济武器充当威慑工具,或说经济制裁具有威慑 的功能,但经济制裁的威慑力与传统威慑理论中的军事威慑有所区别。因而,对 经济制裁发起方威慑意愿的评估也具有特殊性。

首先,在对“抗击”行为的含义进行界定时,经济制裁与传统威慑有所区别。 威慑的目的都是为了使被威慑方放弃挑战意图、维持现状。因而,在传统威慑理 论中,威慑方选择让步意味着允许被威慑方进一步实施挑战行为,在经济制裁发 挥威慑功能时,让步也代表着相同的含义。但是,经济制裁与军事威慑对抗击的 定义不同。传统军事威慑中的抗击意味着威慑者采取军事行动,双方之间爆发真 正的军事冲突。然而,经济制裁作为一种威慑手段,其发挥威慑功能时所进行抗 击的含义是实施经济制裁政策或强化经济制裁行为,而不是放弃使用经济武器转 而使用武力回击。这是两种威慑手段的本质区别。

其次,经济制裁的威慑意愿随着制裁过程中不同阶段的效用变化而变化。经 济制裁与传统军事威慑,尤其是核威慑战略不同。经济制裁不存在核威慑中第一 次打击与第二次打击的博弈,它不是通过一次性的博弈体现出最终结果,而是一 个持续性的、分阶段的多轮战略互动。在这一过程中,制裁发起方的意愿会随着 局势的变化产生波动。因而,在制裁真正实施之前对意愿进行的预期评估与制裁 发生过程中进行的实际评估可能会出现不一样的结论。

由此看来,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具有动态发展性。制裁发起方与目标 国不仅要在制裁开始之前预估发起方的意愿,还要根据制裁过程中制裁效果的变 化随时更新评估结果,从而随时调整应对策略。

(二) 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的效用评估

通过前文分析可知,若要判断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大小,就要对比发起方 选择抗击与选择让步这两种策略的效用大小。首先,要对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 即选择发起制裁或加强制裁时的效用大小进行评估。

效用评估意味着对结果或未来可能的结果进行评估。对于理性的行为体而 言,结果的好坏取决于做某事的净收益如何,而要想知道净收益如何,就要将总 收益与付出的总代价进行对比,简而言之,就是进行成本■收益计算。这种计算 方式源于经济学,其基本逻辑是,若成本小于收益,则行为是有利可图的;若成 本大于收益,则行为是得不偿失的。因而,无论是制裁发起方还是目标国,都要 为自己的政策以及行为进行预期收益评估。对于制裁发起方来说,要对发起制裁 的净收益进行评估,就是要对比发起制裁能获得收益与发起制裁可能要付出的代 价两者之间的大小。如果收益大于代价,则意味着净收益大于零;如果收益小于 代价,则意味着净收益小于零。因此,在对这一战略选择的效用(Utility)进行 评估时,确定以下变量的含义:

Ud进行威慑,即采取经济制裁的净收益;

Udg :进行威慑,即采取经济制裁会获得的总收益;

udc-.进行威慑,即采取经济制裁付出的成本。

则有:

ud=udg-udc

通过上述表达式可知,若进行制裁所获得的总收益大于进行制裁付出的成 本,即1/亦〉^4时,则Ud>o;反之,若进行制裁所获得的总收益小于制裁付出 的成本,即udg < Udc时,则匕<0。

由于经济制裁所获得的收益与付出的成本均涉及复杂的变量与战略互动,很 难通过定量的方式进行精确测算,因此,本章着重对收益与成本各自所包含的变 量,即影响因素进行一一分析与阐述。

1、进行制裁可能获得的收益

(1) 目标国对制裁发起方政策目标的服从

通过经济制裁使目标国服从于制裁发起方的权力意志、实现制裁发起方的政 策目标是通过经济制裁能够获得的收益中发起方最期待的组成部分。要明确目标 国对政策目标的服从达到什么程度,就要先明确制裁发起方通常有哪些具体的威 慑目标。

从威慑战略的角度来看,制裁发起方所希望达成的威慑目标也是根据目标国 的挑战意图确定的。毕竟,威慑的终极目的是维持现状、阻止潜在进攻者的挑战 行为,如果威慑目标超出了挑战行为的边界,威慑方就不再是以维持现状为目的, 而是变成了新一轮博弈中的挑战者。因此,威慑方要在明确目标国挑战内容的前

提下确定自己的威慑政策目标。

传统威慑理论通常认为,目标国的挑战形式主要有三种:① 对不属于自己 的或并未有效控制的领土提出领土主张;② 试图推翻或改变另一国家的政府; ③明确表示不再遵守另一国家的政策。①目标国的挑战意图可能是以上三项中的 某一项,或者是两项、三项的结合。对此,制裁发起方也要相应地明确自身希望 达到的威慑目标是什么。在前文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具体目标进行分析后可 知,制裁发起方为了实现威慑的目的,所设定的具体政策目标包括:① 阻止目 标国政权的离心倾向;② 打消军事冒险企图;③削弱军事潜力;④ 阻止恐怖 主义行为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其中,“阻止目标国政权离心倾向”对应 了目标国挑战中的“明确表示不再遵守另一国家的政策”,而“打消军事冒险企 图”、“削弱军事潜力”的具体政策目标是为了防范目标国“对不属于自己的或并 未有效控制的领土提出领土主张”以及“试图推翻或改变另一国家的政府”的企 图。同时,“阻止恐怖主义行为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政策目标除了对应 了以上三方面的目标国挑战内容之外,也是制裁发起方为了应对目标国对地区安 全或整个国际体系战略稳定的挑战而制定的目标。

在正式展开制裁之前,要对可能达成政策目标的程度进行评估。其中一些目 标可能是易于达成的,而其他目标具有较高的难度。如果目标能够凭借制裁发起 方自身的实力与制裁手段的运用被实现,则这一部分的收益在较大程度上会被视 作能够获得;反之,如果有些目标凭借制裁发起方自身的实力与手段被实现的难 度较大,则此处的收益会被视作较难获得。此时,在制裁发起之前,制裁发起方 可能会根据对目标实现可能性的预估对目标进行调整,假如目标难度降低,则可 能获得的收益也降低。例如,制裁发起方原本的政策目标是迫使目标国放弃军事 冒险企图,但当它发现此目标难以实现时,可能会退而求其次选择削弱对方军事 潜力这一目标。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削弱对方军事潜力的收益较直接打消对方军 事冒险企图的收益低。值得一提的是,制裁发起方可能受到错误知觉的影响,夸 大自身的实力与制裁手段的效果,从而使预估结果显得过于乐观,导致预估收益 大大多于真正能够获得的收益。

经济制裁在持续时间上的特殊性还使得各方在制裁发生之后也要继续对收

①曹金绪:《实力与决心的较量一一三方不对称军事威慑博弈分析》,《国际政治科学》,2013年第2期,第 7页。

益进行评估。由于经济制裁不具备传统军事威慑瞬间改变状态、确定结局的特性, 其收益大小是在一段时间、一定强度的制裁手段实施之后显现的,而在制裁发生 后,原先预估的收益可能与现实的状况完全不同,制裁发起方自身以及被威慑的 目标国还要在制裁发起后根据双方战略互动呈现出的真实效果进行新的评估。因 而,制裁究竟是否使目标国服从于发起方的政策目标安排、制裁发起方的政策目 标实现了多少,都需要双方在制裁真正发生后继续根据现实状况进行判断。

(2)制裁对目标国造成的经济损失

无论经济制裁是由于何种原因发起的,为了达成何种目的或发挥出何种功 能,从本质上看,制裁都是通过对目标国进行经济打击并造成对方损失的方式来 迫使对方产生意图或行为上的改变。如果制裁发起方需要一项可以被直接观察到 的客观数据衡量制裁能够带来多大收益,首选的变量就应该是制裁能够对目标国 或实际上对目标国造成了多大损失。从某种意义上说,“损失恰恰表明了制裁发 起国的决心”。①

将制裁对目标国造成的损失视作制裁发起方通过制裁获得的收益这一逻辑 的根源在于国际行为体对相对收益的重视。在国际体系中,行为体不仅关注自身 的绝对收益,还格外重视自身与对手的相对收益。对相对收益的重视实际上体现 了行为体对未来预期效用的重视。从经济制裁的角度来看,制裁发起方会产生这 样的担心:假如没有进行制裁,目标国的经济将会持续平稳增长,这种增长可能 被目标国用于强化其军事实力,从而对自身产生不利影响;同时,假如对其施加 制裁,目标国的重大经济损失会削弱其政治、军事等方面的实力,在实力对比中, 无论对手实力的下降能否直接导致自身实力上升,至少从相对收益的角度而言, 自身会从中获得好处。因此,可以将目标国在制裁中的经济损失视作制裁发起方 会获得的收益。

在前文对威慑实力的分析中,本研究已经阐明了衡量目标国损失的方法与原 理。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制裁发起方希望更加明确目标国受到的制裁损失有多大, 还需要将损失的总价值与目标国的经济规模进行比较。毕竟,制裁金额为1亿美 元的损失对于GNI为10亿美元的国家和100亿美元的国家而言,所造成的伤害 程度是不同的。观察损失金额占目标国国民生产总值的比率才能清晰看出,制裁

①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J・斯科特等:《反思经济制裁》,第120页。

究竟对目标国造成了多大程度的伤害。

(3) 以经济制裁替代军事行动而节省的成本

在有关经济制裁的研究中,许多学者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即尽管决策 者与研究人员认为经济制裁真正实现其政策目标的几率不高,但国际行为体依然 热衷使用这种手段。对于这一现象,最为常见的解释是经济制裁恰好是无所作为 与军事行动这两种选择以外代价适中的对外政策手段。也就是说,经济制裁可以 作为战争的替代政策与对外行为实现行为体的目的。

经济制裁通常被视作军事行动的辅助手段或替代工具,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从 成本耗费的角度来看,经济制裁的成本远远低于军事行动的代价。这是由当前的 国际冲突性质决定的。首先,两极格局结束之后的国际体系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曾经更受到国家关注的安全利益威胁让位于其他非致命性的安全利益威胁。而这 其中,经济安全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逐渐成为整个国际体系中行为体所要维护 的核心利益之一。因此,对他国经济利益的侵害也是当前引发国际冲突的最重要 原因之一。第二,冷战后的国际体系中,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力已成 为大部分理性国际行为体的共识。正是因为恐怖核平衡的存在,除了对特定目标 的外科手术式精准打击以外,行为体之间基本可以确认真正在国际冲突中相互使 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很低,甚至小规模军事行动的使用都是慎重的。在这种情况下, 核武器的威慑效力能够发挥的余地较小,行为体还需要使用其他的手段来应对冲 突与危机。

如果使用军事手段应对非致命性的威胁,则需要付出的成本则大的多。一般 而言,使用军事手段的成本包括基本的物质成本和因为发起战争而遭受谴责的国 际舆论成本。武力行为的军事投入可能包括且不限于增加军费预算、战前物资准 备、武器装备的生产与升级、技术研发投入、军事情报投入、扩大征兵而产生的 投入、军事人员训练的投入等;同时,如果真的爆发军事冲突,因战争而造成的 出口业及投资业领域的经济损失、因军事人员伤亡而需要支付的补偿费用等代价 也不应被忽略。不采取军事手段进行威慑所节省下来的成本可以被视作“和平红 利”。①简而言之,对于行为体来说,当某个行为付出代价太大而显得弊大于利 时,不执行这项行为实际上是为了避免更差的结果。从这一角度来看,没有付出

①柳剑平、刘威:《美国对外经济制裁问题研究一一当代国际关系政治化的个案分析》,第169页。 额外代价的行为至少能够保持原有的收益,而节省下来的成本还可以用在其他有 效性更强的对外政策手段与工具上。如果将这些成本节省下来,转而投入到本国 的经济建设,或充当经济制裁手段能够凭借的物质实力储备、补贴因与目标国相 互依赖程度较深而在国家对外经济制裁中可能遭遇较大经济损失的本国重要产 业,都能为经济制裁实现威慑效果带来更多的收益。

(4) 满足国内特定群体的利益诉求

经济制裁作为一种对外政策工具,通常被视为单一理性行为体的决策选择。 但国际政治与国内政治并非完全割裂,而是相互影响、相互联系的,是否使用以 及如何使用经济制裁这种对外政策工具也要通过国内政治体系内部决策与国际 行为体战略互动的双重博弈模式才能明确。从国内政治博弈的过程来看,许多对 外经济制裁行为都是因为国内特定的利益集团和部门机构的推动而实现的。以克 林顿政府时期美国针对是否保持对中国最惠国待遇的争论为例,克林顿上台后一 直提倡继续给予中国从80年代就开始的最惠国待遇,以维持并促进与中国的双 边经贸往来,但国会内部许多议员以贸易逆差、武器扩散以及所谓的人权问题等 理由提出反对。由此看出,在发起方做出进行制裁或不进行制裁的决定之前,国 内政治体系中的各个组成部分也绝不是持统一意见的。当某些势力强大的部门或 利益集团的制裁意愿占上风时,最终的决策大多会偏向这些群体的利益诉求,从 而制定对外经济制裁政策并予以实施。反过来说,实施了经济制裁的对外政策也 就满足了这些群体的利益诉求,有助于消除或减缓国内政治体系中的利益冲突, 稳固国内政治环境。因此,经济制裁的实施有时也能通过这种方式为制裁发起国 带来国内政治收益。

另一方面,发起方政府通过经济制裁获得的更直观的国内政治收益在于竞选 期间获得选票。以美国为例,美国国内的一些工会、产业代表、企业联盟会出于 自身的利益需求提出对某些目标国的制裁要求,如果参与竞选的候选人承诺满足 这一需求,获得选票的可能性也急剧增加。对希望获得连任的现任政府或企图通 过经济制裁承诺获得选票的反对党来说,进行经济制裁或做出经济制裁承诺能够 为自己带来预期政治红利,这必然成为了使用经济制裁手段能够获得的收益之一。

(5) 兑现保护盟友的承诺,塑造信誉良好的国际形象

在传统威慑的分类中,存在着直接威慑与延伸威慑的区别。延展威慑指的是 威慑方通过威慑力量与威慑决心的展示,打消试图侵略或伤害威慑方盟国的被威 慑方的进攻企图。对于威慑方即本研究中的经济制裁方而言,可能还需要通过经 济制裁手段履行自己对盟友的保护义务。如果发起方通过经济制裁手段能够成功 威慑潜在进攻者对盟友的冒犯,则不仅能够巩固本国与盟国的关系,更有利于在 国际体系中树立实力强大、遵守承诺的正面国际形象。

冷战中类似的案例比较突出。美国在冷战中对苏联进行的数起经济制裁都体 现出了发起方这一用意,甚至这些制裁行为本质上就是为了保护盟友利益而执行 的。如美国于1975年发起的一项针对苏联的经济制裁就是为了保护犹太人的移 民自由,防止苏联对以色列及其他国家的犹太人加以迫害;美国于1981年针对 苏联进行的一项经济制裁也反映出了保护波兰的用意。

无论最终制裁发起方是否通过经济制裁达到了威慑盟友对手的效果,发起方 所做出的努力都向盟友及国际社会传递出了信守承诺的信号,提升了发起方的国 际信誉,因而可以被视作制裁发起方发起制裁威慑的收益之一。

2、进行制裁可能付出的成本

在经济制裁的实施过程中,制裁发起方也会付出一定的代价,有时甚至会遭 遇较为严重的损失。

(1) 因经济相互依赖而对本国进出口业、投资业造成的直接损失

从国际体系形成之时开始,国际行为体之间的国际贸易与对外投资行为使整 个世界逐渐连成一体,现代国家若想增强国家实力,很难脱离当前全球化的贸易、 货币、金融体系。行为体之间因为大量的经贸往来而产生经济相互依赖关系。基 欧汉与约瑟夫•奈将国际政治研究中的相互依赖定义为“以国家之间或不同国家 的行为体之间相互影响为特征的情形”,同时他们还强调,如果交往中没有出现 显著的需要各方都付出代价的结果,则只能被视作相互联系而非相互依赖。①在 相互依赖关系中,敏感性与脆弱性被视作能够表征相互依赖程度的一组概念。敏 感性相互依赖指的是一国发生政策变化后另一国发生有代价变化的速度有多快、 代价有多大。②在经济制裁中,可以理解为一个行为体对另一行为体实施经济制 裁导致后者遭受损失的速度与损失代价是多少,如1973年阿拉伯国家联盟利用 石油对美国与荷兰采取的经济制裁,致使两国迅速受到重大经济与战略物资上的

① 罗伯特•基欧汉、约瑟夫•奈:《权力与相互依赖》,第9页。

② 同上书,第12页。


打击。而脆弱性则指的是行为体在遭受打击后获得替代选择的能力与付出的代 价,①也就是遭受打击之后的行为体想要恢复原状、抵消损失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大小。如果以上述经济制裁案例视角来看,两国对阿拉伯国家的石油进口量或许 相同,这证明两国有基本一致的敏感性;但美国可以通过从日本进口石油抵消一 部分损失,则证明在这一案例中美国比荷兰的脆弱性要小得多。

从经济制裁对制裁发起方带来的代价来看,由于经济相互依赖关系中敏感性 与脆弱性的存在,与目标国断绝贸易往来、减少直接投资的同时,也势必会为本 国进出口业、投资业制造连带成本,从而使本国相关企业也必须承担一定损失。 一方面,在前文对贸易制裁手段的分析中,本研究分析了贸易制裁的弊端。贸易 制裁主要是通过限制、减少或中断与目标国的贸易往来实现其威慑效果的,但除 非发起方可以很轻易地找到从目标国进口的商品替代产品或进口替代国家、同时 确保本国对目标国出口的产品是目标国必不可少且难以找到替代品的商品,否则 发起方的进出口行业势必因经济相互依赖关系的敏感性与脆弱性受到牵连。另一 方面,金融制裁手段的实施意味着制裁发起方要减少甚至取消对目标国的直接投 资,这势必会对在目标国有重要商业利益的跨国公司带来巨大的利益损失。

(2) 目标国的反制措施

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制裁手段与措施势必会遭到目标国的回击,而目标国可能 从两个层面上对发起方予以反抗。

首先,制裁对目标国核心利益的损害可能激发目标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 从而引起明显的针对制裁发起方的抵制。这种抵制不仅体现在制裁过程中,在某 些案例中目标国的抵制一直延续到制裁结束后,且很长时间里都不会结束。以美 国从20世纪90年代初对越南的一项经济制裁案例为例,美国波音航空公司从 1993年开始配合美国政府,对越南实施了贸易制裁措施。在这过程中,波音公 司取消、终止了 6份与越南的贸易合同。此举遭到了越南国内的强烈反抗与抵制, 致使越南在制裁结束后的2000年依然不接受与波音公司的贸易合作。

第二,目标国通过寻找替代贸易伙伴的方法抵消制裁发起方带来的经济损 失。在上述美国与越南的制裁案例中,越南不仅长期抵制与美国波音公司的贸易 往来,还选择了与欧洲的空中客车公司签订商贸合同。失去越南这一重要贸易伙 伴对波音公司造成了 2.11亿美元的损失,而空客取代波音成为越南航空业重要 贸易合作伙伴的举措帮助空客抢占了越南航空业市场份额,在此后与越南的持续 合作中又对波音造成了近16亿美元的损失。

从表面上来看,目标国寻找替代贸易伙伴或进口商品的行为主要是出于为本 国抵消制裁方制裁手段带来损失的目的。但从客观角度来看,制裁方本可以与目 标国通过正常经贸往来获得的利润与市场份额势必会在制裁中下降,且在目标国 反制措施的影响下让位给与发起方同样具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第三方国家的相关 企业。因此,目标国的反制措施一定会给制裁发起方带来或多或少的制裁代价。 这也是目标国可以在制裁中颠覆局势、摆脱制裁发起方施压的最重要途径之一。

(3) 制裁国国内的就业成本

经济制裁除了会对制裁发起方本国的进出口行业和投资行业带来总体利润 上的损失,还会造成相关行业就业人员的损失。如果本国进出口行业受到的冲击 适中,相关企业的内部工作人员至少会经历工资和收入的降低;若本国进出口行 业或涉事企业受到的牵连较大,则很可能导致大量员工失业。在这些员工失业后, 这些劳动力虽然都还有继续从事其他行业的机会,但相比此前在进出口行业的收 入水平来说可能会有所降低,因为许多国家进出口行业的平均工资高于其他行 业。另一方面,当这类劳动力投入到其他行业中时,其他行业会因为突然增加了 多余的劳动力而出现劳动力供给超负荷的现象,由此引发的收入下降与失业在所 难免。

(4) 破坏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第三方国家的双边、多边关系

经济制裁对目标国带来的利益损失势必会影响两国之间的政治关系。对于本 来联系紧密、关系良好的双边关系而言,过于强硬的经济制裁手段不利于双方在 未来恢复原先的政治关系水平。因此,对于关系友好的国家,制裁发起方可能通 过轻微的或象征性的制裁就可以在不严重伤害双边关系的基础上获得一定效果。 但是,如果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原本就呈现出较为紧张的对手关系,经济制裁在 引发对方采取反制措施的同时,可能会进一步激发对方的挑衅意图,导致制裁发 起方的威慑目的更加难以实现。

烈度过高的经济制裁手段还有可能导致非目标国的第三方国家或国际组织 遭受损失,导致制裁发起方与第三方国家关系紧张。在前文的叙述中本研究提到,

① Robert P.O' Quinn, A User's Guide to Economic Sanctions, Heritage Foundation, 1997.

许多制裁发起国通过本国立法的方式对他国的利益侵害行为予以惩罚和制裁,同 时也对与制裁国家有经贸往来的第三方国家或企业进行报复。美国政府针对古巴 所制定的《赫尔姆斯■伯顿法》以及《1974年贸易法》中的301条款、超级301 条款等都对第三方国家的经济利益造成了实际上损害。赫尔姆斯■伯顿法尤其遭 到加拿大、墨西哥、欧盟等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强烈反对,各国提出了明确的抗议, 并向世界贸易组织申诉,要求美国修改涉及第三方国家的法案内容,否则将进行 报复。很明显,由此造成的制裁方利益损失也应被纳入经济制裁的代价与成本中。

5)制裁所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引发国际社会对制裁发起方的谴责

制裁发起方在制裁中使用的手段可能导致目标国的无辜公民遭受长期生存 危机,尤其是老人、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由此引发的人道主义危机不仅遭到 目标国的反对,还会引发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美国从1980年对伊拉克进行的 经济制裁就引发了这一后果,在制裁持续了多年后,不得不由联合国出面向伊拉 克公民投放生活必备物资。而美国的制裁行为也受到了来自多方面国际舆论的强 烈人道主义谴责,对美国此前所标榜的充满道义的国际形象有很强的负面影响。

从经济制裁手段的演进来看,越来越多制裁发起方意识到了制裁效果可能由 目标国政府转嫁到目标国普通公民身上。如此一来,不仅无法使目标国政府感受 到经济制裁所带来的压力,同时也对目标国公民造成极大困扰甚至生存危机。为 此,“聪明制裁”、“精准制裁”等制裁方式逐渐受到制裁发起国的青睐。这类制 裁的优点在于不仅精准打击了目标国政府或关键领导人,还尽可能避免了制裁发 起方付出破坏国际形象的代价。

(三)制裁发起方选择让步的效用评估

在对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即选择发起制裁进行威慑的效用进行评估之后, 还要对制裁发起方不发起制裁进行威慑这种可能性的效用进行评估。与前文逻辑 相似,不发起制裁进行威慑的效用是指不发起制裁的净收益,即不发起制裁所获 得的收益与不发起制裁可能付出的代价之间的差值。主要变量包括:

Uc:制裁方选择让步(concede),即不发起制裁的净收益;

Ucg :制裁方选择让步所获得的收益;

Ucc:制裁方选择让步所包含的代价。

则有:

uc = ucg-ucc

通过上述表达式可知,若选择让步,即不制裁所获得的总收益大于不进行制 裁付出的成本,即IQ〉Sc时,则Uc>0;反之,若不进行制裁所获得的总收益 小于不制裁付出的成本,即Ucg<ucc时,则uc<o.

当制裁发起方出政策制定阶段时,势必要考虑不进行制裁的这种情况。因而, 发起方也要对其中的收益与成本进行衡量。

1、不进行制裁所能获得的收益

当制裁方在对是否发起制裁进行衡量时,所遇到的其中一项重要的决策难题 在于如何评估尚未发生的事件,尤其是如何评估不做一件事能获得什么收益。许 多决策者与学者忽视了不予以制裁的优点,从而导致制裁方盲目相信制裁一定能 够发挥其功效。事实上,制裁方不选择进行经济制裁,同时采用其他方式和手段 处理与目标国之间的摩擦,或许能够带来一定的收益。

首先,不进行制裁能够节省进行制裁后所付出的成本。上文提到,制裁方进 行经济制裁至少会给本国带来进出口业、投资业造成的直接损失;目标国的反制 措施而造成的损失;制裁国国内的就业成本提高;破坏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第 三方国家的双边、多边关系;引发国际社会对制裁发起方的谴责等。除此以外, 本国的政治、社会稳定程度,以及制裁所要承担的制度成本都会随着制裁的发生 而产生。如果选择不进行制裁,至少不会产生上述代价以及连带损失。对成本的 节约从一定程度上来看可以算作某种隐形收益。

第二,不选择经济制裁,但选择经济合作所带来的收益。新自由制度主义认 为影响行为体选择冲突还是合作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对未来效用结构的认识 与重视程度。如果行为体更重视未来收益,则会在一定程度上容忍当前利益的损 失,选择合作;如果行为体坚决不允许当前利益有分毫的损失,则可能采取较为 强硬的对外行为,冲突的可能性则大为增加。经济制裁的发起方或许并不认为制 裁是出于引发国际行为体之间冲突的目的,但从客观角度来看,因制裁的实施而 激发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之间矛盾,最终导致矛盾升级、冲突爆发的案例并不少 见。为此,制裁发起方最终放弃制裁、选择合作的政策选择可以被视作重视未来

收益的表现。

事实上,许多经济制裁的政策制定与政策执行并非得到了制裁国内部不同政 府部门或利益集团的一致认可。例如美国克林顿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初对中国 的一系列制裁曾在总统与国会之间引发大量讨论。在使用了一定经济制裁手段 后,克林顿还是选择了以合作思想为主的保持接触政策,并试图以将中国纳入特 定国际制度的方式解决双方的经贸摩擦。国际行为体在国际体系中往往需要进行 一连串的多次博弈与战略互动,放弃制裁、选择合作的方式或许不利于自身在当 前博弈中获得最优结果,但合作或许能在未来改善两国关系、增强双边互信、加 深经贸往来、实现合作共赢,以合作的方式化敌为友、将对手转变为伙伴,都是 不进行制裁、选择合作可能获得的收益。

第三,不选择制裁、使用军事冲突可能获得的收益。放弃制裁而选择其他对 外行为的另一个极端是制裁发起方直接选择以武力手段解决目标国的威胁。上文 对不采取直接军事手段的“和平红利”进行了分析,但事实上,许多制裁发起方 认为经济制裁的效果无法达到预期,最终还是选择了更为直接的军事手段。

诚然,军事手段由于存在较高的成本而被决策者审慎使用。但当发起方认为 自身利益受到严重损害,经济制裁又难以达到威慑或遏制效果时,只能采用最极 端的军事手段。军事手段如果能够成功达成发起方的政策目标,则在不使用经济 制裁手段时也能帮助发起方获得收益。这也是许多制裁发起国在经济制裁进行一 段时间后代之以军事打击的最重要原因。

2、不进行制裁所付出的成本

从威慑战略的角度来看,制裁发起方不进行制裁意味着当目标国表现出挑衅 或进攻的意图后,发起方选择让步。在威慑理论中,让步意味着威慑失败,发起 方必须承担目标国将意图转变为进攻行动以及扩大进攻对制裁发起方带来的后 果。

对于制裁发起方而言,让步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本国面临目标国在贸易、金融、 技术、能源等领域的挑战,同时可能失去原有的贸易伙伴以及市场份额。除此以 外,对制裁发起方最为致命的损失在于目标国挑战意图以及行为对制裁发起方核 心利益的触动。如果不进行制裁,制裁发起方本国或承诺要保护的盟友可能会因 发起方的让步而遭受严重的利益侵害。这些利益侵害意味着目标国撼动了与制裁

发起方在某些领域的力量对比,对双方之间的现状形成了挑战。

而威慑理论与威慑战略中也存在类似的逻辑。威慑产生的根本动因在于被威 慑方试图改变现状,而威慑方也是出于防止现状改变的目的采取特定手段加以防 御或遏制。从不采取制裁所含代价的角度来看,代价的具体内容为何以及如何衡 量代价的高低就涉及制裁发起方如何界定现状(Status Quo)>怎样的行为意味着 改变现状。现状的确定需要威慑双方对两国之间的利益有明确的认知。从威慑方 的角度来看,在感受到对方威胁的同时首先要对本国涉及威胁的领域所代表的利 益进行衡量,判断该领域对本国的重要性。涉及核心利益的领域通常都被视作不 可侵犯。一般而言,传统威慑理论认为涉及本国领土及盟友领土变化、本国政权 或盟友政权颠覆以及对方明确表示不再遵从本国政治意志的行为应被视作对核 心利益的进犯,会导致本国进行威慑。但假如威慑方不认为某些行为涉及核心利 益、或没有意识到这些利益的重要性,由此造成的让步行为自然会导致对方的进 一步进攻及本国的损失。

而在经济制裁中,制裁发起方对利益的界定以及现状的判断可能会受到更多 因素的影响。除了涉及领土、政治安全、防务安全的利益以外,经济安全、技术 安全、能源安全等问题受到了更为明显的重视。由此引发发起方对现状的认知变 化。现状意味着双方在领土、政治或经济利益等领域的利益分割与界限划分上有 特定认识,一旦超过这个界限则会被视作挑衅行为。问题在于,制裁双方对于现 状的认识可能存在差异,制裁发起方可能认定对方某些行为破坏了现状从而发起 制裁,而事实上对方并没有进攻意图;而另一种可能是发起方认为对方某些行为 并未触到核心利益,且在未来不会对现状产生影响,但实际上对方可能在未来威 胁到发起方的核心利益。由此产生的损失就是发起方不选择制裁而产生的代价。

从这一意义上来讲,不通过经济制裁进行威慑的代价取决于制裁发起方如何 界定本国的核心利益以及与目标国之间的现状。在通常情况下,发起方为了避免 出现不进行制裁的代价过高、在未来对本国利益产生灾难性影响的情况发生,可 能会高估事态的严重程度。因此,在许多经济制裁案例中,即使发起制裁的代价 ■收益计算再不利于发起国,如果涉及到了发起国认定的核心利益,发起国还是 会选择制裁。类似逻辑与行为就是发起方对不进行制裁产生的代价进行衡量且过 分看重这一代价产生的负面影响的结果。

第三节制裁发起方的意愿评估与威慑有效性

前文的研究已明确这样的逻辑:作为具有理性认知的行为体在评判威慑意愿 时不是根据无法观测的心理过程进行推测的,而是根据行为体的利益计算得出结 论的。如果威慑方认为让步的效用小于反抗的效用,即反抗的结果比让步的结果 好,威慑方自然会更倾向于进行反抗,因而对进行威慑有着更强烈的意愿;如果 威慑方认为让步的效用高于自身进行反抗的效用,即让步的结果比进行反抗的结 果好,则威慑方不会对威慑有太强烈的意愿,威慑的决心较弱。

因此,对经济制裁发起方威慑意愿的评估就是对反抗的效用与让步的效用进 行效用大小对比。当Ud>uc,即制裁发起方进行制裁的净收益大于不进行制裁 的净收益,制裁是有利可图的,此时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为正,意愿较为 充足且明显;当ud<uc,即制裁发起方进行制裁的净收益小于不进行制裁的净 收益,制裁是得不偿失的,此时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为负,缺乏威慑意愿。 又因为Ud=udg-udc且4=-L,在评估时,可能会出现以下5种情况:

(1) ud (进行制裁的效用)与S (不进行制裁的效用)均为正,且前者 大于后者;

(2) 匕与q均为正,且前者小于后者;

(3) 匕为正,6为负;

(4) 6为负,乞为正;

5) 匕与乞均为负。

根据这种情况,本节总结5种威慑意愿模式,并进行一一分析。

1、匕与4均为正,且前者大于后者

在这种模式中,发起经济制裁的收益大于发起经济制裁的代价,同时不发起 经济制裁的收益也大于不发起经济制裁的代价。将发起经济制裁的净收益与不发 起经济制裁的净收益进行对比之后,前者的净收益大于后者的净收益。根据前文 的推断,当ud>uc时,制裁发起方具有正面的、积极的威慑意愿。

在这种模式中,制裁发起方通常面对的是与自身实力相差不大,对方威慑实 力稍弱但双方实力对比没有形成显著差距的目标国,且涉及的是非核心领域的利 益争夺。首先,q为正的含义是进行制裁的收益大于进行制裁的代价,这意味 着制裁发起方可能在威慑实力上占据轻微优势,制裁能够使制裁发起方实现一定 程度上的政策目标、对目标国造成某些领域的利益损失,但不会使用高烈度的制 裁手段,从而不会招致目标国采取太过激烈的反制措施,确保制裁的代价不会太 高。第二,S为正的含义是不进行制裁的收益也大于不进行制裁的代价。不进 行制裁收益较高的原因主要在于制裁发起方清楚目标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实力 及其获得国际援助的可能性,在对其利弊衡量之后发现,与实力差距不大的目标 国进行合作的收益可能更高;同时,不进行制裁的代价小意味着所涉及的利益领 域在制裁发起方看来并不致命,稍微威胁到发起方的核心利益,在这种情况下, 发起方会判断不发起制裁也不会承担太大的风险。

在这种情况中,无论是制裁还是不制裁都呈现出利大于弊的评估结果,而制 裁发起方依然认定发起制裁比不进行制裁的效用更高,可能的原因在于制裁发起 方对某个特定领域的具体威慑目标较为重视,这个目标不涉及目标国对自身核心 利益的攫取,因而制裁发起方可以通过轻度制裁手段对目标国制裁,从而起到警 示作用。同时,制裁发起方也清楚,目标国不会因为这起制裁采取非常激烈的反 制措施。例如美国于1956年3月对英国发起的一项经济制裁。在制裁开始前, 英国已于1954年10月与埃及签订协议,同意从埃及分批撤军。但在此后的2 年里,英国始终没有执行撤军协议,美国察觉到了英国继续控制苏伊士运河的企 图,从而通过制裁的方式警告英国,勒令其遵守协议,维持协议之后苏伊士运河、 西奈半岛等地区的现状。在这起制裁中,美国无论选择制裁与否都是利大于弊的 结果,如果美国选择制裁,则有可能将英法势力彻底赶出苏伊士运河地区,方便 本国势力顺势而入占领权力真空地带;如果美国不选择制裁,也不会破坏与英法 的盟友关系,同时可以加入英法对该地区的占领从而分一杯羹。但美国更为清楚, 选择制裁将会帮助美国获得中东地区的重要利益目标,且适当的制裁手段能够起 到威慑作用,遏制英国在这一地区的企图。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经过收益计算发 现进行制裁的净收益大于不进行制裁的净收益,从而更加明确且坚定了发起制裁 的意愿。在制裁发生3个月后,英军撤出苏伊士运河地区。

2、匕与S均为正,且前者小于后者

第二种模式与第一种模式的前半部分结论一致,即发起经济制裁的收益大于 发起经济制裁的代价,不发起经济制裁的收益也大于不发起经济制裁的代价。但 是,该模式中发起经济制裁的净收益比不发起经济制裁的净收益低,即前者的净 收益小于后者的净收益。此时,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不足,对制裁意愿的 表达也会呈现出不清晰、不可信的状态。

通过前文的分析可知,S为正意味着进行制裁的收益大于进行制裁的代价, 同时S为正指的是不进行制裁的收益也大于不进行制裁的代价。在这种情况下, 制裁发起方选择制裁或不选择制裁都能够获得净收益。但是,进行制裁的净收益 小于不进行制裁的净收益,表明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不强,甚至有明显的退缩 心态。这种情况的出现需要两个条件,首先,制裁发起方认为目标国对本国利益 的侵犯涉及的是不太重要的领域,制裁发起方在确定固有利益时出现认知误区, 忽视了某些利益的重要性;第二,制裁发起方体现出明显的“自我威慑”倾向, 担心制裁会导致危机进一步升级或出现对自身极为不利的后果。

英法等国在一战后对德国的一系列经济制裁就明显体现出第二种威慑意愿 模式。一战结束之后,作为战败国的德国要对英法等战胜国进行赔款,但英国明 显的绥靖色彩导致本该由德国支付的1320亿金马克赔款最终在道威斯计划、杨 格计划、《缓债宣言》、《洛桑协定》的一步步退让后不了了之,极大助长了德国 的侵略野心。在这个案例中,巨额的战争赔款实际上是从经济角度对德国进行制 裁,以此削弱德国的实力并防范其东山再起,体现出了经济制裁的惩罚和威慑功 能。从收益计算的角度来看,进行制裁的收益明显大于不进行制裁的收益,因为 一战后的英法实力依然强于德国,且制裁成功的结果明显有利于英法巩固在欧洲 的权力地位;但是,英法内部存在较大矛盾,英国担心制裁过重将会使欧洲局面 有利于法国,因此主张扶德抑法,而美国也担心制裁金额过高会将德国推向苏俄, 英美两国自然认为不制裁或轻度制裁所获得的收益大于不制裁可能付出的代价。 很明显,英美两国都未将赔款问题与德国未来崛起联系起来,忽略了未来可能造 成的核心利益损失;同时,英法各自都担心制裁会带来更差的后果,致使欧洲大 陆实力对比局面出现不利于自身的发展。在此基础上进行的代价■收益计算使制 裁发起方认定制裁的净收益小于不制裁的净收益,由此产生的威慑意志薄弱,导 致最终呈现出明显的汝协心态。

3、匕为正,5为负

在第三种威慑意愿模式中,Ud为正值的含义是制裁的收益大于制裁的代价, 而乞为负值则意味着不制裁的收益小于成本。在这种情况下,制裁发起方无需 再衡量匕与乞的大小,因为制裁的净收益明显大于不制裁的净收益,制裁发起 方会体现出充足且强烈的制裁意愿。

这一类型的威慑意愿模式大多发生在大国对敏感性与脆弱性大大高于本国 的小国的制裁中,且所涉及的利益领域对发起国而言较为重要。制裁发起方认为 能顺利通过制裁成功威慑目标、达到自身的政策要求,同时目标国的反制措施不 会为发起方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失;而如果选择不制裁,虽然能帮助发起方节约部 分成本,或以合作的方式寻找利益共同点,但目标国所进犯的领域触及了发起方 的核心利益,发起方认定不通过制裁进行威慑的代价大大高于可能的收益。阿拉 伯联盟在第四次中东战争利用石油武器进行经济制裁就是这一类型的正面典型 案例。阿盟清楚石油对于西方国家的重要性,石油价格的上涨与石油断供会对某 些难以快速寻找到替代石油进口国的国家而言形成巨大的压力,且短时间无法解 除;同时,双方所争夺的利益领域又是对民族国家而言至关重要的领土与政权, 因而,阿盟对当前局势进行了正确判断,认为进行制裁的净收益远远高于不进行 制裁的净收益,因而具有极强的制裁意愿。

从过往经验来看,许多西方大国对非洲、南美洲或东南亚国家的制裁体现出 强烈的制裁意愿,就是因为在进行利益计算后,制裁发起方认为制裁的净收益远 远大于不制裁的净收益,因此自身威慑意愿属于这一类评估结果。但事实上,制 裁发起方可能出于信息不对称或错误知觉的原因,形成了对制裁局势的错误认 知。这种对形势的误判可能导致制裁发起方在进行制裁及不进行制裁的代价■收 益计算中盲目自信,高估了自身与目标国之间的实力差距,忽略了自身在权力相 互依赖关系中的敏感性与脆弱性,低估了目标国反制措施的效用,以及第三方国 家及国际社会对制裁的反对。也就是说,制裁发起方所进行利益计算的结果与客 观实际的利益计算结果有很大误差。理智的制裁发起方可能在制裁真正实施之后 发现了预先意愿评估与实际制裁局势的差距,进而逐渐降低制裁中的威慑意愿。 美国在朝鲜战争中针对中国的制裁、在两伊战争后针对伊拉克的制裁以及冷战期 间针对古巴的制裁都属于这种模式下的误判。

4、 S为负,匕为正

当匕为负值且乞为正值时,意味着进行制裁的收益小于代价,且不进行制 裁的收益大于代价。此时,/必然小于乞,即制裁的净收益小于不制裁的收益。 对于理智的行为体来说,此时的利益计算很明显不支持行为体发起制裁,如果行 为体一定要发起制裁,则其制裁意愿也是相对薄弱的。

在以往的经济制裁案例中很少出现这种意愿评估模式,大部分制裁发起方都 会对制裁与不制裁的收益进行相对理智的判断。但在某些情况下,制裁发起方会 受到与目标国历史积怨的影响而不进行理智的利益计算,而随着制裁的展开,发 起方逐渐意识到制裁的执行弊大于利,从而逐渐降低制裁意愿。例如1986年3 月希腊对土耳其发起的经济制裁,主要目的在于对土耳其对塞浦路斯与爱琴海邻 近岛屿的领土主张企图进行威慑。从发起威慑的净收益来看,希腊不具备完全碾 压对手的实力优势,也无法成功抗衡土耳其的反制措施,因而发起威慑的收益小 于代价;同时,双方本可以通过制裁、军事冲突以外的和平方式解决问题,但由 于两国历史上对塞浦路斯地区的争夺始终没有结果而积怨已久,希腊并没有意识 到不进行制裁的收益实际上远大于不制裁的代价。在这种情况下,希腊的制裁意 愿实则并无坚实的基础,最终制裁也没有阻止土耳其对塞浦路斯北部的领土占有 行为。

5、 匕与q均为负

在这种模式中,/为负值意味着制裁的收益小于制裁的代价,而乞也为负 值的含义是不制裁的收益也小于不制裁的代价。也就是说,对于此模式中的制裁 发起方,无论是制裁还是不制裁都弊大于利。此时,制裁发起国的评估逻辑不再 是“两利相权取其重”,而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果进行制裁,由于制裁发起 方威慑实力与手段的欠缺、经济相互依赖的敏感性与脆弱性高于目标国、目标国 的反制措施过强从而会给制裁发起方带来危机等原因,发起方不认为制裁能够获 得正面收益;同时,发起方认为目标国威胁自身的领域触及了严重的核心利益, 如果不制裁则可能会威胁到国家的生存与发展。此时,制裁发起方就要对制裁与 不制裁的代价进行评估,究竟哪种代价是更不能为自身所接受的。如果不制裁的 代价更不能为本国所承担,则采取制裁行为的意愿反而会比较强烈。

这类威慑意愿模式并不多见,常出现在制裁发起方实力小于目标国的制裁案 例中,而双方争夺的利益领域对发起方而言至关重要。1957年年初,印尼对荷 兰继续占领西伊里安岛的企图十分不满,因此宣布对三家荷兰在印尼的银行予以 控制并进行军事管制,同时允许印尼部分青年与工人接管了荷兰驻印尼的重要企 业和银行,包括全部种植园、四大轮船公司以及四家重要洋行等。在这一过程中, 印尼政府强调会根据荷兰在西伊里安岛问题上的态度决定是否结束制裁,体现出 了很强的制裁意愿。

通过对这5种模式的分析,可以看出当制裁净收益为正、不制裁的净收益为 负时,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最强;而制裁净收益为负、不制裁的净收益为正时 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最弱。在本文的研究框架中,经济制裁的威慑实力、威慑 手段、威慑意愿与信息传达是威慑实现有效性的四个不可或缺的影响因素。因而, 制裁的意愿越强,越有利于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实现。但是,由于制裁发起 方在利益计算中的误判,可能出现高估自身制裁意愿或制裁意愿不合理下降等预 估意愿与实际意愿不相符的现象。同时,目标国对制裁意愿的信息接收、解读与 认知也对威慑意愿的有效传达带来了不确定因素。如果制裁发起方认为自身具备 了充足的威慑意愿,但目标国并未对此明确感知或予以正确认识,目标国可能会 低估发起方的制裁意愿,误认为威慑是不可信的,从而导致威慑的失败。

第四节本章小结

本章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影响因素之一一一经济制裁发起方的意 愿进行探究。威慑意愿虽然看似是制裁发起方的一种心理表现,但真正起决定作 用的是发起方对不同结果的效用评估。在感受到目标国的威胁之后,如果发起方 认为进行抗击(发起制裁)的效用高于让步的效用,则制裁是利大于弊的,发起 方的意愿较强烈,威慑是可信的;反之,若发起方认为选择抗击的效用低于让步 的效用,即制裁是得不偿失的,则其威慑意愿是较低的,威慑是不可信的。无论 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还是让步,都存在着各自的收益与成本。本章逐一分析了进 行制裁可能获得的收益、进行制裁可能付出的成本、不进行制裁所能获得的收益 以及不进行制裁所造成的损失。最后总结出5种收益■成本计算的结果模式,再 分别分析了每种模式如何影响了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


第六章经济制裁威慑信息的传递与威慑有效性

即使经济制裁发起方具备了足够的威慑实力与威慑意愿,同时也使用了一定 的威慑手段,也并不意味着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可以得到有效发挥。从威慑理论 的视角审视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成功威慑的另一必备要素是威慑信息的有效传 递,即必须使目标国清楚制裁发起方的实力与意愿。为何信息的传递会影响经济 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发挥、什么变量影响了经济制裁中威慑信息的传递、这些 因素如何影响了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将是本章的主要研究内容。

第一节信息传递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重要性

当经济制裁发起方明确自身能够凭借的威慑实力、发起制裁的意愿以及在制 裁中能够使用的手段之后,还需要让目标国感受到自己的实力、意愿以及手段, 从而成功给对方形成压力,迫使其放弃进攻,维持现状。从本质上来说,威慑是 发起方与目标国之间进行战略互动的过程,这种互动则是依靠对对方以及环境中 的信息进行接收、理解并反馈完成的,如果没有信息的交流,则任何互动行为都 无法实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信息构建了事实、行为与互动。而在这个过程中, 发起方必须向对手传达为了捍卫自己的利益可以做出哪些承诺的信息。①这些信 息中包含了威慑方的政策意图、所期望达成的政策结果以及自身为了实现这样的 目的能够付出多大的努力与代价。如果被威慑方无法成功感知、理解发起方所传 递出的威慑信息,则无论发起方的威慑实力再强、意愿再强烈、使用的方法再激 烈,都无法得到回应,也就难以对被威慑方形成心理压力、使其服从威慑方的政 策目标。

在威慑的过程中,双方势必要经历战略互动的过程,而这也是信息的发出、 传播、接收与反馈的过程。若要实现威慑的有效性,除了需要发起方有所行动, 还需要考察被威慑方在行动中的反应以及由此产生的政策结果。在这样的战略互 动环境中,有两方面的原因使得互动双方必须重视信息的传递问题。

①戈登•克雷格、亚历山大•乔治:《武力与治国方略一一我们时代的外交问题》,时殷弘等译,商务印书 馆,2004年,第252页。

第一,不完全信息与不对称信息。从威慑理论的历史沿革来看,早期威慑理 论认为威慑双方都是处于完全信息状态下行为体。然而,从现实的政策环境来看, 任何行为体都无法完全掌握国际体系中所有关于其他行为体的全部信息。因而, 本研究也设置了经济制裁中的各个行为体处于不完全信息环境下的前提假设。在 这种状态下,无论是发起方还是目标国都无法掌握全部关于对方的信息。对于目 标国而言,对于对方的实力、意图、能够使用的手段的感知与理解则必须通过对 对方行为的观察而进行判断,而判断的基础就是己方所能接受到的信息。

在不完全信息状态下,还存在着不对称信息的问题。在威慑战略中,如果能 够知己知彼,也就是既熟知己方的信息又能洞察对方的信息,则能够帮助自己在 对抗中取得优势地位。但是,经济制裁中的双方未必能实现这一点,往往存在着 一方获得较多信息而另一方对信息的获取能力较弱的不对称现象。如果对方获得 了比己方更全面的信息,则可能凭借这些信息对己方以及整体环境有更清晰的判 断与更科学的认识,从而更有可能制定出更有效的威慑战略或反制措施。因此, 无论是制裁发起方还是目标国,信息的内容以及对信息的传递、获取与认知都是 政策制定与实施时需要倚仗的依据与来源,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影响因素。

第二,共有知识。建构主义认为国际体系中存在着的共有知识是该体系中行 为体所共同具有的理解与期望,在制定对外政策与实施对外行为时,这些共有知 识也会通过行为有所体现。在行为体通过经济制裁实施威慑战略时,行为体之间 也存在一定的共有知识。这些共有知识体现为双方在威慑关系结构中对一些规则 或规范的认识。

具体而言,这类共有知识可以理解为“所涉及的所有行为体都知道,A方知 B方知道,A方也知道B方知道自己知道,同理B方也有着类似的认识"这样 的信息。在具体的经济制裁案例中,这可以体现为双方对某些行为的认可与否、 哪些行为是可以做的、哪些是不可以做的这类规范性信息。例如,“谈判能够为 双方提供相互理解与沟通的机会”就是许多经济制裁案例中发起方与目标国之间 的一种共有知识。

在经济制裁发挥威慑功能时,双方所具有的共有知识越多,其威慑过程中的 不确定性就越小。但必须注意的是,共有知识并非一蹴而就产生的,而是在双方 对外政策行为中不断通过互动与反馈逐渐形成的。在这样的互动过程中,信息的 传递问题则显得尤为重要。信息在发出、传播与接收等任一环节出现的问题都会 妨碍双方对信息的正确认识,进而可能影响共有知识的形成。

因此,信息传递成为了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重要因素之一。在这 其中,制裁发起方发出信息、通过特定的渠道传播信息、并由目标国接收信息这 三个环节都会影响威慑信息的效用。为此,本章从经济制裁中威慑信息的发出、 信息的传播渠道以及信息的接收这三个方面展开,探讨这其中制约经济制裁威慑 功能有效发挥的具体障碍。

第二节 制裁发起方威慑信息的发出

制裁发起方在拥有雄厚的威慑实力、强烈的威慑意愿与有效的威慑手段之 后,还要考虑如何将自身这些实力、意愿与手段的信息表达得更为清晰、明确。 如果威慑信息的发出是模糊的、意义不明确的,则会给目标国带来认知上的障碍, 不清楚发起方究竟想要达到怎样的政策目标,或无法判断发起方为了维持现状愿 意付出多大的代价以及自己若发起挑战遭到对方报复的可能性有多大,由此一 来,威慑效力的可信性将会大打折扣。

制裁发起方表达威慑信息的方式有很多,可以直接通过话语或文字进行表 达,也可以通过一定的行为传达出某些信息。无论是哪种方式,制裁发起方在威 慑信息的表达上,容易出现不进行表达或表达方式过于简单、表达意愿不强烈等 现象。因而,制裁发起方在进行威慑时,信息的发出与否、信息是否传递了清晰、 可靠、有力的威慑信号都会影响威慑的有效性。在这其中,存在着以下三方面的 制约因素。

(一)利益认知谬误

此处的利益认知谬误指的是制裁发起方对自身的固有利益存在认知上的误 o在威慑信息传递过程中,制裁发起方可能在某些政策目标的表达上并不强烈, 或根本不予以表达。这并不代表制裁发起方对这一领域的利益不重视,而是可能 出现了对某些利益的认知误区。制裁发起方可能认定,某些领域的固有利益是无 需对外表明而其他行为体都应该知道的,因而,对这些利益的维护是天经地义而 无需特意通过威慑信息向外宣示与说明的。然而,目标国与发起方之间对于发起 方固有利益的界定可能存在较大偏差,发起方所认定的天经地义的利益目标可能 在目标国看来并不具备足够的合理性。而当这部分被制裁发起方视作无需解释而 “放之四海皆准”的固有利益不被明确表达出来时,目标国可能无法意识到其对 于发起方的重要性,更无法理解发起方实施经济制裁究竟希望达到何种政策目 标,从而导致目标国继续采取对发起方这一领域利益的挑战行为,造成威慑的失 败。

国家利益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议题,而行为体对自身利益的认知问题也长期受 到决策者与学界的关注。在实际的政策实施与理论上的学术探讨中,国家固有利 益是如何界定的以及利益的发展变化都是困扰政界与学界的问题。以冷战时期的 美国为例,在冷战初期,美国认为朝鲜战争的爆发是对其远东防线的突破,触及 了美国的核心利益;而随着冷战的深入,美国又将希腊、土耳其划作其势力范围 之内,将苏联对两国的对外政策视作对本国核心利益的进犯;此后,中东、北非 乃至整个第三世界都被囊括进美国的利益范畴中。从这一过程来看,似乎很难判 断一国的核心利益究竟为何。但是,必须明确的是,在本研究中,经济制裁的发 生有着特定的原因、背景与目标,在某个特定政策目标的驱使下,行为体在一段 时间内的固有利益可以被视作是固定的,难以发生剧烈的改变。因此,在具体的 制裁案例中,无论是制裁发起方还是目标国,其固有的核心利益是明确的。

对对方核心利益的判定实际上涉及另一重要问题,即威慑双方对“维持现状” 的认识。众所周知,对于威慑发起方来说,其最终目的是迫使企图发起挑战的目 标国放弃进攻,维持现状。但如果双方在现状的认识上存在偏差,发起方不表达 或不明确表达何为己方所追求的现状,目标国也无法清楚理解究竟发起方“维持 现状”的要求意义为何。

以美国特朗普政府于2017年开始的对中国通讯行业中部分高新技术研发成 果突出的企业进行的经济制裁案例为例。2017年8月开始,特朗普政府召集贸 易代表发起调查,并从2018年7月开始对上述行业的部分产品加征关稅。美方 在对此次发起制裁的缘由进行描述时,指出中国部分企业对美国尖端技术产品以 及专利技术的获取、购买行为会对美国的经济利益造成负面影响,为了防范中国 在未来有进一步的企图,故而实施了这一次经济制裁。在美国的认知中,美国一 直是高新技术的创造者与引领者,因而在全球范围内都必须做到尖端技术研发的 领导者,对这一地位的巩固是对美国核心利益的维护,是美国当前核心利益的题 中应有之义。既然对这一利益的追求与维护在特朗普政府看来是天经地义的,因 而也无需对这一目的进行格外的说明与解释。特朗普政府仅仅在其国内的相关听 证会以及相关调查中对这一目的进行了表达,而并未对外进行大范围的阐释与宣 讲。但事实上,除了美国自身以外,被视作制裁目标国的中国与其他国家都很难 “尖端技术领导地位的维持”视作美国的固有利益,也自然无法理解美国为此 而发起经济制裁的合理性,反而将其视作美国企图在全球范围内维护其技术霸权 的举措,因而对制裁予以反击。如果再对这一制裁行为进行深入剖析不难发现, 中美之间对于国家利益的不同界定导致了两国对于“维持现状”含义上的理解偏 差。美方认为维持世界第一的领导地位是其历届政府的最根本追求,因而包括中 国在内的任何国家在国家实力上的增长都是对其核心利益的威胁;事实上,中国 本无意在相关领域对美国发起挑战,也并不企图威胁美国的核心利益。由此一来, 美国既不愿意改变其对本国核心利益的理解,又不明确向外表达出它的真实意 图,仅以他国对其经济利益造成损害为由进行经济制裁,明显缺乏说服力与合理 性。

(二) 威慑信息所传递出的信号成本

在威慑过程中,威慑方既可以通过直接的语言表达出威慑信息,也可以通过 相关行为传递出威慑信息。威慑信息能够表达出行为体对威慑的理解与期望,这 可以被视为信息所传递出的信号(signals)o如果信号过于廉价,也就是行为体 在表达出某些信号时所付出的成本过于低廉,则会被其他行为体视作没有信心, 无法使对方信服。例如,在威慑战略中,通常认为若威慑方仅仅在语言上对目标 国进行讨伐和抗议,而不采取其他的实际行动,则这一行为会被视为一种“廉价 信号"(cheap talk)。为此,传统威慑理论的研究者们提出了发出“昂贵信号"(costly signals)的解决办法。所谓昂贵信号,就是指威慑方在其威慑信息中加入更多有 代价的警示内容,表现出威慑方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付出巨大代价,如果威慑方不 履行其在威慑时所作出的承诺,就会遭受巨大损失。通过昂贵信号的施加,体现 出威慑方“破釜沉舟”的心态,从而使对手相信威慑的实力与决心。有学者指出, 昂贵信号的本质实际上是通过排除其他代价低廉的行为选项的方式告诉被威慑 方,威慑方只能选择这种代价更高的解决途径。①简而言之,就是砍除威慑方有 可能存在的退路,从而让被威慑方相信,假如被威慑方执意进行挑战,威慑方除 了予以还击以外别无选择。

在以军事威慑为主的传统威慑战略与威慑理论中,昂贵信号的发出通常都是 通过军事力量的调动与部署、军事演习等行为为载体。在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中, 这些行为当然可以继续生效,但考虑到以经济制裁发挥威慑功能本身的意义在于 以非军事性质的武器对对手进行威慑,本研究不将重点放在这类昂贵信号上,而 是从信号在对外政策与行为中本身的作用入手进行分析。从本质上来说,行为体 通过语言和实际行动发出信号的最主要目的在于向他国投射一种形象,这种形象 是发出者希望他国对本国所形成的某种印象。而在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中,制裁 发起方所希望通过信号投射的形象是言出必行、威力巨大的,如果目标国相信了 制裁发起方投射的这种形象,则会认定己方的攻击行为势必遭到对方的强烈报 复。在投射形象这一问题的研究中,罗伯特•杰维斯在其著作《信号与欺骗一一 国际关系中的形象逻辑》中对投射形象的行为作出了界定与区分:信号与标志

(indices)都是能够投射形象的行为,其中信号是通过行为体之间心照不宣的理 解所建立起来的,信号不一定是体现了行为体的真实情况;而标志则携带了某种 证据证明了其内容是真实可信的,因而其所投射的形象也是准确的,这种形象表 明了行为体的能力与意图。②信号包括公开的或秘密的消息、外交姿态、外交语 言等,标志则是某些泄露了真实信息的行为或声明。区分信号与标志的标准并不 是特定行为或表述,而是根据其所包含信息的真实性进行区分的。也就是说,如 果一个声明或行为的象征性意义更大、其他行为体无法判断其真实性,则这类声 明或行为更偏向于信号;反之,如果其他行为体认为某一声明或行为不太可能受 到发出者的操纵而释放出虚假信息,或其代价极其高昂,则会被视作标志。

按照杰维斯的理论可以看出,如果经济制裁发起方希望投射出可信的、威力 巨大的形象,需要将信号转化为标志,因为在其他行为体看来,信号可能是具有 欺骗性的,但标志通常是准确真实的。杰维斯总结了可以被视为标志的一些行为 特征。(1)成本太高或意义太重要以至于不能被用于欺骗的行为。例如,当一个

① James D. Fearon, "Signaling Foreign Policy Interests: Tying Hands and Sinking Costs”,The Journal of Conflict Resolution, Vol. 41, No. 1, 1997, pp.68-90.

② 罗伯特•杰维斯,《信号与欺骗一一国际关系中的形象逻辑》,徐进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7年,第19 页。

人以自杀的方式自证清白,这种付出生命的行为代价过于高昂,体现出他原本的 行为是真实可信的;(2)如果一个行为被视为未来某个行为的原因,则这个行为 通常是可信的,应被视为一种标志。也就是说,当某一行为是未来制定另一政策 的主要原因或对未来政策的制定产生了极大影响,则该行为是真实的。例如,当 某国声称因为某原因而要采取特定行为,而此后这一行为真的发生了,则之前所 说的原因有很高的真实性;(3)样本事件。某些行为虽然影响甚微,但当它被视 作某一类行为其中之一的样本时,其所体现出的含义会被认为是真实的。例如在 拿破仑战争期间,英国对与法国有贸易往来的一些中立国进行了限制,尽管这一 政策产生的实际影响十分微弱,但作为中立国之一的美国认为该政策是英国敌视 其他中立国的重要例证之一,是同类事件中的样本,因此被美国视为敌视政策。

(4)外交人员的个性。杰维斯认为,在处理国际政治问题时,通过观察参与事 件的外交人员或领导人的行为与个性,可以得出对方国家的真实想法;(5)国内 事件。对方在国内施行的政策或发生的事件可以被视作真实信息的印证,因为决 策者为了延续对外政策而刻意在国内政治中使出欺骗性手段的成本太过高昂以 至于不可能,且国内政策通常是对外政策的源头;(6)如果某些行为或声明的对 象并非是目标国,且这些行为或声明所希望影响的对象是不能或不敢欺骗的对象 的话,其中所包含的信息真实性较高。例如,国家内部的一些文件通常是针对本 国决策者等对象撰写的,目标国如果获得了其中的信息,通常会相信其中的内容;

(7)能力标志。如果一个声明或行为揭示出了行为体的能力,且这种能力能够 帮助行为体在国际体系中获得权力,则其真实性就大大提升。例如一国在特定的 国际制度中占据了有利地位、获得了更大的操纵制度的权力,这种权力可以被视 作一种武器,使该国有了制裁别人的能力。其有可能的选择是拥有这种能力但不 进行使用,但假如它确实拥有这种能力并声称将会使用时,这种声明并非虚张声 势,其实现的可能性是较高的。

无论杰维斯对于标志行为的分类是否准确清晰,可以明确的是,标志性的声 明或行为对于目标国来说真实性较高。因此,如果经济制裁中的制裁发起方希望 自己的威慑信息显得真实可信,则需要将信号转化为标志,或至少通过一定的手 段和策略使自己的声明和行动在目标国看起来是具备了较高真实性的标志。

(三)国际政治传播中的话语策略

在经济制裁中,制裁发起方为了实现自己的威慑目的,还需要在向外传递威 慑信息时使用恰当的话语策略,以便对目标国形成压力,同时也尽可能地强化制 裁行为的正义性与合理性,以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

受到西方哲学在20世纪初开始的“语言学转向”的影响,人文社科类专业 逐渐意识到语言及语言的作用在各领域研究中的重要性。20世纪80年代,国际 关系学也出现了语言转向,学者们开始着重分析语言对国际关系的影响程度及影 响机制。简而言之,语言在国际政治中的本体作用可以概括为:语言具有建构功 能。①语言也应被视作一种行为,能够对国际关系产生影响。因此,在经济制裁 发起方传递威慑信息的这个环节中,使用恰当的话语策略也是增强威慑有效性的 重要途径之一。

有学者指出,劝服与诱导是国际政治传播中行为体能够使用的话语策略的重 要组成部分。②劝服可以分为直接劝服与间接劝服,前者是指通过直接指明信息 发出者的目的或结论来向受众传递信息,而后者则是通过大量证据的展示向受众 传递某种概念,进而使其自发形成对这些证据的认识。研究表明,越是明确、具 体、展示细节的劝服方式越能获得受众的心理认同。例如,当制裁发起方希望向 外传递其制裁的行为是正当合理时,若直接通过话语提出“目标国是邪恶国家” 或“目标国的行为意图是有敌意的”等直接明了的结论未必能使国际社会信服, 目标国也可以对其进行否认或不予理会。但如果制裁发起方通过证据的展示表明 目标国确实制定了损害本国切身利益的政策并有强烈的推行意愿,如通过对特定 事件的细节描述、本国所遭受的损失在数据上的体现等方式展现这些证据,使发 起方所要向外传递的信息有了明确的事实支撑,受众将会更容易产生对发起方立 场的认同,而目标国在进行反驳与辩解时也存在更大困难。

而诱导的话语策略则更为隐秘,需要更多的技巧和方法。行为体所有通过在 修辞、表达方式上的设计以及传播途径上的规划都是诱导策略的体现。在媒体多 样化发展的今天,国际体系中的行为体越来越注重以特定方式进行话语诱导,从 而改变自身形象,实现自己的对内对外政策。例如,西方国家通过其强大的话语 权与文化渗透效果向全世界输出其所谓的“自由、民主、尊重人权”的观念,强

① 孙吉胜、何伟:《国际政治话语的理解、意义生成与接受》,《国际政治研究》,2018年第3期,第39页。

② 俞婷宁:《国际政治传播与身份刊正》,博士论文,外交学院国际政治专业,2018年5月,第65-71页。 化自身的道义角色,并抹黑其对手的国际形象。在包括经济制裁等对外行为中, 美国等西方大国通过特定话术或方法,将制裁动因与自身树立的良好形象联系在 一起,向外传递出制裁是对目标国政府的打击和对目标国国民的“拯救”,并以 此形成舆论压力逼迫目标国放弃原先的政策意图,实现威慑目标。埃及、伊拉克、 中国等遭受过美国经济制裁的国家都领教过其诱导性话语策略所带来的威慑压 力。

第三节威慑信息的传播途径

经济制裁发起方在将其威慑信息向外传播时不可跳过的第二个环节就是传 播途径。只有通过特定的传播途径及渠道,才能使由制裁发起方发出的信息被目 标国所接收。任何信息的传播过程都需要信息发出者与信息的接受者,在国际政 治信息的传播中,信息接收者通常既包括对象国的政府及相关机构,又包括国内、 国外的公众。如果信息发出一方希望影响另外一国政府的态度以及公众的看法, 不通过政府间官方外交活动以及国内公众与国外公众的舆论对接是不可能实现 的。因此,经济制裁作为国家对外政策行为的一个重要工具,其信息的传递也不 能缺少特定传播途径在其中发挥作用。

从传播渠道的方式来看,国际行为体对外政策信息传播可以通过官方外交与 公共外交两种路径实现。随着技术的发展与国际体系的变迁,国际媒体对国际行 为体的对外政策与行为产生了越来越重大的影响。

(一)官方外交与公共外交

无论经济制裁发起国的制裁政策如何制定,其实施势必要通过特定的外交手 段与渠道实现。而有关制裁政策的信息传播则需要借助官方外交与公共外交的渠 道。

经济制裁作为经济外交的种类之一,其所采用的经济外交行为是经济制裁政 策的具体实施方式与表现形态。因而,经济制裁与经济援助、经济合作等其他种 类的经济外交类似,也需要借助经济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以及相关方之间的协 商、谈判、会议、仪式等具体形式解决经济制裁中的问题。在这些外交活动中, 制裁双方势必要借助平台进行信息的沟通与反馈。因此,官方外交也必然成为制

裁发起方向目标国进行威慑时所使用的信息渠道之一。

然而,仅仅依靠官方外交途径是难以实现经济制裁的威慑效果的。从某种程 度上来说,威慑是威慑方与被威慑方心理对抗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要想使对 方在心理上受到压迫而改变政策意图,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除了通过官方渠道进 行较量以外,还必须通过多样化的方式与手段进行暗中较量。因此,有关制裁的 威慑信息在进行传递时,官方的外交途径通常呈现出了较量的最终结果,而许多 潜藏在非官方渠道的信息通过别的方式与渠道进行了传递。对于体现这类渠道的 公共外交路径不容小觑。

公共外交路径虽然是间接影响政府决策制定过程的变量,但随着技术的发 展、新媒体的崛起以及政治社会化趋势的加强,已经不再是影响力微弱的信息传 播渠道了。相比较官方外交途径,公共外交具备手段更加多样、发挥作用方式更 加灵活、影响受众更广的特点。通常来说,媒体、跨国公司、文化传播、二轨外 交等方式属于公共外交的范畴。而在当今的国际体系中,媒体外交成为了国际行 为体之间信息交换时不容小觑的重要传递渠道。

(二)媒体在国际政治传播中的角色与作用

任何国际行为体的对外政策行为在传递信息时,都面临着一个障碍,就是信 息的接收方无法通过最为直接的感性认识或人际传播获知他国某个事件的具体 情况。如果想要获知这类具体的信息,则必须凭借特定的媒介,在国际政治传播 中,这种媒介就是国际媒体。从传播内容来看,传播国际政治信息的媒体以国际 新闻媒体为主。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国际新闻媒体的形态至少经历了四种,即纸质报刊、 广播、电视与网络媒体。从当前的发展趋势来看,已经到来的“新媒体”时代还 将继续改变国际政治传播的内容、特性与作用。无论是哪种媒体形态,都凭借以 下功能的发挥影响了国际政治传播与国家对外政策的制定与实施。

1、通过议程设置影响政策制定与实施过程。国际新闻学与传播学认为,议 程设置是媒体影响政治的最主要方式。在国际新闻传播中,常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即某个国内或国际事件发生之后,随着媒体的长期跟踪与报道,该事件成为普通 大众关心和重视的焦点,从而引起政府的关注,进而影响甚至改变政府的决策过 程和结果。即使媒体无法做到真正改变政府决策,但可以引导公众应该注意哪些 问题、所关注问题的时间先后以及所关注问题的重要性排序等。这一现象过程被 称为议程设置。

若要通过议程设置影响政府的决策过程与结果,通常有两种途径。第一种是 直接途径。政府间信息的传递通常以官方的外交活动为主要途径,但同时,仅仅 依靠外交途径获取信息是远远不够的。此时,新闻媒体能够为决策者提供更加丰 富、更具细节以及立场更为全面的信息,帮助决策者完善信息来源渠道。包括肯 尼迪在内的美国历届总统都有与幕僚阅读每日新闻简报的习惯,而这正是决策者 借助媒体获取外界信息的典型例证。第二种是间接途径,其影响机制至少包括三 个环节:媒体首先进行报道,并着重对某些问题进行细致的探讨;接着,媒体报 道引起公众的广泛讨论,公众在这一过程中自发地形成对其中各类问题的关注度 次序,形成公众议程;最后,这种广泛的公众讨论将会被决策者获知,政府受此 影响进行对受关注问题的回应与反馈,形成政府的议程。这种间接方式最开始的 受众是普通大众,但其发展趋势的壮大可能会对决策带来深刻的影响甚至改变。

2、控制或操纵国际舆论。在国际新闻学中,舆论这一概念最早源于卢梭, 其含义是“公众的意见”,o而国际舆论指的是“跨越了国家界限并具有文化和意 识形态背景的公开意见”。①对国际舆论的影响甚至控制是国际媒体议程设置之后 的延伸功能。在议程设置之后,媒体可以通过铺垫作用、框架效应与情绪启动等 方式操纵国际舆论。②

(1) 铺垫作用。国际媒体可以通过对所报道的国际政治事件中某些问题的 关注来引导大众的观众,从而提升这类问题在受众认知中的重要性,在此后的报 道以及未来发生的类似事件中中,受众对类似政治事件的评判标准会受到此前报 道所传递出的信息或价值观的影响,从而产生新的标准和看法。以水门事件为例, 在事件发生之间,大众更关注总统在治理能力上的问题,而在《华盛顿邮报》对 该事件进行深入报道并加以引导之后,国内外大众在对本国以及他国领导人形象 的评判中更看重个人的品质与道德水平。

(2) 框架效应。媒体报道在传递信息时,会通过新知识的传递重塑受众的 知识结构与价值观念,从而为受众搭建起理解事物的框架。对于国际体系中发生

① 刘笑盈,《国际新闻学:本体、方法和功能》,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0年,第263页。

② 刘肖,董子铭,《媒体的权利和权力的媒体:西方媒体在国际政治中的角色与作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 社,2017,第28-31页。 的各类事件,受众不可能有太多亲身经历和感性认识,必然要通过媒体报道获知 其中的信息与知识。同时,国际媒体通过自身对事件的理解,依托其希望传达的 价值观,将加工后的经验传递给受众。对受众而言,从中获得的新知识实际上是 媒体通过筛选、排序、修饰之后的信息,媒体通过这种方式影响了受众的认知与 理解。

(3)情绪触动。在媒体对事件的报道中,会通过特定手段挑起、煽动、渲 染受众的情绪,加深并强化媒体希望达到的某种影响,为受众对信息的理解加上 了强烈的主观色彩。

通过以上方式,媒体可以影响、控制甚至操纵国际舆论。对于经济制裁中的 行为体而言,采用恰当的方式掌握舆论的作用,将会对自身对外政策的成功施行 带来不小的助力。

3、维护本国利益,实现本国的对外政策目标。现实主义认为,没有国际舆 论,只有国家舆论。这一观点的核心在于任何国际媒体操纵舆论的终极目的都是 为了其所要维护的国家利益服务的。媒体作为国际行为体中的政府、党派或利益 集团的喉舌,其传播能力依托本国的综合实力,最终要维护的也是其所服务的国 家或组织的利益。

在这种功利主义逻辑的驱动之下,国际媒体站在完全中立的角度对涉及本国 利益的事件进行报道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因而,在包括经济制裁在内的行为体 战略互动中,涉事的行为体之间展开媒体战、舆论战、心理战的案例比比皆是。 因此,对于经济制裁发起方而言,若要实现其威慑功能、最大化威慑的有效性, 就要充分发挥本国媒体维护本国利益的功能,利用舆论的力量对目标国形成足够 的心理压力。

(三)经济制裁中国际媒体发挥作用的基本策略

在经济制裁发挥威慑功能时,国际媒体的状态介于常态与真正的热战之间。 因而,此状态下的国际媒体在发挥作用时要利用自身非军事手段的特性劝服、诱 导、逼迫对手,使对方满足于自身的战略要求。

1、强化优势信息、弱化负面消息。当经济制裁作为一种非军事威慑手段加 以使用时,势必对目标国的经济利益带来较大打击,甚至有可能造成较大程度的 人道主义危机。制裁发起方若要发挥国际媒体议程设置、操纵舆论并服务国家利 益的功能,就要尽可能降低受众对负面信息的关注,扩大并加强正面信息的曝光。 这一策略被称为“优势信息饱和战略”。①

研究人员通过对大众心理的研究发现,受众的注意力和信息接收能力是有限 的。在特定的时空断面中,受众在对某一立场的正面信息接收较多时,就会抑制 负面信息的影响。也就是说,使有利于自身的信息达到饱和,令这一类信息充斥 受众对该信息的接触渠道,通常而言受众不会主动寻求负面信息,从而影响受众 对该事件的判断。

2、引领媒体传播技术发展。从前文的分析可知,媒体形态的变迁经历了报 刊、广播、电视、网络的基本阶段。从其依托的物质基础来看,正是传媒技术的 发展与革新带动了媒体行业的巨大变化。首先,技术的发展使信息的传播更快、 更远、更多样化,推动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全球化的发展。第二,技术发展带来 的传媒发展改变了人类的行为模式,以报刊、广播电视为主要接触媒体的人群与 互联网时代的受众在对事物的认知与判断上具有很大的差异。第三,技术的变迁 带动了技术标准与技术制度的变迁。在新的传播技术产生后,生产者会制定相应 的技术标准,并以此建立起服务于这个技术标准的制度体系。掌握这种新的技术、 新的技术标准以及新的技术制度的国家和媒体就能够凭借这一体系获得优势,其 他国家为了顺应新技术的发展也要追随掌握这个体系的国家,由此一来,就使拥 有传媒技术优势的国家拥有了一定权力。对于经济制裁发起方而言,掌握媒体技 术也是其壮大威慑效用的重要阵地。

媒体技术所赋予国家权力的作用可以从当前西方大国媒体在国际舆论中的 影响与地位略知一二。除了最早的印刷术发明以外,此后的广播、电视、互联网 的发明都是在西方国家产生。西方国家通过对技术、技术标准以及技术制度的掌 握,掌握了舆论产生碰撞的平台,在一定程度上就掌握了引领媒体创新与发展的 先机。当其所构建的传播技术体系扩展至其他国家时,本国早已掌握了其中的关 键与技巧。因此,在经济制裁政策实施的过程中,西方媒体为了维护本国利益, 以先进的传播技术占据了国际舆论的上风。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美国等西方 大国格外重视网络媒体的原因也正在于此。而我国也在重视网络媒体的同时,兴 起了对自媒体等下一代媒体技术及模式的关注、投资与应用狂潮,在未来的媒体 传播技术之战中,或许我国能够凭借当前的发展趋势获得有利地位。

① T. Rid, War and Media Operations: The Us Military and the Press from Vietnam To Iraq, Routledge, 2007.

第四节目标国对信息的解读

自从国际关系、国际政治研究受到“语言学转向”的影响之后,学者们加大 了对国际体系中各个行为体在话语理解以及认知偏差等问题上的关注度。而在对 经济制裁威慑信息的研究中,目标国对信息的接收与解读也成为了必不可少的分 析环节。从信息的传递过程来说,即使在信息的发出与信息的传播渠道环节进行 了精妙的设计,若没有最终的信息接收与认知环节,目标国仍然无法真切感受到 制裁发起方威慑信息的压力。因此,目标国对信息的解读是至关重要、不可忽视 的关键变量。

(一)接收信息时目标国决策者出现的错误知觉问题

在国际政治的研究中,研究层次通常可以划分为体系层次、国际行为体层次 与领导人层次,而错误知觉理论就是国际政治学研究中剖析决策者心理与认知对 对外政策以及国际体系变化影响方式的理论流派之一。理论创始人罗伯特•杰维 斯认为,在对国际行为体对外政策方式进行分析的路径中,不可以忽略领导人层 面的因素。对外决策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决策者思维定势、心理误区等要素的制 约,从而导致行为体之间传递的信号与信息无法得到正确理解,使得决策偏离预 定轨道,产生难以预估的负面效应,而造成这些后果的心理因素被称为错误知觉 ①。随着理论的发展,错误知觉理论经常被用于解释国家间冲突的形成机理②,并 开始与行为经济学产生交叉,同时更注重群体中个体特殊性的意义③。

根据杰维斯的研究,领导人层面所可能面临的错误知觉包括3种生成机制与 4种现象④。

错误知觉生成机制包括认知相符(Cognitive Consistency诱发定势Evoked Set)与历史包袱。认知相符是指决策者在接收外界信号并进行决策分析时,其 思维会受到已经存在于头脑中的知识框架或实践经验的影响,使自身对新问题的

① 罗伯特•杰维斯:《国际政治中的知觉与错误知觉》,秦亚青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

② Renshon J., Lee J. J., Tingley D., "Emotions and the Micro-Foundations of Commitment Problem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2017, 71(1): 190-205.

⑧ Saunders E. N., "No Substitute for Experience: Presidents, Advisers, and Information Group Decision Making55,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2017, 71(1): 221-239.

④秦亚青,《权力•制度•文化:国际关系理论与方法研究文集(第二版)》,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第 208-210 页。 认识保持与原有认识一致;即使意识到新的信息与原有认识不同,也会采取否认、 漠视甚至歪曲新信息的态度与倾向①。其典型案例是冷战时期美国政府即使接收 到了来自苏联赫鲁晓夫政权的缓和信号,仍然孤注一掷忽略这些新的信息,使自 身立场与态度与原有敌对政策保持一致。诱发定势是指决策者在接收新信息时, 想当然地将新的事件与现象与当前自身所面临的困境或危机联系在一起,而无法 正确理解新信息的真实含义。例如美国政府决策机构与智库在2010年的“人民 币汇率问题”上高估了中方的反应程度,认为中方政策变化一定是对美国政策变 化的回击。②而历史包袱又被称为历史类比,简而言之就是决策者容易受到“以 史为鉴”效应的负面影响,在接收新信息时照搬历史案件的处理方法,但历史事 件很难完全符合当下形势的变化发展。例如,受到二战前绥靖政策影响,冷战中 的英国政府错将埃及总统纳赛尔视作希特勒再现,就是历史包袱造成的负面影 响。

而对于信息接收方的目标国而言,错误知觉在经济制裁中的具体表现或现象 包括以下4各方面。第一,目标国将制裁发起方的政策形成过程视作黑箱,认定 其决策群体中不存在分歧与争论。事实上,制裁发起国的制裁动议与缘由通常都 会在决策群体内部产生激烈讨论。第二,目标国的决策集团可能会高估自身承受 经济制裁的能力,对本国在经济相互依赖关系中的敏感性与脆弱性缺乏客观的认 识。在这种现象影响下,目标国决策者的最终方案可能走向极端化,即格外激进 或格外保守。第三,愿望思维(WishfUlThinking)。目标国决策者惧怕制裁产生 的后果,但与此同时又存在侥幸心理,试图避开制裁导致本国形势走向不利的趋 势。受到这种错误知觉影响,目标国决策者可能会产生不予处理、放任事态发展 的逃避态度。第四,认知失调。这一现象实际上是在认知相符这一错误知觉产生 机制的驱使之下形成的错误补救办法。为了将与原观点不匹配的信息进行吸纳和 消化,选择忽视不一致的声音和意见,但与此同时又担心不采取任何行动将会产 生无法挽回的局面,因此扭曲了制裁发起方威慑信息的本意,低估事态的严重性, 致使目标国产生制裁发起方不愿意看到的反应。

① 王晓、李纲、马超:《公共事件意见领袖的认知相符与失调研究》,《情报科学》,2019第5期,第129-136 °

② 杨力、王璐:《关于美国智库中美贸易关系研究的分析》,《国际观察》,2018第3期,第148-149页。

(二)受众对话语的理解与认知

上文提到,国际媒体影响国际舆论的一个重要方式是议程设置,在这一过程 中,国际舆论首先应想到的是公民这一受众群体。因此,受众对事件的理解也会 影响目标国决策者对信息的接收与理解。

无论是社会事实还是政治现实,事件本身不能言明自身,都需要受众对其加 以理解之后才能产生作用与影响。在同样的事实背景下,会出现对同一事实的不 同解读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因。对于受众来说,无论事件多么精确、其中包含的证 据多么确凿,都需要通过人们自身的理解与诠释才能得出对这一事件性质、结论 与目的等问题的判断。国际政治事件尤其如此,一方面,考虑到各国政治社会化 的程度有所分别,并非所有公民都有着敏锐的政治嗅觉、较高的政治参与热情以 及适当的政治知识,因而对同一问题的判断可能会出现较大偏差;另一方面,收 到国际舆论影响,并非事件第一见证人的目标国受众很难获得第一手信息,无法 对事件产生感性认识,即使制裁发起方传递出了明确的威慑信息,也可能由于各 种渠道中的阻碍,无法理解信息的真实含义与意图。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目标国的受众是经济制裁发起方传递出的威慑信息在信 息含义上最终的生产者。因为无论前两个环节得到了怎样的设计与安排,最终需 要对这一信息进行解读的是目标国政府与公民,需要对信息中的话语含义进行判 断的也是目标国政府与公民。因而,目标国受众对信息的“解码”使信息获得了 最终的含义。在目标国受众对信息进行“赋义”时,可能存在三种立场:一是主 导立场(dominantposition),即受众以信息发布者所希望的方式接受此政治文本 所传达的意义;二是协商立场(negotiatedposition),即受众接受了部分信息, 但同时拒绝了一些不符合他们利益和预期的信息;三是反对立场(oppositional position),即受众在解码过程中完全拒绝文本所传达的信息。而无论受众是否也 受到了错误知觉的影响,在错误知觉这一解释变量之外,受众的背景知识、情感 认知以及社会语境等因素综合也决定了在理解信息时可能采取何种立场。

综上所述,无论是决策者在接收信息时可能面临的错误知觉,还是目标国受 众对政治话语的理解和认知,都深深影响了目标国对经济制裁威慑信息的接收与 解读。这两个层次要素的相互联系、相互影响最终决定了目标国对信息的理解程 度。而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分析也不应停留在国际与政府层面,对个人

层面的关注也有助于剖析这一问题的症结所在。

第五节本章小结

本章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影响因素之一——经济制裁威慑信息的 传达进行了分析。经济制裁中威慑信息的传达可以从3方面入手进行分析,即信 息的发出(制裁发起方对信息的表达)、信息传播途径、信息接收方的状况(被 制裁方对信息的理解)。影响制裁发起方信息发出的要素包括制裁发起方对利益 认识的谬误、发出的信号成本过于廉价、话语策略不当等;影响信息传播的要素 则主要考查的是国际媒体在这其中产生的影响;最后,目标国对信息的解读可能 因为错误知觉或话语认知上的偏差而出现负面影响。


第七章案例分析

本章选取两个历史上的经济制裁案例,对上文所分析的4个影响经济制裁威 慑功能有效性的要素进行具体阐述。在所选取的案例中,第一个案例是没有发挥 出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案例,而第二个则是经济制裁威慑功能得以成功发 挥有效性的案例。通过两个案例的对比,探究4个要素的运作机理与影响方式。

第一节朝鲜战争初期美国对华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有效性分析

(一)历史回顾

二战后,美国在东亚的霸权体系面临了巨大的挫折与前所未有的威胁,其原 因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粉碎了华盛顿此前试图利用国民党政府控制整个 中国并借此完善其东亚霸权体系的妄想。不仅如此,新中国成立之初就明确了倒 向苏联的立场,这让陷于冷战之中的美国这一西方阵营首领更为忌惮新中国。因 此,在国民党政权一败涂地之后,美国政府内部便开始出现了 “遏制中国”,并 以多种手段进行威慑的声音,经济制裁就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新中国建立 初期,美国通过经济制裁所要达成的最直接目标之一就是防止中国在朝鲜战争中 出兵。而这一过程基本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战争爆发前的犹豫不决、战争初期配 合军事行动实施的经济制裁、提高制裁烈度但最终失败。

在国民党政权溃败后,杜鲁门政府陷入了对中国局势的反思。究竟以何种角 度看待对华关系以及如何挽回损失成为了决策者思考的重点。起初,国务院官员 努力从失败的懊丧中寻找原因,乔治•凯南的一份报告指出,此前美国将处理对 华关系的重点在于商业利益以及美国式理想主义思想的传播。但事实上这只是决 策者的一厢情愿,与当时的中国现实南辕北辙。在这份报告后,国务院很快意识 到必须改变策略,否则共产党中国与苏联的紧密联系会导致更大的损失。同时, 华盛顿也很快明确这一时期的对华政策措施以经济、政治手段为主,因为军事手 段代价高昂、得不偿失。问题的关键在于,究竟是利用经济手段打击、遏制新中 国发展,还是利用援助陷阱以威逼利诱? 一开始,部分官员认为应以援助手段为 主,他们认为新中国经济状况堪忧,如果不接受西方的援助将难以维持政权。但 这种想法很快被制裁与遏制的声音所取代。杜鲁门政府确定这一政策是基于三方 面的考虑:第一,对新中国的政策势必属于两极格局下美苏对抗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了防止苏联通过中国获得关键性的军事技术与战略物资,对与之关系密切的新 中国在关键领域上的限制与禁运是必不可少的;第二,美国对华失去控制的局面 已经形成,如果此时再给予“对手”援助,则难以应付国内各种利益集团以及西 方盟友的质疑;第三,相比援助,杜鲁门政府认为经济制裁更能让新中国意识到 西方援助的重要性,由此迫使中国共产党转变对外政策的方向与立场。因此,在 经过短暂的犹豫与波折后,美国还是确定了对华实施经济制裁的策略。

在此基础上,美国从新中国建国初期便开始了有限度的经济制裁。总体而言, 这一阶段的对华贸易限制措施主要作用于关键性的战略物资和装备,对于其他商 品依然允许进行贸易。直至朝鲜战争爆发初期,尽管华盛顿相信经济制裁是有必 要的,但大部分官员认为这种限度的制裁就足以让新中国政府认识到现实,从而 转向与西方保持更多接触,同时放弃在包括朝鲜半岛在内的亚洲进行“扩张”的 意图。这种幻想很快被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的行动打破了。虽 然杜鲁门政府马上调整政策,开始对华全面经济制裁,但此前对华经济制裁的遏 制与威慑功能很显然失败了。此后,尽管美国加强对华经济制裁的烈度,但依然 无法威迫中国改变战略初中,最终导致美国在朝鲜问题上的彻底失败。

由于朝鲜战争期间美国对华经济制裁是一个连续而有复杂的多阶段过程,为 了方便进行研究,本案例选取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初作为这一起经济制裁案 例的起始,以1952年美国以经济制裁逼迫新中国在朝鲜战场上退让的计划失败 为结束。

(二)朝鲜战争初期美国对华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

1、威慑的实力

对制裁发起方威慑实力的探讨,就是对制裁发起方制裁实力的探讨。在此前 的分析中,当制裁发起方试图利用经济制裁发挥威慑作用时,组成制裁实力的主 要因素按照其贡献度依次为核武器潜在威慑力、国家支持程度、经济伤害实力与 常规物质实力。在朝鲜战争初期美国对华经济制裁中,这四种因素各自发挥着不 同的作用。

核武器潜在威慑力与常规物质实力都是作为隐形的实力来源发挥着基础性 支撑作用。核武器潜在威慑力之所以能够在经济制裁中依然发挥威慑的效果,就 是因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任何类型的国际冲突中都具有极强的报复性威慑效 果,这是由核武器在物理上具有其他任何类型武器都难以达到的毁伤性功能决定 的。在本案例发生的时间阶段,很显然美国在核力量方面具有比中国更强的实力。 但是,美国从未在冷战初期将中国视作其需要应用核武器的对手。在新中国成立 初期,尽管美国十分担心共产党政权对苏联的靠拢,但直到1953年艾森豪威尔 政府确立“新面貌安全”政策之前,都从未明确强调过会将核武器应用于东北亚 地区。因此,尽管此时美国具有明显的核优势,但在经济制裁中的发挥作用不大。 另一方面,美国的常规物质实力也强于刚刚成立的新中国,这为美国政府敢于发 动经济制裁而不担心本国受到太大牵连提供了一定的信心。

国家支持程度与经济伤害实力实际上是经济制裁发起方真正仰仗的实力来 源。在这次制裁中,美国单方面对中国形成贸易限制或禁运并不能达到效果,必 须借助其盟国以及国际组织的共同作用才能形成对新中国经济的围堵之势。美国 凭借其对联合国的操纵确实通过了特定的法案用来对新中国进行贸易限制,但执 行力并不强。与此同时,美国所急需的来自其盟友英国的帮助却仅仅限于书面上 的谴责,英国出于其对香港地位与作用的担忧,不认同美国所倡导的多边制裁计 划。由此看来,美国在此次经济制裁中所获得的国际支持程度并不高,按照此前 分析的支持程度等级的1・4级中,应被归为第2级(即较小的合作,制裁发起方 获得其他国家对制裁在口头上的支持)。而另一方面,美国在经济制裁中凭借的 经济伤害实力不容小觑,但是对中国所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并不算太大。从霍夫 鲍尔所收集的数据来看,这起经济制裁所造成的损失仅占当时新中国GNI 0.5%。这主要是由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其一,美国此前一直在犹豫究竟对新中 国进行何种形式的贸易制裁,究竟是严格的贸易禁运还是仅限制与军事行动紧密 相关的战略物资,在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之前,杜鲁门政府普遍认为对特殊 领域的限制即可满足制裁要求;其二,美国的贸易限制措施需要英国对香港等地 的贸易流通加以限制,而英国出于对自身利益的维护并不赞同,致使大陆仍可以 从许多渠道获得所需要的物资。盟友的不配合使得制裁效果大打折扣。

根据第三章所分析得出的经济制裁发起方威慑实力的评价体系,将各项数据 带入进行计算。根据数据来源可知,在这一起制裁案例中,美国的常规物质实力 CINC值)为0.284443>核武器数量为299 (枚)、国际支持程度为2,而在其 经济伤害实力各项指标数据中,双边贸易联系为38、制裁损失占目标国GNI 百分比为0.5%、两国GNI比率为13o①将数据读入,按与模型中同样的归一化 尺度对指标做归一化处理,再根据评价指标体系得到的嫡权法权重(二级指标权 重)和层次分析法权重(一级指标权重)做加权合成,最终得到本案例中美国的 制裁实力综合得分为0.239 (制裁实力综合得分为0到1的区间,0为最小,1 为最大)。

2、威慑的手段

在前文的分析中,经济制裁的手段通常可以分为贸易制裁手段与金融制裁手 段。在朝鲜战争初期美国对华经济制裁中,杜鲁门政府主要米用的是贸易制裁的 具体措施。

美国采取贸易制裁手段的原因在于中美之间的贸易往来相当密切。美国助理 国务卿巴特沃斯统计了二战结束之后至新中国成立之前美中贸易额,在中国的对 外贸易中,美国的出口占到了48%至57%左右,而进口占20%至38%左右。②以 当时的世界贸易水平来看,美中之间具备较为密切的贸易相互依赖关系,且中国 对美国的依赖性更强,美国对中国贸易的需求相对较弱。因而美国自然将贸易限 制作为经济制裁的重要手段。1949年2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的一份关于美中贸 易政策的报告草案提出,贸易手段应被视作离间中国共产党政权与苏联关系的重 要武器。这份报告认为,如果要选择制裁(而不是合作),则必须要求西方与日 本共同封锁中国经济。这其中,英国的作用尤为重要。由于英国与香港存在着的 特殊关系,且英国凭借这种关系在中国的贸易投入更多,相比起美国凭借贸易联 系制裁中国,英国可能拥有更关键的作用和更大的优势。问题在于,对中国的贸 易制裁手段应该是小范围的限制、大范围的停止还是彻底禁运是个难以提前得知 答案的问题,且需要美国西方盟友在此过程中配合到何种程度也无法明确。除了 英国的重要作用以外,处于美国占领时期的日本也被华盛顿视作重要的筹码。一 方面,中国获取境外物资的渠道除了香港以外就是日本,如果切断这条重要的物 资供给线,将会对新中国初期的建设造成打击;另一方面,被美军占领的日本是

① 数据来源见第三章。

② Butterworth to Webb, see "to Review and Define United States Policy toward China",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FRUS), 194& pp.156-165. 必要迎来重建的阶段,到那个时候,中日之间的贸易往来将会更加频繁,而美国 应该把握这个契机,利用日本作为制裁中国的有力杠杆。

在对何种物资和商品采取限制措施的问题上,美国政府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 思考。在上述报告中,美国曾考虑是否将比较严格的欧洲标准沿用到中国。这其 中包括所有与军事用途有关的物资,且必须严格审查对中国的进口物资中是否包 括用于通讯、运输以及关键领域的工业制品等。在12月的报告中,国安会将上 述文件作为官方报告呈送,强调了必须严格禁止中国将曾经从美国以及西方国家 获得的重要战略物资通过多方渠道输送给苏联、苏联加盟国以及朝鲜,同时必须 严格防止中国通过其他非苏联途径获得可用于军事用途的物资。在此之外,对于 正常的民用商品并没有进行限制。

可以看出,美国在此次制裁中所使用的贸易制裁手段存在很大的弊端。首先, 虽然禁运了与军事用途紧密相关的重要战略物资,但包括化学、石油、电气、动 力发动等其他重要程度略低的其他工业制品直到1951年11月才被列入禁运清 单,而此时中国志愿军早已进入朝鲜战场。这说明美国在朝鲜战争初期存在着轻 敌的情绪或不符实际的幻想,从而没有对中国采取严格的贸易禁运措施。其次, 前文所分析的贸易制裁弊端在这一案例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制裁发起方与目标 国的贸易联系越紧密,发起方利用贸易制裁能够打击目标国的领域就越多,但同 时也会对自身贸易有极大影响,因为相互依赖关系具有明显的双刃剑效应。第三, 美国忽略了其贸易制裁手段起效的最关键要素在于西方盟友,尤其英国的共同限 制与管制在其中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英国拒绝在这次制裁中对中国施加实质性 的措施使得中国轻而易举获得替代性物资,使得贸易禁运根本未能形成体系。

3、威慑的意愿

在前文的分析中,对于制裁发起方威慑意愿的评估可以通过对发起制裁的净 收益与不发起制裁的净收益进行对比而得出的,也就是评估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 或让步各自的效用大小。如果抗击的效用大于让步的效用(4〉匕),即进行制 裁的净收益大于不进行制裁的净收益,则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大;若抗击的效 用小于让步的效用(匕 <乞),即进行制裁的净收益小于不进行制裁的净收益,

① The 82nd Congress, Public Law 213, Mutual Defense Assistance Control Act of 1951,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51. 则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小。在评估制裁发起方的抗击效用时,要考虑制裁可能 获得的总收益E/亦,包括目标国对制裁发起方政策目标的服从、制裁对目标国造 成的经济损失、以经济制裁替代军事行动而节省的成本、满足国内特定群体的利 益诉求、兑现保护盟友的承诺等;可能付出的总成本包括因经济相互依赖 而对本国贸易与投资造成的直接损失、目标国的反制措施、制裁国国内的就业成 本、破坏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或第三方国家的关系、对目标国制裁所造成的人 道主义危机引发国际社会对制裁发起方的谴责等。而在评估制裁发起方让步的效 用时,要考虑不制裁可能获得的总收益匕切包括不制裁所能节省的制裁成本、 选择经济合作所带来的收益、使用军事手段可能获得的收益,以及不制裁可能付 出的总成本也就是不制裁从而放任目标国采取进攻行为从而危害本国利益 的恶性后果。为了明确这一案例中美国的威慑意愿,需要将上述变量在这一过程 中的实际效果进行一一梳理与分析。

(1) 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的效用匕

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即制裁发起方选择进行制裁。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的 效用取决于制裁可能获得的总收益与制裁可能付出的成本之间的差。在此案例 中,美国对华政策的形成历经了一定的过程,因而一度出现了在选择经济制裁与 不进行制裁之间进行摇摆的情况。从选择制裁能够获得的收益来看,杜鲁门政府 的决策者经过多轮探讨与反思,认定制裁能够获得的收益包括;①使新中国迫于 经济压力必须选择与西方合作。早在1949年9月,即新中国成立前夕,美国国 务院内部的讨论便认定实施制裁从而导致的贸易障碍和贷款减少会迫使新中国 政权意识到,远离苏联、走向西方才是正确的选择。②对新中国经济造成实质上 的打击。经济制裁也确实为新中国的贸易带来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在美国加大 制裁力度后,1951年从香港进口内地的贸易总额与此前相比下降了 9亿港币, 连带通过澳门进入内地的贸易额也出现了明显的减少。③满足国内特定群体的利 益诉求。华盛顿曾经历过短暂的政策摇摆,最终促使政策偏向制裁的一个关键性 因素便是利益集团的要求。部分偏向蒋介石政权利益的院外集团强烈要求美国政 府通过经济武器“抵御”新中国政权带来的意识形态“威胁”。因此,这三者共 同构成了美国认为通过经济制裁能够获得的总收益口^。在这三方面中,虽然对 新中国造成经济打击与满足国内利益集团诉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实现,但随着制 裁的深入,美国决策者发现,新中国政权不仅没有屈服于制裁的威力,反而更加 强调本国基础产业的建设,客观上鼓舞了新中国以自给自足的方式发展本国生产 力的热情与斗志。因而,美国能够通过制裁获得的收益看似充沛,实则微薄。随 着华盛顿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对制裁所能获得收益的期待也逐渐降低了。

另一方面,制裁可能付出的成本则是较为高昂的。其中最明显的代价就 是制裁伤害了与新中国有贸易往来的第三方国家,其中甚至包括美国的盟友。前 文提到,美国政府对制裁迫使新中国改变立场的可能性保持乐观态度。但决策者 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即针对新中国的贸易与金融围堵必须是全方位、无死角的。 也就是说,这要求美国及其盟友共同开展有效且长期的制裁。这其中,英国明确 表示出了不认同的态度。在美国明确表示需要盟友展开多边制裁的用意之后,英 国仅仅口头上谴责了新中国对亚洲的“企图”,但拒绝提供任何实质上的帮助。 英国的顾虑来自两个方面,其一,香港作为当时英国在亚洲的重要根据地,承担 着极大的政治、经济作用,与内地切段贸易联系将会对香港、英国造成连带伤害; 其二,英国认为经济制裁遭到新中国强烈抵制甚至报复的可能性极高,由此带来 的政治、军事后果绝非经济制裁所获取利益能够抵消的。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美 国无法获得其最重要盟友的支持,贸易围堵计划难以实现。除此之外,经济制裁 若要达到特定的效果,全面的海上封锁是势在必行的措施,然而由此可能引发的 军事行动将会带来过于高昂的代价,可能会使原本局限于朝鲜半岛的战争扩大到 整个东南沿海。美国在没有盟友支持的情况下也无法承担起这样行事的代价。由 此可见,实施经济制裁的代价较高,风险巨大。

对比美国采取制裁可能获得的收益与付出的代价可以明显看出,收益与代价 都是十分明显的,这也是在制裁开始之前美国政界犹豫不决的本质原因。但是由 于战场上的情况不容乐观,且政府内部弥漫的“浪漫主义”与对新中国的轻敌, 导致杜鲁门政府误以为轻度制裁就可以达到政策目标。如果迫使新中国转向西方 能够轻而易举通过经济战争实现,那么制裁的收益显然是大于代价的。但事实并 非如此。由此引发的后果是华盛顿误以为制裁的收益丰厚、代价低微,但事实与 此不符。因而,对形势的误判导致美国政府难以客观进行利益计算,从而在制裁 获得净收益大小的判断上也出现了决策错误。

(2) 制裁发起方选择让步的效用乞

制裁发起方选择让步的效用评估要通过对不进行制裁能够获得的收益E4 不进行制裁付出的代价Ec进行比较从而得出结论。

在这一案例中,美国曾在制裁前思考是否可以通过合作获得收益。部分官员 认为,通过给予援助的方式“引诱”新中国政权逐渐靠拢西方。这种方案很快就 被否定了,因为更多官员认为正是中国共产党的存在使美国失去对中国的控制, 转而对“敌人”给予帮助是无法令人忍受的。很显然,即使不制裁可能真的获得 一定收益,也不是华盛顿所希望获得的。另一方面,不进行制裁的代价则十分明 显,即处于东西方两个阵营对峙格局下的东北亚局势不得不受到美苏对抗影响, 相比起可能获得的收益,美国认为不制裁的代价意味着拱手将新中国彻底推入苏 联阵营,这与美国当时的整体对外政策目标是背道而驰的,因而不制裁付出的代 价是致命的。

在这种情况下,华盛顿很快认定,不进行制裁所获得的收益小于不进行制裁 所获得的代价。

(3) 制裁的净效用匕与不制裁净效用乞的对比

按照美国政府对己方形势的判断,在q与乞的对比中,显然前者高于后者, 因而制裁的净效用大于不制裁的净效用,采取制裁的净收益较高,因而制裁意愿 较强。但事实上,杜鲁门政府对局势的误判使得进行制裁收益计算时出现了严重 的偏差,真实的制裁净效用要小于不制裁净效用,导致出制裁发起方的利弊判断 与真实的利弊判断大相径庭。因而,在美国的乐观主义幻想未被打破之时,对实 施制裁的意愿是较明显的,但随着事态发展,意识到判断错误的决策者也会随之 降低制裁意愿。在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兵朝鲜后,华盛顿才意识到了 此前的制裁意愿是建立在对现实的误判上,因而即使在第一轮制裁失败后而展开 的第二轮制裁明显提升了制裁烈度,也无法抵挡政府内部官员在制裁意愿上大幅 下滑的趋势。这也是美国在朝鲜战争初期对华经济制裁最终难以发挥威慑功能的 重要因素之一。

4、威慑信息的传达

在经济制裁发挥威慑作用时,威慑信息也必须经过清晰、明确的传达才能够 使目标国明确制裁发起方的实力与决心。威慑信息的传达是必要的,因为双方处 于不完全信息的环境中,目标国不能完全了解发起方的全部意图;信息传达也是 可以实现的,因为处于同一国际体系中的两个行为体会在一定程度上拥有部分共 有知识,从而为信息传递提供了可能。

在这一案例中,美国很显然忽视了信息传达的必要性,无论是主观上的认识 偏差还是客观上的操作处理,都未将制裁信息的传达视作关键的变量。其中,作 为制裁发起方的美国存在着严重的利益认知谬误。

在前文的分析中,利益认知谬误是作为信息发出者的制裁发起方常面临的重 要制约因素之一。制裁发起方常常不明确向外传达制裁的目的与意义,不表达或 很少表达其制裁的动机以及所要达成的目标。这并不意味着制裁发起方不清楚自 己的目标,而是因为发起方认定自己的制裁是天经地义的,制裁所针对的目标是 本国在特定领域的固有利益,是无需对外表明而其他行为体都应该知道的。例如 在这一案例中,美国甚少向外界阐明对新中国进行制裁的动机与目标,因为美国 一直将东北亚划入本国的势力范围,而新中国的自保行为在其眼里是明确的“侵 略行为”,中国未来在东北亚“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必须得到抑制和打压,因而 这次未雨绸缪的经济制裁是十分必要且重要的。在此种心理的渲染下,美国认为 无需明确传递制裁的用意,因为自己在东北亚进行的霸权稳固行为充斥着对亚洲 局势稳定的“良苦用心”。而作为目标国的新中国政权不认可这种利益诉求,也 不清楚美国为何持有这种态度,自然也没有将自身的行为视作对美国利益的挑 战。

在此影响下,利益认知谬误使得中美双方都将对方视作“侵略者”,而对于 刚刚成立的新中国来说,美国的霸权行为势必激起了强烈的反抗。这也成为了这 一起经济制裁没有发挥出威慑作用的关键因素之一。

第二节1995年美国对伊朗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有效性分析

(一)历史回顾

自伊斯兰革命以来,美伊两国持续着非友好性的双边关系。美国也在长达几 十年的时间里,对伊朗实施着断断续续的经济制裁。1979年11月的德黑兰事件 是美国对伊朗施加制裁的开始,而1995年克林顿政府实施的这一轮经济制裁有 着明确而清晰的目标,即以防止核武器扩散以及伊朗支持恐怖主义为由,借以经 济制裁的方式使伊朗放弃从俄罗斯获得核武器与核能力的计划。美国将伊朗试图 通过俄罗斯获得核武器这一计划视作对美在中东地区利益的巨大挑战和威胁,以 经济制裁作为应对这一挑战的方式,使伊朗维持现状,发挥出了经济制裁的威慑 功能。

美伊争端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伊斯兰革命。在此之前,美国不仅没有将伊 朗视作敌对国家,反而支持巴列维王朝的统治,甚至曾经帮助伊朗应对英国的经 济制裁。然而,随着霍梅尼主导的伊斯兰革命大获成功,巴列维国王被带往美国, 美伊之间产生矛盾。1979年11月4日,美国驻伊朗大使馆被伊朗学生占领,德 黑兰事件爆发,美国为了应对危机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包括经济制裁。紧接 ,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美国继续加强针对伊朗的制裁。但是,制裁并没有 贯穿整个80年代,里根政府为了保证两伊战争期间战争双方的势力平衡,曾秘 密为伊朗提供过武器,直到1987年此事件曝光。美国政府迫于国内的强烈反对, 再一次开始对伊朗实施贸易制裁。

从70年代末开始时断时续的制裁并没有缓解美国对伊朗以及中东局势的担 忧。一方面,伊朗出于自身安全以及权力巩固的考虑,在美国的长期制裁中,急 于找到改变当前不利局面的突破口,这个突破口就是本国核能力的开发与建设; 与此同时,俄罗斯为了在中东寻找战略支点,也将与美国关系不睦的伊朗视作可 以合作的伙伴,且俄罗斯在核能源的开发上具有较为丰富的经验。伊朗与俄罗斯 在有共同利益以及共同对手的情况下,决定在核问题上展开合作。90年代初期, 伊俄两国便开始了针对有关问题的谈判,并达成了合作意向。1995年1月,伊 俄签署了有关核反应堆以及核电站的建设协议,将俄罗斯援助伊朗建设核能力的 计划明确了下来。另一方面,美国总统克林顿于1993年上台,决定着手处理此 前一直困扰美国但并未得到应有重视的伊朗问题。事实上,美国对伊俄此前的接 近了如指掌,而1995年1月两国的明确合作协议最终触动了华盛顿的神经。在 此背景下,克林顿于1995年4月30日出席世界犹太人代表大会时正式宣布了美 国将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的决定。

需要明确是,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而本案例所涉

及的时间段明确在1995年美国针对伊朗企图获得核能力这一计划而实施的经济 制裁,对制裁中所涉及的发起方实力、手段、意愿、信息的传达以及最终效果的 探讨与评判都限制在这一具体制裁行为以及制裁目标的框架中。也就是说,对这 一案例的研究不仅要求对四方面要素的探讨必须限制在这一起具体的制裁行为 中,其最终效果的评判也要以这一起制裁是否实现了美国在1995年不希望伊朗 从俄罗斯获得核能力为目标,如果美国通过制裁使伊朗这一次获得核能力的计划 失败,则意味着制裁有效;反之则说明没有成功发挥威慑功能。这一起制裁之后 的多起制裁不纳入探讨的范畴中。

(二)1995年美国对伊朗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有效性

1、威慑的实力

根据此前的分析可知,对经济制裁发起方通过制裁发挥威慑功能的实力进行 衡量就是对该行为体的制裁实力进行衡量,而对制裁实力的衡量主要从发起方的 核武器潜在威慑力、国际支持程度、经济伤害实力与常规物质实力。这其中,核 武器潜在威慑力与常规物质实力作为隐形的制裁实力发挥着基础支撑作用,制裁 发起方不会直接将这两方面的能力应用在经济制裁中,而是作为本国采取制裁的 “底气”而发挥着作用。而发起国发起某一起制裁而获得的来自其盟友、国际组 织或其他第三方国家的支持被视作国际支持程度,多国对同一目标国共同采取的 多边制裁往往比单边制裁有着更高的制裁烈度与更广的制裁范围。而经济伤害实 力主要考察的是制裁发起方通过制裁究竟对目标国造成了多大程度的经济损失, 这是经济制裁实力的最直观体现。

在1995年美国对伊朗的这起经济制裁中,克林顿政府可谓将制裁所能使用 的经济武器发挥到了极致。从一开始,美国便明确了这起制裁是一次全面制裁, 克林顿在4月30日的世界犹太人代表大会上就明确提出,此次制裁要求美国所 有公司及其海外分公司必须与所有伊朗官方与私有企业断绝贸易、投资、金融来 往,且这项政令将在签署后的30天立即奏效。从美伊此前的经济相互依赖程度 来看,美国在1993年和1994成为了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①,且石油贸易在其中 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仅1994年美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便占据了当年伊朗石

① 陈铭:《伊朗顶得住美国的经济制裁么?》,《瞭望新闻周刊», 1995年第21期,第42页。 油出口量的20%,达到40亿美元①。美国一旦开始断绝与伊朗的贸易与投资往来, 将会对本就处于困难时期的伊朗经济产生极大的打击。而制裁对伊朗所造成的实 际伤害也确实如此,从此次制裁对伊朗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来看,制裁所造成的 负面影响相当严重。制裁所导致的最直接后果是伊朗外债高筑,被迫关闭外汇市 场,同时伊朗官方货币里亚尔也被迫贬值30%0除此之外,伊朗在遭遇经济制裁 几年时间里,其人均GNI比此前下降了近6%,甚至一度出现负增长。②

在这起制裁中,美国并没有获得广泛的国际支持,大部分西方国家态度冷淡, 不愿意参与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行为。在美国的众多盟友中,仅以色列表示明确 支持,而日本态度暧昧,一方面决定追随美国暂时冻结对伊朗的贷款,另一方面 又委婉表达了需要目标国继续提供石油的愿望。尽管如此,美国的这一次制裁并 没有像上一个案例中那样,不仅得不到盟友的帮助,反而被盟友英国“拆台”。 事实上,西方国家态度虽然冷淡,但并没有趁机将自己的势力渗入伊朗的打算。 伊朗作为一个高度依赖石油出口以赚取外汇的国家,失去了美国这个最大贸易伙 伴而无法找到替代出口对象时,势必难以维持此前的经济增长。外汇收入大幅缩 水的情况最终使得伊朗在1996年进入外债偿还的高峰期,经济的正常运转都难 以为继。这也进一步说明了美伊在两国有着较强经济相互依赖关系时为何仍然敢 于采取经济制裁,其原因就在于,美国相信尽管两国经贸联系紧密,但伊朗有着 更强的敏感性与脆弱性,制裁所造成的损失将会对伊朗带来更大程度的伤害。

相较经济伤害实力在这起案例中发挥出的巨大贡献,作为隐形底牌存在的核 武器潜在威慑力与常规物质实力也一如往常没有发挥直接效果,但必须承认的 是,正是因为制裁发起方美国在这两个因素上有着碾压伊朗的实力优势,才加强 了美国使用经济武器的决心与信念。

在此基础上,根据第三章所分析得出的经济制裁发起方威慑实力的评价体 系,将4项指标的数据带入模型进行计算。根据数据来源可知,在这一起制裁案 例中,美国的常规物质实力CINC值)为0.1403365、核武器数量为10904 (枚)、 国际支持程度为2,而在其经济伤害实力各项指标数据中,双边贸易联系为3 制裁损失占目标国GNI的百分比为0.4%、两国GNI比率为40③将数据读入,

① 徐长银:《美国制裁伊朗能够奏效么?》,《瞭望新闻周刊》,1995年第21期,第40页。

② 吴成:《美国对伊朗制裁效果分析》,《西亚非洲》,2008年第11期,第77页。

③ 数据来源见第三章。

按与模型中同样的归一化尺度对指标做归一化处理,再根据评价指标体系得到的 爛权法权重(二级指标权重)和层次分析法权重(一级指标权重)做加权合成, 最终得到本案例中美国的制裁实力综合得分为0.319 (制裁实力综合得分为0 1的区间,0为最小,1为最大)。

2、威慑的手段

威慑的手段即制裁发起方所使用的具体措施。从制裁所使用的手段和烈度来 ,1995年美国对伊朗所采取的经济制裁以贸易制裁与金融制裁为主,其制裁 烈度属于高烈度制裁。

在1995年4月,克林顿明确发出制裁的命令之前,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已 经在进行了。1993年,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决定对80年代一直未能妥善处理 的伊朗问题进行新的裁决。从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中东地区的矛盾中心与获 利焦点都集中于两伊战争与海外战争,美国为了维持势力的均衡、防止伊拉克在 中东地区占据权力上风而秘密给予伊朗不少帮助。这使得此前实施的制裁没有起 到应有的效果。克林顿上台之后,决定改变这一胶着的状态,从1993年开始对 两伊实施“双重遏制”战略,也就是既要压制伊拉克萨达姆政权的权力扩张,也 要防范伊斯兰革命后伊朗的威胁。而1995年1月伊朗与俄罗斯的核协议最终使 克林顿政府无法承担国内压力,决定正式实施针对伊朗的全面制裁。从当年3 月开始,美国便禁止美国公司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4月则正式宣布制裁开始。 这起制裁有三方面的具体举措:首先,禁止美国官方与伊朗进行交易,其中包括 贸易往来与投资行为;其次,禁止美国所有企业与伊朗有贸易与金融往来,尤其 不能为伊朗提供融资、贷款等服务;第三,对所有与伊朗保持贸易与金融往来的 外国公司,美国有权不与其保持经贸往来。从这些具体的制裁措施也可以看出此 次制裁的含义:第一,此次制裁不仅限于石油贸易领域,还扩展到了所有商品范 围;第二,美国不仅断绝与伊朗的贸易往来,更掐断了伊朗赖以生存的融资渠道; 第三,此次制裁不仅是对美国政府提出了要求,更对美国所有私有企业下达了命 令;第四,制裁所涉及的对象甚至不再限于本国政府与企业,还外溢到了其他与 伊朗有经贸往来的外国企业。

仅从这起制裁所使用的具体措施与手段来看,其制裁烈度达到了高烈度的水 平,且对目标国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深远。高烈度的经济制裁意味着制裁发起国断 绝了与目标国大范围的贸易关系,且切断了对方的融资渠道,展现出了非常明显 的威慑态度。同时,美国在此次制裁中所使用的冻结目标国海外资产、取消对目 标国的金融与贷款援助甚至禁止他国企业或机构与目标国进行交易是金融制裁 手段中较为激进的措施。相较单纯的贸易制裁手段,金融制裁手段在执行力度、 执行难度与付出成本上都有着较大的优势。对于金融势力雄厚的美国来说,使用 金融制裁对伊朗造成的打击较大,而本国所能收获的净收益也更高。由此可见, 美国在此次制裁中所使用的制裁手段极大地帮助了制裁威慑功能的发挥与实现。

3、威慑的意愿

对威慑意愿的判断要对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即发起制裁的效用Ud与制裁发 起方选择让步即不发起制裁的效用乞进行对比。若Ud>Uc,则制裁发起方进行 制裁的净收益大于不进行制裁的净收益,制裁是利大于弊的,此时经济制裁发起 方的威慑意愿较为充足且明显;当Ud<Uc,即制裁发起方进行制裁的净收益小 于不进行制裁的净收益,制裁是弊大于利的,此时经济制裁发起方自然会缺乏制 裁意愿。

(1)制裁发起方选择抗击的效用匕

要分析制裁发起方的制裁效用ud,就要对制裁能带来的总收益U亦与制裁所 要付出的代价〔儿进行评估。在这一案例中,美国进行制裁所带来的总收益涵盖 了此前分析的所有5种收益,包括目标国对制裁目标的服从、制裁对目标国造成 的直接经济损失、代替军事行动而节约的成本、满足国内特定群体的利益要求以 及信守保护盟友的承诺。可以说,这一起制裁为美国带来的总收益较高。

在这起制裁中,目标国对制裁目标的服从主要是指伊朗放弃从俄罗斯获得核 能力的计划。站在制裁发起方美国的角度来看,如果通过经济制裁获得了目标国 对这一目标的服从,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伊朗的军事潜力、降低了大规模杀伤 性武器扩散及恐怖主义蔓延的可能性,维护了美国在中东地区的霸权地位、稳定 了该地区的局势。因而,这一目标的实现对于美国而言具有足够大的动力。而制 裁也确实对伊朗的经济正常运转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从此前对这一起经济制裁手 段的分析可知,美国通过烈度较高的制裁措施确实使伊朗遭受了很强的经济打 击。而同时,美国也看到通过经济制裁所带来的收益并不弱于此前通过海外战争 等一系列军事手段所达到的目标,因而,使用军事手段威迫目标国就范的高额成 本也被节约下来了。最后,经济制裁这一行为也是美国国内包括共和党与犹太利 益集团共同作用的结果,实施制裁也满足了国内相关利益集团的诉求。对于美国 在中东地区的坚定盟友以色列,这次制裁也是符合其利益需求的。由此看来,此 次制裁的总收益很高。

当然,作为全球化经济背景下相互联系的共同体中的一员,美国选择制裁的 行为也不可能毫无代价。首先,美伊之间存在着较强的经济联系,美国曾是伊朗 最大的石油出口伙伴。因而,断绝与伊朗的一切经贸联系势必会对本国的进出口 业、投资业造成直接的负面影响。但美国凭借本身雄厚的经济实力与在金融体系 中的霸权地位,所受到的冲击远远小于伊朗。其次,美国此次实施的高烈度经济 制裁势必遭到伊朗的强烈反对,在伊朗国内民众的民族团结与反美情绪被激发的 同时,伊朗也在积极寻求反制措施。只不过,伊朗能够寻求的第三方帮助较少, 以加强与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等国家的外交关系为主。第三,美国的单边制 裁行为没有得到盟友的认可,但像上文分析的那样,盟友既没有表达对制裁的肯 定也没有表示会对伊朗施以援手。而西方国家对伊朗的实质性帮助直到1997 法国空中客车公司与伊朗签订购买合同才得以实现。

总体而言,制裁发起国选择抗击即制裁的总收益大于制裁付出的成本,也就 Udg > Udc,又因为制裁的净收益Ud=Udg-Udc,则本案例中的制裁净收益 Ud>0o

(2)制裁发起方选择让步的效用S

制裁发起方选择让步的效用匕,即制裁发起方选择不制裁的净收益,指的 是制裁发起方不进行制裁所获得的总收益Eg减去制裁发起方不进行制裁所付出 的代价Id的结果。

按照前文的分析,不选择制裁所获得的收益通常包括不进行制裁所节约的成 本(如国内就业成本的提高或制裁受到国际谴责等)、不进行制裁而选择经济合 作所带来的收益、使用军事手段的收益等。在本案例中,美国不进行制裁所能获 得的收益仅包括不制裁节约的成本,如果美国不进行制裁,确实不会损失与伊朗 进行交易而获得的利润。而经济合作或军事手段都不可能为当时的美国带来收 益,主要原因在于,此时的美国选择不制裁而付出的成本太过高昂。因而此案例 中若美国此时不选择经济制裁,所付出的成本是美国难以承受的。首先,伊朗凭 借石油生意获得的利润将持续为其在中东地区扩张势力添砖加瓦,这种情况势必 导致本就仇视美国的伊朗野心膨胀。美国势必无法坐视养虎为患的情形继续发 展。其次,伊朗已经明显产生了获得核武器的苗头,尽管伊朗一再强调对核能力 的获取完全出于和平目的,但这种难以自证的声明显然无法使美国信服。第三, 更为紧迫的是,俄罗斯希望凭借与伊朗发展核关系而强化本国在该地区的存在, 尽管冷战已经结束,但美国也从未放弃对俄罗斯的提防与警惕。

简而言之,尽管美国选择不制裁也能获得部分收益,但这部分收益远远无法 抵消不制裁所可能付出的代价。因而收益小于代价,制裁发起方选择让步的效用 4<0。

(3) 制裁的净效用匕与不制裁净效用乞的对比

根据对这一案例的分析可知,美国在此次制裁中进行制裁的净收益匕很明 显大于不制裁净效用乞,且前者为正,后者为负。与上一个案例不同的是,这 一次美国并没有对形势作出误判,相反,美国非常清楚不进行制裁所付出的代价 非常高昂,且这个判断符合当时事态发展的现实。因此,在进行制裁的净收益明 显高于不制裁的净收益时,美国在此次制裁中从头至尾保持了很强烈的制裁意 愿。这对此次制裁威慑功能的成功发挥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4、威慑信息的传达

如果说此前分析的第一个案例是制裁发起方不重视威慑信息传达的典型例 证,那么本案例就是制裁发起方充分利用威慑信息的传达从而达到其威慑目的的 范本。

在前文的分析中可知,制裁发起方作为威慑信息的发出者,在利益认知、信 号成本与话语策略这三方面的因素上可能会受到制约。很显然,美国在此问题上 吸取了此前制裁案例的教训,厘清且明确了自身的利益认知,即通过制裁防止伊 朗从俄罗斯获得核能力。在制裁中,美国释放了较高的信号成本,使用了正确的

话语策略。因而该制裁所发出的威慑信号是明确清晰且坚定有力的。

从信号成本来看,制裁发起方发出廉价信号的威慑效用显然小于发出昂贵信 号的效用。在此案例中,美国通过一个行为提高了其威慑信号的成本,即明确强 调第三方与伊朗进行交易的他国公司也将有可能被美国断绝经贸往来。这一决定 本身就带有较高的成本,因为这标志着制裁已经不再限于美国国内政府及企业对 伊朗的制裁,而扩展到了无关的其他国家。美国这一制裁措施意味着即使因此招 致其他国家及其企业的反对,也要实施制裁,从而显示了极高的制裁意愿及很强 烈的制裁动因,为威慑信号的发出增加了较为高昂的成本。

同时,美国也采取了正确的话语策略。从克林顿就任美国总统开始,华盛顿 方面的官员就持续不断地在各种公开场合渲染伊朗对美国带来的威胁。美国不仅 直接在官方声明中将伊朗定义为“恐怖主义国家”,更不断向公众抛出伊朗正在 大力发展军备、扩张军事野心的证据,如伊朗军费支出的大幅增长、在霍尔木兹 海峡设置的导弹以及与加强军事投入相关的种种行为。可以说,美国不仅给出了 目的性极强的诱导信息,又为这些信息提供了充足的论据。

相较美国在朝鲜战争初期对华实施经济制裁时暧昧不清的威慑信息表达,美 国在本案例中很明显已经掌握了操纵话语权的能力与技巧,且为威慑信号附加了 高昂的代价。因而,美国在这一案例中充分发挥了威慑信息传递在经济制裁威慑 功能实现中的作用。

第三节 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效果分析

在前文的分析中,本研究明确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的衡量标准为制裁是 否打消了目标国试图对制裁发起方不利的企图,若制裁迫使目标国放弃了原有的 进攻计划,则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得到了有效发挥;反之,若制裁没有使目标国 放弃原有进攻计划,甚至采取了比计划中更激烈的攻势,则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 没有得到发挥,制裁失败。按照这一标准进行衡量,本章所涉及的第一个案例一 —朝鲜战争初期的美国对华制裁应被视作失败案例,而第二个案例一一美国在 1995年对伊朗发起的经济制裁应被视作成功发挥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成功案 例。

在第一个案例中,美国的制裁目标是防止新中国政府出兵朝鲜,而最终的结 果是中国抗美援朝志愿军于1950年年底进驻朝鲜,很显然,美国的制裁失败, 没有达到预期的制裁目标。从本研究所提出的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4 要素来看,这起制裁在这4个方面都有明显的缺失。首先,在制裁实力方面,美 国没有得到足够的国际支持,尤其没有得到与新中国重要贸易渠道一一香港利益 关系紧密的英国的帮助;而美国占据优势的核武器潜在威慑力与常规物质实力也 无法在制裁的实际应用中发挥作用。因而,美国的制裁实力在该案例中水平较低。 第二,在制裁手段方面,美国主要依赖贸易制裁手段,但又缺乏第三方国家与盟 友的共同“围攻”,且制裁烈度较低,从而难以发挥制裁手段的威力,并没有对 新中国政权的经济运行造成太大困难。第三,在制裁意愿方面,美国杜鲁门政府 错误判断局势,在制裁前期误以为制裁利大于弊。随着制裁实施过程中所遇到的 阻碍逐渐增多,制裁所付出的成本远大于获得的收益,使杜鲁门政府制裁意愿迅 速下跌。第四,在制裁威慑信息的传递方面,制裁发起方没有意识到威慑信息传 递的重要性,几乎没有向外传递必要的制裁诉求。美国出现了严重的利益认知谬 误,将东北亚地区局势完全视作自身的利益范畴,认为无需对自身“固有”的这 一利益诉求进行阐述,因而也没有向外界传递制裁动机与目的的必要。因而,无 论是目标国还是第三方国家,都无法获得美国此次制裁缘由与目的的清晰认知。 由此可见,在这一案例中,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发挥的4个必备要素都没有发 挥出功效,制裁必然走向失败。

在第二个案例中,美国在1995年对伊朗进行经济制裁的明确目标是制止伊 朗从俄罗斯获得俄能力的计划。尽管美国在历史上多次对伊朗发动经济制裁,但 这一案例中具备明确具体的制裁目标,即防止伊朗获得核能力。从此次制裁的最 终结果来看,伊朗确实没有从俄罗斯获得建造核反应堆的战略物资与方法,因而 在这一起明确的制裁中,美国的经济制裁成功发挥出了威慑功能。从这起制裁的 4要素来看,这起制裁与上一起案例有着很大区别。首先,根据制裁实力综合得 分的结果来看,第二起案例的制裁实力比上一起案例有着略微提升,这主要归功 于美国相比伊朗在经济实力上有着碾压性的优势。不过制裁实力的提升并不显 著,并不足以成为这起案例成功的单一原因。第二,在制裁手段方面,美国采取 了烈度更高的制裁措施,贸易制裁手段与金融制裁手段双管齐下,尤其阻断了伊 朗获得境外投资与融资的可能性,致使伊朗外债高筑,对伊朗经济造成了相当严 重的负面影响。第三,在制裁的意愿方面,克林顿政府对局势进行了正确判断, 虽然制裁也会对本国经济带来一定的连带影响,但不进行制裁所付出的成本一一 伊朗从俄罗斯获得核能力将会直接改变中东局势一一太大,因而制裁比不制裁的 净收益高,制裁的意愿从始至终十分强烈。第四,在制裁的信息传递方面,美国 为威慑信号附加了较为昂贵的成本,增加了制裁的可信性,同时采取了诱导性的 话术,传递了清晰且具有煽动性的制裁信息。由此看来,尽管这一案例中制裁实 力的提升并不够显著,但制裁手段、制裁意愿与制裁信息的传递都发挥出了更高 的水准,从而帮助美国实现了制裁目标,成功发挥出了此次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

通过对两个案例的综合分析可以看出,在第一个案例中,制裁发起方没有明 确发出威慑信息,而另外三个要素的实现程度也较低,因此当4个要素中有任何 一个要素缺失或发挥水平较低时,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性无法保障,很容易导致 制裁失败;而第二个案例中的4个要素都发挥出了积极作用,有助于经济制裁威 慑功能有效性的发挥。这近一步明确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成功发挥需要 4个要素的共同作用才能实现,仅凭任何一个要素的单独发挥都无法使经济制裁 这一经济武器的威慑功能得到成功应用。

第四节本章小结

本章在前文所分析得出的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发挥的4要素基础 之上,通过两个案例分析了经济制裁中影响威慑功能有效发挥的4个要素各自的 运作机理与影响方式,并通过一个失败案例与一个成功案例的对比明确了本研究 的逻辑核心,即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成功实现必须依赖制裁实力、制裁手 段、制裁意愿与制裁信息的传递这4方面的共同作用,任一要素的缺失或低水平 发挥都会造成最终制裁结果的失败。

第八章结论

在当今的国际体系中,经济制裁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其中威慑作用是 经济制裁的重要功能之一。本文所研究的问题是:哪些因素影响了经济制裁威慑 功能的有效性发挥?如何对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因素进行衡量?其 机制是如何实现的?

本研究的核心思路如下:为了探究经济制裁的威慑功能的有效性,本研究借 鉴威慑理论对战略威慑有效性的研究,从威慑发出者(即经济制裁的发起方)的 实力、发起制裁的意愿(即决心)、威慑信息的传达这三个威慑成立必须要具备 的要素入手,再结合经济制裁所使用的手段进行分析,通过定性与定量分析相结 合的方法,分别确定这4个要素各自所涵盖的具体变量,并对这4个要素中的具 体变量进行衡量,分析各自的作用机理,最后再结合两个案例进行案例分析与检验。

第一节理论分析结论

首先,本研究明确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含义。经济制裁作为一种经济武器, 主要用于实现制裁发起方对目标国的惩罚、威慑、胁迫、发信号、表达决心等功 能。经济制裁中的威慑功能是指“制裁发起方以经济制裁对目标国造成经济损失 的方式提高对方的冒犯成本、迫使目标国进行成本-收益计算并放弃原有冒犯企 图与计划”的功能。

其次,本研究分析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所具有的独特地位与意义。第一,威 慑是经济制裁众多功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第二,经济制裁的威慑 力属于经济制裁的深层次功能,它触及了目标国的深层次国家利益,也在有效性 的实现上更为困难;第三,从经济制裁产生的逻辑来看,其本质上就具有说服目 标国进行利弊权衡、达到威慑或胁迫的目的。威慑功能是经济制裁目的中的题中 应有之义。

第三,本研究明确了经济制裁能够成为当前国际体系中的一种威慑手段是具 有必要性与可行性的。从必要性来看,各国在面临威胁性质与烈度相对不那么危 及国家生存的情况时,烈度与代价适中的经济制裁或许是补充传统军事威慑手段 的合理选择,且经济安全愈发成为各国关注的问题领域。从可行性上看,经济制 裁具备威慑手段必须符合的三方面要求,即经济制裁能够削弱对方的经济利益、 经济制裁具备改变对方进攻意图的可能、经济制裁能够通过特定贸易及金融手段 触及被威慑方的核心利益。

第四,本文明确了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特殊性与研究内容。由于经济 制裁威慑功能的独特地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不仅是经济制裁整体有效性 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作用机制与实现难度也具有特殊性。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 效性问题,指的是经济制裁若要发挥威慑功能这一深层次功能怎样才能成功、如 何才能使制裁实现威慑效果与目标的问题。

第五,在此基础上,本文确立了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发挥的4方面要 素,即制裁实力、制裁手段、制裁意愿与制裁信息的传递。这4方面要素必须同 时发挥作用,经济制裁才能够发挥出有效的威慑功能;任何一方面的缺失或不足 都会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有效发挥。具体而言:1)本研究认为制裁实力包 括制裁发起国的核武器潜在威慑力、经济伤害实力、制裁受到国际支持的程度以 及常规物质实力。(2)制裁手段包括贸易制裁手段与金融制裁手段,在经济相互 依赖关系中,贸易制裁手段受到的阻碍较多,而金融贸易手段能够发挥出较强的 制裁作用。(3)制裁发起方的制裁意愿并非是对主观意愿的猜测,而是需要进行 收益■成本分析,将进行制裁(选择抗击)的效应与不进行制裁(选择让步)的 效应进行对比,如果前者大于后者,则发起方的意愿较强烈,威慑是可信的;若 前者小于后者,则制裁发起方的威慑意愿是较低的,威慑是不可信的。本研究总 结出5种收益■成本计算的结果模式,再分别分析每种模式如何影响了制裁发起 方的威慑意愿。(4)经济制裁威慑信息的传递包括制裁信息的发出、制裁信息传 播途径与制裁信息接收三方面要素。影响制裁发起方信息发出的要素包括对利益 认识的谬误、信号成本过于廉价、话语策略不当等;对信息传播途径的影响则主 要考查的是国际媒体在这其中的作用;最后,目标国对信息的解读可能因为错误 知觉或话语认知上的偏差而出现问题。

第二节案例分析检验

根据前文分析可知,本文明确了影响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4方面关键 变量:制裁实力、制裁手段、制裁意愿与制裁信息的传递。这4方面要素缺一不 可。任何一方面的缺失或不足,都会导致经济制裁难以发挥威慑的功能。为了验 证这一结论,本文选取了一个成功发挥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案例,以及一个未能 通过经济制裁实现威慑功能的案例。

首先,本文选取了美国在朝鲜战争初期的对华制裁作为未能发挥威慑功能的 案例。在这起制裁中,美国采取经济制裁进行威慑的具体政策目标是打消新中国 出兵朝鲜的企图。根据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的评判标准,如果制裁未能慑退目标 国的“进攻”计划,则制裁未能发挥出威慑功能,制裁没有起效。在这起案例中, 美国的制裁实力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不仅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反而 受到盟友英国的反制。而在制裁所使用的手段上,美国主要使用的是贸易限制与 禁运措施,但由于力度不强、涉及范围不广而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使新中国依 然可以从多种渠道获得物资补给。在制裁发起方的意愿评估这方面,杜鲁门政府 由于对局势的判断错误,误以为本国通过经济制裁可以获得较大净收益,而忽略 了可能付出的巨大成本,因而经历了制裁意愿骤减的过程。而美国政府也没有妥 善处理制裁威慑信息的发出,存在较严重的利益认知谬误,因而没有将己方的制 裁动机与意愿清晰地传递给目标国。由此可见,在朝鲜战争初期的美国对华制裁 中,美国在制裁实力、制裁手段、制裁意愿与制裁信息的传达4个方面都存在着 较大的不足,从而影响了最终制裁的结果,没有使制裁发挥出原计划的威慑功能。

而1995年美国对伊朗进行经济制裁的案例则有所不同。虽然美国对伊朗的 经济制裁存在多个周期,但1995年的经济制裁有一个明确清晰的目标,即制止 伊朗从俄罗斯获得核能力的企图。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美国在此次制裁中兼顾了 4方面要素。首先,在制裁实力方面,美国利用其强大的贸易与金融基础展现 了极强的制裁能力。其次,制裁手段烈度更高、范围更广,通过断绝全部贸易往 来对伊朗经济造成极大影响,同时断绝金融投资、对其他与伊朗进行交易的第三 方国家进行惩罚,提高了制裁的烈度,对极度需要外资的伊朗经济造成致命打击。 第三,正确判断局势,对制裁与不制裁的效用进行评估,明确了不制裁的损失将 远远大于其收益,因而有较高的制裁意愿。最后,向外界明确传递了制裁信号, 提高向外传递的信号代价从而使制裁更加可信,并使用诱导性的话语策略,塑造 了有利于自身的国际舆论环境。因而,根据这起制裁的具体目标进行判定,美国 通过这起制裁实现了阻止伊朗在1995年从俄罗斯获得核能力的计划,发挥出了 制裁的威慑功能。而这一结果是建立在该起制裁的4方面要素都得到了较高水平 发挥的基础之上的。

通过两个案例的对比分析可知,经济制裁必须依赖制裁实力、制裁手段、制 裁意愿与制裁信号的发出这4方面要素的共同作用,才会成功实现经济制裁威慑 功能的有效性,使制裁发挥出其威慑作用。

第三节不足与有待改进之处

由于时间、精力、能力等方面的限制,本文还在许多方面存在不足之处。从 当前的研究过程与成果来看,本文可以在以下方面进行改进:

首先,本文明确了经济制裁若要成功发挥威慑功能所必须具备的4方面要 素,并对各个要素包含的具体内容进行了分析。但是,本研究没有论述这4方面 要素究竟需要发挥到何种程度才能保证制裁的有效。本文所强调的4方面要素仅 是经济制裁能够成功发挥威慑功能的最低要求,究竟能够促使制裁成功的各个要 素明确区间为何还需要进一步的分析与探讨。

第二,本研究强调了4要素对经济制裁威慑功能有效性的发挥缺一不可,但 本研究没有明确4要素彼此之间在重要性上是否存在差异、4要素对制裁有效性 的贡献大小怎样排序、4要素的重要性如何判定等问题。

第三,本研究在第三章对经济制裁实力评估的研究中采取了定量研究。在接 下来的研究中,可以进一步通过更加科学的方法衡量经济制裁实力对制裁威慑功 能有效性贡献的价值门槛,并通过对更大样本量的观察与计算得出成功案例所需 要的制裁实力最低标准,从而为制裁实力的衡量与评估给出更明确的答案。

第四,在案例选择上,本研究仅包含两个历史案例,其一为成功案例,另一 个为失败案例。在接下来的研究中,可以选择更多的代表性案例为研究提供更多 富有解释力的论证与检验。

附录A

经济制裁威慑实力计算主观数据调查问卷

尊敬的专家,老师:

您好!

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空参与问卷调查。本研究的目的在于探究经济制裁威慑 功能的有效性。在国际经济制裁外交中,经济制裁发起方会通过经济制裁的方式 使目标国放弃某些不利于制裁发起方的政策企图或对外行为,从而体现出经济制 裁的威慑功能。为了对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实力进行计算,需对组成实力的各个变 量进行重要性的衡量与评价。本研究的数据收集将仅用作学术研究。

本研究对经济制裁发起方的实力测算从4个方面展开。其含义如下表所示:

国家常规物质实力

制裁发起国的常规物质实力(包括钢铁产量、军费支出、 军事人口、能源消耗、总人口、城市人口)

核武器威慑力

制裁发起国的核武器数量

国际支持程度

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共同参与、帮助制裁的程度

经济伤害实力

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的经济规模比GNI比率)

制裁发起方与目标国的贸易联系程度

制裁发起方对目标国造成的制裁损失占目标国GNI的比

根据以上内容,请您为以下问题打分,用数字1・9或1・1/9之中的任意一个 数字回答即可,数字的含义为:

数值含义

相等

稍强

很强

绝对强

数值

1

3

5

7

9

数值含义

相等

稍弱

很弱

绝对弱

数值

1

1/3

1/5

1/7

1/9

 

注:2、4、6、8分别介于1、3、5、7、9对应的重要程度之间,同理可推1/2、

1/4、1/6、1/8 分别介于 1、1/3、1/5、1/7、1/9 之间。

举例:您认为A相对于B的重要程度是稍强,即A比B稍许重要,则填3;

相反,如果您认为A相对于B的重要程度是稍弱,即A比B稍许不重要, 则填1/3 o

问题:

1. 您认为,对于评价一个经济制裁发起国的实力来说,制裁发起国的“常规物 质实力”相比“核武器威慑力”的重要程度是()

2. 您认为,对于评价一个经济制裁发起国的实力来说,制裁发起国的“常规物 质实力”相比“国际支持程度”的重要程度是()

3. 您认为,对于评价一个经济制裁发起国的实力来说,制裁发起国的“常规物 质实力”相比“经济实力”的重要程度是()

4. 您认为,对于评价一个经济制裁发起国的实力来说,制裁发起国的“核武器 威慑力”相比“国际支持程度”的重要程度是()

5. 您认为,对于评价一个经济制裁发起国的实力来说,制裁发起国的“核武器 威慑力”相比“经济实力”的重要程度是()

6. 您认为,对于评价一个经济制裁发起国的实力来说,制裁发起国的“国际支 持程度”相比“经济实力”的重要程度是()

最后,再次感谢您的耐心与帮助!

参考文献

一、中文资料

(一)著作(含译著)

【法】安德烈•博福尔,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战略入门》,军事 科学出版社,1989年版。

【美】本•斯泰尔、罗伯特• E •利坦,黄金老、刘伟、曾超译:《金融外交: 美国对外政策中的金融武器》,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美】戴尔•科普兰,金宝译:《经济相互依赖与战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 社,2018年版。

【美】戈登•克雷格、亚历山大•乔治,时殷弘等译:《武力与治国方略一 —我们时代的外交问题》,商务印书馆,2004年版

【美】亨利•基辛格,顾淑馨、林添贵译:《大外交》,海南出版社,2012 年版。

【美】加利•克莱德•霍夫鲍尔,杰弗里• J •斯科特著,杜涛译:《反思经 济制裁》,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

【美】加里•金,罗伯特•基欧汉,悉尼•维巴,陈硕译:《社会科学中的 研究设计》,格致出版社,2014年版。

【美】罗伯特•基欧汉、约瑟夫•奈,门洪华译:《权力与相互依赖》,北京 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美】罗伯特•杰维斯,秦亚青译:《国际政治中的知觉与错误知觉》,上海

人民出版社,2015版。

【美】罗伯特•杰维斯,徐进译:《信号与欺骗一一国际关系中的形象逻辑》, 中央编译出版社,2017年版。

【美】斯蒂芬•范埃弗拉,陈琪译:《政治学研究方法指南》,北京大学出版 社,2006年版。

【美】特雷弗•杜普伊主编,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译:《国际军事与 防务百科全书》,军事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

【美】托马斯•谢林,毛瑞鹏译:《军备及其影响》,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 年版。

【美】托马斯•谢林,赵华译:《冲突的战略》,华夏出版社,2011年版。

【美】约翰•吉尔林,黄海涛、刘丰、孙芳露译,《案例研究:原理与实践》, 重庆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

【美】约翰•米尔斯海默,唐小松、王义桅译:《大国政治的悲剧》,上海人 民出版社,2008年版。

方连庆、王炳元、刘金质,《国际关系史(战后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 年版。

冯潇然,《不战而止兵:论有效威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9年版。

何茂春、张冀兵主编,《经济外交事务》,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林崇诚,《产业与政治:两岸相互依赖的时代》,世界知识出版社,2009 版。

柳剑平、刘威:《美国对外经济制裁问题研究一一当代国际关系政治化的个

案分析》,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刘德斌主编,《国际关系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

刘锦明等主编,《经济外交案例》,辽宁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刘肖,董子铭,《媒体的权利和权力的媒体:西方媒体在国际政治中的角色 与作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7年版。

刘笑盈,《国际新闻学:本体、方法和功能》,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0 年版。

刘颖,《相互依赖、软权力与美国霸权:小约瑟夫•奈的世界政治思想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

若普,《相互依赖时代与中国国家安全战略选择》,军事科学出版社,2012 年版。

宋海啸,《中国外交决策模式》,时事出版社,2016年版。

孙逊、潘远强,《冷战后美国核威慑政策与国际战略稳定》,军事谊文出版社, 2009年版。

唐贤兴,《近现代国际关系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王帆、曲博主编:《国际关系理论:思想、范式与命题》,世界知识出版社, 2013年版。

王绳祖,《国际关系史》,法律出版社,2014年版。

吴苑思,《威慑理论与导弹防御》,长征出版社,2001年版。

申琰,《互联网与国际关系》,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夏征农、陈至立主编:《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9年版。

肖月、朱立群,《简明国际关系史》,世界知识出版社,2003年版。

许以升、马鑫:《金融制裁:美国新型全球不对称权力》,中国经济出版社,

2015年版。

姚云竹:《战后美国威慑理论与政策》,国防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张曙光:《经济制裁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

张岩,《战略威慑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年版。

张蕴岭,《世界经济中的相互依赖关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版。

周琪主编,《美国外交决策过程》,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版。

周永生:《经济外交》,中国青年出版社,2004年版。

朱明权、吴苑思、苏长和:《威慑与稳定:中美核关系》,时事出版社,2005 年。

(二)期刊文章

【英】巴里•布赞著,韩宁宁译:《后西方世界秩序下的核武器与核威慑》, 载《国际安全研究》,2018年第1期。

曹金绪:《实力与决心的较量一一三方不对称军事威慑博弈分析》,载《国际 政治科学》,2013年第2期。

曹士信:《基于贝叶斯网络仿真的威慑信息传递效能评估》,载《装备指挥技 术学院学报》,2010年第4期。

陈慈航:《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对华政策转向一一基于强制外交与威慑理论 的考察》,载《当代亚太》,2019年第3期。

陈刚华:《美国对中国国家声誉威慑政策的失败 以2005年澳门汇业银行

案为中心》,载《云南行政学院学报》,2009年第6期。

陈铭:《伊朗顶得住美国的经济制裁么?》,载《瞭望新闻周刊》,1995年第

21期。

陈岩、郭文博:《制度风险与跨国并购成败:大国外交和经济“软实力”的 调节作用》,载《世界经济研究》,2018年第5期。

程晓勇:《弱国何以在不对称博弈中力量倍增一一基于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 分析》,载《当代亚太》,2013年第6期。

董青岭、戴长征:《网络空间威慑:报复是否可行?》,载《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2年第7期。

郭锐、王箫轲:《国际关系定量研究与数据库建设一一评〈中外关系鉴览1950 —2005——中国与大国关系定量衡量〉》,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1年第7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