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硕士论文

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

时间:2020-08-05来源:硕士论文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等问题表现最突出的地方在农 村,为此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在乡村振兴中,乡村经济发展为乡村全面发展提供物质基 础,它关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任务的实现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解决好乡村经济发展 问题就是解决了 “三农”问题的核心和关键。我国长期实行的城镇、工业优先发展的政 策致使当前乡村出现居民收入较低、乡村产业结构单一、乡村发展动力不足等经济发展 问题。城镇优先发展策略也产生了一系列问题,城镇以其更完善的基础设施、更高的收 入水平和更优质的公共服务等吸引着乡村劳动力大量向城镇转移,城镇交通拥挤、环境 污染、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等问题逐渐暴露。为此,2013年国家提出新型城镇 化概念,要求城镇化是全面的城镇化,要充分发挥城乡各自优势来推进城镇化进程。基 于此,本文选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作为研究对象,分析该地区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 影响效应和作用机制,以期对繁荣乡村经济,实现城乡融合发展提供有益参考。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等问题表现最突出的地方在农 村,为此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在乡村振兴中,乡村经济发展为乡村全面发展提供物质基 础,它关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任务的实现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解决好乡村经济发展 问题就是解决了 “三农”问题的核心和关键。我国长期实行的城镇、工业优先发展的政 策致使当前乡村出现居民收入较低、乡村产业结构单一、乡村发展动力不足等经济发展 问题。城镇优先发展策略也产生了一系列问题,城镇以其更完善的基础设施、更高的收 入水平和更优质的公共服务等吸引着乡村劳动力大量向城镇转移,城镇交通拥挤、环境 污染、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等问题逐渐暴露。为此,2013年国家提出新型城镇 化概念,要求城镇化是全面的城镇化,要充分发挥城乡各自优势来推进城镇化进程。基 于此,本文选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作为研究对象,分析该地区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 影响效应和作用机制,以期对繁荣乡村经济,实现城乡融合发展提供有益参考。

本文首先对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理论进行梳理,对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 概念进行界定,并以此为基础构建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然后进行实 证检验。

其次,采用2005-2017年新疆15个地、州、市的面板数据,以乡村经济发展作为 研究对象,构建面板数据模型和中介效应模型分析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总效应和 内在机制。研究结论表明:(1)通过测算新疆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综合得分发现, 2005-2017年新疆城镇化水和乡村经济发展水平平呈逐渐上升趋势,但是低于全国平均 水平。从各维度发展水平来看,经济城镇化和乡村居民的生活水平得分最高,人口城镇 化和乡村产业结构的得分最低。从各地、州、市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现状来看,总 体上呈北疆地区〉东疆地区〉南疆地区的分布规律。(2)面板回归结果显示城镇化在1% 的显著性水平上与乡村经济发展呈正相关关系,回归系数为0.4219。广义矩估计的结果 显示城镇化在5%的水平上与乡村经济发展呈正相关关系,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 响系数为0.0717o (3)南北疆地区城镇化均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与乡村经济发展呈正 相关,回归系数分别为0.1374和1.0432,北疆地区城镇化带动乡村经济发展的效用大于 南疆地区。(4)城镇化通过农业劳动力转移、农业技术进步和农地集约化促进了乡村 经济发展的中介效应存在,中介效应占比分别为3.67%、7.36%和11.81%,资本投资促 的中介效应不存在。

最后,依据研究结论提出,提出如下政策建议:(1)积极推动城乡融合发展。(2) 加快推进全疆区域协调发展。(3)及时调整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内部结构和前进 方向。(4)优化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路径。并指出文章研究的不足和未来研究 方向。

关键词:城镇化;乡村经济发展;影响效应;作用机理;新疆

Abstract

The report of the 19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pointed out that the most prominent problems in China's development imbalance and inadequacy are in the countryside, and put forward a strategy for rural revitalization. In the process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vides material basis for rural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it is about the realization of the task of building a moderately prosperous society in an all-round way and the implementation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well is the core and key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agricultural, countryside and farmers,\ The long-term policy of giving priority to the development of cities and industries in China has led to the problems of low income of residents, single industrial structure and insufficient power of rural development. With better infrastructure, higher income level and better public service, cities and towns attract a large number of rural labor force to transfer to cities and towns and there are also a series of problems in the strategy of urban priority development such as urban traffic congestion,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inadequate infrastructure and public service supply and so on. Therefore, in 2013, the state put forward a concept of new urbanization, which requires that urbanization is a comprehensive urbanization, and we should give full play to the respective advantages of urban and rural areas to promote the process of urbanization. Based on this, this paper selected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as the research object, analyzed the effect and mechanism of urbanization on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order to provide useful reference for the prosperity of rural economy and the realization of urban-rural integration.

Firstly, this paper combed the theory of urbanization affecting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defined the concept of urbanization and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constructed the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of urbanization and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Based on this, and then conducted empirical test.

Secondly, based on the panel data of 15 regions in Xinjiang from 2005 to 2017, this paper took the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s the research object, constructed the panel data model and intermediary effect model to analyze the total effect and internal mechanism of urbanization on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results show that: (1) By measuring the comprehensive scores of urbanization and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Xinjiang, it was found that the level of urbanization and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Xinjiang was on the rise from 2005 to 2017, but lower than the national average. From the development level of all dimensions, it found that economic urbanization and rural residents9 living standard got the highest score, population urbanization and rural industrial structure got the lowest score. From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urbanization and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all regions, on the whole, it showed the law of north of Xinjiang > east of Xinjiang > south of Xinjiang. (2) The


results of panel regression showed that urbanization has a positive correlation on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t a significant level of 1%, and the regression coefficient is 0.4219. The results of GMM showed that urbanization had a positive correlation on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t the level of 5%. and the regression coefficient is 0.0717. (3) Urbanization in both northern and southern Xinjiang is positively correlated with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at a significant level of 1%, with regression coefficients of 0.1374 and 1.0432. and the effect in northern of Xinjiang is greater than that in southern of Xinjiang. (4) Urbanization promoted the development of rural economy through the transfer of agricultural labor force, agricultural technology progress and the intensive use of farmland, the mediating effects accounted for 3.67%, 7.36% and 11.81%, while the intermediary effect of capital investment promotion does not exist

Finally, based on the conclusions, the paper made suggestions as below: (1) Actively promote the integration of urban and rural development. (2) Accelerate 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for the whole Xinjiang region. (3) Timely adjust the internal structure and direction of urbanization and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4) Optimize the path of urbanization affecting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paper also pointed out its shortcomings and the future research directions.

Key words: new urbanization; rural economic development; influence effect; mechanism; Xinjiang

hi

摘要 I

Abstract II

第一章绪论 1

1.1研究背景 1

1.2研究目的及意义 2

1.2. 1研究目的 2

1.2.2研究意义 2

1. 3 相关文献综述 2

1.3. 1关于城镇化的研究 2

1. 3. 2关于乡村经济发展的研究 4

1. 3. 3城镇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 6

1.3. 4文献述评 8

1.4研究内容、技术路线与研究方法 9

1.4. 1研究内容 9

1. 4. 2技术路线 9

1.4.3研究方法 12

1.5可能的创新之处 12

第二章 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理论分析 13

2. 1相关概念界定 13

2. 1. 1城镇化 13

2. 1.2乡村经济发展 13

2. 2基础理论 13

2. 2. 1规模经济理论 13

2. 2. 2刘易斯二元经济理论 14

2. 2. 3增长极理论 14

2. 2.4农村区域经济发展理论 14

2. 3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作用机理 15

2. 3. 1城镇化、农业劳动力转移与乡村经济发展 15

2.3.2城镇化、农业技术进步与乡村经济发展 15

2.3.3城镇化、财政支出与乡村经济发展 15

2. 3. 4城镇化、农地集约化与乡村经济发展 15

第三章新疆城镇化及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分析 17

3.1测度方法与数据来源 17

3. 1. 1测度方法 17

3. 1.2数据来源 18

3. 2新疆城镇化水平测度分析 19

3.2. 1指标体系构建 19

3.2.2城镇化指标说明 19

3. 2. 3城镇化测度结果分析 20

3. 3新疆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分析 29

3. 3. 1指标体系构建 29

3. 3. 2乡村经济发展指标说明 30

3. 3. 3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结果分析 31

3. 4本章小结 39

第四章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影响的实证分析 40

4. 1变量选取、数据来源与描述性统计分析 40

4. 1. 1变量选取 40

4. 1. 2数据来源与描述性统计分析 42

4. 2模型构建 43

4. 2. 1模型介绍 43

4. 2. 2模型设定 44

4. 3数据的平稳性检验和协整检验 45

4.3.1数据的平稳性检验 45

4. 3. 2协整检验 46

4. 4.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总体影响效应检验 47

4. 5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区域差异检验 48

4.6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作用机理检验 50

4.7本章小结 53

第五章结论、建议与展望 54

5.1研究结论 54

5.2政策建议 55

5.3研究展望 58

参考文献 59

致谢 65

作者简介 67

第一章绪论

1.1研究背景

习总书记在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振兴战略基于当前 我国乡村发展的现实,对今后“三农”工作的开展作出部署,关乎全面小康社会的建成 和国家现代化的实现(姜长云,2018) o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 战略的意见》(即2018“中央一号文件”)中提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当前我国 主要矛盾和“两个百年”目标的要求。在新时期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则说明:一是我国乡 村建设、乡村发展问题已经触及我国整体发展的核心;二是我国经过改革开放以来四十 年的发展,已具备凝聚各部门、各行业力量反哺农村的条件。乡村是包括经济、社会等 在内的复杂综合体,,具备生产、生活等多个功能,与城镇密切相连。可以说乡村的发 展状态决定着整个国家的发展状态。在当前,我国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等主要问题在 乡村表现最为突出(颜晓峰,2019),因此探究乡村发展相关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

据统计,2019年我国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9244元,与上年相比,增长约 7.8%,同时期乡村为16021元,与上年相比,增长约9.6%,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为 2. 45o由此可见,我国的城乡收入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偏低问题依然 严峻(李晓龙、冉光和,2019) o除此之外,城乡基础设施、产业结构等也均存在不平 衡问题。乡村基础设施薄弱、产业结构不合理、生产效率低下以及投资不足等经济发展 问题依然突出(田祥宇、景香君,2019;郭晓鸣,2017) o因此,繁荣乡村经济,缩小 城乡差距已成为推进国家发展的当务之急。从世界城市与经济发展的规律来看,经济发 展与城镇化高度相关。当前,发达国家的城市化水平达到80%,甚至高于90%。截止到 2019年底,我国城镇化率只有60.6%,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还很明显。城镇化与乡村 经济发展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探究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及作用途 径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新疆作为西部欠发达地区的典型代表,经济发展滞后等问题在农村地区更加突出。 1978年以来,新疆乡村的经济和脱贫工作都取得了显著进展。据统计,1978—2017 年间新疆乡村居民的人均收入由119元增加到1573.85元(1978=100),年均实际增长 6.85%,同时期内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319元增加到4318.66元年均实际增长 6.91%,城乡收入比为2.74®,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与此同时,新疆乡村贫困人口数 量也显著减少,由532万人减少到189.78万人。但是,新疆地区城乡居民的收入分配情 况却不容乐观,新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过大、收入不平等性等问题依然十分严峻(李俊 英,2015) o另外,基于新疆较为薄弱的自然地理环境,农业产业结构不合理、经济发 展区域差异显著、农村环境污染等问题也比较突岀(李光明、刘丹玉,2018)。这些问 题都会对城乡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产生负面影响。故而,设法缩小新疆城乡收入差距, 促进新疆乡村经济发展,实现城乡融合发展势在必行。因此,探索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

①由《新疆统计年鉴2018)》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城乡居民的收入数据以1978年为基期进行了平减。 济发展的影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同时也有利于揭示新疆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 特殊路径,这也有助于为繁荣新疆乡村经济提供更加合理化的对策参考。

1.2研究目的及意义

1.2. 1研究目的

本文在大量文献检索的基础上,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作为研究内容,通 过构建面板模型、中介效应模型,试图更加全面、真实具体地分析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 展的影响机理,从而根据研究结论尽可能提出有利于城镇化、乡村经济发展的对策建议。 本文的具体研究目的如下:

(1) 乡村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城镇化,探究城镇化作用于乡村经济发展的整体效应, 并分析城镇化作用于乡村经济发展的内在机理。

(2) 本文的最终目的是通过剖析新疆地区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效应及和 具体路径,并根据研究结论并提出相关政策建议。

1.2.2研究意义

(1) 理论意义。本研究可以丰富和深化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相关理论。目前 我国有关城镇化的理论过于宏观,且我国农村问题复杂而多样,单一的城镇化理论无法 涵盖所有关于城乡互动发展的问题,必须将已有理论进行整合并结合实际进行验证分 析,注重解决实际中的具体问题。本研究有助于厘清城镇化理论的核心和关键,能够帮 助我们思考在新疆这样一个地区中应该选择一条什么样的发展道路以实现城镇化的发 展与乡村经济的繁荣。同时,本研究也为我们探索乡村发展等相关问题提供了方向和参 考。

(2) 现实意义。研究的现实意义是研究城镇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及具体过程有 助于我们从理论分析和实证量化的双重角度,客观分析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 有助于清楚地界定城镇在乡村经济发展中的功能和地位。有助于寻找到以城镇建设促进 乡村经济发展的途径和规律,合理科学地制定相关配套政策和措施,归纳出新疆城镇化 促进乡村经济发展的途径和区域差异。同时也为全疆在新时期贯彻落实乡村振兴战略、 实现城乡融合发展提供一条新的思路。

1. 3相关文献综述

1.3.1关于城镇化的研究

单就城镇化本身来说,学者们主要围绕城镇化的内涵变化、城镇化的发展趋势及城 镇化发展面临的问题等三个主要方面展开研究。

(1)城镇化的内涵变化

要探究城镇化的含义就不得不提到城市化,城市化这一名词最早见于十九世纪六十 年代赛达(Serda)的《城市化基本理论》一书中(唐耀华,2013)。城市化是指人口向 城市聚集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通常伴随着文明及经济结构的转变,城市文明的影响不 断扩大,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在国内,学者们倾向于使用城镇化这一概念来表达这一过 程,用城镇化率表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它能最直接的反映城镇化的水平(谢天 成、施祖麟,2015),也有学者分析过城镇化与城市化的联系与区别,比如樊纲,胡彩 2017)认为城镇化倾向于策略指导,城市化侧重表达人口的迁移。新兴古典经济学 的观点认为城镇是城市的初级状态。总体来说国内学术界认为城镇化更符合中国的实 际,本文也用城镇化这一概念来开展研究。学者们主要关心的是城镇发展的内在实质, 因此他们对城镇化的理解也反映出不同的学科背景。经济学倾向于从经济结构的变化来 解释城镇化的进程,社会学注重从价值观念、思想教育方面给出解释,地理学侧重城镇 化进程中的空间变化,人口学从人口流动方向、城镇人口数量等方面研究城镇化问题(景 普秋,2014) o不可否认,不同学科对城镇化的解释都存在合理之处,单一的城镇化率 不再能全面、真实地描述当前城镇发展的现状。为此,新型城镇化概念应运而生,2014 年国家颁布《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关于新型城镇化的建设和研究 广泛开展。新型城镇化以人为核心,强调城镇经济、生态、社会、人口的协调发展,更 注重城镇化的发展质量。因此,学者们对城镇化发展水平的测度方法也从单一指标逐渐 转变为多指标综合评价,尽管学者们对新型城镇化怎样衡量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但是新 型城镇化的多功能性和强调全面协调发展的内涵已是共识(张荣天,焦华富,2016)。

2)城镇化的发展趋势

城镇化的发展趋势,包括发展的阶段、模式、动力机制等也是学者们在研究城镇化 问题过程中关心的重要话题。

首先,从城镇化的发展阶段来看,Gottmann 1961)率先提出的“大都市带”理论 将城镇化的研究引入一个新的时代,“大都市带”理论认为经济在地理空间上的差异不 是单纯的城乡之间的差异,大城市内部也有不同的功能分区,如生活区、商业区等。赞 同这一理论的学者们认为大城市能够集约利用各种资源,代表着城镇化发展的趋势(史 育龙、周一星,2009)。国内对于城镇化的研究最初主要集中在城镇的规模上。费孝通 提出“小城镇论”,随后在全国引起研究热潮,他认为小城镇是解决人口资源矛盾、推 进乡村经济发展的重要途径(傅扬,2019)。廖丹清2001)则认为应综合大、中、小 城市进行发展,发挥大中型城市的引领作用,合理适度发展小城镇,形成不同规模城镇 全面发展的局面。胡兆量(1986)和李迎生(1988)从国内外城市发展的事实出发,一 致认为应该发展大城市。刘纯彬(1988)主张发展中型城市,他认为中型城市既能避免 大型城市出现的城市病问题,也能解决小型城市产生的资源不能集约利用的问题。陆铭 (2014)则认为无论是选择发展大型城市还是中小城镇并不是对立的,它们之间并不矛 盾。1975年诺瑟姆(Northam)提出“城市化曲线”,他将城市化的发展分为初级、加 速和成熟三个阶段,曲线呈S型走势,其中初级阶段的城市化水平为0%—30%,加速 阶段为30%—70%,成熟阶段的水平要大于70%o国内学者陈彦光和周一星2005) 合国内城镇化发展的实际对城市化曲线进行拓展,他们认为城镇化可划分为初期、加速、 减速和后期4个发展阶段。之后陈明星等2011)又依据城市化曲线通过推理得出表示 城市化速度的倒U型曲线。其次,从国内外城镇化的发展模式来看,大致以下几种。从 国外来说,有欧美地区的同步城镇化、拉美地区的超前城镇化和印尼等国家的滞后城镇 化,无论哪种发展模式,其发展后期都暴露出一定的人口资源、经济生态等矛盾(李圣 军,2013)。从国内来说,根据城镇规模划分为大、中、小模式。根据城市的内在结构, 可以划分为异地城镇化、新城互动、特色城市、城市群等模式。根据不同地域提炼的著 名模式有温州模式、苏南模式等(李向前等,2019) o最后,从驱动城镇化发展的内在 机理来看,城镇化之所以不断发展,要素不断向城市集中,主要是因为这个过程中规模 经济的效益不断显现,当这些要素过度集中时则会产生交通拥挤、要素价格上涨、环境 污染等负效应,此时要素将从过度集中的城市流出,规模经济决定着要素的流动方向, 从而对城镇化的发展产生影响(Krugman, 1991; Myrdal, 1957)涂正革等(2016) 从实证角度论证了我国城镇化的动力,他认为工业化是第一动力,第三产业的发展和对 外贸易的发展分别为推动城镇化发展的新兴动力和重要动力。

(3) 城镇化发展面临的问题

除了城镇化的概念变化、发展情况,城镇化的另一个研究重点是城镇化发展面临的 问题。城市病最早起源于英国,人口膨胀、交通拥挤、资源紧张、环境恶化是城市病的 主要表现(陈哲、刘学敏,2012)。要想解决城市病问题,首先要明确城市病的致病病 因,为此,国内外学者依据不同的现实给出了多种解释。一是对城镇化的建设缺乏系统 长远的规划,不注重对生态等的保护。1995年Grossman等运用实证方法分析了城市经 济水平和环境质量之间的联系,发现二者呈倒U型关系,即环境库兹涅茨曲线。城市建 设后期对环境的关注不够,越来越大的城市压力使得环境逐渐恶化。二是基本公共服务 供给不足。基本公共服务不仅包括公共设施,也包括生态服务(Daily, 1997)。沈洁, 张可云(2020)选取全国204个地级市的截面数据,运用计量方法对潜在的致病因素进 行检验,研究发现基础设施建设不健全、人口分布不合理是主要原因。三是城市转型不 及时。当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鉴于自身的资源、要素等情况要及时转型以适应发展 趋势,尤其是资源型城市。资源型城市存在一定的周期性,如果在资源开采各环节中不 能采取科学的管理,就会产生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如商业衰退、人口减少等(Lockie, 2009) o同时,在城市经济社会层面来说,产业结构与劳动力结构对城市转型的影响重 大,合理的政策规划将极大地提升城市的竞争优势(Sorensen, 2003)。除了物质层面 的转型之外,精神层面的转型也不可或缺。从经济转型发展到城市转型发展,就城市群 发展的主要形式有两种,一种是经济主导型,一种是文化主导型。尽管国内东部城市群 在人口、经济、基础设施等方面都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如果缺乏相应的文化机制,城市 群将出现一系列城市病,不能持续发展(刘士林,2015) o

1.3.2关于乡村经济发展的研究

(1) 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研究

在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方面,何强(2019)、牛剑平(2010)、李晔(2010) 几位学者较为全面的测度了乡村经济发展的水平。何强(2019)从发展基础、农业现代 化和产业融合等四个层面构建评价指标体系对我国乡村经济发展的动能指数进行测算, 研究发现我国乡村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得到发展,已达到中等水平,但是与城市相比仍然 差距较大,并且经济增速不稳定。牛剑平(2010)从经济实力水平等三个方面分析了我 国农村经济发展的地区差异,研究发现这种区域差异主要表现为东西部地区之间的差 异、区域内部差异和民族地区的差异等。李晔(2010)从生活水平等四个方面构建指标 体系对河南省区域内乡村经济发展水平进行评价,通过研究同样发现乡村经济水平存在 显著的区域差异。

(2) 乡村经济发展影响因素研究

要找到乡村经济发展的路径,必须了解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因素。国外学者认为政 策、人力资本、自然条件和金融是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Simone Severini (2019)对欧盟共同农业政策中的收入稳定工具(1ST)进行效果评估发现,1ST作为一 种风险管理工具,不仅能增加农民的收入,还会增加农业收入和缩小收入差距。Irena Zaucer和Helena Puc (2019)采用农业经济核算数据(EAA)分析了斯洛文尼亚土地保 有政策对要素价格的影响,研究发现土地租金明显提升,农业收入也有显著增加。Tracy Hmielowski (2019)基于埃塞俄比亚人口迅速增加、农地有限、粮食不安全等实际,通 过研究认为对农民进行培训和教育可以实现养家糊口的目的。Imti Walling和Amod Sharma (2018)研究认为先进的技术和管理可以提高农业的生产力水平,达到提高收入 的目的。Sophie Theis等(2018)采用加纳和坦桑尼亚等国家的数据,不但证实了技术 对提高农业产量、节省成本的传统认知,他们还发现技术可以弥补性别差异导致的劳动 能力差别,技术可以提升女性的劳动能力。Meghana Ayyagari等(2020)以印度为例, 探究了金融深化和农村贫困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金融深化通过培养企业家精神和引导 移民减缓了贫困。Thorsten Beck等(2015)采用中国农村家庭调查数据研究认为外部融 资对企业经营增长有显著推进作用,对个人经营无明显作用,他们还认为在缺乏正规金 融的情况下,非正规金融在促进企业经营增长方面具有积极作用。国内学者认为财政、 人力资本、农村金融、技术及投资等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意义重大。李琴英等(2018) 采用省际面板数据研究发现政策性保险能够对农民收入产生积极影响。陈鹏,李建贵 (2018)则从扶贫角度论证了涉农支出对乡村经济发展的正向作用。孔德议,陈佑成 (2019)基于乡村振兴大背景,研究发现人力资本能够促进农民增收,并且这种促进作 用要大于产业融合的促进作用。张婷婷,李政(2019)通过构建实证计量模型发现农村 金融发展将通过融合资金、风险管理两种方式对乡村经济发展产生积极影响。此外,农 村金融集聚会拉动农民消费(董秀良等,2019),加大对农村的财政投入会促进农村金 融发展,这有利于改善农村的劳动力结构和资金环境从而对农民增收、减贫产生积极作 用。马轶群,孔婷婷(2019)研究认为人力资本对农民收入增加有直接间接两种作用, 其中间接作用是通过劳动力转移实现的。

(3) 乡村经济发展的现状与问题研究

Olanipekun Ifedolapo O等(2019)认为发展中国家的乡村环境退化、贫穷和农业之 间的实际矛盾并存,他们对西非11个国家农业和环境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发现农民收 入增加和农业发展加剧了环境退化,但是收入水平的提高也会降低环境退化的负面影 响,只有可持续的农业才能调和这种矛盾。Findling Mary G等(2020)对美国的健康和 经济问题进行调查发现,美国农村的人口结构不合理,有55%的农村成年人认为当地经 济是中等或贫穷的,此外毒品泛滥等社会问题也比较突出。黄茂兴,叶琪(2019)将我 国自建国以来70周年的农村经济发展进行梳理,不可否认,我国农村经济发展取得了 骄人成绩。一方面农业规模经营不断增长、农民收入稳步提升、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得 到升级,同时生产方式也发生重大转变,农业技术进步、农用设施不断完善,农产品的 流通环节逐步由市场主导,政府减少对农业在市场环节的干预。另一方面,农村的土地 经营制度得到完善,实现了农村土地的所有、经营、承包分立,使得农村土地的价值得 到充分利用。另外,农村的土地经营方式也得到转变,形成了农户、公司、合作社等多 元经营主体,城乡之间的对立矛盾也得到缓和,当然在不同地区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差距。 从这些发展成果来看,我国农村经济发展的趋势基本与国外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一致。

尽管我国乡村经济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果,但是还存在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就此,彭 超,刘合光(2020)做出了比较全面的总结。具体来说,这些问题主要集中表现为以下 十个方面:第一,农产品的供给相对不足,不能满足日趋多样化的市场需求,尤其是高 端农产品的供给不足。第二,新型的生产经营技术、模式得不到普及,农业农村领域的 创新集中在少数主体中。第三,随着土地价格和劳动力雇佣价格的提升,我国农业经营 的成本与发达国家相比过高,没有竞争优势。第四,缺乏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配套措 施,如资金获取渠道不足、财税政策针对性不强等阻碍了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持续发展。 第五,农村劳动力老弱化现象严重,年轻劳动力进城,但是大多数进城劳动力不能获取 稳定的发展。第六,农产品的供需不平衡,供给过剩与供给不足并存。第七,农村的基 础设施建设依然落后,水、电、网、气供给不足或者供给质量较低。第八,农村环境污 染现象严重,土地重金属超标、水资源浪费、滥用农药化肥、农田白色污染等严重破坏 了农村生态的可持续性。第九,农村的基本公共服务供给不均衡,医疗、教育、卫生等 资源在农村供给不足,并且东西地区间的差异明显。第十,城乡收入差距依然过大,农 村居民的生活方式还比较落后。

1. 3. 3城镇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

(1)城镇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理论研究

城市病率先在西方岀现,学者们为解决这一问题,找到城乡协调发展的模式进行了 诸多探索。19世纪末,霍华德(Howard)提出“田园城市”理论,按照他的设想,要 想扭转劳动力不断涌向大城市的局面,使得一部分劳动力回流到农村首先要摒弃现代工 业和农业是孤立的思想。其次要充分发挥乡村的优势来吸引劳动力,劳动力在权衡城市 和乡村的利弊之后做出抉择,这样既能缓解大城市拥挤、环境恶化的问题,也能为乡村 发展提供劳动力支持(GillianAHmond, 2017; Ekman, 2014)。芒福德(Mumfbrd) 哲学角度阐述了城市发展,他认为城市既是磁铁,也是容器,集聚了不同的文化、制度 和阶层,城市和乡村是互利关系,因此城市的优势不能以损害乡村为基础(Gabor Kovacs, 2018) o基于历史唯物主义方法,马克思恩格斯探讨了城乡从分立到融合的变化过程, 他们认为生产力是决定城乡分离的最终原因,其表现形式是分工的不同,当城乡矛盾进 一步升级后,二者的关系由分离转变为对立,随着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城乡将走向融 合,要实现城乡融合需要改变原有的分工,将城市和乡村结合、工业和农业结合(许彩 玲、李建建,2019) o之后,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刘易斯(Lewis)针对发展中国家提 出二元经济理论,佩鲁(F.Perroux)提出增长极理论等都对城乡协调发展在理论上给出 了合理的解释(Jacques A. Chevalier,2014; Emilian M等,2014)(对二元经济理论和增 长极理论的详详细介绍参见第二章2.2.2和2.2.3) o

(2)城镇与乡村经济发展的关系研究

学者们关于城镇化对农村经济发展的影响效应总体来说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 城镇化吸纳了农村剩余劳动力,为农村提供了先进的技术,推动了乡村经济发展;另一 种观点认为城镇化使得乡村资源逐渐流失,不利于乡村经济发展。

从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来说,涂丽,乐章(2018)基于乡村振兴背景, 探讨城镇化对乡村整体发展的作用,构建了包括经济、公共服务等4个子系统的评价指 标体系综合测度乡村发展水平,通过实证研究发现城镇化对乡村发展总体上呈促进作 用,其中就乡村经济发展来说,主要通过产业非农化来实现。田丽(2018)在分析我国 人口城镇化率的基础上,通过探究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关系 发现新型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具有促进作用,并且城镇化率越高这种促进作用就越明显。 江鑫,黄乾(2020)基于分工理论,构建三部门模型,通过实证研究认为乡村公路建设 有利于推进乡村经济发展,但是这种促进作用需要人口城市化的调节,否则会导致更加 严重的贫富差距,同时不同等级的乡村公路建设对乡村经济发展的作用力度和作用方向 也不一致。陈文胜(2019)从理论上以城镇化的发展为脉络归纳了乡村经济发展的变迁。 总体来说,乡村经济取得了四个方面的变化,一是农村土地制度不断完善,在保持农地 所有权国家所有的基础上,农地的经营承包权、租赁权被放活,适应了现代农业的发展。 二是农业的经营方式趋向社会化。三是农民的收入趋向多元化。四是消费结构得到优化 升级。城镇化可以通过影响分配、就业等间接对乡村经济发展产生推动作用(MCaliand, 2013) o

从城镇化阻碍乡村经济发展的方面来说,朱要龙(2019)认为当前我国的城镇化发 展不充分,减少了农业生产的劳动力,使得城乡二元结构得不到改善,另外,双轨城镇 化使得土地收益分配不合理、自主城镇化无法成功实施都阻碍了农业生产的提高。王乐 (2016)基于关中地区城镇化和农业产业化的现状认为城镇化确实使得乡村资源流失、 生态污染等对乡村经济发展产生负面作用。Markus Bruckner (2012)研究发现城镇化率 提升使得农业增加值份额下降,也对人均GDP起到负面作用。Aynalem Shita等(2020) 通过研究发现,采用新的技术虽然可以增加收入,但是会加剧收入的不平等性。陈涛, 陈池波(2017)研究认为城镇化主要依靠农业劳动力转移使得农村岀现空心化,农业劳 动力流岀后却不能快速市民化,使得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过低,要解决城镇化与农村空心 化的矛盾需要从发展经济、扩大就业方面着手。陈中伟(2016)认为在新型城镇化进程 中农民对农业的重视程度下降、先进的农业经营方式得不到推广等制约了农业的发展, 并且农地资源减少,农民出现兼业化现象,农民在农地经营中获得的收入减少。由此可 见,城镇化除了直接对乡村经济产生负面影响,还会通过影响乡村的社会环境间接阻碍 乡村经济发展。

(3) 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路径研究

城镇化主要通过以下两种路径来影响乡村经济发展:一是城镇化通过扩散效应带动 周边乡村的经济发展,例如城市将资本、技术、产业等转移到乡村来推动乡村经济发展。 周飞舟,王绍琛(2015)从社会学视角分析认为通过政府引导,城市资本投资到农地租 赁、现代农业等领域促进农业规模经营,改善“三农”面貌。王长建等(2015)以新疆 为例分析指出城镇化在短期内对农业现代化的促进作用不明显,但从长期来看其对农业 现代化的推动作用会加强,因为长期内城市的发展水平提升更强。成祖松,李郁(2016) 认为将一些产业转移到乡镇既可以优化发达城市的环境,还可以促进农民增收,优化乡 村产业结构。二是城镇化通过集聚效应推动乡村经济发展,例如乡村的劳动力、农产品 等向城市集中。一方面城镇化通过吸收转移的劳动力、升级产业结构增加农村居民的非 农收入,并且通过引导消费观念来促进农民消费结构的升级,通过完善基础设施使农民 的生活更加便利来刺激享受消费(马慧芳、德娜•吐热汗,2020)。另一方面,城市为 农村提供了广阔的市场,随着城镇的发展壮大,对农产品的需求将增加,农产品价格提 ,农民的经营性收入增加(袁伟彦、周小柯,2015)。总体来说,城镇化影响乡村经 济发展的具体路径根源于城乡各自的优势。

1.3.4文献述评

综上,关于城镇化与乡村经济发展的研究,学者们从理论、政策、环境等多方面进 行了广泛的研究,探求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作用方向、内在机制等,并逐渐把研究 方向集中到城乡融合发展上。就研究重点来说,国外学者基于不同的产权制度,倾向于 从管理、文化等社会学领域进行探讨。但是西方学者们关于一些非制度因素对一国或地 区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较少。国内学术界对城镇化与乡村经济发展的相关研究主要 集中在以下几方面:一是基于城乡二元结构,着重分析城乡协调发展的现状与路径。二 是对国外的经验和理论进行分析,并结合国情加以修正。三是跨学科研究逐渐增加,地 理学、经济学、社会学等不同学科交叉分析越来越多,跨学科研究能够使问题分析更加 全面,同时也会加深人们对城乡发展的认识。纵观已有研究,还有以下几点需要改进: 从研究方法上,学术界对城乡互动发展的研究大多集中于模式、内涵、机制等,定量实 证研究较少。从研究范围上来说,已有研究较多地从全国范围内展开讨论,对东部发达 地区的研究较全面,对欠发达地区的系统分析较少。从研究内容上来说,当前研究大多 只涉及乡村经济发展的某一部分,关于乡村经济发展的系统分析略显不足。因此本研究 在结合以往研究的基础上从理论和实证两方面分析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 和作用机制就很有必要。

1・4研究内容、技术路线与研究方法

1.4.1研究内容

本文主要研究新疆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总体效应、区域差异和具体路径,为 达成这一目的,本文拟从以下五个章节深入展开。

第一章,绪论。在本章给出了研究的背景和意义,通过查阅文献建立国内外城镇化 及乡村经济发展以及二者之间关系相关的理论基础,并总结出当前城镇化与乡村经济发 展的研究现状以及在相关领域研究方面存在的不足,明确研究的主要内容,并确定适合 本研究的方法和思路。

第二章,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理论分析。在本章主要从以下三个部分为本文 提供理论支撑:首先,对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概念进行界定。其次,对本文研究所 依托的基础理论进行介绍,主要包括规模经济理论、刘易斯二元经济理论、增长极理论 和农村区域经济发展理论。最后,梳理出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具体路径,主要包 括农业劳动力转移、农业技术进步、农地集约化和资本投资。

第三章,新疆城镇化及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分析。在本章主要运用综合指标评价 法分析新疆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现状,这也是本文进行实证研究的基础。首先,对 指标选取的原则进行介绍,并对指标测度的方法和数据来源进行说明。其次,根据第二 章的概念界定、指标选取原则、已有研究和新疆的实际构建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评 价指标体系,并对指标含义进行说明。最后,对测度结果进行分析,主要从新疆全疆与 全国和西部地区的比较、疆内各地、州、市和指标体系子系统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第四章,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影响的实证分析。首先,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 确定进入实证模型的变量,并对变量的含义进行解释。其次,确定实证研究的具体模型。 在对模型进行理论分析的基础上构建本研究所用模型的一般形式,并通过F检验和 Hausman检验确定具体模型为固定效应模型。再次,为了避免伪回归,对研究数据进行 平稳性检验和协整检验。最后,对实证结果进行分析,主要包括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 发展的总效应检验、区域差异检验和影响路径检验。

第五章,结论、建议与展望。本章首先在现状分析和实证分析的基础上对本文的主 要研究结论进行总结。其次,针对研究结论提出积极推动城乡融合发展、加快推进全疆 区域协调发展、及时调整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内部结构和前进方向和优化城镇化影 响乡村经济发展的路径四条政策建议。最后,对本研究的不足做出反思,并对今后可以 开展的相关研究进行说明。

142技术路线

本研究围绕提出问题一理论分析一测度分析一实证分析一结论建议的总体思路展 开研究。首先,基于当前城乡发展的背景,确定研究内容,并梳理已有研究建立文章的 理论基础;其次,运用相关统计数据和方法进行测度分析和实证分析,对新疆城镇化和 乡村经济发展的现状进行测度,并对理论分析的结论进行实证检验;最后,结合前文的 理论分析和实证结果论给出相关政策建议(图1-1) O




绪论

提出问题十

 


研究背最

 

文献综述

 

研究内容

 

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岌展的理论分析

概念界定

 

基础理论

 

 

 

 

作用J机理


理论分析->

一农业劳动力转移

—农业劳动力转移

农业劳动力转移

农业劳动力转移

 

 

 

 

 


 

 


新疆城镇化及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分析




指标选取

全局储值法

测度分析

实证分析一

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影响的实证分析

研究展望

政策建议

2

结论建议7

研究结论

图1-1技术路线图

 

 

 

 

 

 

 

 

 

 

 

 

 


1.4.3研究方法

(1) 规范分析法

本文对新疆城镇化及乡村经济发展的现状主要采用规范分析法进行分析,并指出新 疆城镇化及乡村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

(2) 实证分析法

对于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将主要采取实证分析法进行研究,包括描 述性统计分析、计量分析。运用单一指标与综合指标相结合及动态分析、静态分析相结 合的方法分析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总体影响、区域差异和影响机制。

(3) 比较与归纳分析

比较分析新疆不同区域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差异,对比分析各地区城镇化水平 及乡村经济发展水平等;归纳分析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具体途径,并根据研究结 论,结合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发展趋势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

1.5可能的创新之处

第一,本文以乡村经济发展作为落脚点探究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通过构 建评价乡村经济发展水平的指标体系,能更加全面的分析乡村经济发展的相关问题,立 意新颖,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丰富相关领域的研究。

第二,相关研究在研究区域选择上主要集中在东中部地区,本文以新疆为例分析城 镇化对乡村发经济展的影响,对相关研究的研究范围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拓宽。本文从 理论和实证两个方面进行分析,找出新疆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总体特征、区域差 异和具体路径,并分析目前新疆乡村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具体的,选取新疆15 个地、州、市的面板数据,从静态模型、动态模型、中介模型和区域差异等多角度进行 分析,以期为促进新疆乡村经济发展和城乡融合发展提供有益参考。


第二章 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理论分析

2.1相关概念界定

2.1.1城镇化

城镇化不是一个静止的状态,而是动态变化的,城镇化的内涵也随着社会经济的发 展不断更新。从我国城镇化发展的历程来看,城镇化与经济发展紧密相关,学者们也倾 向于将城镇化的发展阶段按照经济发展的不同时期进行划分(刘秉镰、朱俊丰,2019), 这基本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城市起源观点,即生产力发展和社会分工使得城市出现。2012 年新型城镇化概念首次进入大众视野,由此,传统城镇化概念也应运而生。传统城镇化 强调城镇的规模、经济、人口等物质层面的发展,而新型城镇化更加强调绿色、可持续 等概念。传统的城镇化一味强调发展速度和规模,缺乏生态环境、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等 方面的人文关怀,引发了诸如环境污染、公共资源紧张等问题。同时,城镇与乡村之间 的差距也越来越大,资源过度集中到城镇削弱了乡村发展的能力。相比之下,新型城镇 化强调发展的核心是人的发展,是包括经济在内的生态、社会、人口全面的城镇化。新 型城镇化充分认识到乡村对城镇发展的重要作用,提倡城乡一体,基本符合当前城乡融 合发展的理念。

本文对城镇化的定义是包括生态在内的人口、经济、社会四个子系统全面发展的城 镇化,城镇化的发展水平也是基于这四个子系统综合评价的结果。

2.1.2乡村经济发展

学术界很少对乡村和农村进行严格的区分,从已有观点来看,乡村是城镇以外,以 农业生产为主,同时包含非农经济的区域(王洁钢,2001;刘冠生,2005)。因此,从 产业结构上来说,乡村经济包含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是一个复杂多样的系统。随着城 镇化的发展,乡村经济的内部结构也会发生变化,如非农产业的占比逐渐增加、经济部 门不断健全等。根据发展经济学的观点,经济发展不仅包含经济总量的增加,还有结构 的转变,主要包括投入产岀结构的变化、生活水平的变化等(张培刚、张建华,2010), 由此可见,经济发展包含经济增长。故本文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定义是在乡村区域内,包 括产业结构、经济水平、生产条件和生活水平在内的整体发展。

2.2基础理论

2.2.1规模经济理论

规模经济是新古典经济学中的重要内容。这一概念是针对投入与产出而言的,当增 加的边际投入小于边际产出时则称作规模经济,也就是规模报酬递增。规模经营能够最 大效度地利用资源,降低成本。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为追求更高的报酬,人口、资源 等要素逐渐集中到城镇,当这些要素的流入小于某个临界值的时候,要素集聚可以通过 共用资源、共享信息等形成集聚优势。当要素的流入超过这一临界值的时候,鉴于城镇 自身承载力的限制,过剩的要素得不到有效利用,不但导致资源浪费,甚至会打乱原有 的正常秩序。尽管规模经济理论存在一定的不足,如将复杂的经济系统进行简化、忽略 技术的影响等。但是规模经济理论为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指出了方向,即城镇化和乡 村经济发展要结合自身实际,合理引导要素流动,任何失衡的要素分配都不能获得长久 的发展。

2.2.2刘易斯二元经济理论

1954年刘易斯(Lewis)提岀二元结构模型,他认为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存在着工业 和农业两个部门,工业部门过小不足以扩大再生产,从而导致城乡出现对立的情况,要 解决这一对立局面需要增强工业部门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能力,直至两部门的生产效 率相等,城乡对立才会消失。之后拉尼斯(Rains)和费景汉(Fei)将刘易斯(Lewis) 农业部门的劳动生产率进行细分,认为农业剩余劳动力转移分为三个阶段,分别为剩余 劳动力的生产效率为0,大于0小于工业部门和大于工业部门三种情况,当农业剩余劳 动力转移发展到第三阶段时,用于农业生产的劳动力出现不足。由此可见,刘易斯 (Lewis)的二元经济模型从农业劳动力转移的角度分析可城乡关系的变化情况。

2.2.3增长极理论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佩鲁(Perroux)提出增长极理论,是分析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 支撑。佩鲁认为经济增长并不是同步进行的,而是在不同的地区以点的形式出现,这些 经济增长率先发生的点就较增长极,增长极并不是特指某个地区或城市,而是经济增长 速度明显领先的产业或部门。之后布代维尔(Boudeville)对这一理论进行拓展,他认 为空间地区集合了产业结构、经济关系等,也是增长极的一种(钟顺昌、王德起,2015) 增长极主要通过要素的集聚和扩散对周边区域产生影响。集聚的过程是要素从周边向增 长极流动的过程,而扩散效应则相反,这两个过程同时存在,一般认为在发展初期,集 聚现象更明显。在集聚过程中,要素流向中心点以获得更高的报酬,从而使得要素流岀 地得到发展,在扩散过程中,除了中心地区淘汰的要素,还会附带类似资金、技术等要 素。增长极到底对周边地区产生怎样的效应需要随着中心区发展的不同阶段具体分析。

无论是佩鲁(Perroux)还是布代维尔(Boudeville)都认为增长极出现在那些具有 规模经济、创新的地方。基于此,与乡村地区相比,城镇的创新性更强,规模效益也更 明显,所以在一个区域当中,城镇更有可能成为增长极,而乡村则分布在城市的郊区或 周边,在城镇发展的过程中必然会对周边的乡村产生影响。

2.2.4农村区域经济发展理论

农村区域经济发展理论由区域经济发展理论演化而来,是区域经济学的重要内容。 区域经济发展理论最初强调区域特性,认为不同的地域各有自身优势,正是这种优势促 进了经济发展。之后认为经济结构的转变和增长点、轴推动了经济发展,再到认为创新 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力。农村区域经济发展理论主要以农村区域为主研究经济发展的规 律。农村经济发展的动力主要有三种,一是外部决定论,主要强调城市、工业对农村的 带动作用,二是内部决定论,这一假说认为农村经济的发展主要依靠农民自主、强化组 织、充分利用农村自有资源等由下而上的发展模式,三是混合决定论,混合决定论将内 部决定论和外部决定论相结合,将乡村放在整个社会经济系统中,从内外两个方面分析 乡村经济发展的动力。

2.3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作用机理

2.3.1城镇化、农业劳动力转移与乡村经济发展

城镇化最主要的特征之一就是城镇人口比例的提高(杨钧、罗能生,2017)。我国 长期形成的城乡二元机制严重阻碍了城乡要素的自由流动,工业、城镇优先发展的策略 使得城乡差距逐渐拉大,从而致使当二元机制逐渐放松时农业劳动力大量流入城镇。首 先,农业劳动力从第一产业向第二三产业转移,产生更高的回报率,乡村居民的工资性 收入增加。其次,随着城镇的发展,城镇人口增加,城镇居民的消费需求增加,并且其 消费结构也得到转变、升级,城镇市场的需求扩大及水平提高将会引起农产品价格升高, 从而增加乡村居民的经营性收入(袁伟彦、周小柯,2015);最后,随着城镇化进程中 农业劳动力不断向城镇转移,乡村劳动力在数量及结构上都发生了转变,乡村劳动力在 数量上有所减少,使得地块分碎化问题得到缓解、土地流转的需求增加,并推进了农业 规模经营、专业化经营,在劳动力结构上,乡村劳动力老弱化现象凸显,主要依靠劳动 力投入的传统种植、养殖、手工业等活动受到限制,这迫使乡村劳动力重新选择谋生手 段与生存方式,乡村劳动力就业兼业化、非农化越来越明显,从而对乡村经济的结构产 生积极影响。

2.3.2城镇化、农业技术进步与乡村经济发展

诱致性技术变迁理论指出资源的稀缺性会引起要素相对价格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使 得个体在从事生产时将更多地投入价格较为低廉的要素,并愿意采用能节省昂贵要素的 技术(速水佑次郎、弗农•拉坦,2000)。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乡村劳动力的价格不断 上升,在有限的乡村耕地资源上要创造出更多的价值,必须加大技术研发与投入。城镇 化改变了乡村生产的技术条件,包括机械技术及生物化学技术,这两种技术分别提高了 劳动力的生产率和土地的生产率(曹博、赵芝俊,2017) o

2.3.3城镇化、财政支出与乡村经济发展

新型工农城乡关系是我国推进城镇化的关键,201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 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发改规划〔2019〕617号),《任务》指出要鼓励各级 财政支持城乡融合发展及载体平台建设,鼓励更多的资金投入城乡融合发展。城镇化将 推动更多财政支出投入到乡村发展,财政资金的投入会推动乡村生产条件的改善。鉴于 乡村生产经营的特点,乡村生产经营的设施、工具具有很强的准公共品性质,乡村生产 条件的改善很难依靠乡村居民完成,投资主体必须是政府(贺娜,2015)。城镇化通过 增加对乡村公共品供给的财政支出来改善乡村生产条件,从而促进乡村经济发展。

2.3.4城镇化、农地集约化与乡村经济发展

学术界普遍认为城镇化的发展会侵占乡村的农地资源(罗翔等,2016;杨文杰等, 2019)。城镇的发展与扩张使得大量的农业用地被建筑用地、工业用地及公共设施用地
等挤占,使耕地资源减少,其减少会使得农业生产受到影响,不利于乡村经济的发展, 并且耕地的过度侵占和浪费将威胁粮食安全等。为此,耕地保护政策应运而生,农业用 地转向非农用地被加以限制,这在我国耕地资源的总量上也能看岀,2013年之后我国耕 地资源总量基本保持稳定。在有限土地资源下,城镇发展方式不得不加以转变,传统的 城市发展模式不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这迫使城镇对土地的利用出现集约化倾 向。此外,在城镇化进程中,乡村劳动力逐渐转向城镇、改村并居等现象使得乡村空余 出一部分耕地,这为乡村农业的规模化、专业化经营提供了可能,农地利用趋向集约化, 并且土地价格的上涨及非农产业的发展也使得城镇化的发展更加重视土地的价值,农地 的利用将越来越集约化(张红凤、曲衍波,2018)。农地集约化利用将使得农地的价值 被发掘出来,农地的边际产出得到增加,这有利于实现农资资源的收益最大化,从而有 利于乡村经济的发展。

综合上述分析,可以得到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作用机理图(图2-1) o


第三章新疆城镇化及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分析

客观全面地测度新疆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现实情况是探究城镇化影响乡村经 济发展的效应和机理的基础。因此,本章基于前文的理论分析,本着科学,数据可得、 可操作等原则构建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采用全局爛值法来确定各指 标的权重,根据权重计算新疆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综合得分,最后对得分水平进行 详细分析。

3.1测度方法与数据来源

3.1.1测度方法

指标权重的确定主要包括主观和客观赋权两种。主观赋权法基于专家对指标的打分 来确定权重,主要包括层次分析法、专家打分法、古林法等。客观赋权法主要根据数据 本身的情况,在运用特定的处理方法的基础上确定权重,具体有主成分分析法、爛值法 等。主观赋权法需要依赖专家的知识背景及自身经验,能够尽可能地与事实相符,但是 由于不同专家的知识背景不同,知识储备量不同等原因,专家的主观随意性较强,缺乏 客观性。客观赋权法主要依靠完善的数学理论和方法进行计算得出权重,避免了主观赋 权法的缺陷。其中,嫡值法能充分体现指标数据的信息嫡,可信度高,应用最为广泛。 嫡值法最初用于测量热量改变,之后随着信息论、统计学的发展,嫡值法逐渐应用到控 制论、概率论、生命科学等不同领域(郑斑鹏,2016)。但是传统的爛值法仅适用于处 理截面数据,具有很大的局限性,为克服传统方法的局限,全局嫡值法应运而生,它将 时间序列数据和截面数据整体纳入模型,处理结果更为真实有效。作为传统嫡值法的发 展,首先全局爛值法将面板数据分解成截面数据,并将每一年的截面数据按时间顺序进 行排列,再运用传统嫡值法的计算步骤进行(赵瑞芬、王小娜,2017)。全局嫡值法的具 体计算步骤如下:

1. 构建时序全局评价矩阵。

若指标体系中有加个指标,时间跨度为T,涉及刃个地区,则通过数据收集可以得 /个截面数据表X二(呵)湄m,将收集到的/个截面数据表按照时间顺序从上而下排列 可以得到全局评价矩阵:


 


 

Xnm

2. 数据处理及标准化。

为消除价格变动的影响,本文用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以2004年为基期对城镇化相

关变量进行平减处理①;为消除不同量纲产生的影响,对所有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

正向指标:X,


其中,汗1,2,…,n j1,2,…,m,巾为样本容量,加为指标个数。兀‘巾为原始数 据经过标准化处理后的指标数值。全局嫡值法需要对标准化数据取对数,为应对0值问 题,将标准化数据整体向右平移0.1个单位。

3. 计算在丿项指标下,Z地区所占比重。

公式(3・4)

4. 计算第丿项指标的信息嫡:

勺二"工刃ln(列)

1=1

其中,^=l/ln(z2)o

5. 计算第丿项指标的差异系数:

d j —\~Cj

6. 计算第丿项指标的权重:

m

— =djl工珀

j=i

7. 计算第Z地区的综合得分水平:

公式(3・8)

3.1.2数据来源

本文以2004—2017年新疆15个地、州、市②的面板数据为样本,城镇化与乡村经 济发展评价指标体系所涉及的全部数据来源于《新疆统计年鉴》《新疆年鉴》《中国区 域经济统计年鉴》《中国县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

① 本文对所有涉及价值的变量均分城乡以2005年为基期用消费者价格指数进行了平减处理。

② 传统意义上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中简称新疆)的15个地、州、市划分为南疆地区、北疆地区和东疆地区,其 中南疆地区包括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简称巴州)、阿克苏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简称克州)、喀什地 区、和田地区5个地、州、市,北疆地区包括乌鲁木齐市、克拉玛依市、石河子市、昌吉回族自治州(简称昌吉州)、 伊犁州直属县市(简称伊犁州直属)、塔城地区、阿勒泰地区、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简称博州)8个地、州、市, 东疆地区包括吐鲁番市和哈密地市2个地级市。

公报,对个别缺失数据采用线性插值法进行插补。

3.2新疆城镇化水平测度分析

3.2.1指标体系构建

自2013年新型城镇化概念被提岀后,学者们对新型城镇化的含义、评价指标、动 力机制、发展模式等相关问题进行了广泛的探索(张荣天、焦华富,2016),其中的一 点共识就是新型城镇化不仅仅只是人口的城镇化,新型城镇化更加注重可持续发展理 念。因此,本文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赵磊、方成,2019;李松霞、张军民,2017; 茜等,2015),通过构建包含人口城镇化、经济城镇化、社会城镇化、生态城镇化四个 二级指标,包含城镇化率、二三产业就业人口比重、城镇登记失业率、城镇人均非农产 业增加值、人均财政收入、第三产业产值比重、人均固定资产投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 配收入、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率、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率、每万人医生数、每万人中小学生 数、生活垃圾处理率、空气良好率、人均公共绿地面积在内的15个三级指标的指标体 系对城镇化的水平进行评测(表3・1) o

表3・1城镇化评价指标体系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三级指标

单位

权重

指标属性

 

 

城镇化率

%

0.0790

正向

 

人口城镇化

二三产业就业人口比重

%

0.0251

正向

 

 

城镇登记失业率

%

0.0620

负向

 

 

城镇人均非农产业增加值

0.1391

正向

 

 

人均财政收入

0.1261

正向

 

经济城镇化

第三产业产值比重

%

0.0292

正向

城镇化水

 

人均固定资产投资

0.1409

正向

 

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0.0430

正向

 

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率

%

0.0774

正向

 

社会城镇化

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率

%

0.0816

正向

 

 

每万人医生数

人/万人

0.0723

正向

 

 

每万人中小学生数

人/万人

0.0317

正向

 

 

生活垃圾处理率

%

0.0159

正向

 

生态城镇化

空气良好率

%

0.0301

正向

 

 

人均公共绿地面积

m2

0.0466

正向

 

3.2.2城镇化指标说明

(1)人口城镇化。随着城镇化的不断发展,乡村人口流向城镇,城镇人口数量将 不断增长,这种增长将带来城镇人口比重的提升,具体的,可以用城镇化率表示,城镇 化率是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城镇化率越高说明城镇人口比重越高;转移到城镇的 乡村人口在就业结构上也将发生转变,呈现岀从第一产业向第二、三产业转移的趋势。 新型城镇化更加强调“以人为本”和人民安居乐业,因此城镇居民的就业水平和结构必 然是是人口城镇化的重要内容,具体的可以用二三产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比重表 示城镇就业结构,二三产业就业人口比重越高说明就业结构越合理。用城镇登记失业率 表示就业的整体水平,城镇登记失业率和业水平成反比(孟晓迪等,2018;赵磊、方成, 2019) o

2) 经济城镇化。经济发展为城镇化提供物质基础,是城镇发展的动力所在,体 现了一个地区的发展实力。新型城镇化不仅关注经济总量的持续增长,更加注重可持续 发展,经济城镇化应该包括总量增长和结构优化两个层面。具体来说,选择人均固定资 产投资、人均财政收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表示经济城镇化的量变。人均固定 资产投资越高则更加有利于加快城镇建设,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和总人口的比值表 示。人均财政收入越高说明经济发展越充分,经济实力越雄厚,用财政收入与总人口的 比值表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越高说明城镇化的经济发展成果越明显。在城镇化 进程中最显著的经济发展变化就是产值的非农化,因此选取城镇人均非农产业增加值和 第三产业产值比重来反映这一经济结构的变化,城镇人均非农产业增加值用城镇二三产 业增加值与城镇总人口的比值表示,第三产业产值比重即第三产业增加值占三次产业增 加值的比重,城镇人均非农产业增加值和第三产业产值比重越高说明城镇的经济结构越 合理(赵磊、方成,2019) o

(3) 社会城镇化。社会城镇化主要反映城镇化进程中社会公共服务层面的功能变 化,最能体现新型城镇化“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公共服务建设越健全、功能越完善 越能提升城镇综合承载能力。为此,本文选取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率、基本养老保险参保 率、每万人医生数、每万人中小学生数从社会保障、教育、医疗等方面考察社会城镇化 的发展水平(李松霞、张军民,2017) o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率和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率为 参保人数占城镇人口总数的比重,每万人医生数和每万人中小学生数为每万人平均拥有 的医生数和中小学生数。

(4) 生态城镇化。新型城镇化以人为核心,注重可持续发展,应该做到环境友好, 生态宜居。工业化与城镇化应协调发展,更不应以牺牲环境、消耗资源为代价,新型城 镇化更重视科技创新,倾向于集约化发展。同时,作为城镇人口集聚的空间载体,新型 城镇应力求环境优美,体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为此,本文选取生活垃圾处理率、空 气良好率和人均绿地面积三个指标来衡量生态城镇化的发展水平(赵磊、方成,2019; 傅茜等,2015) o其中,生活垃圾处理率即生活垃圾的无害化处理率,空气良好率为全 年空气质量在二级及以上天数的比例,人均绿地面积为城镇公共绿地面积与城镇人口的 比值。

3.2.3城镇化测度结果分析

本文首先利用全局嫡值法对新疆2005-2017年间15个地、州、市的时序全局数据 进行处理,测算出各指标的权重(见表3・1)。人口城镇化中城镇化率的权重最高为0.079,
二三产业就业人口比重的权重最低。经济城镇化中人均固定资产投资的权重最高为 0.1409,其次是人均非农产业增加值,第三产业产值比重的贡献度最低。社会城镇化中 基本养老保险参与率的贡献度最高为0.0816,其次为基本基本医疗保险参与率,每万人 中小学生数的贡献度最低。生态城镇化中人均公共绿地面积的贡献度最高为0.0466, 活垃圾处理率的贡献度最低。表3-2为新疆及各地州市2005-2017年城镇化水平综合得 分结果。

表3-2 2005-2017年全疆及各地、州、市城镇化水平综合得分结果

地区

2005

2010

2015

2016

2017

年均增长率(%)

全疆

0.0030

0.0038

0.0049

0.0050

0.0052

4.86

乌鲁木齐

0.0045

0.0060

0.0077

0.0081

0.0091

5.94

克拉玛依

0.0071

0.0086

0.0108

0.0100

0.0111

3.78

石河子

0.0036

0.0043

0.0064

0.0065

0.0071

5.86

吐鲁番市

0.0033

0.0044

0.0052

0.0047

0.0057

4.56

哈密市

0.0034

0.0046

0.0074

0.0067

0.0072

6.50

昌吉州

0.0031

0.0041

0.0068

0.0066

0.0075

7.67

伊犁州直属

0.0027

0.0036

0.0037

0.0037

0.0041

3.53

塔城地区

0.0031

0.0037

0.0046

0.0046

0.0053

4.52

阿勒泰地区

0.0033

0.0044

0.0050

0.0050

0.0058

4.88

博州

0.0031

0.0056

0.0051

0.0052

0.0059

5.50

巴州

0.0035

0.0046

0.0055

0.0057

0.0063

4.95

阿克苏地区

0.0028

0.0034

0.0037

0.0040

0.0043

3.77

克州

0.0030

0.0035

0.0043

0.0041

0.0051

4.37

喀什地区

0.0025

0.0033

0.0034

0.0039

0.0039

3.80

和田地区

0.0026

0.0032

0.0029

0.0031

0.0033

2.00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1)新疆城镇化整体水平分析

从城镇化的整体发展水平来看,新疆2005-2017年城镇化水平呈持续提升趋势(见 3-2),就城镇化综合得分情况来说,2017年城镇化综合得分是2005年的1.73倍, 年均增长4.31个百分点,说明在这13年间新疆城镇化取得了显著成就,这是基于国家 治疆方略和新疆砥砺前行取得的重大成果。若仅考虑城镇化率,截至2017年底,新疆 城镇化率为49.38%,低于全国平均水平9.14个百分点,说明新疆城镇化发展还存在潜 在空间。从西部①12个省、市、自治区来看,尽管城镇化率均呈增加趋势,但是自2012

①本文借鉴区域划分的普遍做法,将全国不包括港、澳、台在内的31省(市、自治区)划分为东、中、西三大区域。 其中,西部地区主要包括内蒙古、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12 年开始,西部地区城镇化率超过新疆,新疆城镇化发展速度有所放缓(见图3・1)。根 据的城镇化理论,城镇化分为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初级阶段,城镇化率小于30%,第二 阶段是加速发展阶段,城镇化率介于30%-70%之间,第三阶段是成熟阶段,此时城镇化 率大于70%o由此可见,新疆城镇化正处于阶段加速发展阶段。

 

 

T-全国一■-西部地区*新疆

数据来源:《2018年中国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

图3-1 2005-2017年全国、西部地区和新疆城镇化率统计图

(2)新疆各维度城镇化水平分析

从城镇化各维度来看,2005-2017年间,新疆城镇化各子系统的发展水平均呈上升 趋势。结合图3・2可知,人口城镇化的得分最低,2011年之后,经济城镇化的得分超过 生态城镇化得分,并在2013年超过社会城镇化得分,直到2017年得分均为最高。这体 现出新疆城镇化的发展理念,新疆城镇化没有延续传统城镇化的发展道路,在发展过程 中更加注重人口与经济、社会和生态的协调发展,这是符合新型城镇化内涵的。具体来 说,经济城镇化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缓慢上升期2005-2009年), 经济城镇化得分由0.0028增长到0.0033,年均增长率为4.25%。第二阶段为加速发展期 2010-2015年),经济城镇化得分由0.0035 ±升到0.0055,年均增长率为9.14%。第 三阶段为波动上升期2016年至今),经济城镇化得分从2015年的0.0055下降到2016 年的0.0054,并在2017年上升至0.0058。社会城镇化的得分总体呈上升趋势,由2005 年的0.0035 ±升到2017年的0.0054,年均增长率为3.56%,其中在2005-2012年间得 分均为最高,在2013年得分与经济城镇化持平,之后得分均低于经济城镇化,呈波动 上升趋势。生态城镇化得分一直呈上升趋势,由2005年的0.0030 ±升到2017年的 0.0048,年均增长率为3.91%,在2005-2011年之间生态城镇化的得分仅次于社会城镇 化,在2012年经济城镇化得分超过生态城镇化,生态城镇化得分仅高于人口城镇化。

省(市、自治区)。 人口城镇化的得分也呈持续上升趋势,由2005年的0.0026上升到2017年的0.0037, 均增长率为3.07%,是四个维度中发展速度最慢的,得分也一直是最低的,可见新疆城 镇化在发展策略上更加注重全面协调发展和以人为核心的发展观念。

 

-■-人口城镇化 + 经济城镇化 * 社会城镇化 * 生态城镇化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

中国县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图3-2 2005-2017年新疆城镇化各维度得分情况

(3)新疆城镇化水平地区差异分析

从城镇化综合得分来看,尽管2005-2017年间北疆地区、南疆地区及东疆地区的城 镇化水平均呈上升趋势,但是地区间的城镇化发展水平也呈现出显著的差异性,北疆地 区的城镇化水平最高,其次是东疆地区,南疆地区的城镇化水平最低,低于全疆的城镇 化水平,北疆地区城镇化水平从2005年的0.0038上升到2017年的0.0070,年均增长率 5.17%,南疆地区城镇化水平从2005年的0.0029增加到2017年的0.0046,年均增长 率为3.92%,东疆地区城镇化水平由2005年的0.0034增加到2017年的0.0064,年均增 长率为5.59%,由此可见,东疆地区的城镇化发展速度最快,其与北疆地区的差距也在 逐渐缩小(见图3・3) o

 

-■-全疆一1北疆地区Tl南疆地区*东疆地区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

中国县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图3-3 2005-2017年新疆不同地区城镇化综合得分统计图

从各地、州、市城镇化的综合得分情况来看①,各地、州、市城镇化综合得分水平 均呈上升趋势,但是各地州市城镇化发展的速度不尽相同。克拉玛依市的城镇化综合得 分最高,其次是乌鲁木齐市,2005-2017年间两市城镇化发展综合水平年均增长率分别 3.78%和5.94%。石河子市城镇化综合得分排名在2013年之后略有下降,昌吉州和哈 密市的城镇化综合得分排名有所提升,城镇化综合得分排名后三位的地、州、市大多在 南疆地区。北疆地区中,伊犁州直属、塔城地区和阿勒泰地区的城镇化综合得分较低, 说明这三个地州的城镇化发展速度较低。南疆地区中巴州的城镇化发展状况较好,其余 各地州市的城镇化综合发展水平较低。东疆地区中,哈密市的城镇化综合发展水平好于 吐鲁番市(见表3・3) o

①鉴于篇幅关系,本文所涉及的2005-2017年新疆15个地、州、市的综合城镇化得分情况和各维度总和得分情况不 再单独呈现,留存备索。

 

3-3 2005-2017年新疆各地、

州、市城镇化综合得分及排名情况

 

地区

2005

2010

2015

2016

2017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45

2

0.0060

2

0.0077

2

0.0081

2

0.0091

2

克拉玛依

0.0071

1

0.0086

1

0.0108

1

0.0100

1

0.0111

1

石河子

0.0036

3

0.0043

6

0.0064

5

0.0065

5

0.0071

5

昌吉州

0.0031

7

0.0041

7

0.0068

4

0.0066

4

0.0075

3

伊犁州直属

0.0027

10

0.0036

9

0.0037

13

0.0037

14

0.0041

13

塔城地区

0.0031

7

0.0037

8

0.0046

10

0.0046

10

0.0053

10

阿勒泰地区

0.0033

6

0.0044

5

0.0050

9

0.0050

8

0.0058

8

博州

0.0031

7

0.0056

3

0.0051

8

0.0052

7

0.0059

7

巴州

0.0035

4

0.0046

4

0.0055

6

0.0057

6

0.0063

6

阿克苏地区

0.0028

9

0.0034

11

0.0037

12

0.0040

12

0.0043

12

克州

0.0030

8

0.0035

10

0.0043

11

0.0041

11

0.0051

11

喀什地区

0.0025

12

0.0033

12

0.0034

14

0.0039

13

0.0039

14

和田地区

0.0026

11

0.0032

13

0.0029

15

0.0031

15

0.0033

15

吐鲁番

0.0033

6

0.0044

5

0.0052

7

0.0047

9

0.0057

9

哈密

0.0034

5

0.0046

4

0.0074

3

0.0067

3

0.0072

4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从各地、州、市人口城镇化发展情况来看,得分排名前三位集中在克拉玛依、乌鲁 木齐和石河子。相应的,这三地的城镇化率也最高,截至2017年底,克拉玛依市的城 镇化率为99.11%,乌鲁木齐市为89.03%,石河子市为77.00%o人口城镇化得分较低的 地区集中在伊犁州直属、阿勒泰地区、塔城地区、喀什地区和和田地区。总体来说,人 口城镇化也呈现出北疆地区〉东疆地区〉南疆地区的分布规律,人口城镇化得分较低的区 域大多分布在边界地区、农牧业发展集中区和贫困地区(见表3・4) o

 

3-4 2005-2017年新疆各地、

州、市人口城镇化得分及排名情况

 

地区

2005

2010

2015

2016

2017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67

2

0.0064

3

0.0067

2

0.0070

2

0.0073

2

克拉玛依

0.0077

1

0.0080

1

0.0079

1

0.0082

1

0.0082

1

石河子

0.0063

3

0.0072

2

0.0064

3

0.0069

3

0.0069

3

昌吉州

0.0042

5

0.0041

6

0.0043

6

0.0044

8

0.0045

7

伊犁州直属

0.0034

10

0.0034

11

0.0036

9

0.0036

13

0.0038

9

塔城地区

0.0033

11

0.0035

10

0.0034

10

0.0038

11

0.0039

8

阿勒泰地区

0.0037

8

0.0038

8

0.0034

10

0.0035

14

0.0036

11

博州

0.0033

11

0.0036

9

0.0043

6

0.0037

12

0.0037

10

巴州

0.0042

5

0.0042

5

0.0046

5

0.0049

5

0.0050

5

阿克苏地区

0.0036

9

0.0036

9

0.0042

7

0.0045

7

0.0045

7

克州

0.0041

6

0.0039

7

0.0042

7

0.0043

9

0.0045

7

喀什地区

0.0033

11

0.0034

11

0.0038

8

0.0039

10

0.0039

8

和田地区

0.0030

12

0.0032

12

0.0038

8

0.0037

12

0.0037

10

吐鲁番

0.0040

7

0.0042

5

0.0046

5

0.0047

6

0.0047

6

哈密

0.0048

4

0.0049

4

0.0050

4

0.0054

4

0.0055

4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从各地、州、市经济城镇化的得分及排名情况来看,克拉玛依市经济城镇化得分最 高,其次是乌鲁木齐和昌吉州,与人口城镇化的区域分布规律相似,经济城镇化也呈现 “北高南低”的现象,并且地区间经济城镇化的差距有所扩大。经济城镇化得分较高 的地区大多位于天山北坡城市群和东疆地区,这些地区依靠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便利的交 通条件等区位优势,得到率先发展。经济城镇化得分较低的喀什地区、和田地区位于南 疆地区,一方面由于资源禀赋限制、基础设施建设不健全等,另一方面也存在政策效用 发挥存在滞后期等原因(见表3・5) o

 

3-5 2005-2017年新疆各地、

州、市经济城镇化得分及排名情况

 

地区

2005

2010

2015

2016

2017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35

2

0.0051

3

0.0082

4

0.0099

2

0.0102

2

克拉玛依

0.0083

1

0.0119

1

0.0152

1

0.0135

1

0.0155

1

石河子

0.0026

5

0.0034

7

0.0053

8

0.0056

7

0.0074

5

昌吉州

0.0026

5

0.0032

8

0.0085

3

0.0086

4

0.0094

3

伊犁州直属

0.0024

7

0.0030

9

0.0041

11

0.0040

12

0.0045

11

塔城地区

0.0026

5

0.0032

8

0.0049

9

0.0051

9

0.0057

9

阿勒泰地区

0.0025

6

0.0034

7

0.0047

10

0.0048

10

0.0054

10

博州

0.0026

5

0.0069

2

0.0056

7

0.0059

6

0.0066

7

巴州

0.0032

3

0.0040

4

0.0058

5

0.0063

5

0.0068

6

阿克苏地区

0.0024

7

0.0028

10

0.0039

12

0.0041

11

0.0044

12

克州

0.0023

8

0.0026

11

0.0035

13

0.0036

13

0.0039

13

喀什地区

0.0023

8

0.0025

12

0.0033

14

0.0033

14

0.0034

14

和田地区

0.0022

9

0.0024

13

0.0029

15

0.0029

15

0.0031

15

吐鲁番

0.0029

4

0.0035

6

0.0057

6

0.0054

8

0.0061

8

哈密

0.0026

5

0.0039

5

0.0097

2

0.0087

3

0.0085

4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从各地、州、市社会城镇化的得分及排名情况来看,得分较高的地区主要有北疆地 区的乌鲁木齐市、克拉玛依市、石河子市、昌吉州和阿勒泰地区,南疆地区的巴州和克 州,东疆地区的哈密市。其中,北疆地区社会城镇化发展水平要高于南疆地区和东疆地 区。北疆地区城镇化进程起步较早,基础设施建设也较为完善,但是北疆地区社会城镇 化得分较高的地区主要集中在天山北坡城市群,地区内部各地、州、市的差距较大,天 山北坡城市群分布较为集中,其辐射带动能力有限,像塔城地区、伊犁州直属这些边缘 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建设都较为落后。而南疆地区本身经济发展水平就弱于 北疆地区,城镇化建设的动力不足,再加之环境、人口等因素的限制,城镇化建设就更 为缓慢,发展水平较高的巴州由于更丰富的资源,距离北疆地区更近,其发展基础较其 他地区相比更好。东疆地区的哈密是内地进入新疆的必经之地,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更 为完善(见表3・6) o


2005 年 2010 年 2015 年 2016 年 2017 年

地区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57

1

0.0081

1

0.0086

2

0.0068

2

0.0096

1

克拉玛依

0.0054

2

0.0043

10

0.0066

3

0.0064

3

0.0070

5

石河子

0.0034

6

0.0039

13

0.0090

1

0.0086

1

0.0076

3

昌吉州

0.0031

7

0.0055

5

0.0062

4

0.0051

6

0.0071

4

伊犁州直属

0.0023

10

0.0045

8

0.0028

13

0.0029

14

0.0034

14

塔城地区

0.0031

7

0.0040

12

0.0044

10

0.0038

11

0.0054

10

阿勒泰地区

0.0036

5

0.0058

3

0.0055

8

0.0054

5

0.0070

5

博州

0.0031

7

0.0048

7

0.0047

9

0.0048

7

0.0065

8

巴州

0.0037

4

0.0057

4

0.0059

5

0.0055

4

0.0068

6

阿克苏地区

0.0026

9

0.0041

11

0.0030

11

0.0039

10

0.0040

12

克州

0.0037

4

0.0052

6

0.0058

6

0.0051

6

0.0078

2

喀什地区

0.0023

10

0.0044

9

0.0029

12

0.0041

9

0.0041

11

和田地区

0.0029

8

0.0048

7

0.0024

14

0.0034

12

0.0037

13

吐鲁番

0.0039

3

0.0061

2

0.0044

10

0.0032

13

0.0055

9

哈密

0.0037

4

0.0055

5

0.0056

7

0.0044

8

0.0067

7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从各地、州、市生态城镇化得分及排名情况来看,得分较高的地区主要有阿勒泰地 区、塔城地区、吐鲁番市、哈密市等,这些地区工业发展欠发达,或着力发展旅游业等 第三产业,或主要发展特色农业,这些产业污染较小,生态环境较好。得分较低的地区 主要有乌鲁木齐市、石河子市、伊犁州直属、阿克苏地区、和田地区等。乌鲁木齐及石 河子地处河谷,一方面是地形原因使得污染物难以扩散,另一方面由于乌鲁木齐和石河 子的工业发展较为粗放,“三废”排放严重。阿克苏地区是南疆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 区,化工行业等污染性企业分布广泛,造成大量污染。

2005 年 2010 年 2015 年 2016 年 2017 年

地区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26

12

0.0039

8

0.0044

8

0.0045

10

0.0046

9

克拉玛依

0.0043

5

0.0047

4

0.0050

5

0.0050

7

0.0049

6

石河子

0.0045

4

0.0049

3

0.0045

7

0.0044

11

0.0042

12

昌吉州

0.0037

7

0.0044

6

0.0047

6

0.0048

9

0.0048

7

伊犁州直属

0.0037

7

0.0045

5

0.0045

7

0.0045

10

0.0044

10

塔城地区

0.0055

2

0.0056

2

0.0055

3

0.0055

3

0.0055

4

阿勒泰地区

0.0056

1

0.0066

1

0.0081

1

0.0080

1

0.0081

1

博州

0.0054

3

0.0047

4

0.0051

4

0.0051

6

0.0047

8

巴州

0.0037

7

0.0045

5

0.0051

4

0.0049

8

0.0044

10

阿克苏地区

0.0034

8

0.0037

9

0.0040

10

0.0037

12

0.0043

11

克州

0.0032

9

0.0026

11

0.0039

11

0.0035

13

0.0046

9

喀什地区

0.0029

10

0.0037

9

0.0042

9

0.0060

2

0.0061

2

和田地区

0.0032

9

0.0032

10

0.0027

12

0.0025

14

0.0026

13

吐鲁番

0.0029

10

0.0042

7

0.0056

2

0.0054

4

0.0058

3

哈密

0.0040

6

0.0046

6

0.0051

4

0.0053

5

0.0051

5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3.3新疆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分析

3.3.1指标体系构建

基于前文分析,本文在借鉴牛剑平(2010)、李晔(2010)、何强2019)等多位 学者研究的基础上,结合乡村振兴及城乡融合发展的内涵,并遵循指标构建的相关原则 将乡村经济发展划分为经济水平、产业结构、生产条件、生活水平四个维度。其中,经 济水平包括乡村人均农业产值、乡村居民人均收入两个指标;产业结构包括乡村非农从 业人员占比、林牧渔业增加值比重两个指标;生产条件包括机械化水平、人均耕地面积 两个指标;鉴于数据的可得性与可比性,本文选用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万元)作 为生活水平的代理变量(表3・8) o


3・8乡村经济发展评价指标体系

一级指标

二级指标

三级指标

单位

权重

指标属性

 

经济水平

乡村人均农业产值

0.1656

正向

 

乡村居民人均收入

0.0803

正向

 

 

乡村非农从业人员占比

%

0.0537

正向

乡村经济

产业结构

 

 

 

发展

 

林牧渔业增加值比重

%

0.1084

正向

生产条件

机械化水平

Kw/hm2

0.1450

正向

 

 

人均耕地面积

0.2283

正向

 

生活水平

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万元

0.2187

正向

 

3.3.2乡村经济发展指标说明

1) 经济水平。乡村经济水平在经济增长层面直观地反映出乡村经济发展的总量 大小。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城乡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乡村不再单一进行农业生产生活, 乡村逐渐发展起二、三产业。就目前来说,农业生产经营仍然是乡村经济的主要构成部 分,乡村居民是乡村的主体。因此,本文选取乡村人均农业产值和乡村居民人均收入来 表示乡村经济水平。其中,乡村人均农业产值用第一产业增加值与乡村人口的比值表示, 乡村人均农业产值越大、乡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越高说明乡村经济水平越高。

(2) 产业结构。城镇化的推进使得乡村居民逐渐向城镇转移,转移的乡村居民为 适应城镇环境将逐渐与城镇居民趋同,在就业方面表现出显著的非农化。在城镇化进程 中,无论是转移到城镇定居的乡村居民还是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在就业结构上都会受到 影响,同时城镇在发展过程中也会将产业、技术等转移到乡村,优化乡村的产业结构, 从而引起就业结构的变化。乡村产业结构除了按三次产业结构进行调整,还应包括农业 产业结构的变动(项光辉、毛其淋,2019),农业产业结构主要指农业内部农、林、牧、 渔业之间的占比关系。城镇化减少了乡村剩余劳动力,提高了乡村剩余人口的人均耕地 面积,从而为农业专业化经营提供基础。另外,城镇先进技术的传播为农业产业结构的 调整提供了有力支撑,城镇发展产生的市场需求也引导着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因此, 本文选取乡村非农从业人员占比和林牧渔业增加值比重来衡量乡村的产业结构,乡村非 农从业人员占比用乡村非农从业人数与乡村从业总人数的比值表示,林牧渔业增加值比 重用林牧渔业增加值综合与农、林、牧、渔业增加值总和的比值表示,这两个指标的数 值越大说明乡村产业结构越高级。

3) 生产条件。乡村生产条件是决定乡村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是乡村开展经济 活动的基础。乡村经济与城镇相比,其发展受资源禀赋差异带来的影响更明显,只有不 断改善乡村生产条件,提升乡村生产力水平才是发展乡村经济的根本措施。土地是乡村 发展经济的最基本投入,除了土地要素,技术因素也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因此,本 文选取机械化水平和人均耕地面积两个指标来衡量乡村的生产条件,机械化水平用每公 顷耕地拥有的机械总动力表示,即机械总动力与耕地面积的比值(Kw/hn?),人均耕 地面积为耕地总面积与乡村总人口的比值(亩/人)。

(4)生活水平。按照发展经济学的观点,乡村居民的生活水平是乡村经济发展的 重要内容,乡村经济发展的目标是以人为本和可持续的发展。可以表现生活水平的指标 有很多,比如居住条件的改善、受教育程度的提升、预期寿命延长、死亡率下降等都可 以反映居民生活水平的提升。鉴于数据的可得性及可比性,本文选择乡村社会消费品零 售总额来反映乡村居民的生活水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各行业批发零售额的总和, 它由商品供给和有效购买共同决定,能充分反映一定时期内居民的生活水平状况。乡村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越高说明乡村居民的生活水平越高。

3.3.3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测度结果分析

与前文一致,首先运用全局爛值法对新疆2005-2017年15个地、州、市的乡村经 济发展面板数据进行处理,计算出各指标的权重(见表3-8) o人均耕地面积的权重最 高,为0.2283,乡村非农从业人员占比的权重最小,为0.0537o经济水平中,乡村人均 农业产值的贡献度最高,为0.1656。在产业结构中,林牧渔业增加值比重的权重高于乡 村非农从业人员占比,为0.1084o在生产条件中,人均耕地面积的贡献度最高。代表乡 村居民生活水平的乡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权重为0.2187。表3-9为全疆及各地、州、 2005-2017年乡村经济发展水平综合得分情况。

表3-9 2005-2017年全疆及各地、州、市乡村经济发展综合得分测度结果

地区

2005

2010

2015

2016

2017

年均增长率(%)

全疆

0.0033

0.0065

0.0101

0.0106

0.0113

10.77

乌鲁木齐

0.0037

0.0039

0.0043

0.0044

0.0047

2.16

克拉玛依

0.0045

0.0097

0.0139

0.0145

0.0155

10.78

石河子

0.0038

0.0054

0.0062

0.0065

0.0070

5.26

吐鲁番市

0.0035

0.0035

0.0038

0.0039

0.0039

0.88

哈密市

0.0035

0.0039

0.0042

0.0044

0.0044

2.01

昌吉州

0.0041

0.0047

0.0051

0.0051

0.0051

1.88

伊犁州直属

0.0036

0.0039

0.0044

0.0046

0.0045

1.95

塔城地区

0.0038

0.0045

0.0047

0.0049

0.0049

2.03

阿勒泰地区

0.0037

0.0040

0.0041

0.0042

0.0042

1.02

博州

0.0034

0.0038

0.0041

0.0038

0.0041

1.69

巴州

0.0035

0.0036

0.0042

0.0042

0.0044

2.13

阿克苏地区

0.0030

0.0033

0.0035

0.0036

0.0036

1.55

克州

0.0031

0.0033

0.0037

0.0039

0.0039

1.82

喀什地区

0.0031

0.0035

0.0037

0.0040

0.0039

1.73

和田地区

0.0029

0.0033

0.0034

0.0035

0.0034

1.31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1)新疆乡村经济发展总体水平分析

从乡村经济发展综合得分情况来看,新疆2005-2017年乡村经济发展水平呈持续上 升趋势(见表3・9),从2005年的0.0033增长到2017年的0.0113,年均增长率为10.77%, 高于同期城镇化的发展速度。以往研究中多有采用乡村居民人均收入这一指标来表示乡 村经济状况,从图3・4可知,2005-2017年全国、西部地区和新疆乡村居民人均收入呈 持续增长趋势。截至到2017年底,全国乡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13432.40元,分别高出 西部地区和新疆2813.88元和2387.10元,新疆乡村居民人均收入高于西部地区平均水 平。从图中可知,乡村居民人均收入大致可分以2013年为界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 是缓慢增长期,新疆乡村居民人均收入从2005年的2482.20元增长到2013年的7846.60 元,年均增长670.55元,低于全国增长水平,但是高于西部地区。第二阶段是加速增长 阶段,新疆乡村居民人均收入从2014年的8723.80元,增加到2017年的11045.30, 年均增长773.83元,低于全国和西部地区。尽管新疆乡村居民人均收入高于西部地区平 均水平,但是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还很大,并且这种差距不断扩大,这说明新疆 发展乡村经济的任务依然很重。

 

-■-全国 T-西部地区一♦ 新疆

 

数据来源:《2018年中国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

图3-4 2005-2016年全国、西部地区、新疆乡村居民人均收入统计图

(2)新疆各维度乡村经济发展水平分析

除乡村生产条件外,其余各维度乡村经济发展水平均呈上升趋势。结合图3-5可知, 乡村居民生活水平得分最高,其次是经济水平,产业结构的得分最低。就经济水平来说, 新疆2005-2017年乡村经济水平成指数型增长趋势,从2005年的0.0026增加到2017 0.0052,年均增长率为6.10%,这说明新疆农业产值不断增长,新疆乡村居民人均收 入不断增加,新疆本是农业大省,其广阔的耕地面积、丰富的光热资源和先进的农业技 术都是保障农业增产、农民增收的有利条件。就产业结构来说,新疆乡村产业结构在波 动中呈现出趋好态势,在2005-2008年间,乡村产业结构呈急剧增长现象,并在2008

年达到最大值,之后连续下降2年,并在2010年之后变降为升,在2013年达到局部峰 值后再次下降。新疆乡村产业结构呈现这样的变化趋势主要归因于乡村非农从业人员的 变动,新疆作为欠发达地区的典型代表,其乡村引进非农产业的能力弱,并且新疆人均 耕地面积位居全国第一,乡村居民从事非农产业的意愿较其他地区更低。就生产条件来 说,2005-2017年间新疆乡村生产条件呈缓慢增长态势,从2005年的0.0032增加到2017 年的0.0037,年均增长率仅为1.22%。新疆发展农业极受水资源的限制,并且生态环境 极其脆弱,新疆乡村生产条件的改善多半需要依靠农业技术的改进,采用拓展农业用地 来达到改善乡村生产条件的做法不现实。就生活水平来说,新疆乡村居民生活水平从 2005年的0.0048增长到2017年的0.0369,年均增长率为18.56%,增长速度最为迅速。 从图3・5可知,新疆乡村居民生活水平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 (2005-2009)乡村居民生活水平增长较为缓慢,第二阶段(2010-2017)增长较为 迅速,并在2009年之后呈跨越式增长。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 国县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图3-5 2005-2016年新疆各维度乡村经济发展情况

(3) 新疆乡村经济发展地区差异分析

从图3・6可知,2005-2017年新疆乡村经济发展呈不断上升趋势,其中北疆地区乡 村经济发展水平最高,其次是东疆地区,南疆地区乡村经济发展水平最低,东疆地区和 南疆地区乡村经济发展水平低于全疆平均水平,地区间差异明显。北疆地区乡村经济由 2005年的0.0038增加到2017年的0.0062,年均增长率为4.20%,南疆地区乡村经济发 展综合得分从2005年的0.0031上升到2017年的0.0038,年均增长率为1.73%,同期东 疆地区乡村经济发展水平年均整张率为1.46%,北疆地区乡村经济发展的速度最快,并 且北疆地区乡村经济发展水平同南疆地区和东疆地区的差距逐渐拉大。

 

-全疆 + 北疆地区 * 南疆地区 * 东疆地区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 中国县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图3-6 2005-2016年新疆各地区乡村经济发展综合得分情况

从各地、州、市乡村经济发展综合得分来看,克拉玛依、石河子和昌吉州的得分较 高,阿克苏地区、克州、喀什地区和和田地区的得分较低。具体来看,克拉玛依市乡村 经济发展得分从2005年的0.0045增长到2017年的0.0155,年均增长率为10.78%, 15个地、州、市中增长速度最快的地级市,克拉玛依市作为老牌的资源型城市,起初通 过资源开发发展经济,并积极转型注重技术研发与创新,避免了资源枯竭所带来的经济 下滑,并通过“引额济克”等工程缓解资源禀赋限制,这些都为进一步加快乡村经济发 展提供了良好基础。石河子市素有“戈壁明珠”的美称,水土资源丰富,实行师市合一 的管理体制,石河子市工农结合、城乡结合程度高,乡村发展多依托农场,农业发展机 械化,专业化程度高。昌吉州作为新丝绸之路经带核心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地理区位优 势明显,交通便利,紧靠乌鲁木齐,在发展上受大城市的带动影响更强。南疆地区的克 州、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以及和田地区由于自然环境和经济发展水平制约,农业发展 方式相对粗狂,产业结构较为单一,收益空间狭窄。

 

3-10 2005-2017年新疆各地、

州、

市乡村经济发展综合得分及排名情况

地区

2005

2010

 

2015

2016

 

2017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37

4

0.0039

6

0.0043

6

0.0044

6

0.0047

5

克拉玛依

0.0045

1

0.0097

1

0.0139

1

0.0145

1

0.0155

1

石河子

0.0038

3

0.0054

2

0.0062

2

0.0065

2

0.0070

2

昌吉州

0.0041

2

0.0047

3

0.0051

3

0.0051

3

0.0051

3

伊犁州直属

0.0036

5

0.0039

6

0.0044

5

0.0046

5

0.0045

6

塔城地区

0.0038

3

0.0045

4

0.0047

4

0.0049

4

0.0049

4

阿勒泰地区

0.0037

4

0.0040

5

0.0041

8

0.0042

7

0.0042

8

博州

0.0034

7

0.0038

7

0.0041

8

0.0038

10

0.0041

9

巴州

0.0035

6

0.0036

8

0.0042

7

0.0042

7

0.0044

7

阿克苏地区

0.0030

9

0.0033

10

0.0035

11

0.0036

11

0.0036

12

克州

0.0031

8

0.0033

10

0.0037

10

0.0039

9

0.0039

10

喀什地区

0.0031

8

0.0035

9

0.0037

10

0.0040

8

0.0039

10

和田地区

0.0029

10

0.0033

10

0.0034

12

0.0035

12

0.0034

11

吐鲁番

0.0035

6

0.0035

9

0.0038

9

0.0039

9

0.0039

10

哈密

0.0035

6

0.0039

6

0.0042

7

0.0044

6

0.0044

7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从各地、州、市乡村经济水平得分来看,克拉玛依市的经济水平最高,其次是塔城 地区,南疆地区的克州、和田地区和喀什地区的经济水平得分最低,呈现出北疆地区〉 东疆地区〉南疆地区的分布规律,这种区域差异规律同乡村经济发展综合水平一致。克 拉玛依市乡村居民人均收入最高,截止到2017年底,乡村居民人均收入为39000元, 超出乌鲁木齐21161元,塔城地区乡村人均农业产值最高,为37483.79元,仅次于克拉 玛依市。相比之下,南疆三地州乡村居民人均收入最低,人均农业产值也最低。

 

3-11 2005-2017年新疆各地、

州、市乡村经济水平得分及排名情况

 

地区

2005

2010

2015

2016

2017

得分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26

9

0.0032

10

0.0043

8

0.0045

9

0.0051

7

克拉玛依

0.0048

1

0.0109

1

0.0200

1

0.0210

1

0.0230

1

石河子

0.0030

6

0.0043

6

0.0044

7

0.0048

7

0.0049

8

昌吉州

0.0041

2

0.0059

3

0.0066

3

0.0064

3

0.0064

4

伊犁州直属

0.0030

6

0.0038

7

0.0047

6

0.0052

6

0.0049

8

塔城地区

0.0040

3

0.0063

2

0.0070

2

0.0073

2

0.0072

2

阿勒泰地区

0.0030

6

0.0035

8

0.0041

10

0.0043

11

0.0043

10

博州

0.0031

5

0.0048

4

0.0058

4

0.0046

8

0.0057

5

巴州

0.0036

4

0.0047

5

0.0058

4

0.0059

4

0.0068

3

阿克苏地区

0.0027

8

0.0034

9

0.0044

7

0.0045

9

0.0045

9

克州

0.0022

12

0.0023

14

0.0028

13

0.0036

12

0.0030

13

喀什地区

0.0024

10

0.0030

12

0.0034

11

0.0044

10

0.0036

11

和田地区

0.0023

11

0.0026

13

0.0030

12

0.0035

13

0.0031

12

吐鲁番

0.0026

9

0.0031

11

0.0042

9

0.0044

10

0.0045

9

哈密

0.0028

7

0.0035

8

0.0048

5

0.0053

5

0.0054

6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从各地、州、市乡村产业结构得分来看,乌鲁木齐市、昌吉州、克拉玛依市等得分 较高,博州、巴州以及喀什地区、和田地区、阿勒泰地区的得分较低。具体来说,截至 2017年底,乌鲁木齐市乡村非农从业人员占为44.40,低于克拉玛依市23.51个百分点, 但是乌鲁木齐市林牧渔业增加值比重最高,为57.51,乡村产业结构多样性强,农业生 产附加值更高。克拉玛依市乡村居民从事非农产业的比重高,林牧渔业增加值占比为 48.72%o博州种植业占比呈增长趋势,从2005年的67.02%增加至2017年的80.76%, 农业内部结构的这种变化致使博州乡村产业结构发展水平下降。而巴州、和田等地区则 是因为乡村非农从业人员占比下降导致乡村产业结构水平不高。


2005 年 2010 年 2015 年 2016 年 2017 年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67

1

0.0078

1

0.0087

1

0.0087

1

0.0090

2

克拉玛依

0.0035

9

0.0054

5

0.0072

2

0.0085

2

0.0097

1

石河子

0.0023

14

0.0032

11

0.0037

7

0.0037

9

0.0047

7

昌吉州

0.0057

3

0.0065

3

0.0072

2

0.0073

3

0.0073

3

伊犁州直属

0.0051

4

0.0052

6

0.0059

4

0.0062

4

0.0061

4

塔城地区

0.0040

7

0.0036

10

0.0040

6

0.0042

8

0.0042

8

阿勒泰地区

0.0061

2

0.0067

2

0.0060

3

0.0060

5

0.0061

4

博州

0.0034

10

0.0029

12

0.0028

9

0.0030

11

0.0032

10

巴州

0.0033

11

0.0023

14

0.0028

9

0.0029

12

0.0025

11

阿克苏地区

0.0023

14

0.0025

13

0.0018

11

0.0020

14

0.0020

13

克州

0.0039

8

0.0048

8

0.0049

5

0.0051

7

0.0057

6

喀什地区

0.0041

6

0.0047

9

0.0033

8

0.0035

10

0.0038

9

和田地区

0.0031

12

0.0049

7

0.0037

7

0.0037

9

0.0032

10

吐鲁番

0.0025

13

0.0025

13

0.0022

10

0.0024

13

0.0021

12

哈密

0.0048

5

0.0063

4

0.0060

3

0.0059

6

0.0059

5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从各地、州、市乡村生产条件得分来看,克拉玛依市和石河子市的得分较高,和田 地区以及乌鲁木齐的得分较低。具体的,虽然克拉玛依市农业机械化水平不高,但是克 拉玛依市乡村居民人均耕地面积是最高的,截至2017年底,人均耕地面积229.24亩, 是排名第二的塔城地区的13.63倍。石河子市则是因为农业生产的机械化水平最高使得 生产条件变好,截至2017年底,石河子市农业机械化水平为49.80Kw/hm2,是排名第 二的吐鲁番的4.25倍。和田地区人均耕地面积最少,进行农业生产的基础薄弱。值得一 提的是乌鲁木齐,乌鲁木齐市城镇化水平仅次于克拉玛依,乡村经济发展水平则处于中 等水平,主要是因为乌鲁木齐市农业生产机械化水平较低,乡村耕地资源不足导致的, 乌鲁木齐市城乡发展存在不协调问题。

2005 年 2010 年 2015 年 2016 年 2017 年

地区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32

9

0.0030

10

0.0031

11

0.0031

10

0.0034

10

克拉玛依

0.0055

1

0.0144

1

0.0190

1

0.0192

1

0.0201

1

石河子

0.0051

2

0.0079

2

0.0098

2

0.0102

2

0.0110

2

昌吉州

0.0036

5

0.0039

4

0.0039

6

0.0039

6

0.0039

6

伊犁州直属

0.0033

8

0.0034

8

0.0036

8

0.0037

7

0.0036

8

塔城地区

0.0038

4

0.0043

3

0.0042

4

0.0043

4

0.0043

4

阿勒泰地区

0.0033

8

0.0035

7

0.0037

7

0.0037

7

0.0037

7

博州

0.0035

6

0.0037

5

0.0039

6

0.0039

6

0.0039

6

巴州

0.0034

7

0.0036

6

0.0040

5

0.0042

5

0.0043

4

阿克苏地区

0.0032

9

0.0033

9

0.0035

9

0.0036

8

0.0036

8

克州

0.0033

8

0.0034

8

0.0039

6

0.0039

6

0.0040

5

喀什地区

0.0030

10

0.0032

10

0.0039

6

0.0039

6

0.0040

5

和田地区

0.0029

11

0.0030

11

0.0034

10

0.0034

9

0.0035

9

吐鲁番

0.0046

3

0.0043

3

0.0044

3

0.0045

3

0.0045

3

哈密

0.0034

7

0.0034

8

0.0035

9

0.0036

8

0.0036

8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从各地、州、市乡村居民生活水平得分来看(表3-14),伊犁州直属、石河子的乡 村居民生活水平较高,克州、哈密等地区的乡村居民生活水平较低。起初各地州市的差 距不大,之后各地州之间的差距有所拉大。乡村生活水平与乡村经济发展息息相关,随 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乡村人口逐渐向城镇转移,乡村市场收窄,乡村地区消费能力有 所下降,当城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城乡实现融合发展,乡村消费市场将进一步打开。 就新疆而言,当前乡村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不健全、乡村居民消费不足等问题依然存在, 亟需加快形成城乡融合发展的体制机制来引导乡村发展,提升乡村居民的生活水平。


3-14 2005-2017年新疆各地、

州、

市乡村居民生活水平得分及排名情况

地区

2005

2010

 

2015

 

2016

2017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得分

排名

乌鲁木齐

0.0034

4

0.0034

5

0.0034

7

0.0034

7

0.0034

8

克拉玛依

0.0034

4

0.0034

5

0.0034

7

0.0034

7

0.0034

8

石河子

0.0036

2

0.0038

2

0.0041

2

0.0041

2

0.0042

2

昌吉州

0.0034

4

0.0035

4

0.0038

4

0.0038

4

0.0038

4

伊犁州直属

0.0037

1

0.0039

1

0.0043

1

0.0043

1

0.0045

1

塔城地区

0.0035

3

0.0035

4

0.0037

5

0.0037

5

0.0037

6

阿勒泰地区

0.0034

4

0.0034

5

0.0034

7

0.0035

6

0.0035

7

博州

0.0034

4

0.0034

5

0.0034

7

0.0034

7

0.0034

8

巴州

0.0034

4

0.0034

5

0.0035

6

0.0035

6

0.0035

7

阿克苏地区

0.0035

3

0.0035

4

0.0037

5

0.0037

5

0.0037

5

克州

0.0034

4

0.0034

5

0.0034

7

0.0034

7

0.0034

8

喀什地区

0.0034

4

0.0037

3

0.0040

3

0.0040

3

0.0041

3

和田地区

0.0034

4

0.0034

5

0.0035

6

0.0035

6

0.0035

7

吐鲁番

0.0034

4

0.0035

4

0.0035

6

0.0035

6

0.0035

7

哈密

0.0034

4

0.0034

5

0.0034

7

0.0034

7

0.0034

8

数据来源:依据《2018年新疆统计年鉴》《2018年新疆年鉴》《2014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2018年中国县 域统计年鉴》、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相关数据整理计算所得。

 

3.4本章小结

通过上述分析,新疆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的现状存在以下几点特征:(1)从综 合测度得分来看,新疆整体城镇化水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自2013年开始低于西部地 区平均水平。新疆乡村经济发展水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是高于西部地区平均水平。

(2) 从评价指标的各维度来看,经济城镇化和乡村居民的生活水平得分最高,人口城 镇化和乡村产业结构的得分水平最低。。(3)从区域差异来说,新疆城镇化和乡村经 济发展的现状水平总体呈北疆地区〉东疆地区〉南疆地区的分布规律,但是各地区内部也 存在显著差异,总体而言,天山北坡城市群的发展水平较高,南疆巴州、喀什地区、和 田地区的发展水平较低。




第四章 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影响的实证分析

4.1变量选取、数据来源与描述性统计分析

4.1.1变量选取

4.1.1.1被解释变量

本文的被解释变量是乡村经济发展(人必)o本文对乡村经济发展的界定及水平的 评价指标选取与测算详见第二章和第三章,主要包括经济水平、产业结构、生产条件、 生活水平4个二级指标和包括乡村人均农业产值在内的8个三级指标,在此不再赘述。 4.1.1.2核心解释变量

本文的核心解释变量是城镇化水平(莎方)o自2013年新型城镇化概念被提出后, 学者们对新型城镇化的含义、评价指标、动力机制、发展模式等相关问题进行了广泛的 探索(张荣天、焦华富,2016),其中的一点共识就是新型城镇化不再一味追逐城镇化 率,更加强调发展的可持续性。本文基于这一共识,对城镇化的内涵进行界定,并结合 新疆的发展实际和已有研究构建了包括人口城镇化、经济城镇化、社会城镇化、生态城 镇化4个二级指标和包括城镇化率在内的15个三级指标的多指标评价体系对新疆的城 镇化水平进行测度,具体的测度方法和分析过程参见本文第二章和第三章的相关内容, 不再赘述。

4.1.1.3控制变量

除了城镇化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其他因素也应纳入模型,以使实证结果更可信。 本文参考已有文献(钞小静、沈坤荣,2014;王全景、郝增慧,2018;胡振宇等,2002), 选择地区产业结构(/加)、地区经济水平JEcl)、对外开放程度Dop)地区基础设 施水平(/”)、地区城乡收入差距(UYg)作为控制变量。

1)地区产业结构(/〃)。城镇化的发展离不开产业的支撑,只重视发展速度的 传统城镇化发展模式最终会导致城市病、经济发展减速等问题,新型城镇化注重产城和 谐,这就要求对产业结构进行调整。学者们一致认为产业结构升级使得劳动力流向生产 效率更高的第二和第三产业,推进经济增长。具体的可以用产业结构变迁指数和产业结 构偏离度进行测度,本文选用产业结构偏离度进行测量(钞小静、沈坤荣,2014), 体测算公式如下:

3

Ins =工

t=i

其中,Z表示产业,巾表示地、州、市,/表示年份,丫表示产值,厶表示就业人数,Ins 值越大表示产业结构越不合理,反之则合理。

2)地区经济水平(氏/) o区域间的经济水平参差不齐,它不但会直接影响一个 区域乡村经济的发展,使得乡村经济发展呈现差异性,还会影响其他因素对乡村经济发 展间接产生影响,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其农业经济发展也会呈现出不同的特点。目前, 学者们多用人均GDP (元)来表示经济水平,即地区国内生产总值和地区总人口的比值 (王全景、郝增慧,2018),本文也沿用这一做法。

(3) 对外开放程度(0“)。从我国经济发展的经验来看,对外开放程度对经济发 展的速度和质量都产生着巨大的影响,甚至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动力之一。在逐步对外开 放的过程中,国际经济规则、合作规则深刻变革着国内的经济方向,面对国际市场的巨 大潜力,国内经济在质量、生产标准上都得到提升,另外在对外开放过程中,国内的经 济发展优势被最大化利用,通过学习国外先进经验和技术,经济制度、产业结构和技术 水平得到提升。本文借鉴钞小静和沈坤荣(2014)的做法,用进出口总额占GDP的比 重表示,其中进出口总额按照当年的汇率用人民币表示。

(4) 地区基础设施水平(/") o基础设施为经济发展提供基础,众多研究都证实 了基础设施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首先,基础设施越完善,区域经济的可达性就越强, 尤其是对乡村经济发展而言,以公路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可以说是打通乡村经济发展“最 后一公里”的关键。其次,完善的基础设施可以实现经济的共建共享、降低成本,劳动 力、资金、信息等要素流通也会更加流畅。最后,基础设施建设可以拉动内需,带动就 业,直接创造经济价值。基础设施的完善必然伴随着交通运输及邮电业的发展,本文借 鉴胡振宇等(2002)的研究结论,用交通运输及邮电业占生产总值比重(%)来表示地 区基础设施水平。

(5) 地区城乡收入差距("g)。学者们从不同的角度分析认为城乡收入差距会对 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首先,城乡收入差距过大,低收入者的积累和投资机会减少, 不利于经济持续发展。其次,城乡收入过大会使得低收入者不愿意选择分工,从而阻碍 经济发展。最后,城乡收入差距过大会使得低收入者消费不足、引起社会不稳定等来阻 碍经济发展。本文借鉴钞小静和沈坤荣(2014)的做法,用城乡居民收入比值表示城乡 收入差距。

4.1.1.4中介变量

根据前文的理论分析,本文选取农业劳动力转移(R、农业技术进步(Ate) 农地集约化 E资本投资(Afal)作为分析城镇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具体机制的中 介变量。

(1) 农业劳动力转移(7?)o古典经济学从比较收益的角度解释,由于工业部门 和商业部门能够产生更高的利润,使得农业劳动力逐渐从农业部门转出,刘易斯(Lewis) 从农业剩余劳动力和生产效率的角度阐述了农业劳动力转移的方向和过程,成为解释农 业劳动力转移的经典理论。学术界对农业劳动力转移的量化分析主要有农业劳动力的占 比、城乡就业差、农户外出务工地点等,其中农业劳动力的占比这一变量的运用最为广 泛,农业劳动力转移的最直接结果就是从事农业的劳动力数量的变化。本文本着数据可 得、可用、连贯的原则,借鉴李谷成等(2018)的做法,用农业劳动力占总就业人数的 比重作为农业劳动力转移的代理变量,其中农业劳动力用第一产业就业人数表示。

(2) 农业技术进步C4)o农业技术是推进乡村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技术水平 的提升一方面能够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农业经营的效益,另一方面技术进步可以替代 劳动力的投入,推动更多的农业剩余劳动力流向城镇。对农业技术进步的测算可以采用 DEA模型计算全要素生产率,也可以使用机械化水平来描述。本文参考程莉和刘志文

2013)的做法,采用农用机械总动力与第一产业从业人员在的比值(Kw/人)表示农 业技术进步。

3) 农地集约化(用z)。农地集约化利用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农地集 约化一方面能够显示土地的利用效率,另一方面能够反映出城镇化进程中城镇对土地产 生的影响。农地集约化可以通过利润获取情况、构建评价指标体系和单位面积的投入强 度等,本文沿用黄利民等2009)的做法,用复种指数作为农地集约化的代理变量,它 能直接反应土地的集约化程度,用农作物播种面积占耕地面积的比重表示。

(4) 资本投资(必/)。对乡村的投资深刻影响着乡村经济的发展,按照投资主体 的不同,资本投资的形式也会不同。如果投资者是农业经营者,投资形式大多为生产资 料,如农业机械、种子、化肥等。如果投资主体是国家,投资的形式更多的是以财政预 算支出为主。本文探讨的是城镇化是否通过资本投资促进了乡村经济发展,并不强调投 资主体和投资的形式,于是本文借鉴王健和胡美玲2019)的做法,用人均农业固定资 产投资(元)表示资本投资,即用第一产业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与地区总人口的比值表 Zjl O

4.1.2数据来源与描述性统计分析

本文以2005-2017年新疆15个地、州、市的面板数据为样本,所涉及的全部数据 来源于《新疆统计年鉴》《新疆年鉴》《中国区域经济统计年鉴》《中国县域统计年鉴》 以及各地州统计年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对个别缺失数据采用线性插值法 进行插补。

表4・1为各变量的描述性统计分析情况。在2004—2017年间,新疆乡村经济发展 的平均水平为0.0044,城镇化的平均水平为0.0046,两个变量的标准差分别为0.0019 和0.0018,数值分布较为集中,城乡收入差距的离散程度最大,其次是农地集约化,余 变量的均值均大于标准差,数据间的差异比较小,数据较为稳定。

表4・1相关变量描述性统计分析

变量

均值

中位数

最大值

最小值

标准差

Rul

0.0044

0.0039

0.0155

0.0029

0.0019

Urb

0.0046

0.0040

0.0114

0.0025

0.0018

Ins

1.3739

1.0706

6.3009

0.0076

1.2841

Ecl

10.1853

10.2776

11.9387

7.9054

0.8845

Dop

2.0300

2.5813

5.5415

-1.9744

1.7383

1

1.4777

1.4351

3.4965

0.1823

0.6281

5g

11.5306

2.0238

1832.6890

0.4916

131.0910

Rul

0.2233

0.1842

0.6053

0.0125

0.1677

Ate

3.4028

3.3084

5.6946

0.9735

1.0688

Fit

1.5441

0.9985

12.3548

0.2240

2.1225

Afal

11.0966

11.1488

14.0831

7.4442

1.3204

 

4.2模型构建

4.2.1模型介绍

本研究的主要目的是剖析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旨在探讨城镇化影响 乡村经济发展的总体效应,并分析这种效应是否存在显著的区域异质性、检验新疆城镇 化影响乡村经济发展的内在机制。因此,本研究选择面板回归模型和中介效应模型进行 实证分析。

(1) 面板数据模型。同时将时间序列数据和横截面数据纳入回归的模型叫做面板 数据模型。面板数据模型同时分析时间和横截面两个方向的数据,数据所包含的信息量 更广,变差更加多样化,同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共线性问题,所包含的自由度也更 多,既能够处理个体的异质性问题,又可以研究问题的动态性,估计结果更加可靠和有 效。面板数据模型具体可以分为混合模型、固定效应模型和随机效应模型三种。混合模 型假定截距和斜率对所有的时期和个体是一样的,固定效应模型用截距表述个体差异, 而斜率不变,随机效应模型也用变动的截距来解释个体之间的差异,但是截距变动的数 量是随机的。面板数据模型的一般形式如下:

Ylt = Xu(3 + Zp + ult 公式(4-2)

其中,

i = t = T

Xjt - (^1// ? X2it < ' ' 5 Xkit ) =(02’Ek)

Zz = (Zizz2z•: zm) a = (al,a2,->aj

(2) 中介效应模型。中介变量是用来分析核心解释变量和被解释变量之间的作用 机制的变量ol986年Baron R. M和Kenny D. A提出用逐步回归法分析的中介效应模型。 温忠麟等(2004)对中介效应模型的检验原理和步骤给出了详细的解读。Baron R. M Kenny D. A (1986)设计的逐步回归法的主要有三步:第一步,直接检验核心解释变量 和被解释变量之间的关系,如果不显著则终止分析。第二步,检验中介变量与核心解释 变量之间的关系,无论核心解释变量是否显著都进行第三步。第三步,把中介变量、核 心解释变量一起放入模型进行检验,核心解释变量在前两步显著,且中介变量在第三步 显著则中介效应存在,第二步中的核心解释变量或第三步的中介变量只要有一个不显著 就需要检验Z值进一步判断,Z值显著则中介效应存在,否则不存在。

4.2.2模型设定

基于上文的理论分析,本文主要考虑以下三个问题:一是城镇化是否显著促进了乡 村经济发展;二是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影响是否具有区域差异性;三是城镇化影响 乡村经济发展的内在机理是怎样的。

针对前两个问题,本文在借鉴曾琳琳等(2019)的基础上,设置如下模型:

R a + f3Urblt + 工(3kXku + 叫 公式(4-3)

其中,Z表示各省、市、自治区;/表示年份;田为被解释变量,即乡村经济发展水平; 莎加为核心解释变量,即城镇化水平;乂〃为系列控制变量,幺为控制变量的个数;a 截距项;饮为各变量的系数;巾为随机误差项。

针对第三个问题,本文采用温忠麟、叶宝娟(2014)的做法,设置如下中介效应检 验模型:

打w + c+工0心趴+叫 公式(4-4)

Mlt =a + aXu + PkCvklt + vlt 公式(4-5)

Yu^a + cXlt+bMlt^(3kCvku+vu 公式(4-6)

其中,卩表示被解释变量,X表示解释变量,M表示中介变量,Cu表示控制变量,ab c、c\ 0为待估系数,u为截距项,巾为随机误差项。当°、b、c均显著时,中介效应存 在,若系数方至少有一个不显著,则检验〃的显著性,若显著则存在中介效应,否 则不存在。

由于本文所选用数据为面板数据,需要通过F检验和Hausman检验来确定模型的 具体形式,本文借助Eviews9.0来进行检验,检验结果如表4・2所示,从表中可知,F 检验的P值为0.0000<0.05,故应建立固定效应模型,从Hausman检验的P值来看, 0.0266<0.05,也应该建立固定效应模型。因此,本文认为应该建立固定效应模型进行实 证分析。

表4-2F检验和Hausman检验结果

 

统计量

P

结论

F检验

5.8219

0.0000

建立固定效应模型

Hausman 检验

4.9142

0.0266

建立固定效应模型

 

4.3数据的平稳性检验和协整检验

4.3.1数据的平稳性检验

平稳性检验可以有效避免伪回归。目前,对数据进行平稳性检验的方法大致有LLC IPS、ADF-Fisher和PP・Fisher四种,这四种方法各有侧重。LLC检验方法要求每个个体 具有相同的回归系数,IPS则放宽了这一假定,认为个体之间是独立的,可以有异方差, ADF-Fisher检验和PP-Fisher检验与IPS检验相似,也是对不同的截面数据单独检验。 为提升检验结果的可靠性,本文选用LLC、IPS、ADF-Fisher和PP・Fisher四种方法进行 检验。经过检验,由表4・3可知,原始数据的单位根检验只有Ec/、Dophtf"g四个 变量是平稳的,需要对各变量的一阶差分进行平稳性检验,由表4・4可知,所有变量 均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存在单位根,因此数据是平稳的。

4・3原始数据的平稳性检验结果

检验方法
 是否平稳

LLC IPS ADF-Fisher PP-Fisher


(0.1568)

(0.9907)

(0.4701)

(0.9285)

-0.2936

1.2267

18.4211

18.9242

Fli

 

 

(0.3845)

(0.8900)

(0.9513)

(0.9416)

1.6013

4.1001

7.7775

5.1430

Afal

 

 

(0.9453)

(1.0000)

(1.0000)

(1.0000)

注:括号内的数值为对应的P值。

 

4・4 一阶差分后数据的平稳性检验结果

检验方法

变量

LLC

IPS

ADF-Fisher

PP-Fisher

是否平稳

 

-12.8825

-10.1392

139.0600

154.5740

 

NRul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9.6302

-7.1729

104.5230

147.0170

 

A EM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9.2954

-7.5839

107.2030

134.8690

Mns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7.0513

-4.3086

68.8846

69.8588

 

NEcl

(0.0000)

(0.0000)

(0.0001)

(0.0001)

 

-10.1143

-8.0796

114.9850

140.3340

ND op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AM

-11.5139

-8.4464

128.4700

192.7300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11.6840

-11.3971

154.5650

196.8030

AE/rg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6.4985

-5.0894

82.7205

120.7210

 

\Rul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12.3384

-9.2124

128.7040

152.2940

A Ate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11.0908

-7.3929

103.7260

110.9180

 

AFli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11.7414

-8.2450

116.1190

140.7530

 

AAfal

(0.0000)

(0.0000)

(0.0000)

(0.0000)

注:括号内的数值为对应的P值。

 

4.3.2协整检验

平稳性检验显示各变量是平稳的,但是对由多组数据构成的回归模型是否依然平稳


还需要进一步检验。为了验证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之间是否存在长期协整关系,还需 要对数据进行协整检验,如果检验结果显示是平稳的,则城镇化和乡村经济发展之间存 在长期协整关系,进行回归分析具有实际意义,如果结果不稳定,那么回归结果不具备 可靠性。对数据进行协整检验的方法主要有Kao、Pedroni和Johansen三种,表4・5为协 整检验结果,从结果中可知只有统计量Panel rho-Statistic和Group rho-Statistic认为变量 不存在长期协整关系,其余检验方法均认为变量间存在长期协整关系,综合考虑,乡村 经济发展和各解释变量之间存在长期协整关系。

表4-5协整检验结果

检验方法

统计量

P

Kao

ADF

2.0182

0.0218

 

Panel v-Statistic

12.8284

0.0000

 

Panel rho-Statistic

5.2945

1.0000

 

Panel PP-Statistic

-5.6643

0.0000

Pedroni

Panel ADF-Statistic

-5.3398

0.0000

 

Group rho-Statistic

6.8988

1.0000

 

Group PP-Statistic

-10.9453

0.0000

 

Group ADF-Statistic

-4.4083

0.0000

Johansen

None

77.6600

0.0000

 

At most 1

49.6700

0.0134

 

44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的总体影响效应检验

本文分三步进行基本回归分析,首先只加入个体固定效应(模型一),结果表明城 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具有正向影响,且回归系数在1%的统计水平上显著,回归系数为 0.6377 (表4-6) o其次在加入个体固定效应的同时加入时间固定效应(模型二),结 果依然显示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具有显著促进作用,尽管回归系数与之前相比有所下 降,但是R?有所提高,说明模型拟合效果良好。最后在控制了个体和时间效应后加入 控制变量(模型三)进行回归分析,回归结果仍然显示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具有显著 的积极影响,城镇化与乡村经济发展在1%的水平上显著正相关,回归系数为0.4219, 与前两次回归结果相比有所下降。从基准回归结果来看,新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具 有显著的促进作用。

考虑到变量间的内生性问题,同时为了使估计结果更加可信,本文采用GMM方法 再次进行估计,结果见表4・6。其中Rue,i为乡村经济发展的一阶滞后项。本文首先不加 入控制变量进行估计(模型四),然后再加入控制变量进行GMM估计(模型五)。从 Arellano-Bond检验的概率分布来看,变量均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一阶自相关而不存在 二阶自相关,且Sargan检验P值均不显著,这说明模型的选择是基本有效的。从城镇
化系数的显著性来看,分别在1%和5%的水平上与乡村经济发展呈正相关关系,上述研 究结论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表4・6全疆城镇化对乡村经济发展影响的回归结果

变量

乡村经济发展

模型一

模型二

模型三

模型四

模型五

系数 T

系数

T

系数

T

系数 T

系数 T

Urb

0.6377*** 10.189

0.5784***

4.560

0.4219***

3.555

0.0316*** 16.602

0.0717** 2.514

Ruet-x

 

 

 

 

 

0.9412*** 1362.111

0.9443*** 43.340

Ins

 

 

 

■0.0003***

-2.919

 

0.0002 1.358

Ecl

 

 

 

■0.0030***

-7.400

 

-0.0002 -1.206

Dop

 

 

 

-0.0001

-1.047

 

3.19E-05 0.709

Inf

 

 

 

■0.0006***

-2.929

 

-0.0002 -1.321

Urg

 

 

 

-4.11E-07

-0.864

 

0.0003 0.675

个体

固定

控制

控制

 

控制

 

 

 

时间

固定

控制

 

控制

 

 

 

常数项

0.0014*** 5.029

0.0017***

3.014

0.0345***

7.860

 

 

N

210

210

 

210

 

180

180

R2

AR (1)

检验P

0.796

0.801

 

0.852

 

0.0000

0.0000

AR (2)

检验P

 

 

 

 

 

0.4481

0.3688

S argan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