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导航  >  其他类别  >  临床医学  >  疼痛医学

论文范文: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时间:2022-06-23来源:疼痛医学

目的 本研究旨在调查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生活质量现状,并分析其影响因素, 为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提供相应理论指导。 方法 本研究选取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12 月就诊于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市南、崂山 和西海岸三院区疼痛诊疗科门诊,明确第一诊断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 186 例门 诊患者为研究对象。采用问卷调查法进行调研,包含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问卷和疾 病特征问卷 2 个自行设定问卷以及简明疼痛强度量表(Brief Pain Index,BPI)、疼 痛信念与感知量表(the Pain Beliefs and Perceptions Inventory,PBPI)、医院焦虑抑 郁量表(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HAD)和 SF-36 简明健康生活质量 量表(The MOS 36-item Short Form Health Survey,SF-36)4 个信效度较好的通用量 表。问卷回收后,数据录入 SPSS26.0 统计软件,采用描述性分析、独立样本 t 检验、 单因素分析、多元线性回归、Spearman 相关分析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1.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 SF-36 生活质量总分是(42.77±7.69)分,明显 低于全国常模(72.6±23.1)分,各维度得分与全国常模存在差异,P<0.05。各维 度得分排序由高到低依次为:一般健康状况(50.00±9.04)分>生理机能(49.53± 11.18)分>社会功能(45.44±11.14)分>精神健康(45.44±9.21)分>精力(43.83 ±9.35)分>躯体疼痛(43.70±10.47)分>情感职能(32.44±10.77)分>生理职 能(31.80±11.87)分。 2.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 24 小时内疼痛最厉害程度 NRS 数字评分法 (Numerical rating scale,NRS)评分为(7.20±1.14)分、24 小时内疼痛最轻程度 评分为(3.98±0.96)分、24 小时内疼痛最平均程度评分为(6.40±1.30)分、目前 疼痛的程度评分为(6.55±1.50)分。 3.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疼痛信念 PBPI 总分中位数为 2.00,P25 和 P75 分别 是-7.00 和 8.00,四分位间距是 15.00,总体呈现负性疼痛信念。疼痛信念在疼痛强 度和生活质量之间存在部分中介作用,中介作用的效果量 14.67%。 4.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负性情绪 HAD 得分为(20.33±9.51)分。焦虑组量 表得分为(8.69±6.43)分,焦虑阳性检出率为 48.9%,抑郁组量表得分为(11.63 ±5.52)分,抑郁阳性检出率为 78.0%。负性情绪总分服从偏态分布,总分的中位数 I 是 20.50,P25 和 P75 分别是 12.00 和 28.00,四分位数间距是 16.00。 5.对影响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的因素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显示, 患者的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有无合并其他疾病、目前 疼痛程度、自责感、焦虑、抑郁负性情绪对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生活质量有 一定影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6.对影响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的因素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 示,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目前疼痛程度、自责感、焦虑和抑 郁进入回归方程。生活质量评分 P=63.788+(-1.631)*年龄分级+(-0.466)*教育程 度分级+0.685*家庭月收入分级+(-1.368)*病程时限分级+(-0.783)*目前疼痛程度 分级+(-1.561)*自责感分级+(-0.647)*焦虑分级+(-2.293)*抑郁分级,能解释 86.72%的生活质量方差变异,F=144.449,P<0.05。 7.对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和生活质量之间进行 Spearman 相关分析显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 三者之间具有相关性。疼痛信念得分与生活质量得分呈显著负相关(r=-0.282,P< 0.05);负性情绪得分与生活质量得分呈显著负相关(r=-0.724,P<0.05);疼痛信 念得分与负性情绪得分呈显著正相关(r=0.233,P<0.05)。 8.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疼痛强度对生活质量影响的总效应为-0.355(P< 0.05),直接效应为-0.303(P<0.05),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存在 中介作用,中介作用的效果量为 14.67%。 结论 1.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生活质量较差。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 病程时限、自责感、焦虑和抑郁是影响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独立影 响因素,其中抑郁情绪和病程时限对其影响较大。 2.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疼痛强度以中重度疼痛为主。 3.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总体呈现负性疼痛信念。 4.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存在严重的负性情绪问题,焦虑和抑郁的阳性率高。 5.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三者之间具有相关 性,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存在部分中介作用,医务人员需全方位综 合考虑制定诊疗护理方案,对改善其生活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生活质量;影响因素
目的
本研究旨在调查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生活质量现状,并分析其影响因素,
为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提供相应理论指导。
方法
本研究选取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12 月就诊于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市南、崂山
和西海岸三院区疼痛诊疗科门诊,明确第一诊断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 186 例门
诊患者为研究对象。采用问卷调查法进行调研,包含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问卷和疾
病特征问卷 2 个自行设定问卷以及简明疼痛强度量表(Brief Pain Index,BPI)、疼
痛信念与感知量表(the Pain Beliefs and Perceptions Inventory,PBPI)、医院焦虑抑
郁量表(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HAD)和 SF-36 简明健康生活质量
量表(The MOS 36-item Short Form Health Survey,SF-36)4 个信效度较好的通用量
表。问卷回收后,数据录入 SPSS26.0 统计软件,采用描述性分析、独立样本 t 检验、
单因素分析、多元线性回归、Spearman 相关分析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1.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 SF-36 生活质量总分是(42.77±7.69)分,明显
低于全国常模(72.6±23.1)分,各维度得分与全国常模存在差异,P<0.05。各维
度得分排序由高到低依次为:一般健康状况(50.00±9.04)分>生理机能(49.53±
11.18)分>社会功能(45.44±11.14)分>精神健康(45.44±9.21)分>精力(43.83
±9.35)分>躯体疼痛(43.70±10.47)分>情感职能(32.44±10.77)分>生理职
能(31.80±11.87)分。
2.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 24 小时内疼痛最厉害程度 NRS 数字评分法
(Numerical rating scale,NRS)评分为(7.20±1.14)分、24 小时内疼痛最轻程度
评分为(3.98±0.96)分、24 小时内疼痛最平均程度评分为(6.40±1.30)分、目前
疼痛的程度评分为(6.55±1.50)分。
3.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疼痛信念 PBPI 总分中位数为 2.00,P25 和 P75 分别
是-7.00 和 8.00,四分位间距是 15.00,总体呈现负性疼痛信念。疼痛信念在疼痛强
度和生活质量之间存在部分中介作用,中介作用的效果量 14.67%。
4.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负性情绪 HAD 得分为(20.33±9.51)分。焦虑组量
表得分为(8.69±6.43)分,焦虑阳性检出率为 48.9%,抑郁组量表得分为(11.63
±5.52)分,抑郁阳性检出率为 78.0%。负性情绪总分服从偏态分布,总分的中位数
I
是 20.50,P25 和 P75 分别是 12.00 和 28.00,四分位数间距是 16.00。
5.对影响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的因素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显示,
患者的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有无合并其他疾病、目前
疼痛程度、自责感、焦虑、抑郁负性情绪对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生活质量有
一定影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6.对影响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的因素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
示,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目前疼痛程度、自责感、焦虑和抑
郁进入回归方程。生活质量评分 P=63.788+(-1.631)*年龄分级+(-0.466)*教育程
度分级+0.685*家庭月收入分级+(-1.368)*病程时限分级+(-0.783)*目前疼痛程度
分级+(-1.561)*自责感分级+(-0.647)*焦虑分级+(-2.293)*抑郁分级,能解释
86.72%的生活质量方差变异,F=144.449,P<0.05。
7.对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和生活质量之间进行
Spearman 相关分析显示,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
三者之间具有相关性。疼痛信念得分与生活质量得分呈显著负相关(r=-0.282,P<
0.05);负性情绪得分与生活质量得分呈显著负相关(r=-0.724,P<0.05);疼痛信
念得分与负性情绪得分呈显著正相关(r=0.233,P<0.05)。
8.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疼痛强度对生活质量影响的总效应为-0.355(P<
0.05),直接效应为-0.303(P<0.05),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存在
中介作用,中介作用的效果量为 14.67%。
结论
1.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生活质量较差。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
病程时限、自责感、焦虑和抑郁是影响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独立影
响因素,其中抑郁情绪和病程时限对其影响较大。
2.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的疼痛强度以中重度疼痛为主。
3.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总体呈现负性疼痛信念。
4.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存在严重的负性情绪问题,焦虑和抑郁的阳性率高。
5.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三者之间具有相关
性,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存在部分中介作用,医务人员需全方位综
合考虑制定诊疗护理方案,对改善其生活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硕士研究生:孙艳芳(护理学)
指导教师:胡丹(主任医师)
关键词: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生活质量;影响因素
II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Abstract
Objective
The objective of this study was to investigat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and explore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so as to provide corresponding
theoretical guidance for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Methods
In this study, 186 outpatients diagnosed as postherpetic neuralgia were selected from
the outpatient department from Shinan, Laoshan and West Coast of the Affiliated Hospital
of Qingdao University from November 2018 to December 2019. Questionnaire survey
method was used to investigate, including general social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questionnaire and disease characteristics questionnaire, as well as Brief Pain Index (BPI),
the Pain Beliefs and Perceptions Inventory (PBPI), 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 (HAD) and The MOS 36-item Short Form Health Survey(SF-36). After the
questionnaire was collected, the data were input into the statistical software spss26.0 and
analyzed by descriptive analysis, t-test and multiple linear regression.
Results
 1.The total score of SF-36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was
(42.77±7.69), which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of national norm(72.6±23.1), P<
0.05,and there were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scores of all dimensions and
national norm. The order of scores in each dimension was from high to low: general
health (50.00±9.04) > physical functioning (49.53±11.18) > social functioning
(45.44±11.14) > mental health (45.44±9.21) > vitality (43.83±9.35) > bodily pain
(43.70±10.47)>role emotional (32.44±10.77)>role physical (31.80±11.87), P<0.05.
 2.The NRS(Numerical rating scale,NRS) numeric rating scale score for the worst
pain within 24 hours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was (7.20±1.14) points, the
lowest pain within 24 hours was (3.98±0.96)points, the average pain within 24 hours was
(6.40±1.30)points, and the present pain was (6.55±1.50)points.
3.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pain beliefs the median PBPI was 2.00, -7.00
and 8.00 for P25 and P75, respectively and the quartile was 15.00, overall presenting
III
positive beliefs.Pain beliefs had a partial mediating role between pain intensity and
quality of life, and the effect size of the mediating role was 14.67%.
4.Negative affect had score was (20.33±9.51)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The score of the anxiety group scale was (8.69±6.43), and the positive detection
rate of anxiety was 48.9%, while the score of the depression group scale was
(11.63±5.52) , and the positive detection rate of depression was 78.0%.The total score for
negative affect follows a normal distribution, with a median of 20.50 for the total score,
12.00 and 18.00 for P25 and P75, respectively, and the quartile was 16.00.
5.The single factor variance analysis of factors affecting the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revealed that the gender, age, education level, family monthly
income, duration of disease, whether there were any other diseases, current pain level, self
responsibility, anxiety and depression negative emotion on the postherpetic neuralgia.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ith neuralgia had a certain influence, which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6.The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were analyzed by multiple linear regression.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age, education level,
family monthly income, duration of disease, current pain level, self responsibility, anxiety
and depression entered regression equation. The scoring of the Quality of life
P=63.788+(-1.631)*age rating+(-0.466)*education level rating+(0.685)*family monthly
income rating+(-1.368)*duration of course rating+(-0.783)*current pain level rating
+(-1.561)*self-responsibility rating+(-0.647)*anxiety rating+(-2.293)*depression rating.
It can explain the variance variation of 86.72% of the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F=144.449, P<0.05.
7. Spearman's correlation between pain beliefs, negative affect, and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revealed correlations between pain beliefs, negative
affect, and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There was a significant
nega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pain beliefs scores and quality of life scores (r=-0.282, P<
0.05); There was a significant nega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negative affect scores and
quality of life scores (r=-0.724, P< 0.05); There was a significant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pain beliefs scores and negative affect scores (r=0.233, P<0.05).
8.The total effect of pain intensity on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was -0.355 (P<0.05), the direct effect was -0.303 (P<0.05), and the belief in
pain had a partial mediating effect between pain intensity and quality of life, with an
effect size of 14.67%.
IV
Conclusion
1.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s poor. Age, education
level,monthly family income, duration of disease, self responsibility, anxiety and
depression were the independent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depression and duration of disease were the main important
factors.
2.The pain intensity of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s mainly moderate to
severe pain.
3.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overall presented with positive beliefs.
4.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have serious negative emotional problems, and
the positive rat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s high.
5.There is a correlation between pain beliefs, negative affect and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and pain beliefs have a partial mediating role
between pain intensity and quality of lif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a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care plan by medical staff needs comprehensive consideration in all directions,
which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improve their quality of life.
Graduate student:Yanfang Sun(Nursing)
Directed by Prof.Dan Hu
Key words: Postherpetic neuralgia;Quality of life;influencing factors
V
目 录
引 言.................................................................................................................................. 1
1 研究背景...................................................................................................................... 1
2 研究现状...................................................................................................................... 3
2.1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现状........................................................................... 3
2.2 生活质量影响因素研究现状................................................................................ 4
3 研究目的...................................................................................................................... 6
4 研究意义...................................................................................................................... 6
5 操作性定义.................................................................................................................. 6
5.1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 6
5.2 疼痛信念................................................................................................................ 6
5.3 负性情绪................................................................................................................ 6
5.4 生活质量................................................................................................................ 7
6 理论基础...................................................................................................................... 7
研究对象与方法..................................................................................................................9
1 研究对象...................................................................................................................... 9
1.1 纳入标准................................................................................................................ 9
1.2 排除标准................................................................................................................ 9
2 研究方法...................................................................................................................... 9
2.1 样本量计算............................................................................................................ 9
2.2 研究工具................................................................................................................ 9
2.3 统计方法.............................................................................................................. 11
3 质量控制.................................................................................................................... 11
3.1 研究设计阶段...................................................................................................... 11
3.2 研究实施阶段...................................................................................................... 12
3.3 数据分析和整理阶段.......................................................................................... 12
4 伦理原则.................................................................................................................... 12
5 技术路线图................................................................................................................ 13
结 果................................................................................................................................ 14
1PHN 患者的一般资料特征........................................................................................ 14
1.1 问卷回收情况...................................................................................................... 14
1.2 PHN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特征......................................................................... 14
1.3 PHN 患者疾病特征............................................................................................. 15
1
2 PHN 患者生活质量、疼痛强度、疼痛信念、负性情绪得分情况....................... 16
2.1 PHN 患者生活质量得分情况............................................................................. 16
2.2 PHN 患者疼痛强度得分情况............................................................................. 17
2.3 PHN 患者疼痛信念得分情况............................................................................. 18
2.4 PHN 患者负性情绪得分情况............................................................................. 19
3 PHN 患者生活质量影响因素分析........................................................................... 20
3.1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单因素分析..................................................................... 20
3.2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多因素分析..................................................................... 25
4 PHN 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26
5 PHN患者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中的中介效应.....................................27
讨 论................................................................................................................................29
1 PHN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和疾病及疼痛强度特征情况分析....................... 29
1.1 PHN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情况................................................................. 29
1.2 PHN 患者疾病相关特征情况............................................................................. 30
1.3 PHN 患者疼痛强度特征情况............................................................................. 30
2 PHN 患者生活质量、疼痛信念和负性情绪情况分析........................................... 31
2.1 PHN 患者生活质量情况..................................................................................... 31
2.2 PHN 患者疼痛信念情况..................................................................................... 31
2.3 PHN 患者负性情绪情况..................................................................................... 32
3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讨论....................................................................... 32
4 PHN 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分析.....................................35
5 PHN患者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中的中介效应分析.............................35
结 论................................................................................................................................37
本研究的创新性与局限性................................................................................................38
参考文献............................................................................................................................39
综 述................................................................................................................................47
综述参考文献....................................................................................................................55
攻读学位期间的研究成果................................................................................................61
附 录................................................................................................................................62
中英文缩略词对照表........................................................................................................72
致 谢................................................................................................................................74
学位论文独创性声明........................................................................................................75
学位论文知识产权权属声明............................................................................................75
2
引 言
引 言
1 研究背景
带状疱疹(Herpes Zoster,HZ)是由水痘-带状疱疹病毒感染所引起的一种常见
皮肤病[1]。相关数据显示,其终生发病率在30%左右[2],年发病率约为2.5~5.8‰[3],
住院率为每年(2~25)/10万人[4]。原发病毒感染后一般无明显临床表现或者仅表现
为水痘[5],当某一时期机体免疫力出现下降,潜藏的病毒可以被重新激活复制,侵
袭至背根神经节(Dorsal root ganglion,DRG)及皮肤,引起局部皮肤炎性改变及周
围神经病变,临床表现为簇集成片的丘疱疹,伴有或不伴有瘙痒及不同程度、不同
性质的疼痛症状[6-7]。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Postherpetic neuralgia,PHN)又被称为“带状疱疹性神
经痛”或“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是HZ临床上最常见且最严重的并发症之一[8-9]。1994
年,国际疼痛学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Pain,IASP)将PHN定
义为机体在被病毒感染引起急性疱疹治愈后所遗留下的慢性、持续性疼痛[10],然而
该定义中并没有明确指出从皮疹出现后具体多长时间为界限可被诊断为PHN,既往
文献时间界定主要集中在一个月[11]、三个月[12]和半年[13],不同时间界定其对应的发
生率各不相同[14-15]。2016年,我国著名神经病理疼痛专家于生元教授领衔国内神经
病理疼痛领域专家组建了我国的PHN诊疗共识编写专家组,编写了《带状疱疹后遗
神经痛中国专家共识》[16],文中明确定义HZ皮疹痊愈1月及以上仍存在疼痛的情况
称为PHN,目前国内多认同该定义,本研究亦表示认同。
PHN是最常见和典型的神经病理性疼痛(Neuropathic Pain,NeP)[17],在老年
人群中较为常见。据相关资料研究显示,HZ和PHN两者的发病率以及患病率均有随
着年龄增长而不断增高的趋势[18]。有研究表明,约9%~34%的HZ患者会发生PHN,
并且当年龄超过50岁时,HZ后继发PHN的发病率达25%~50%[19],60岁以上的HZ患
者中有65%会进展成PHN,70岁以上的HZ患者则有高达75%会演变为PHN[20],年龄
越高,发病率越高。全世界范围内,60-65岁年龄组人群中,PHN的发病率约20%,
年龄超过80岁以上的人群,PHN的发病率在30%以上[21]。根据荟萃分析表明,PHN
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年发病率在(3.9~42.0)/10万人[22]。国内相关文献及调研资料显
示,就诊于国内三级以上医院的皮肤科、神经内科和疼痛诊疗科的40岁以上的门诊
患者中,HZ的总患病率在7.7%左右,PHN的发病率约在29.8%左右[23],我国目前约
有PHN患者400万例[16]。
现阶段,PHN的发生机制和伴随PHN引起的剧烈疼痛的机制尚不完全清楚[24],
唯一得到公认的理论是神经可塑性是PHN临床产生的基础[11],其发生机制可能与外
1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周致敏、中枢致敏、神经炎症反应、病毒的持续复制以及去传入机制有关[25-26]。
PHN的临床表现亦复杂多样,主要是自发或诱发类型的疼痛综合征[27-28],表现
为刀割样、烧灼样、针刺样等各种性质的皮损区异常剧烈疼痛,以及患区内明显神
经损伤引起的痛觉过敏、痛觉超敏、自发性疼痛、触感性疼痛和感觉异常等症状,
如痒感、紧束感、蚁行感、抽动或其他不适[29-30]。
目前,尚无十分有效治愈PHN的方案[31],主要依靠药物治疗、微创介入治疗以
及一些其他治疗方案[32]。在药物治疗方面,2015年,国际疼痛学会神经病理性疼痛
特别兴趣小组(NeuPSIG)[33]给出权威指导意见:PHN的一线用药是以普瑞巴林、
加巴喷丁等为代表的钙通道调节制剂和以阿米替林等为代表的三环抗抑郁药以及
5%利多卡因贴剂为主,二线用药则主要以曲马多、阿片类药物为主。微创治疗方面
分为神经介入、神经调控两大方式[34-35]。其他的治疗方案还包括中药治疗、中医针
灸治疗、针刺治疗、臭氧治疗等[36-37]。
治疗PHN要求遵循“尽早、足量、足疗程、联合”的原则,目前治疗的主要目
的是尽早有效控制疼痛,缓解由于疾病引起的睡眠和情绪障碍等问题,以期尽可能
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状态,对于大多数患者来说,这都是一个长时间且十分痛苦的
过程。部分研究报道显示HZ疫苗有一定的效果[38],然而没有足够证据表明其能有效
预防PHN的发生,疫苗有效的镇痛和治疗十分有限[39]。随着近些年疼痛诊疗学科的
不断发展,研制开发治疗神经病理性的新型药物是目前治疗PHN疾病的重要方向之
一。PHN的诊疗仍然需要多个学科的密切配合,从早期的皮肤科就诊,到中期的疼
痛诊疗科和中医科的对症处理,以及后期的心理科干预,多学科密切配合,拟定安
全有效且规范的综合诊疗方案,才能真正的提高诊治效率[40]。
随着我国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越来越多的PHN患者必将给国家和社会造成巨
大的经济和医疗负担[41]。在我国,每位PHN患者每年因该病需要支付的医疗费用为
16873元,平均每年因生产力损失导致的间接损失为28025元[42]。PHN患者不仅表现
出严重的皮肤病变和身体疼痛,临床治疗效果不佳,而且持续存在并且难以治愈,
长期持续的疼痛会对患者的日常工作和生活造成巨大的影响[43-45]。如何有效减轻
PHN患者的疼痛,正确、全面地评价患者的生活质量,并且针对影响因素采取一系
列有效的措施,提高其生活质量,是当前临床医护人员尤其是疼痛诊疗科医务人员
需要关注和解决的重点问题所在。
影响PHN患者生活质量的因素有多方面,通过大量查阅文献发现,部分学者探
讨过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疾病相关特征以及疼痛强度对于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
的影响作用,但在PHN患者生活质量方面的研究上却少见报道。部分学者在其他慢
性疾病中通过对疼痛信念、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以及生活质量的研究证明了二者对
于生活质量的影响,但在PHN患者上来讨论它们与生活质量之间的关系尚无研究。
2
引 言
因此,本研究旨在调研目前PHN患者的真实生活质量状况,并分析其相关的影响因
素,以期为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提供相关理论指导。
2 研究现状
2.1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现状
目前,国际上一部分学者对于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研究相对较多,我国的
研究人员对于慢性疼痛以及神经病理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始于近十余年,但
是专门针对PHN患者的生活质量研究却相对较少。
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相较正常人群普遍较差,主要表现为生理、心理以及
社会功能等各个层面的问题。相关研究均显示,长时间的慢性疼痛极易导致患者产
生消极的认知,导致机体活动量下降和各系统功能紊乱,进而引发焦虑、抑郁甚至
恐惧等不良情绪严重影响其生活质量。宋雨嫦[46]等研究者选取社区老年人作为研究
对象进行调查表明,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普遍偏低,疼痛从多方面对患者
产生负面影响。Liang[47]等研究人员对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探索性研究发现
患者生活质量各项目得分普遍偏低,离异、丧偶老年慢性疼痛患者得分偏低更明显。
国内的黄琳[48]等研究者对183名社区慢性疼痛老年人进行调研显示,罹患慢性疼痛疾
病的社区老年人群其整体生活质量评分明显低于一般老人,生活质量现状不容乐观,
尤其以身体健康状况层面的问题更为突出。吴明柯[49]等人的问卷调查显示,慢性疼
痛老年人群的生活质量得分为(57.01±15.41)分,显著低于一般人群。朱浩良[50]
等研究者通过SF-36量表调研得出的结论是,社区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总分
和各维度得分均低于全国常模,值得引起医务人员的重视,与黄琳等人的研究具有
一致性。罗冰[51]等的研究表明,老年慢性疼痛患者中除外生理功能和情绪功能,剩
余维度的评分均低于健康老年人群,与朱浩良和黄琳的结论不完全一致。
PHN是一种典型的神经性疼痛综合征,同时也是临床上常见的慢性疼痛的典型
代表。PHN患者经受疼痛的折磨周期可以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相关文献报道最长时
间可长达10~16年[52]。PHN疼痛剧烈,很难痊愈,临床治疗效果不尽理想。Mauskopf
[53]等研究发现,伴随患者疼痛程度的不断加重,其生活质量被影响程度逐步加大,
生活质量愈发变差。Ma[54]等人指出,PHN患者的睡眠精神和状态受到疾病的严重影
响,生活质量状况不佳。Oster [55]等的研究结论显示:40%~45%的PHN患者情感和
生活功能受到中等以上程度的干扰,并伴发中重度的睡眠障碍。长期持续的疼痛极
大地困扰着患者,导致很大一部分患者引发心理疾病。研究指出,神经病理性疼痛
通常与睡眠障碍、焦虑和抑郁有关[56],黄玮[9]等研究者发现,74.1%的患者存在不同
程度的抑郁情况,生活质量堪忧。相关文献报道,罹患PHN的患者通常情况下都会
3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伴随着不良情绪问题、睡眠障碍问题以及生活质量的相关下降[57]。PHN患者的抑郁
程度比非PHN患者更严重,部分PHN患者会出现注意力分散、焦虑、抑郁等现象[58],
严重者还会导致精神分裂等心理精神疾病,甚至自杀倾向[59],王家卫[60]研究发现高
达60%的PHN患者曾经一度或经常会产生自杀的想法。更有报道,PHN患者家属也
因此出现疲劳、乏力、失眠以及情感障碍等问题[61]。因此,近些年来,针对PHN患
者生活质量的研究逐步引起临床医务人员的关注。
2.2 生活质量影响因素研究现状
疼痛,是一种与现存的或潜在损伤有关的,一定程度上包括了感觉、情感、认
知以及社会成分的痛苦体验[62]。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和日益进步,人们的日常生活、
学习和工作方式也不断变化,医学模式已经逐渐完善发展成为“生物-心理-社会”
的三维度一体的现代医学模式,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和关注,
慢性疼痛以及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也不断增多,随着研究的深入,生活质
量的影响因素也逐步被研究者所探究,查阅文献发现,影响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
的因素主要包括:一般社会人口学特征、疾病特征、疼痛强度、疼痛信念以及负性
情绪等心理因素。
2.2.1社会人口学资料对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现状
目前,国内外就社会人口学因素对慢性疼痛患者造成的生活质量影响及作用尚
存在一定异议,不同研究者的结论并不完全一致。
孙蕊[63]等研究者的研究显示,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优劣与患者的受教
育程度以及劳动性质有一定关系,学历高者, 其生活质量越好。罗冰[51]通过研究得
出的结论是慢性疼痛老年患者的生活质量受到其教育程度的影响,患者的受教育程
度越高,其生活质量评分越高,与孙蕊的结论基本一致。白雪[64]等人的研究发现,
老年慢性疼痛病人的生活质量与其年龄有关,随着年龄的增长其生活质量逐渐变差。
郭振友[65]等研究人员的相关研究表明,年龄对老年人的生活质量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年龄越大,生活质量对应越差。陈国良[66]等研究得出的结论与之基本一致,他认为
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中仅有年龄对生活质量存有一定的影响,其他的社会学特征对
生活质量指数总分均无明显相关性。
2.2.2疾病特征和疼痛强度对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现状
目前,对于疾病特征和疼痛强度对于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国内外的研究者基
本上具有一致的认识,普遍认为疼痛程度的强弱是影响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最
重要相关因素之一,疼痛程度与患者生活质量有负相关关系。疼痛程度越剧烈,病
程越长,对患者活力、睡眠和身心健康的影响就越严重,其整体生活质量就越差。
朱浩良[50]通过社区大数据抽样调查发现,疼痛程度和是否存在慢性疾病两方面
4
引 言
是影响其生活质量的因素,可以解释超过一半以上的总方差。陈国良[66]等人发现,
患者疼痛程度不同时,其对应的生活质量总分亦存在着明显的差异性,疼痛强度为
重度疼痛的患者明显低于疼痛强度为轻中度患者,且患者陈述越多种类的疼痛,其
生活质量就越差。白雪[64]等人的研究结论是病程越短的老年慢性疼痛患者,其生活
质量越好,反之,病程越长,其生活质量越差。罗冰[51]等人指出,疼痛时间小于6
年、痛点小于4个、每周少于6次的患者对生理活动的限制较少,对生活质量的损害
较小。
2.2.3疼痛信念对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现状
目前,针对疼痛信念与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相对较少,疼痛信念相关
研究主要集中在肿瘤及创伤骨科等疾病方面。
许志茵[67]等人通过对75例创伤手术患者的研究发现,患者的疼痛感知和信念水
平以及疼痛应对策略并不乐观。不正确的消极的疼痛态度会影响患者的疼痛应对策
略,进而影响患者的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郝素娟[68]等研究者发现,大部分罹患癌
性疼痛的老年人的疼痛信念是负性的。吴明柯[49]等研究者通过对235例老年慢性疼痛
患者进行问卷调查得出结论,患者的生活质量与慢性疼痛接受是一种正性关系,患
者对于疼痛的理解和接受越好,其生活质量就越好,反之,对疼痛的认识越差时,
其对应的生活质量状况越差。
2.2.4负性情绪对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现状
查阅文献显示,慢性疼痛患者往往同时存在负性情绪问题,集中表现为是焦虑
和抑郁,焦虑和抑郁都与患者的生活质量呈负相关。
陈国良[69]发现,参与调研慢性疼痛患者中,有负面情绪的患者其生活质量明显
低于没有焦虑和抑郁的患者。张海波[70]等研究者得出结论,生活质量量表之中有两
个维度与负性情绪有一定的相关性。黄琳[48]等研究者的研究指出,30.5%的社区慢
性疼痛老年患者存在焦虑情绪,大部分是一种轻度抑郁状态,慢性疼痛老年患者的
抑郁状态与其生活质量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负相关关系,这与陈国良等人的研究结论
具有一致性。安传勤[71]的研究表明,慢性疼痛患者往往有负面情绪,以焦虑和抑郁
最常见,与生活质量呈显著负相关关系。
综上所述,疼痛强度、疼痛信念以及负性情绪等是影响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
的重要因素,然而目前对于PHN患者生活质量、疼痛强度、疼痛信念的研究多为单
一变量研究,且较为局限,缺乏其内在关系机制的研究。本研究尝试对我国PHN患
者展开调查,试图对PHN患者的疼痛强度、疼痛信念及生活质量进行量化,并尝试
探索其潜在相关机制。本论题假设PHN患者的生活质量水平较低,疼痛强度和生活
质量之间存在相关关系,且这种关系是由疼痛信念介导的,进一步了解两变量对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以期为后续的干预性研究提供参考依据。
5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3 研究目的
本研究旨在调查PHN患者一般社会学资料、疼痛强度、疼痛信念、焦虑抑郁负
性情绪以及生活质量的真实现状,并分析影响PHN患者生活质量的相关影响因素,
探讨疼痛强度、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之间的相关性,为改善患者生活质
量提供相应理论指导。
4 研究意义
(1)通过本研究,对PHN患者进行详细调研,了解PHN患者生活质量的现状,
为评估PHN患者提供科学的数据支撑。
(2)对PHN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探讨疼痛强度、疼痛信念、负
性情绪与生活质量之间的相关性,为后期医务人员有针对性选取有效措施进行指导
提供参考依据,以期改善其生活质量。
5 操作性定义
5.1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Postherpetic neuralgia,PHN)是指机体在感染水痘-带状
疱疹病毒引起急性疱疹治愈1个月后,在其皮肤受损损处所遗留下的慢性、持续性疼
痛。
5.2 疼痛信念
疼痛信念(Pain Beliefs,PB)[72]是个体对于过去或目前其所遭受疼痛的理解和
感受,是患者了解其自身疼痛体验的基础。主要体现在个人对疼痛的认识以及疼痛
对于个体的意义和影响,是对疼痛体验的综合评价。疼痛信念具有相对稳定性,其
形成受到个体文化社会背景等多方面多层次的影响。
5.3 负性情绪
负性情绪(Negative Emotion,NE)[73]是一种不愉快、不健康的心理情绪,比
如悲伤、痛苦、愤怒、怨恨、易怒、抑郁、焦虑等。对患者的负性情绪的临床研究
主要涉及焦虑和抑郁,该研究所指负性情绪主要是指患者因 PHN 而产生的焦虑和抑
郁情绪。
6
引 言
5.4 生活质量
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QOL),是一个多学科定义,最初隶属于社会心理
学范畴,是衡量个体身心健康和医疗保健服务的关键评价指标[74],是指生活于差异
体系中的人群,感受与之所关注事情相关的目标、标准和生活条件,此外,他们还
强调对自己价值观和自我实现的认识,以及对工作责任和社会发展质量的认识[75]。
生活质量被引入到医学领域称为“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其包括生理状况、心
理健康状况、社会状态等多方面的内容。
6 理论基础
健康信念模式(Health Belief Model,HBM)是 20 世纪 50 年代由社会心理学家
Rogerson tok 等人首先提出的,是一种将与人们健康和疾病有关的信念作为研究核
心,解释和预测健康行为的心理模型。1975 年,Becker 和 Maiman 对 HBM 进行了
进一步补充和完善。HBM 的核心概念是感知,指对相关疾病的威胁和行为后果的感
知,即健康信念。HBM 是目前使用最广泛的个体行为改变理论,其强调感知在健康
行为形成和维护中的决定作用,认为信念是人们接受劝导进而改变不良行为并采纳
健康行为的基础和动机,HBM 的具体理论框架图见图 1,基于 HBM 理论模型,假
定疼痛信念是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的中介效应,本研究初步构建出 PHN 患者疼痛强
度、疼痛信念及生活质量理论关系框架图,见图 2。
图 1 健康信念模式理论框架
7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图 2 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中的中介效应模式图
8
研究对象与方法
研究对象与方法
1 研究对象
采用便利抽样法,选取2018年11月至2019年12月,就诊于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市
南、崂山和西海岸三院区疼痛诊疗科门诊,明确第一诊断为PHN的186例门诊患者为
研究对象。
1.1 纳入标准
①符合IASP关于PHN诊断标准的门诊患者;
②年龄≥18岁;
③患者语言交流无障碍;
④自愿参与调研,签署知情同意书。
1.2 排除标准
①罹患诸如恶性肿瘤等严重影响患者日常生活的其他疾病;
②长期药物依赖和酒精依赖史患者;
③其他明确原因引起的焦虑、抑郁患者;
④患有严重精神疾病家族史或相关精神疾病的患者。
2 研究方法
2.1 样本量计算
根据多元回归方程[76]中关于“样本量至少应为自变量数量的 5~10 倍”的原则,
该研究共有自变量 31 个,所需样本量为 155-310 人。按 5 倍自变量计算,另考虑到
实际调研中 10%的无效问卷,155*(1+10%)=171 人,确定样本量至少 171 人,
本研究实际调研 186 人,符合要求。
2.2 研究工具
本研究的调查量表包括: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问卷、疾病特征问卷、疼痛强度
量表、疼痛信念与感知问卷、医院抑郁焦虑量表、SF-36 简明健康生活质量调查问
卷六个量表问卷。
2.2.1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问卷
采用自行设计的问卷,内容包括年龄、性别、居住地、教育程度、婚姻状况、
职业状况、家庭月收入情况、医疗费用支付方式八项资料。
9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2.2 患者疾病特征问卷
采用自行设计的问卷,内容包括病程时限、疼痛部位、疼痛性质、有无合并其
他疾病和就该疾病是否曾有其他就医行为等五项内容。
2.2.3 简明疼痛强度量表(Brief Pain Index,BPI)
BPI 被广泛应用于癌症以及神经病理性疼痛的评估,是一种快速多维的评估工
具[77]。本研究选取 BPI 量表的疼痛强度部分,包括 24 小时内疼痛最严重程度、24
小时内疼痛最轻程度、24 小时内疼痛平均程度和目前疼痛程度四个项目。选取 NRS
数字评分法(Numerical rating scale,NRS)[78]对患者的疼痛程度进行评估,0 分代
表无痛,10 分代表最高程度的极度疼痛。其中又分为三个程度:轻度疼痛(0~3 分)、
中度疼痛(4~6 分)、重度疼痛(7~10 分)。BPI 在各类疾病的疼痛评估研究中得
以应用,信效度良好,Cronbach,s 值为 0.954~0.958[79]。
2.2.4 疼痛信念与感知问卷(the Pain Beliefs and Perceptions Inventory,PBPI)
PBPI 量表是由威廉姆斯等人在 1989 年开发研制的,用来评估患者的疼痛信念
[80]。1994 年,威廉姆斯将 PBPI 细化为四大维度 16 条项目:“感到疼痛很神秘”、
“认为会持续疼痛”、“认为疼痛不可解除”和“自责感”,各维度条目数依次为
4、5、4、3。所有项目均分为 4 级,分别是“强烈不同意”对应-2 分、“不同意”
对应-1 分、“同意”对应﹢1 分和“强烈同意”对应﹢2 分。得分越高,负性信念越
明显。研究显示,PBPI 量表的 Cronbach,s 值为 0.65~0.80 [81]。目前 PBPI 量表在国
内外研究中主要被用于评估慢性疼痛、癌症患者以及慢性腰背疼痛患者的疼痛认知
等情况,是国内研究中使用最广泛的疼痛信念量表之一。
2.2.5 医院焦虑抑郁量表(Hospit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ale,HAD)
选取 HAD 量表对患者的负性心理状态进行评估。HAD 量表是 1983 年由
Zigmond AS 与 Snaith RP 合作编制的,是用于评估患者情绪障碍的有效工具[82],该
量表使用方便,能直观反映患者的感受,是目前综合医院筛查患者因躯体疾病引发
焦虑抑郁最常用的自评量表之一[83]。HAD 由焦虑情绪自评量表(A)和抑郁情绪自
评量表(D)两个维度组成,每个维度由 7 个项目组成,每一项按 0~3 评分。各维
度总分对应的焦虑或抑郁程度等级分别是:0~7 分代表无;8~10 分代表轻度;11~
14 分代表中度,15~21 分代表重度。HAD 作为筛查焦虑抑郁的量表,Cronbach,s
系数为 0.785[84],既往研究中被广泛应用于非专业精神心理医务人员对患者心理状
态的评价。
2.2.6 SF-36 简明健康生活质量调查问卷(The MOS 36-item Short Form Health Survey,
SF-36)
SF-36 是由美国医学结局(Medical Outcomes Study,MOS)研究小组在上世纪
80 年代开发研制的,用于描述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的量表,被认为是测量生活质
10
研究对象与方法
量的标准化工具,是临床研究中最常被采用的量表之一[85-86]。SF-36 共包含 36 个条
目,8 个维度,分别是隶属于生理层面的一般健康状况(General Health,GH)、躯
体疼痛(Bodily Pain,BP)、生理机能(Physical Functioning,PF)和生理职能(Role
Physical,RP)四项内容,以及隶属于心理层面的精神健康(Mental Health,MH)、
精力(Vitality,VT)、社会功能(Social Functioning,SF)和情感职能(Role Emotional,
RE)四项内容共同构成,另外还有健康变化(Reported Health Transition,HT)作为
一项单独的条目供研究者进行参考。各维度得分的平均值为患者最终的生活质量总
分,用于反映患者的生活质量状况。总分小于 70 分为差,70~80 分为一般,大于
80 分为良好,得分越高,表明被测试者躯体和精神功能的损害程度越轻,其生活质
量状态越好。目前,该量表作为一种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分辨率和灵敏度的通
用生活质量评估量表,已被世界上许多国家所认可,并且被广泛用于监测人们的健
康状况、各类治疗疗效评价、某些慢性疾病患者的健康状况监测等层面。
2.3 统计方法
调查结束后,进行数据录入,建立调研资料库,采用 SPSS26.0 统计软件进行分
析,具体如下:
(1)患者一般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频数、百分数、中位数和四分位数表示;
(2)患者生活质量在不同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 t 检验、单因素方差分析,
P<0.05 具有统计学意义;
(3)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有显著差异者,进一步采用多元线性回归进行多因素
分析。
(4)疼痛强度、疼痛信念、负性情绪和生活质量之间的关系采用 Spearman 相
关分析法进行分析。
3 质量控制
3.1 研究设计阶段
调研开始前,研究者通过查阅相关文献并向相关专家咨询后自行设计有关 PHN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问卷和疾病特征两个问卷,四个应用量表是选择信效度高、
应用频率较高的通用量表进行调研。问卷设计定稿正式调查实施前进行预实验调查,
根据预实验的结果,进一步完善问卷相关内容,确保自编量表具有较好的信效度。
量表确定之后,采用统一指导语,制定严格的纳入和排除标准,并为调研人员提供
统一指导和培训。调研进行前,研究者与主诊医师和门诊护士做好有效沟通,确保
问卷调查的真实性和有效性。
11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3.2 研究实施阶段
正式调研时,严格按照标准确定研究对象,充分解释并说明此次调查的内容及
意义,取得患者的信任和配合,签署知情同意书。问卷由被调查者独立完成,如因
患者的教育程度等原因无法自行完成填写时,研究者应根据患者的描述如实填写。
问卷回收后,现场检查,及时完善。
3.3 数据分析和整理阶段
问卷收集后进行整理,对不符合要求的数据进行审核、拒收,对收回的问卷进
行编号后再录入。在数据录入过程中,采用双人输入,减少误差。数据录入后,双
人进行核对,确保无误后再开始进行数据分析。
4 伦理原则
本 研 究 已 得 到 青 岛 大 学 附 属 医 院 伦 理 委 员 会 同 意 , 伦 理 审 批 号 为 :
QYFYWZLL26365,遵循知情同意、保密、不伤害的医学伦理原则进行。
(1)知情同意原则:本研究方案已获得院方伦理委员会批准,并得到疼痛诊疗
科科科室相关医务人员的知情同意。问卷调查前,向研究对象详细解释本研究的目
的、方法以及意义等,在其充分了解并签署知情同意书后发放问卷进行调研。知情
同意原则贯穿整个问卷发放过程,受访者如果中途不同意可以随时终止访谈。
(2)保密原则:在资料收集前向患者承诺资料保密,数据除本研究外不做他用,
研究过程中,研究者对研究数据及患者信息严格保密。
(3)不伤害原则:本研究承诺对参与此次调研的患者不做任何不利干预。
12
研究对象与方法
5 技术路线图
图 3 技术路线图
13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结 果
1 PHN 患者的一般资料特征
1.1 问卷回收情况
本研究从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12 月,选取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市南、崂山和
西海岸三院区疼痛诊疗科诊治的第一诊断明确为 PHN 的门诊患者发放问卷,在调查
员的指导下进行现场作答,当场收回。整个调研过程中,共发放问卷 208 份,回收
208 份,回收率 100%。排除 22 份不合格问卷,有效问卷共计 186 份,有效回收率
为 90.3%。
1.2 PHN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特征
参与本次研究的 186 例 PHN 患者中,男性 98 人(52.7% ),女性 88 人(47.3%);
年龄为 23-79 岁,平均(51.79±12.95)岁 ,以 40 岁以上调查对象居多,占比 78.5%;
居住地方面,城市、城镇、农村三者无明显差距;教育程度方面,以初中及以上学
历者为主,占比 76.9%;婚姻状况方面,以已婚者为主,占比 84.4%;职业状况方
面,体力劳动者(工人和农民)占比 42.5%,脑力劳动者(职员和事业单位人员)
占比 31.1%;家庭月收入以每月 3001-5000 元为主,占比 47.8%;医疗费用支付方式
方面,居民医保和职工医保合计占比 83.8%。PHN 患者的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具体
详见表 3-1。
表 3-1 PHN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特征(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构成比(%)
性别 男 98 52.7
女 88 47.3
年龄(岁) ≤40 40 21.5
40~ 42 22.6
50~ 55 29.6
60~ 49 26.3
居住地 城市 64 34.4
城镇 59 31.7
农村 63 33.9
教育程度 文盲 7 3.8
小学 36 19.3
14
结 果
表 3-1 PHN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特征(n=186)(续表)
项目 组别 例数 构成比(%)
初中 47 25.3
高中或中专 48 25.8
大专 10 5.4
本科及以上 38 20.4
婚姻状况 未婚 9 4.8
已婚 157 84.4
其他(再婚、离异、丧偶) 20 10.8
职业状况 工人 36 19.4
农民 43 23.1
职员 30 16.1
事业单位人员 28 15.0
自由职业者 36 19.4
其他 13 7.0
家庭月收入(元/月) ≤1000 24 12.9
1000~ 31 16.7
3000~ 89 47.8
5000~ 42 22.6
医疗费用支付方式 自费 18 9.7
居民医保 67 36.0
职工医保 89 47.8
其他 12 6.5
1.3 PHN 患者疾病特征
在本次有关疾病特征的调研中,病程时限方面,各组别患者无明显分布特征;
疼痛部位方面,胸背部疼痛最多,占比 34.9%,其次是头颈部(27.4%);疼痛性质
方面,以烧灼样疼痛(19.9%)和针刺样疼痛(16.7%)相对较多,其他的疼痛性质
占 31.2%,主要包含胀痛、绞痛等;有无合并其他疾病方面:无其他疾病患者为 82
人(44.1%),合并其他疾病患者为 104 人(55.9%),其他疾病主要包含高血压、
糖尿病等中老年患者常见慢性疾病以及甲状腺疾病、各部位息肉、囊肿和部分妇科
疾病;就该疾病是否曾有其他就医行为方面:无其他就医行为的患者为 110 人
(59.1%),曾有其他就医行为的患者为 76 人(40.9%),主要包含正规医院就诊、
15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社区门诊乡镇医院就诊,以及中医及部分偏方就诊行为。PHN 患者疾病特征具体结
果详见表 3-2。
表 3-2 PHN 患者疾病特征(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构成比(%)
病程时限(月) 1~ 28 15.0
2~ 39 21.0
3~ 19 10.2
6~ 22 11.8
12~ 36 19.4
36~ 42 22.6
疼痛部位 头颈部 51 27.4
胸背部 65 34.9
腰腹部 30 16.1
四肢 36 19.4
其他 4 2.2
疼痛性质 烧灼样 37 19.9
电击样 20 10.7
刀割样 16 8.6
针刺样 31 16.7
撕裂样 24 12.9
其他 58 31.2
有无合并其他疾病 无 82 44.1
有 104 55.9
无 110 59.1 就该疾病是否曾有其他就医行为
有 76 40.9
2 PHN 患者生活质量、疼痛强度、疼痛信念、负性情绪得分情况
2.1 PHN 患者生活质量得分情况
对 PHN 患者生活质量及各维度进行正态性检验,显示生活质量的得分及各维度
呈正态分布。结果显示,PHN 患者生活质量得分最低分为 27 分,最高分为 62 分,
中位数为 42.31,P25 和 P75 分别是 36.47 和 48.38,说明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较差。
具体结果见表 3-3。
16
结 果
表 3-3 PHN 患者生活质量得分情况(n=186)
项目 评分范围 得分范围 中位数 P25,P75
SF-36 总分 0-100 27~62 42.31 36.47,48.38
PF 0-100 23~78 50.00 41.75,57.00
RP 0-100 7~61 32.00 23.00,41.00
BP 0-100 21~70 43.50 36.00,51.00
GH 0-100 28~75 50.00 43.00,57.00
VT 0-100 20~65 44.00 37.00,51.00
SF 0-100 12~72 47.00 38.00,53.00
RE 0-100 10~58 32.00 25.00,39.00
MH 0-100 20~72 45.00 38.75,52.00
统计显示,参与调研的 PHN 患者生活质量总分为(42.77±7.69)分,明显低于
全国常模的(72.6±23.1)分,P<0.05,具有统计学意义。生活质量各维度得分由
高到低依次为:GH(50.00±9.04)>PF(49.53±11.18)>SF(45.44±11.14)>
M H(45.44±9.21)>VT(43.83±9.35)>BP(43.70±10.47)>R E(32.44±10.77)
>RP(31.80±11.87),各维度得分均显著低于全国常模,P<0.05,具有统计学意
义,说明目前 PHN 患者生活质量状况差,且无论是身体层面还是心理层面都不容乐
观,值得医务人员加强关注。具体结果见表 3-4。
表 3-4 PHN 患者生活质量与全国常模比较情况(x ± s)(n=186)
项目 全国常模 PHN 患者 t P
SF-36 总分 72.6±23.1 42.77±7.69 59.736 <0.001
PF 82.2±19.8 49.53±11.18 -39.845 <0.001
RP 81.2±33.6 31.80±11.87 -56.740 <0.001
BP 81.5±20.5 43.70±10.47 -49.253 <0.001
GH 56.7±20.0 50.00±9.04 -10.108 <0.001
VT 52.0±20.0 43.83±9.35 -11.925 <0.001
SF 83.0±17.0 45.44±11.14 -45.983 <0.001
RE 84.4±32.0 32.44±10.77 -65.807 <0.001
MH 59.7±22.0 45.44±9.21 -21.126 <0.001
2.2 PHN 患者疼痛强度得分情况
该调查研究中,选取 BPI 对患者的疼痛强度进行调研,患者疼痛程度均以中重
17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度疼痛为主,具体结果详见表 3-5。
表 3-5 PHN 患者疼痛强度特征(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构成比(%)
24 小时疼痛最厉害程度 轻度疼痛 0 0
中度疼痛 61 32.8
重度疼痛 125 67.2
24 小时疼痛最轻程度 轻度疼痛 56 30.1
中度疼痛 128 68.8
重度疼痛 2 1.1
24 小时平均疼痛程度 轻度疼痛 2 1.1
中度疼痛 105 56.4
重度疼痛 79 42.5
目前疼痛程度 轻度疼痛 2 1.1
中度疼痛 96 51.6
重度疼痛 88 47.3
本研究中,患者 24 小时内疼痛最厉害程度得分是(7.20±1.14)分、患者 24 小
时内疼痛最轻程度得分是(3.98±0.96)分、患者 24 小时内疼痛最平均程度得分是
(6.40±1.30)分、患者现在疼痛的程度得分是(6.55±1.50)分,24 小时内疼痛最
平均程度和目前疼痛的程度评分基本一致,且疼痛得分集中表现为中重度疼痛。具
体结果详见表 3-6。
表 3-6 PHN 患者疼痛强度得分情况(n=186)
项目 NRS 得分(x ± s)
24 小时疼痛最厉害程度 7.20±1.14
24 小时疼痛最轻程度 3.98±0.96
24 小时平均疼痛程度 6.40±1.30
现在疼痛程度 6.55±1.50
2.3 PHN 患者疼痛信念得分情况
参与调研的 PHN 患者的疼痛信念调研结果显示,“认为疼痛不可解除”和“自
责感”两个维度超过 70%的患者表现为负性疼痛信念;而“感到疼痛很神秘”和“认
为会持续疼痛”两个维度的则表现为 56.5%和 60.2%的正性疼痛信念。各维度得分
具体结果见表 3-7。
18
结 果
表 3-7 PHN 患者疼痛信念各维度构成比情况(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构成比(%)
认为疼痛不可解除 正性信念 53 28.5
负性信念 133 71.5
感到疼痛很神秘 正性信念 105 56.5
负性信念 81 43.5
自责感 正性信念 54 29.0
负性信念 132 71.0
认为会持续疼痛 正性信念 112 60.2
负性信念 74 39.8
对 PHN 患者的疼痛信念进行正态性检验显示,总分和四个分维度得分均呈现偏
态分布,总分的得分范围在-27~31 之间,中位数为 2.00,P25 和 P75 分别是-7.00
和 8.00,四分位间距是 15.00,患者总体表现为负性疼痛信念。其中“认为会持续疼
痛”和“感到疼痛很神秘”中位数得分为负值,正性信念明显,“认为疼痛不可解
除”和“自责感”维度中位数得分为正值,负性信念较明显,得分详见表 3-8。
表 3-8 PHN 患者疼痛信念得分情况(n=186)
项目 评分范围 得分范围 中位数 P25,P75
疼痛信念总分 -32~32 -27~31 2.00 -7.00,8.00
认为疼痛不可解除 -8~8 -8~8 2.00 -2.00,4.00
感到疼痛很神秘 -8~8 -8~8 -2.00 -4.00,4.00
自责感 -6~6 -6~6 2.00 -2.00,4.00
认为会持续疼痛 -10~10 -10~10 -2.50 -5.00,4.25
2.4 PHN 患者负性情绪得分情况
对患者负性情绪统计显示,PHN 患者负性情绪总分为(20.33±9.51)分。焦虑
组得分为(8.69±6.43)分,抑郁组得分为(11.63±5.52)分。48.9%的患者存在不
同程度的焦虑情绪,78.0%的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抑郁情绪,负性情绪明显。具体见
表 3-9。
表 3-9 PHN 患者抑郁焦虑负性情绪构成比情况(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构成比(%)
焦虑 无焦虑 95 51.1
轻度焦虑 11 5.9
中度焦虑 41 22.0
19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表 3-9 PHN 患者抑郁焦虑负性情绪构成比情况(n=186)(续表)
项目 组别 例数 构成比(%)
重度焦虑 39 21.0
抑郁 无抑郁 41 22.0
轻度抑郁 47 25.3
中度抑郁 44 23.7
重度抑郁 54 29.0
对 PHN 患者抑郁焦虑负性情绪总分和各维度评分进行正态性检验,显示总分和
各维度得分均服从偏态分布,负性情绪总分的最低得分是 3,最高得分是 39,中位
数是 20.50,P25 和 P75 分别是 12.00 和 28.00,四分位数间距是 16.00。具体结果见
表 3-10。
表 3-10 PHN 患者负性情绪各维度得分情况(n=186)
项目 评分范围 得分范围 中位数 P25,P75
负性情绪总分 0~42 3~39 20.50 12.00,28.00
焦虑 0~21 0~21 7.00 3.00,13.00
抑郁 0~21 2~21 11.00 8.00,17.25
3 PHN 患者生活质量影响因素分析
3.1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单因素分析
3.1.1 社会人口学特征与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关系
本研究分别以性别、年龄、居住地、教育程度、婚姻状况、职业状况、家庭月
收入、医疗费用支付方式对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结
果显示,不同居住地、婚姻状况、职业状况、医疗费用支付方式对于 PHN 患者的生
活质量的影响 P>0.05,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而不同的性别、年龄、教育程度、
家庭月收入的 PHN 患者生活质量得分 P<0.05,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说明性别、
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 4 个因素对 PHN 患者生活质量有一定影响。具体结果
见表 3-11。
表 3-11 不同社会人口学特征 PHN 患者生活质量单因素分析(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生活质量得分(x ± s) t 或 F 值 P 值
性别 22.442 <0.001
男 98 40.38±7.26
女 88 45.44±7.31
20
结 果
表 3-11 不同社会人口学特征 PHN 患者生活质量单因素分析(n=186)(续表)
项目 组别 例数 生活质量得分(x ± s) t 或 F 值 P 值
年龄(岁) 126.179 <0.001
≤40 40 51.81±4.61
40~ 42 47.25±4.02
50~ 55 39.29±4.23
60~ 49 35.46±4.78
居住地 0.595 0.553
城市 64 42.04±7.38
城镇 59 42.76±7.77
农村 63 43.53±7.99
教育程度 2.404 0.039
文盲 7 44.00±6.79
小学 36 46.48±8.58
初中 47 41.26±6.98
高中或中专 48 42.24±7.87
大专 10 42.91±7.38
本科及以上 38 41.53±6.91
婚姻状况 1.632 0.198
未婚 9 39.44±4.30
已婚 157 43.19±8.01
其他(再婚、离异、丧偶) 20 40.98±5.68
职业状况 1.634 0.153
工人 36 41.16±7.63
农民 43 44.15±8.05
职员 30 41.55±7.52
事业单位人员 28 41.66±7.29
自由职业者 36 43.15±7.74
其他 13 46.84±6.70
家庭月收入(元/月) 10.305 <0.001
≤1000 24 35.57±5.55
1000~ 31 42.71±7.69
3000~ 89 43.47±7.24
21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表 3-11 不同社会人口学特征 PHN 患者生活质量单因素分析(n=186)(续表)
项目 组别 例数 生活质量得分(x ± s) t 或 F 值 P 值
5000~ 42 45.46±7.44
医疗费用支付方式 1.647 0.180
自费 18 45.17±9.06
居民医保 67 43.30±7.71
职工医保 89 41.62±7.34
其他 12 44.80±7.42
3.1.2 疾病特征与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关系
分别以患者罹患该疾病的病程时限、疼痛部位、疼痛性质、有无合并其他疾病、
就该疾病是否曾有其他就医行为等疼痛特征为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进行
方差分析。结果显示,不同病程时限、有无合并其他疾病对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得
分影响 P<0.05,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说明病程时限以及是否合并其他疾病对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有一定的影响。具体结果见表 3-12。
表 3-12 不同疾病特征 PHN 患者生活质量单因素分析(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生活质量得分(x ± s) t 或 F 值 P 值
病程时限(月) 81.164 <0.001
1~ 28 51.47±6.16
2~ 39 49.92±3.56
3~ 19 43.99±4.67
6~ 22 41.24±4.49
12~ 36 36.94±3.97
36~ 42 35.58±3.59
疼痛部位 0.400 0.809
头颈部 51 42.34±8.41
胸背部 65 42.32±7.82
腰腹部 30 42.78±7.54
四肢 36 43.88±7.01
其他 4 45.47±3.33
疼痛性质 1.847 0.106
烧灼样 37 45.33±8.10
电击样 20 40.56±7.17
22
结 果
表 3-12 不同疾病特征 PHN 患者生活质量单因素分析(n=186)(续表)
项目 组别 例数 生活质量得分(x ± s) t 或 F 值 P 值
刀割样 16 45.39±9.13
针刺样 31 42.17±7.45
撕裂样 24 42.33±7.71
其他 58 41.69±7.01
有无合并其他疾病 21.448 <0.001
无 82 45.56±7.15
有 104 40.57±7.42
就该疾病是否曾有其他就医行为 0.136 0.713
无 110 42.60±7.92
有 76 43.02±7.40
3.1.3 疼痛强度与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关系
分别以患者 24 小时疼痛最厉害程度、24 小时疼痛最轻程度、24 小时平均疼痛
程度、目前疼痛程度为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进行方差分析。结果显示,目
前疼痛程度对患者生活质量的 t 值分别为 5.559,对应的 P 值<0.05,具有统计学意
义,说明患者目前疼痛强度对于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有影响作用。具体结果见表
3-13。
表 3-13 不同疼痛强度 PHN 患者生活质量单因素分析(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生活质量得分(x ± s) t 或 F 值 P 值
24 小时疼痛最厉害程度 0.609 0.436
轻度疼痛 0 0
中度疼痛 61 42.14±8.15
重度疼痛 125 43.08±7.48
24 小时疼痛最轻程度 0.271 0.763
轻度疼痛 56 42.46±8.45
中度疼痛 128 42.96±7.40
重度疼痛 2 39.46±6.28
24 小时平均疼痛程度 1.531 0.219
轻度疼痛 2 50.94±3.45
中度疼痛 105 43.11±7.20
重度疼痛 79 42.11±8.30
23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表 3-13 不同疼痛强度 PHN 患者生活质量单因素分析(n=186)(续表)
项目 组别 例数 生活质量得分(x ± s) t 或 F 值 P 值
目前疼痛程度 5.559 0.005
轻度疼痛 2 51.75±14.85
中度疼痛 96 44.20±7.88
重度疼痛 88 41.02±6.95
3.1.4 疼痛信念与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关系
分别以疼痛信念的四个维度为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进行方差分析。结
果显示,自责感维度对患者生活质量 P<0.05,具有统计学意义,说明自责感对于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有影响作用。结果见表 3-14。
表 3-14 疼痛信念各维度对 PHN 患者生活质量单因素分析(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生活质量得分(x ± s) t 或 F 值 P
认为疼痛不可解除 2.961 0.087
正性信念 53 44.30±8.62
负性信念 133 42.16±7.24
感到疼痛很神秘 0.305 0.581
正性信念 105 43.05±7.66
负性信念 81 42.42±7.77
自责感 22.406 <0.001
正性信念 54 46.72±8.04
负性信念 132 41.16±6.96
认为会持续疼痛 0.023 0.879
正性信念 112 42.70±7.63
负性信念 74 42.88±7.84
3.1.5 负性情绪与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关系
分别以焦虑和抑郁两维度为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进行方差分析,结果
显示:焦虑程度不同的 PHN 患者生活质量存在显著差异,t 值为 14.323,P 值为 0.000,
P<0.05,具有统计学意义;抑郁维度方面,抑郁程度不同的 PHN 患者生活质量亦
存在显著差异,t 值为 148.378,P 值为 0.000,P<0.05,具有统计学意义,说明焦
虑、抑郁负性情绪会对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具体结果详见表
3-15。
24
结 果
表 3-15 抑郁焦虑对 PHN 患者生活质量单因素分析(n=186)
项目 组别 例数 生活质量得分(x ± s) t 或 F 值 P
焦虑 14.323 <0.001
无焦虑 95 45.49±7.20
轻度焦虑 11 44.93±5.55
中度焦虑 41 41.26±6.97
重度焦虑 39 37.13±6.76
抑郁 148.378 <0.001
无抑郁 41 51.68±5.32
轻度抑郁 47 46.62±3.89
中度抑郁 44 40.34±4.02
重度抑郁 54 34.65±3.52
3.2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多因素分析
3.2.1 变量的赋值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受多个因素影响,为排除混杂因素的影响,探求影响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独立影响因素,本研究将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总分设定为因变量,
将单因素分析中对生活质量总分有统计学意义的影响因素(性别、年龄、教育程度、
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有无合并其他疾病、目前疼痛程度、自责感、焦虑、抑郁)
设定为自变量,进行多重线性回归分析,对各自变量分级进行赋值,具体赋值情况
见表 3-16。
表 3-16 PHN 患者生活质量得分的影响因素分级赋值说明
因素 变量名 赋值说明
性别 X1 男=1,女=2
年龄(岁) X2 ≤40=1,40~0=2,50~=3,60~=4
教育程度 X3 文盲=1,小学=2,初中=3,高中或中专=4,大专=5,本科及以上=6
家庭月收入(元/月) X4 ≤1000=1,1000~=2,3000~=3,5000~=4
病程时限(月) X5 1~=1,2~=2,3~=3,6~=4,12~=5,36~=6
有无合并其他疾病 X6 无=1,有=2
目前疼痛程度 X7 轻度=1,中度=2,重度=3
自责感 X8 正性=1,负性=2
焦虑 X9 无焦虑=0,轻度=1,中度=2,重度=3
抑郁 X10 无抑郁=0,轻度=1,中度=2,重度=3
25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3.2.2 生活质量影响因素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示,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目前疼痛
程度、自责感、焦虑和抑郁进入回归方程。生活质量评分 P=63.788+(-1.631)*年
龄分级+(-0.466)*教育程度分级+0.685*家庭月收入分级+(-1.368)*病程时限分级
+(-0.783)*目前疼痛程度分级+(-1.561)*自责感分级+(-0.647)*焦虑分级+(-2.293)
*抑郁分级,该算式可以解释 86.72%的方差变异(F=144.449,P=0.000),其中年
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目前疼痛程度、自责感、焦虑和抑郁是影
响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自责
感、焦虑和抑郁是影响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独立影响因素,P<0.05,具有统计学
意义,以抑郁情绪(Beta=-0.336)和病程时限(Beta=-0.323)影响作用最为显著,
负性情绪越明显,生活质量越差;病程时限越长,生活质量越差。具体多元线性回
归分析结果详见表 3-17。
表 3-17 PHN 患者生活质量影响因素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未标准化系数 标准化系数
B 标准误差 Beta t P
1 (常量) 63.788 1.608 39.676 <0.001
年龄分级 -1.631 0.324 -0.232 -5.031 <0.001
教育程度分级 -0.466 0.169 -0.089 -2.759 0.006
家庭月收入分级 0.685 0.283 0.083 2.421 0.016
病程时限分级 -1.368 0.193 -0.323 -7.070 <0.001
目前疼痛程度分级 -0.783 0.430 -0.053 -1.823 0.070
自责感分级 -1.561 0.501 -0.092 -3.117 0.002
焦虑分级 -0.647 0.187 -0.105 -3.459 0.001
抑郁分级 -2.293 0.307 -0.336 -7.480 <0.001
4 PHN 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
对 PHN 患者疼痛信念总分及四个分维度得分、负性情绪总分及两个分维度得分
和生活质量总分之间进行 Spearman 相关分析。研究结果显示,PHN 患者疼痛信念、
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得分均具有相关性。PHN 患者疼痛信念得分与生活质量得分呈
显著负相关(r=-0.282,P<0.05),即患者负性疼痛信念越明显,其生活质量得分
越低。PHN 患者负性情绪得分与生活质量得分呈显著负相关(r=-0.724,P<0.05),
即患者负性信念越明显,患者生活质量越差。PHN 患者疼痛信念得分与负性情绪得
分呈显著正相关(r=0.233,P<0.05),即患者的疼痛信念评分越高,患者负性情绪
越明显。具体结果详见表 3-18。
26
结 果
表 3-18 PHN 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n=186)
项目 1 2 3 4 5 6 7 8 9
1.SF-36 得分 1
2.疼痛信念总得分 -0.282* 1
3.感到疼痛很神秘维度得分 -0.029 0.554** 1
4.认为会持续疼痛维度得分 -0.051 0.564** -0.080 1
5.认为疼痛不可解除维度得分 -0.198** 0.636** 0.259** 0.065 1
6.自责感维度得分 -0.456** 0.484** 0.107 0.041 0.167* 1
7.负性情绪总得分 -0.724** 0.233** 0.008 0.046 0.153* 0.406** 1
8.焦虑维度得分 -0.369** 0.204** 0.038 0.018 0.151* 0.331** 0.828** 1
9.抑郁维度得分 -0.818** 0.164** -0.031 0.059 0.087 0.314** 0.757** 0.262** 1
注:**P<0.01,*P<0.05 第一行序号与第一列变量名相同。
5 PHN 患者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中的中介效应
基于 HBM 理论模型,假定疼痛信念是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的中介效应,根据
中介变量的模式图,采用进入法进行回归分析验证疼痛信念是否具有中介效应。
以PHN患者目前疼痛强度得分为自变量,以生活质量得分作为因变量进行回归
分析,结果详见表3-19。
表 3-19 PHN 患者疼痛强度对生活质量的回归分析(n=186)
生活质量
未标准化系数 标准化系数
F R2 调整后 R2 P B 标准误差 Beta
疼痛程度 -1.823 0.354 -0.355 26.586 0.126 0.121 <0.001
以 PHN 患者疼痛信念得分为自变量,以生活质量得分作为因变量进行回归分
析,结果详见表 3-20。
表 3-20 PHN 患者疼痛信念对生活质量的回归分析(n=186)
生活质量
未标准化系数 标准化系数
F R2 调整后 R2 P B 标准误差 Beta
疼痛信念 -0.203 0.051 -0.282 15.849 0.079 0.074 <0.001
以 PHN 患者疼痛强度得分为自变量,以疼痛信念得分作为因变量进行回归分
析,结果详见表 3-21。
27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表 3-21 PHN 患者疼痛强度对疼痛信念的回归分析(n=186)
疼痛信念
未标准化系数 标准化系数
F R2 调整后 R2 P B 标准误差 Beta
疼痛强度 1.810 0.508 0.254 12.703 0.065 0.059 <0.001
以 PHN 患者疼痛强度得分和疼痛信念得分为自变量,以生活质量得分为因变量
进行回归分析,结果详见表 3-22 所示。
表 3-22 PHN 患者疼痛强度、疼痛信念对生活质量的回归分析
生活质量
未标准化系数 标准化系数
B 标准误差 Beta t P
疼痛强度 -1.556 0.358 -0.303 -4.344 <0.001
疼痛信念 -0.147 0.050 -0.205 -2.929 0.004
R2 0.165
调整后 R2 0.156
F 18.130
P <0.001
通过对比表 3-19 和表 3-22 显示,当回归方程中加入了疼痛信念后,疼痛强度
对生活质量的直接效应受到影响,Beta 由原来的-0.355 调整为-0.303,但疼痛强度与
生活质量的关系仍显著相关,P<0.05,这说明疼痛信念影响了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
之间的关系,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存在部分中介作用,中介作用的
效果量为 0.254*(-0.205)/(-0.355)=14.67%,具体中介模型图见图 4。
图4 PHN患者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的中介作用模型图
28
讨 论
讨 论
1 PHN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和疾病及疼痛强度特征情况分析
1.1 PHN 患者一般社会人口学资料情况
参与本次调研的 186 例 PHN 患者中,男性 98 例 ,占 52.7%,女性 88 例,占 47.3%,
男女比为 1.11:1,说明男性比女性更易罹患 PHN,这与 Weitzman[87]等人的研究并不
一致,但与黄玮[9]的研究中有关 PHN 男性患者占 53.2%,女性占 46.8%具有一致性,
本研究男性患者较多,与男性从事的社会角色有关,其从事的劳动强度相对较大,
更易产生精神压力,某些高压情况下机体免疫力更易低下发病有关。
年龄方面,PHN 患者的平均年龄(51.79±12.95)岁,40 岁以上患者 144 例,
占 78.5%,50 岁以上患者占 55.9%,充分说明 PHN 主要好发于 50 岁以上这一年龄
阶段的中老年患者,这与以往研究的结论基本一致[88],可以明确年龄是 PHN 的危险
因素之一,其发病率伴随着年龄的增加而逐渐增加。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随着年
龄的不断增长,老年患者的自身免疫功能逐渐减弱和衰退,体内出现 HZ 后水痘-带
状疱疹病毒复制相对活跃,导致神经损伤相对严重,然而老年人群的神经自我修复
水平却相对较差,因而更易发生 PHN [89]。
居住地方面,来自城镇和农村的患者共计 122 例,占 65.6%,其主要原因可能
是参与调研的三院区中,西海岸院区诊疗的患者主要是来自于诸城、胶南等城乡地
区患者,崂山院区的大部分患者是来自于青岛非城区的城乡居民,而市南院区的患
者则是来自山东半岛各个地区的患者,其中不乏慕名而来就诊的来自于农村的患者,
基本符合我国目前仍就农村人口居多的国情,且基本体现了三级甲等医院就诊患者
范围广的特点[90]。
教育程度方面,本科及以上学历患者仅 38 例,占 20.4%,可见罹患 PHN 患者
的学历普遍不高,这与就诊者大部分来自于城镇和农村有关,另外与 PHN 患者的发
病年龄相对较大有关系,50 岁以上的患者大部分学历都处于本科水平以下。从这里
提示我们医务人员应该注意与 PHN 患者的有效沟通,根据患者的受教育程度和文化
层次选择适合的健康教育方法[91],对患者进行高效宣教,使患者和家属正确了解和
认识 PHN 这一疾病,从而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念。
婚姻状况方面,84.4%的患者为已婚患者,另有 10.8%的患者为再婚、离异或丧
偶的情况,这与患者的年龄分布多为中老年患者有关,符合我国目前基本的婚姻现
状。
职业状况方面,脑力劳动者(职员和事业单位人员)占 31.1%,剩余的大部分
29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研究者为体力劳动者,工人和农民占 42.5%,这与陈艳[92]等人的研究基本一致性,
与本研究就诊人群的居住地和来源地相符。
家庭月收入方面,家庭月收入低于 3000 元的患者为 29.6%,可以看出,目前随
着国民经济的飞速发展,国内人民的收入普遍增高,经济收入的途径和方式越发广
泛。
医疗费用支付方面,居民医保和职工医保共计 156 例,占 83.8%,自费仅 18 人,
占 9.7%,与目前的医保政策有关。相关报道指出,看病难看病贵,医疗保障体系不
健全是妨碍老年患者主动就医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93],逐步完善的医保政策,可以
强有力缓解 PHN 患者在住院诊疗时的经济负担,同时减轻由于住院费用导致的家庭
压力和心理负担。
1.2 PHN 患者疾病相关特征情况
病程时限方面,各个时限患者均有分布,病程一年以上患者 78 例,占 42.0%,
可见 PHN 患者的病程较长,接近一半的患者疼痛持续周期在一年以上,部分病程长
者可长达十年甚至更长,长期对患者造成困扰,这与之前研究者 Kawai[94]的结论具
有一致性,患者病程时间相对较长,除了和自身疾病特点有关,也与我国农村及城
镇基层医疗机构诊疗水平差异,HZ 早期治疗不力,PHN 预防不及时有一定关系[95]。
疼痛部位方面,胸背部疼痛患者计 65 例,占 34.9%,其次是头颈部和四肢,这
与中国专家共识中有关疼痛部位的总结基本一致,可见 PHN 最常见发生于单侧胸
部,约占 50%,头面颈部以及腰部可分别各占 10-20%左右[16]。
疼痛性质方面,各种疼痛性质分布无明显差异和特殊性,可见 PHN 的疼痛性质
具有多样性,可以是单一性质的疼痛为主,亦可以是多样疼痛性质并存,可以是烧
灼样、电击样、针刺样、刀割样、撕裂样等多种形式[96]。
有无合并其他疾病方面,合并其他疾病患者 104 例,占 55.9%,其他疾病主要
包含高血压、糖尿病等中老年患者常见慢性疾病以及甲状腺疾病和部分妇科疾病,
可见目前国民的基础身体健康状况有待改善[97],老年人慢性疾病状况亟待解决。
就该疾病是否曾有其他就医行为方面,有 76 例患者曾因为此病就诊过,主要的
就诊方式包括:正规医院就诊、社区门诊乡镇医院就诊,以及中医及部分偏方就诊
行为,说明患者的就医愿望强烈,但是即便就诊过,仍需再次就诊,同样说明了 PHN
疾病的顽固性,说明其目前难以医治,亟待更有效的诊疗方式。
1.3 PHN 患者疼痛强度特征情况
疼痛强度方面,以 24 小时为时间界限,最厉害维度中,患者均处于中重度疼痛,
最轻程度方面,中重度疼痛 130 例,占 69.9%,而平均和目前疼痛程度两个维度里,
30
讨 论
中重度疼痛均为 184 例,占 98.9%,PHN 带给患者的疼痛可见一斑。党莎杰[13]等研
究者通过调研总结的 PHN 患者对照组和实验组的疼痛评分为(7.90±1.27)分和(7.60
±1.13)分,与本研究基本一致,可见 PHN 的疼痛程度异常剧烈,这与原发疾病导
致的神经受累严重程度密切相关[98],疼痛很大程度上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
2 PHN 患者生活质量、疼痛信念和负性情绪情况分析
2.1 PHN 患者生活质量情况
研究显示,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得分的中位数为 42.31,P25 和 P75 分别是 36.47
和 48.38,总得分为(42.77±7.69)分,明显低于全国常模的(72.6±23.1)分,可
见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状况很差,必须引起临床工作人员的重视。在 SF-36 的八维
度得分均低于全国常模,自高到低依次为:GH>PF>SF>MH>VT>BP>RE>RP,
说明目前 PHN 患者生活质量差,且其无论是生理健康还是心理健康都处于较低的水
平,需要医务人员给予多方面的关注。
生理健康状况不佳的原因可能是由于疾病本身引起的患者局部皮肤出现阵发性
或持续性的各种性质的疼痛,不能清除或缓解,使患者身体不适,精神受到困扰,
继而严重影响患者睡眠、休息、精神状态,降低其生活质量。心理健康方面较差的
原因可能是 PHN 患者长期遭受疼痛的折磨,疼痛在短时间内不能得到有效地控制,
极易诱发挫败感而进一步发展为恐惧感,最终导致一系列不良心理状态[99]。
2.2 PHN 患者疼痛信念情况
在疼痛信念方面,参与调研的患者 PBPI 总分中位数为 2.00,P25 和 P75 分别是
-7.00 和 8.00,四分位间距是 15.00,总体呈现负性疼痛信念。“感到疼痛很神秘”
和“认为疼痛会持续存在”维度的中位数分别是-2.00 和-2.50,正性信念明显。“认
为疼痛不可解除”和“自责感”维度的中位数分别是 2.00 和 2.00,负性信念明显。
分析其原因,可能与患者的文化程度不高,对于 PHN 这一疾病的认识不够充分有关。
文化程度相对较低,导致患者未能在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有效渠道寻求治疗,他们得
到的反馈往往有失偏颇和专业,容易形成对疾病的错误认知和错误理解。李香风[100]
等人的研究指出,疼痛信念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显著影响到患者的对疼痛认知。从文
献综述中发现,目前疼痛强度是我国慢性疼痛研究中最重要的指标[101]。近年来,一
些研究者将疼痛信念作为一个新的二级指标进行了研究,然而目前国内在疼痛信念
领域的研究还处于一个基础摸索阶段。随着 PHN 等慢性神经病理性疼痛发病率的不
断增加,患者的疼痛管理不仅仅单纯依赖于镇痛药物的作用,从认知的角度来看,
疼痛管理还依赖于患者自己的疼痛信念,这就要求医务人员通过相应的有效心理干
31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预方法,辅助病人重新建立对疼痛的正性认知,减弱其消极的疼痛信念,树立积极
的正性信念,从而提高生活质量。
2.3 PHN 患者负性情绪情况
焦虑、抑郁是老年人常见的负性情绪,亦是慢性疼痛患者最常见的心理状态。
在本研究中,负性情绪总的状况为(20.33±9.51)分,存在各种焦虑的患者共有 91
名,焦虑检出率为 48.9%,焦虑组量表得分为(8.69±6.43)分,存在各种抑郁的患
者共有 145 名,抑郁检出率为 78.0%,抑郁组量表得分为(11.63±5.52)分。既往
国内李珍[102]的研究中指出,PHN 病程超过一年的患者均存在中、重度抑郁。
Andrea[103]的研究显示,抑郁可以增加 HZ 和 PHN 的发病风险,而罹患 HZ 和 PHN
又会再次加重患者的抑郁情绪。分析其原因,焦虑抑郁通常受到年龄、心理、社会
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患者所承受的精神压力及工作、家庭、社会的负担直接影响
其心理状态。随着病情的发展,患者的身体疾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病情的严重程
度逐渐加深,病程逐渐加重,导致患者心理承受能力的恶化。久而久之,它最终会
导致焦虑和抑郁的出现和加重。针对这方面问题,医疗体系亟须建立包括门诊医生、
护士在内的有效的焦虑、抑郁诊治体系,提高医务人员对于患者负性情绪的重视程
度,加强综合医院非精神科医务人员对焦虑抑郁的识别能力,以使患者可以及早地
进行躯体和心理全方位多层次的全面治疗,有效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104]。医务人员
应与患者建立良好护患关系,积极引导患者倾诉不良情绪,促使其以乐观的心态面
对治疗,医疗机构可定时举办交流活动,邀请病愈的患者进行现身说法,提升患者
治疗信心[105]。
3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讨论
本研究对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进行单因素分析显示,不同的性别、年龄、教育
程度、家庭月收入、不同病程时限、有无合并其他疾病、目前疼痛程度、自责感、
焦虑、抑郁负性情绪对 PHN 患者生活质量有一定影响,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0.05)。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示,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目前
疼痛程度、自责感、焦虑和抑郁进入回归方程,该算式可以解释 86.72%的方差变异
(F=144.449,P=0.000),其中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目前疼
痛程度、自责感、焦虑和抑郁是影响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年龄、教育程
度、家庭月收入、病程时限、自责感、焦虑和抑郁是影响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独立
影响因素,P<0.05,具有统计学意义,以年龄(B=-1.631)和抑郁情绪(B=-2.293)
影响作用最为显著。
一般社会人口学方面,本研究显示,男性患者的生活质量低于女性患者。然而,
32
讨 论
目前国内外关于生活质量是否受性别影响的结论并不完全一致。此研究结果指出:
性别因素对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存在显著影响。可能的原因是:女性患者相比较男
性患者比较有耐心,其忍受和经历挫折的能力要强于男性患者[106],提示我们临床上
对于男性患者应该尤其注意生理和心理的变化,针对变化及时给予有效疏导。年龄
方面,不同年龄组的 PHN 患者有不同的生活质量评分,与年轻患者相比,老年患者
的生活质量得分越低,其生活质量水平越差。这与一般人群生活质量随年龄的变化
规律相似[107],与既往对于慢性疼痛患者、神经病理性疼痛患者、PHN 患者生活质
量的研究也基本一致。伴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个体的器官和功能日趋老化,出现
消化功能减退、记忆力减退、行动不便等,同时老年人的各方面能力开始减弱,对
老年慢性病患者的生理、心理、家庭、社会等方面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害[108]。伴发疼
痛的不断影响,给予患者一定程度的恶性刺激,生活质量下降得更为明显。研究提
示我们,针对不同年龄的患者关注点应该有所不同,针对年长的中老年患者应该及
时了解其各方面需求,给予及时疏导。教育程度方面,教育程度越高的患者生活质
量的得分反而越低,这与孙蕊[63]的研究不一致。可能是教育程度高的患者其对躯体
以及精神层面的要求越高,导致生活质量偏低有关系。家庭月收入方面,结果显示
生活质量与家庭月收入呈明显正相关关系。随着患者家庭经济收入的增高,其生活
质量明显提高,充分说明经济基础对于患者的重要性,这与饶利等人的研究结论不
尽相同[109],吴红艳等研究者[110]亦指出,经济收入是困扰患者就诊的重要影响因素
之一,医疗费用是影响老年人群生理健康的影响因素,医疗费用的负担会对经济状
况相对较差的老年患者产生严重影响,进而严重降低其生活质量。经济收入直接决
定患者在诊疗过程中的诊疗态度。不同病程时限方面,随着病程的增长,患者的生
活质量逐步变差,病程越长,对于患者的心理影响越大,心理状况越差。有无合并
其他疾病方面,单变量分析的研究结果表明,其他疾病患者的生活质量明显低于没
有其他疾病的患者(P < 0.05),表明其他疾病的存在与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分析其原因可能是由于 PHN 患者年龄 50 岁以上患者占到一半比
例,老年患者自身身体状态逐步下降,近些年,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以及甲
状腺疾病、妇科疾病的发病率和检出率不断提高,同时各疾病发病年龄逐步趋向年
轻化。糖尿病、高血压、肿瘤和其他基础疾病均增加 PHN 发生的风险,可能与这部
分患者的免疫功能异常、疱疹病毒侵袭神经导致的损伤更为严重、神经修复能力差
等原因与关[111]。尹玲[112]等研究显示,老年患者患有的慢性疾病种类越多,病情越
重,其生活质量也越差,与本研究结果一致。本调研还发现,大多数患有其他疾病
的患者由于长期疼痛而加重了先前的其他病症。因此,医务人员应该有机结合患者
的既往史和现病史,进一步加强老年患者慢性疾病的管理,对慢性疾病有效控制,
高效诊疗,促进康复,以改善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
33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疼痛强度方面,疼痛是 PHN 患者最明显和突出的临床表现,也是患者就诊的最
主要且最重要的原因。研究显示,患者的疼痛程度不同,其生活质量显著不同,重
度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明显低于轻中疼痛患者,目前疼痛程度中,疼痛程度与患者
的生活质量呈明显负相关关系,提示疼痛程度是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重要影响因
素,这与 vetter[113]等人的研究结果相似。Forbes[114]等人研究发现疼痛评分在 5 分以
上 PHN 患者,其机体各方面状况更差,生活质量得分愈低。其原因可能是:随着患
者疼痛程度的不断加重,其日常生活自理能力愈发受限,导致患者无法独立顺畅地
进行各项活动。与此同时,疼痛的日益加重,患者对家属更加依赖,心理负担不断
恶化,焦虑抑郁不良情绪日渐增加,继而其生活质量状况必然会每况愈下。因此,
在临床工作中,护士不仅要积极配合医生对患者进行多层次全方位的治疗,还要寻
求一系列有效的心理层面的疏导措施来缓解患者的疼痛症状,改善其生活质量。
疼痛信念方面,相关的研究表明:既往产生过疼痛经历的患者,其会采取一定
的行为应对方式来缓解疼痛,其如何看待疼痛,采取如何的应对方式以及呈现的心
理状态等方面受患者疼痛信念的直接影响。本研究中大多患者具有负性疼痛信念,
其中得分较高的两个维度分别为“认为疼痛不可解除”和“自责感”,说明 PHN 患
者的负性疼痛信念主要表现为对持续性疼痛的错误认识和将疼痛归咎于自己,认为
是自身的问题导致疼痛的发生的错误认知,其疼痛信念有待进一步改善。分析其原
因,一方面,患有 PHN 的患者普遍文化程度较低,对 HZ 和 PHN 没有足够的知识
和储备,具体的专业知识不够。患者的疾病病程超过一个月,疼痛持续时间甚至更
长,在疾病的早期未能正确有效的采取干预措施,疼痛缓慢地由急性疼痛演变为慢
性疼痛,持续时间更长,会给患者一种“认为疼痛不可解除”“疼痛是我自己造成
的”的错误认识。有研究证实,患者的身体遭受持续的疼痛,容易导致患者对自身
疼痛的误解,认为自己的疾病无法治愈,从而形成悲观消极的疼痛信念[115]。另一方 面,疼痛诊疗医学近些年刚刚兴起,发展水平较低,目前医护人员疼痛方面的整体
认知水平还比较落后,获取疼痛相关知识的途径有限,严重影响了医务人员对疼痛
的全面整体掌握。因此,患者很少得到专业的疼痛指导,他们可能通过非专业手段
获得错误的认知,从而对疼痛产生错误的信念。因此,医务人员应当根据患者实际
的知识体系,积极讲解疼痛的基本知识,加强内容教育,解除疼痛病人的困惑。疼
痛是一种有害的刺激,会使患者产生不适、不愉快的感觉、焦虑等负面情绪,提高
疼痛意识,采取积极的应对策略,是有效控制疼痛的前提和保证。患者存在负性疼
痛信念,就会导致其以消极的应对策略来认知疼痛,从而潜意识中会增加疼痛强度,
因此,提高患者对疼痛的理解是非常重要的。
 焦虑抑郁负性情绪方面,慢性疼痛不但在生理层面对患者产生影响,还会逐步
上升至心理层面,引发不良负性情绪。相关研究显示,心理状态与慢性疾病密不可
34
讨 论
分[116]。本研究中,焦虑的阳性检出率为 48.9%,高于研究者黄琳[48]对于社区慢性疼
痛老年人焦虑检出率为 30.5%的结论,可见 PHN 患者的负性情绪状况更加严重和亟
待解决。本研究结果还显示,焦虑、抑郁负性其情绪与 PHN 患者生活质量之间呈负
相关关系,抑郁焦虑负性情绪可以作为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预测变量。负性情绪对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具有明显影响,研究者 Schug[117]通过研究发现,患有焦虑或抑
郁的 PHN 患者,及时有针对性地疏导缓解其不良情绪对缓解 PHN 症状改善生活质
量具有良好的效果。因此,临床工作人员应加强对 PHN 患者的心理护理,减轻患者
的抑郁焦虑和其他不良情绪,在日常生活中与他们沟通,了解 PHN 患者的心理健康
状况,选择正确有效处理慢性疼痛的方法,重点加强对老年人的心理健康教育,做
好心理咨询工作,使其对慢性疼痛有正确的认识和理解,鼓励患者以积极的态度应
对慢性疼痛,进一步提高生活质量。
4 PHN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的相关性分析
对PHN患者疼痛信念总分及四个分维度得分、负性情绪总分及两个分维度得分
和生活质量总分之间进行Spearman等级相关分析显示,PHN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
绪与生活质量得分均具有相关性。患者负性疼痛信念越明显,其生活质量得分越低。
患者负性信念越明显,患者生活质量越差。患者的疼痛信念评分越高,患者负性情
绪越明显。因此临床上应根据三者之间相关性情况对患者实施多维度、全方位的治
疗和护理,以达到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目的。
5 PHN患者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中的中介效应分析
本研究发现,PHN 患者的疼痛信念影响了其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的关系,
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存在部分中介作用,中介作用的效果量为
14.67%,即疼痛强度对生活质量起直接效应,疼痛强度又通过疼痛信念对生活质量
起间接效应。疼痛强度越明显,其疼痛信念越差,生活质量越低。分析其原因,疼
痛强度明显的患者,其对疾病的看法较为负面,容易引发更多负性疼痛信念,从而
导致患者出现过度紧张、睡眠障碍等问题,降低患者生活质量。因此,临床上有必
要制定以干预疼痛信念为手段的诊疗措施,提高患者的正性疼痛信念,以减弱疼痛
强度对于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进而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通过研究发现,改善PHN患者的生活质量,需要通过社会、医院和个人三方的
共同努力。社会层面,国家应稳步增加人群收入,优化医疗资源配置,继续完善医
疗保障体制,切实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医院层面,积极做好疾病的早期预防
与诊疗,争取早期准确诊断HZ,积极防治PHN的发生,通过多学科联合,提高PHN
的诊断和治疗,从而改善PHN对于患者生理功能的损害。同时,医务人员应根据就
诊PHN患者的年龄、教育程度等的不同给予不同的宣教,根据疼痛信念、负性情绪
35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与生活质量之间的相关性关系和疼痛信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的中介作用积
极开展各项工作,提高其对自身疾病的认识,树立正确的疼痛信念,提高其心理功
能,以期达到协同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目的。个人层面,患者应通过多信息渠道加
强对PHN以及疼痛相关的认识,保持积极向上的良好心态,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
相信在社会、医院以及个人的共同努力下,PHN患者的生活质量会得到有效提高。
36
讨 论
结 论
(1)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处于较差水平。年龄、教育程度、家庭月收入、病
程时限、自责感、焦虑和抑郁是影响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独立影响
因素,其中抑郁情绪和病程时限对其影响较大。
(2)PHN 患者的疼痛明显,以中重度疼痛为主。
(3)PHN 患者总体呈现负性疼痛信念。
(4)PHN 患者存在严重的负性情绪问题,焦虑和抑郁的阳性率高。
(5)PHN 患者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三者之间具有相关性,疼痛信
念在疼痛强度和生活质量之间存在部分中介作用,医务人员需全方位综合考虑制定
诊疗护理方案,对改善其生活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37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本研究的创新性与局限性
1 本研究的创新性
(1)本研究尝试将疼痛信念和负性情绪两个新变量引入用于研究 PHN 患者生
活质量的现状,目前尚无相关的文献报道。
(2)本研究调研了 PHN 患者的一般情况、疼痛信念、抑郁焦虑负性情绪以及
生活质量的现状,探讨了生活质量的相关影响因素,对疼痛强度、疼痛信念、负性
情绪与生活质量之间的相关性进行了阐述,为提高 PHN 患者的生活质量提供了相关
理论依据。
2 本研究的局限性
(1)由于课题研究多方面的制约,本研究只纳入了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三院区疼
痛诊疗科门诊 PHN 患者进行问卷调查,并不一定能够全面地代表一个城市或者地区
的情况,后续的研究争取在扩充样本量,丰富研究区域和范围,使研究结论更具有
全面性和代表性。
(2)本研究中共采取了六个量表,被调研的题目大部分为主观题,可能会对结
果产生一定的偏移,今后的研究会尽量选取相对客观的指标进行研究,以减少结果
偏移。
(3)本研究只探讨了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一部分影响因素,未对其他诸如睡
眠以及社会支持系统等相关性因素进行分析,后续的研究会概括更多的影响患者生
活质量因素进行分析和探讨。
(4)本研究现阶段未能对患者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今后研究会根据疼痛信念
和负性情绪二者与生活质量的关系,对 PHN 患者制定一些有效的干预措施,以达到
减少患者负性信念和负性情绪,改善和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38
参考文献
参考文献
[1] 廖宇良,肖礼祖.肠道菌群紊乱与带状疱疹发病相关性研究进展[J].中国疼痛医学杂
志,2019,25(3):221-224.
[2] Forbes HJ,Bhaskaran K,Thomas SL,et al.Quantification of risk factors for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herpes zoster patients,a cohort study[J].Neurology,2016, 87(1):94-102.
[3] Mallick Searle T,Snodgrass B,Brant JM.Postherpetic neuralgia:epidemiology pathophysiology and
pain management pharmacology[J].Multidiscip Health,2016,9:447-454.
[4] Yawn BP,Gilden D.The global epidemiology of herpes zoster[J].Neurology,2013,81(10):928-930.
[5] 费勇,姚明,黄冰,等.带状疱疹神经痛的序贯治疗[J].中华医学杂志,2018,98(8):561-564.
[6] 皇甫佳欣,沈德新.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中西医治疗进展[J].中国医药导报,2020,17(12):
65-68.
[7] 黄佳彬,杨少敏,孙武平,等.短时程脊髓电刺激对不同病程带状疱疹性神经痛的疗效分析[J].中
国疼痛医学杂志,2019,25(10):749-757.
[8] Keating G M.Shingles(Herpes Zoster)Vaccine(Zostavax):A Review in the Preventio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J].Biodrugs.2016,30(3):243-254.
[9] 黄玮,戴若以,顾小红.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命质量研究[J].华西医学,2017,32(8):
1203-1207.
[10] Robert W.Johnson,Marie,et al.Herpes zoster epidemiology,management and disease in Europe:
a multidisciplinary perspective[J].Clinical Review,2015,3(4):109-120.
[11] 路华杰,赵焰.星状神经节阻滞对上肢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病人康复效果观察[J].中国疼痛医学
杂志,2019,25(12):956-959.
[12] 党莎杰.卫文博,卫凌.普瑞巴林联合 B 超引导胸椎旁神经阻滞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 30 例[J].
安徽医药,2020,24(6):1117-1120.
[13] Bricout H,Perinetti E,Marchettini P,et al,Burden of herpes zoster associated chronic pain in
Italian patients aged 50 years and over(2009-2010):a GP-based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BMC
Infect Dis.2014:14:637.
[14] 聂会勇,卜岗,申晓东,等.综合评价度洛西汀联合脉冲射频对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治疗效果[J].
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2019,33(11):1269-1273.
[15] Theresa MS,Brett S,Jeannine B.Postherpetic neuralgia:epidemiology,pathophysiology and pain
management pharmacology[J].Journal of Multidisciplinary Health care,2016,9:447-454.
[16] 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诊疗共识编写专家组.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诊疗中国专家共识[J].中国疼痛
医学杂志,2016,22(3):161-167.
[17] Kim HJ,Ahn HS,Lee JY,et al.Effects of applying nerve blocks to prevent post herpetic neuralgia
39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in patients with acute herpes zoster: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nalysis.[J].Korean Pain,
2017,30(6):3-17.
[18] Alicino C,Trucchi C,Paganino C,et al.Incidence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tic neuralgia
in Italy:Results from a 3-years population-based study[J].Hum Vaccin Immunother,2017,13
(2):399-404.
[19] 高崇荣,樊碧发,卢振和.神经病理性疼痛诊疗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662-671.
[20] 龙浩,李志鹏,艾龙,等.皮内注射联合口服药物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临床观察[J].中国疼
痛医学杂志,2020,26(3):232-236.
[21] 王虹桥,薛朝霞.干扰素 a 用于椎旁神经阻滞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临床疗效[J].中国疼痛
医学杂志,2020,26(3):191-195.
[22] Van Hecke O,Austin SK,Khan RA,etal.Neuropathic pain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a systematic
review of epidemiological studies[J].Pain,2014,155:654-662.
[23] Yang F,Yu S,Fan B,et al.The Epidemiology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China:
Results from a Cross Sectional Study[J].Pain,2019,8(2):249- 259.
[24] 张爱民,蒋宗滨,周增华,等.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模型小鼠脊髓的自噬变化[J].中国康复医学杂
志,2018,33(3):286-291.
[25] 王玉梅,张艳.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发生机制及危险因素研究进展[J].中医临床研究,2017,9
(21):62-64.
[26] 申海燕,袁燕,孙灿林,等.神经阻滞疗法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研究进展[J].中国疼痛医学
杂志,2017(1):59-63.
[27] 华敏,殷琴,刘贝,等.EAAT2 基因多态性对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病人疼痛敏感性的影响[J].中国
 疼痛医学杂志,2020,26(1):41-47.
[28] 金文娟,朱银银,王婷婷.暗示性心理干预模式对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疼痛程度的影响研究
 [J].当代护士,2020,27(18):127-130.
[29] 翟志超,刘思同,李慧莹,等.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治疗研究进展[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6,22(1):
55-58.
[30] Werner RN,Nikkels AF,Marinovi B,et al.European consensus-based Guideline on the
 Management of Herpes Zoster guided by the European Dermatology Forum(EDF)in cooperation
 with the Europe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and Venereology(EADV),Part1:Diagnosis [J].Eur
 Acad Dermatol Venereol,2017,31(1):9-19.
[31] Cabrera César E,Fernández Aguirre MC,Vera Sánchez MC,et al.Pneumothorax Due to Radio
 frequency Ablation for Postherpetic Neuralgia[J].Arch Bronconeumol,2018,54 (1):47-48.
[32] 刘沛燕.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治疗研究进展[J].中医临床研究,2019,11(29):121-125.
[33] Finnerup NB,Attal N,Haroutounian S,et a1.Pharmactherapy for neuropathic pain in adults:a
40
参考文献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Lancet Neurol,2015,14(2):162-173.
[34] 罗雅幸,李兴志.脉冲射频联合臭氧治疗带状疱疹后三叉神经痛 19 例疗效观察[J].中国皮肤性
病学杂志,2017,31(7):754-756.
[35] 侯靳,郭安梅,张少勇,等.脉冲射频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临床效果的系统评价[J].中国疼痛
医学杂志,2018,24(6):421-428.
[36] Luo WJ,Yang F,Yang F,et al.Intervertebral Foramen Injection of Ozone Relieves Mechanical
Allodynia and Enhances Analgesic Effect of Gabapentin in Animal Model of Neuropathic
Pain[J].Pain Physician,2017,20(5):673-685.
[37] 施佳君,刘桂珍.针灸治疗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研究进展[J].河北中医,2018,40(6):946-950.
[38] 张万云,贺纯静.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治疗进展[J].临床皮肤科杂志,2019,48(11):710-713.
[39] Dooling K L,Guo A,Patel M,et al.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for use of herpes zoster vaccines[J].MMWR,2018,67(3): 103-108.
[40] 李育婷,李业贤,郭姝婧,等.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治疗研究进展[J].实用老年医学,2020,34(1):
10-13.
[41] 林莘莘,林民毅,林开兴.超声引导下改良脉冲射频星状神经节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J].中国
疼痛医学杂志 2020,26(5):385-388.
[42] Yu SY,Fan BF,Yang F,et al.Patient and economic burdens of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China[J].Clinicoecon Outcomes Res,2019,11:539-550.
[43] 陈盼,肖礼祖.带状疱疹性神经痛病人的焦虑与激素水平研究现状[J].中国疼痛医学杂
志,2018,24(5):378-382.
[44] Mizukami A,Sato K,Adachi K,et al.Impact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on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Japanese adults aged 60 years or older:Results from a
 Prospective,Observational Cohort Stud[J].Clinical Drug Investing,2018,38(1):29-37.
[45] Takao Y,Okuno Y,Mori Y,et al.Associations of Perceived Mental Stress,Sense of Purpose in Life,
 and Negative Life Events With the Risk of Incident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The SHEZ Study[J].Am J Epidemiol 2018,187(2): 251-259.
[46] 宋雨嫦,赵梦遐,孔令磷,等.社区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调查研究[J].医学信息,2019,32
(02):135-138.
[47] Liang Y,Wu W.Exploratory analysis of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the empty-nest elderly
 in rural China:An empirical study in three economically developed cities in eastern
 China[J].Health Quality Life Outcomes,2014,12(12):59.
[48] 黄琳,刘琴,刘月.成都市社区慢性疼痛老年人生活质量的现况研究[J].临床护理杂志,2018,17
(2):8-10.
[49] 吴明柯,胡泊,郭晓萱.老年患者慢性疼痛接受对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7,
41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37(9):2301-2303.
[50] 朱浩良.社区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社会支持、自我效能与生活质量的关系研究[J].中国卫生产
业,2016,36(6):193-195.
[51] 罗冰.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疼痛接受度对生活质量的影响[J].护理学杂志,2016,31(13):17- 20.
[52] 周围神经病理性疼痛中国专家共识编委会.周围神经病理性疼痛诊疗中国专家共识[J].中国
疼痛医学杂志,2020,26(5):321-328.
[53] Mauskopf J,Austin R,Dix L,et a1.The Nottingham Health Profile as a measure of quality of life
in zoster patients:convergent and discriminant validity[J].Qual Life Res,1994,3(6):431-435.
[54] Ma SM,Ni JX,Li XY,et al.High-frequency repetitive trans 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reduces
pain in postherpetic neuralgia[J].Pain Med,2015,16(11): 2162-2170.
[55] Oster G,Harding G,Dukes E,et a1.Pain,medication use,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older person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results from a population based survey[J].Pain,
2005,6(6):356-363.
[56] Poulin PA,Romano HC,Rahbari N,et al.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indfulness,pain intensity,
 depression and quality of life among cancer survivors living with chronic neuropathic pain
 [J].Supp Care Can,2016,24(18):24-29.
[57] Seo,Kim,Hee S,et al.Effectiveness of continuous epidural analgesia on acute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A retrospective study[J].Medicine,2018,97 (5):e9837.
[58] Schlereth T,Heiland A Breimhorst M,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pain,central sensitization and
 anxiety in postherpetic neuralgia[J].Pain,2015,19(6):193-201.
[59] Parsons B,Pan X,Xi L,et al.Whalen E.Comparison of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pregabalin
 for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Chinese and international patients[J].Journal of pain research,2
 018,11:1699-1708.
[60] 王家双,包佳巾,魏星,等.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临床调查.[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1,17(4):
198-200.
[61] Weinke T,Glogger A,Bertrand I,et a1.The societal impact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on patients,life partners,and children of patients in Germany[J].Scientific World Journal,
 2014,7(4):96-98.
[62] 宋学军,樊碧发,万有,等.国际疼痛学会新版疼痛定义修订简析[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20,
26(9):641-644.
[63] 孙蕊.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影响因素的调查[J].锦州医科大学学报,2018,39(5):71-74.
[64] 白雪,郭蕾蕾.老年慢性疼痛患者自我效能与自我护理能力的相关性研究[J].解放军预防医学
 杂志,2017,35(6):674-677.
[65] 郭振友,黄情,黎亚滔,等.桂林市社区老年人生活质量评价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老年学杂志,
42
参考文献
2016,36(1):167-170.
[66] 陈国良,丛梅,王梅,等.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及其相关因素分析[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5,
21(7):524-528.
[67] 许杰茵,花莲英,谢宝花,等.创伤骨科病人疼痛信念与疼痛应对策略相关性研究[J].全科护
理,2018,16(20):2444-2446.
[68] 郝素娟,吴敏,杨菊英,等.老年癌痛病人疼痛信念与口服阿片类药物依从性的调查研究[J].护
理研究,2019,33(22):3975-3978.
[69] 陈国良,王梅,路桂军,等.慢性疼痛患者焦虑、抑郁状况调查及相关因素分析[J].中国疼痛医学
杂志,2014,20(4):226-230.
[70] 张海波.慢性疼痛患者疼痛相关因素的调查与心理干预研究[D].太原:山西医科大学,2014:4
[71] 安传勤,刘跃晖,慢性疼痛病人生活质量的研究进展[J].护理研究,2017,31(1):259-262.
[72] 李静,孙婷,孙雪芹.疼痛信念及相关评估工具的研究进展[J].齐鲁护理杂志,2016,22(14):
49-51.
[73] 杨艳.对焦虑抑郁症患者进行综合护理对其负性情绪的影响[J].当代医药论丛,2018,16(3):
219-220.
[74] 刘稳.老年慢性患者家庭照顾者生活质量及影响因素研究[D].河南:河南大学,2019:3.
[7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Report of the WHO meeting on the assessment of quality of life in
health care[Z].Geneva,WHO,1991.
[76] 倪平,陈京立,刘娜.护理研究中量性研究的样本量估计[J].中华护理杂志,2010,45(4):378-380.
[77] 卢一慧,童莺歌,柴玲,等.评估型和诊断型神经病理性疼痛量表的研究进展[J].全科护理,
2019,17(33):4134-4137.
[78] 梅立娟,臧宇家,许冰,等.疼痛评估在该院护理中的新进展[J].中国卫生产业,2018,15(16):
32-33,35.
[79] 高丽萍,陈典璇,韩富莲,等.中文版简明疼痛量表在癌症患者中内在一致性和重测信度分析[J].
 军医进修学院学报,2010,31(10):1009-1011.
[80] 杨文玉,蒋莉莉.口腔癌患者癌痛水平与疼痛信念的相关性研究[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6,33
(18):14-17.
[81] 刘宇,史铁英,姜桐桐.慢性疼痛患者疼痛信念的研究进展[J].中国护理管理,2018,18(11): 1549-
1553.
[82] 李田园,潘琦,张梅,等.应用医院用焦虑抑郁量表探讨住院 2 型糖尿病患者焦虑抑郁的发生风
 险[J].中国糖尿病杂志 2019,27(9):671-676.
[83] Santos E,Coutinh E,Moreira I,et al.Epidemiology in Northern Portugal:Frequency estimates
 and clinical epidemiological distribution of cases[J].Muscle Nerve,2016,54:413-421.
[84] 万俊刚.医院焦虑和抑郁量表在综合性医院住院病人中应用的信度和效度分析世界[J].最新
43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医学信息文摘,2018,18(54):55-56.
[85] Salim S,Yami M,Alwi I,eta1.Validity And Reliability of the Indonesian Version of SF-36
Quality of Life Questionnaire on Patients with Permanent Pacemakers[J].Acta Med Indones,
2017,49(1):10.
[86] 龚晓妍,赵岳,魏力,等.SF-36 量表应用于天津市滨海新区职业人群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天津
医科大学学报,2019,25(4):408-411.
[87] Weitzman D,Shavit O,Stein M,et a1.A population based study of the epidemiology of Herpes
Zoster and its complications[J].Infect,2013,67(5):463-469.
[88] 王家双.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临床诊疗中国多学科专家共识解读[J].实用疼痛学杂志,2016,
12(2):139-142.
[89] Sato K,Adachi K,Nakamura H,et al.Burden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Japanese adults 60 years of age or older:Results from an observational,Prospective,physician
practice-based cohort study[J].Dermatol,2017,44(4):414-422.
[90] 李运明,谭映军,吴凡,等.某三级甲等综合医院门诊患者流行病学特征调查[J].重庆医学, 2016
(10):1418-1420.
[91] 于海燕,徐军,杨华,等.不同健康教育对不同文化程度的社区 2 型糖尿病患者的干预效果评价
[J].中国全科医学,2011,14(31):3633-3635.
[92] 陈艳,郑艳,庄凤娟,等.十堰市 3 个社区老年人慢性疼痛现状及影响因素[J].职业与健康, 2018,
34(5):689-692.
[93] 韩志琰.基于医疗服务分流的农村医疗机构住院患者就医选择行为及满意度研究[D].山东大
学,2012.
[94] Kawai K,Gebremeskel BG,Acosta CJ.Systematic review ofincidence and complications of herpes
 zoster:towards a global perspective[J].BMJ Open,2014,4(6):e004833.
[95] Friesen KJ,Dan C,Falk J,et al.Cost of shingles: population based burden of disease analysis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J].BMC Infect Dis, 2017, 17(1):69.
[96] 热娜古丽.艾合买提,护理干预对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治疗效果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世界
 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17(37):210-213.
[97] 魏博,邵燕琪,毛善英,等,神经内科门诊神经病理性疼痛患者临床调查[J].浙江大学学报(医学
 版),2014,1(12):89-93.
[98] 尹玲.社区老年慢性病对生活质量的调查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17(29):
107-108.
[99] 刘金凤,王军杰,护理干预在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治疗中的效果研究[J].中国社区医
 师,2021,37(6):155-156
[100] 李香风,赵红.疼痛应对策略测量工具的研究概况[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0.16(6):357-360.
44
参考文献
[101] 魏建梅,刘韦辰,王志剑,等.疼痛评估管理指标提高疼痛评估完整率的临床应用[J].中国疼痛
医学杂志,2021,27(4)282-286.
[102] 李珍,饶贵优,雷兴,等.抑郁对带状疱疹后神经痛发生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生,2020, 58(23):
107-109.
[103] Andrea L,Fanette B,Philippe G,et al.Herpes zoster:Family history and psychological stress
Case control study[J].Journal of Clinical Virology,2012,55(2):153-157.
[104] 姜玉莲,王东,温秀莲,等.2015 年综合医院 564 例内科住院病人焦虑抑郁调查[J].实用预防医
学,2016,23(12):1479-1481.
[105] 贾满然,程序化疼痛护理干预对带状疱疹神经痛患者疼痛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皮肤病与性
病[J].2020,42 (2):275-276.
[106] 周晓娟,张新宇.住院老年慢性病患者生活质量影响因素的研究进展[J].中华现代护理杂
志,2019,25(2):257-260.
[107] 沈郁淇.山东省老年人生命质量评价及影响因素研究[D].潍坊医学院,2015.
[108] 张蜜,刘芳.老年人生活质量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 18(68):
90-91.
[109] 饶利,吴海燕,王红.不同经济状况老年人群护理需求相关分析[J].四川医学,2017,38(9):
1097-1100.
[110] 吴红艳,宋春燕,谭璇,戴红梅,陈冬萍.慢性疼痛病人疼痛困扰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护理
 研究,2018,32(15):2359-2364.
[111] Srivastava SK,Ramana KV,Bhatnagar A.Role of reductase and oxidative damage in
 diabetes and the consequent potential for therapeutic options[J].Endocr Rev,2005,26(3):380.
[112] 尹玲.社区老年慢性病对生活质量的调查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17(29):
 107-108.
[113] Vetter T R.A primer on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chronic pain medicine[J].Anesth
 Analg,2007,104(3):703-718.
[114] Forbes HJ,Thomas SL,Smeeth L,et al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isk factors for
 postherpetic neuralgia[J].Pain,2016,157(1):30-54.
[115] 韩莉丽,陈江涛,康伟等.关怀型病房的构建对骨巨细胞瘤化疗患者心理特征、睡眠障碍及疼
 痛信念的影响中国医药导报 2018,15(32):135-138
[116] Lai F T T,MA T W,HOU W K.Multimorbidity is associated with more subsequent depressive
 symptoms in three months:a prospective study of community-dwelling adults in Hong Kong[J].
 Int Psychogeriatr,2018:1-5.DOI:10.1017/S1041610218001916
[117] Schug SA,Parsons B,Almas M,et al.Effect of concomitant pain medications on response to
 pregabalin in patients with postherpetic neuralgia or spinal cord injury-related neuropathic pain[J].
45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Pain Physician,2017,20(1):E53.
46
综 述
综 述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进展
疼痛,是一种与实际的或潜在的组织损伤相关的,包括了感觉、情感、认知和
社会成分的疼痛体验[1] 。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国际疼痛学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Pain,IASP)特别专家小组,在2020年7月16日,对“疼
痛”(Pain)进行了从新定义:“Pain is an unpleasant sensory and emotional experience
associated with, or resembling that associated with, actual or potential tissue damage”,
该定义在第一时间发表在疼痛医学领域核心学术期刊PAIN上,这是自1979年以来全
世界范围内对使用中的疼痛定义的第一次修订,意义重大。我国疼痛学相关专家将
其中文翻译为:疼痛,是一种与实际或潜在组织损伤相关的,不愉快的感觉和(或)
情绪情感体验,或与此相类似的经历[2]。
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不断进步,人们的日常生活、工作和工作方式也不断变
化,医学模式已经逐渐被“生物-心理-社会”的三维度现代医学模式所替代,身心
健康情况优劣和生活质量的状态好坏已逐渐引起了公众的关注。长期剧烈的疼痛不
仅会给患者带来身体上的疼痛不适,还会严重影响到患者的平常生活及其他各个方
面,进而引发患者产生诸如焦虑、抑郁等相关一系列的不良情绪。与此同时,这些
负面情绪,会使患者过于关注身体症状,从而加重病情,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3]。
近年来,疼痛、抑郁、焦虑、负性情绪以及继发于疼痛的生活质量问题受到医学界
的广泛关注,慢性疼痛和神经性疼痛患者的心理和生活质量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广泛
关注。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Postherpetic neuralgia,PHN)是一种典型的慢性疼痛,
是目前临床上最常见、最典型的神经性疼痛之一。其伴随的疼痛十分剧烈,疼痛持
续时间又相对漫长,常常伴有焦虑和(或)抑郁等相关负面情绪。本文综述了目前
国内外对PHN的诊断和治疗,阐述PHN等慢性疼痛患者目前的生活质量的状态及其
影响因素,为增强患者正性疼痛信念,改善负性情绪,提高生活质量提供相应的理
论依据。
1.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概述
1.1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定义
1994年,IASP对PHN这一疾病进行了明确定义,PHN是机体在感染水痘-带状疱
疹病毒引起急性疱疹治愈后,在其皮肤受损损处所遗留下的慢性、持续性疼痛[4]。
原发性VZV感染后,水痘出现或无明显临床表现[5],等到某一时期机体免疫力下降
时,病毒被再次激活,然后复制,侵入背根神经节和皮肤[6],引起周围神经病变和
47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局部皮肤炎症改变,即带状疱疹(Herpes Zoster,HZ)[7],其临床表现为簇状集束
性疱疹,伴有或不伴有不同程度和性质的瘙痒和疼痛症状[8]。PHN是HZ最常见和最
严重的并发症[9-10]。然而,IASP并没有具体说明皮疹出现后的时限,即未明确指出
从皮疹出现后多长时间为界限可定义为PHN,大量的前人文献发现,不同的国家和
研究者对PHN有不同的定义。一些学者将PHN定义为HZ在愈合后一个月仍然持续存
在神经痛的情况[11],其在HZ患者中的发生率约为5%-30%[12],有学者认为皮疹痊愈
三个月后局部疼痛仍存在称为PHN[13-14],其发生率约为10%-20%,也有一部分学者
认为,HZ皮疹治愈6个月以上才能被称之为PHN[15],发病率约为7%-27%[16]。2016
年,我国著名神经病理性疼痛专家于生元教授领衔国内数十名神经病理疼痛领域专
家组建了我国“PHN诊疗共识编写专家组”,编写完成了《PHN中国专家共识》,
文中明确定义HZ皮疹痊愈1月及以上的疼痛称为PHN[17],目前我国的研究大多认同
这一定义[18]。
1.2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流行病学特点
PHN是目前临床上公认的最为常见且最为典型的神经病理性疼痛(Neuropathic
pain,NeP)之一[19-20]。有研究表明,9%-34%的HZ患者会发生PHN,并且当年龄高
于50岁及以上时,HZ继发PHN的发病率高达25%-50%[21],年龄超过60岁的HZ患者
有65%会发生PHN,年龄高于70岁时PHN的发生率超过75%[22],据相关统计,PHN
老年人中较为常见,HZ和PHN两者的发病率以及患病率均有伴随年龄增长而不断上
升的趋势[23]。年龄越大,PHN发病率越高,全球范围内,年龄在60-65岁年龄组的人
群中,其PHN的发病率约在20%左右,年龄超过80岁以上的人群,PHN的发病率在
30%以上[24]。根据荟萃分析显示,PHN的年发病率为3.9-42.0/10万人[25]。国内相关文
献及调研资料显示,就诊于国内城市医院皮肤科、神经内科和疼痛诊疗科的40岁以
上的门诊患者中,HZ的总患病率为 7.7%,PHN 的发病率约为 29.8%[26],根据相关
资料数据估计显示我国目前约有400万的PHN患者[17]。
1.3 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诊疗现状
1.3.1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产生机理
现阶段,对于PHN的发生机制以及PHN引发疼痛的机制尚不完全明确[27],公认
的理论是:神经的可塑性是PHN得以临床产生的基础[10]。相关的基础研究显示:外
周的敏化、中枢的敏化、神经的炎性反应、病毒的持续复制以及去传入机制可能与
PHN的产生有关[28-29],但均不明确。
1.3.2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临床表现
PHN的临床表现亦复杂多样,主要是一种自发或诱发类型的疼痛综合征[30-31],
48
综 述
具体可表现为诸如刀割、灼烧、针刺、电击、撕裂样等各种性质的皮损区异常剧烈
疼痛,以及患区内明显神经损伤后导致的痛觉过敏、痛觉超敏、自发痛、触诱发后
疼痛以及感觉异常等症状,如痒感、抽动或其不适感[32-33]。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可
发生于身体的任何部位,单侧胸部是目前临床上最常见的部位,占50%左右,其次
为头面颈部、腰部等位置,PHN的疼痛部位一般情况下大于发生皮疹的区域,也会
有一小部分的患者会同时伴发两侧或多侧部位或(和)肢体的疱疹。
1.3.3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诊断
目前,PHN的临床诊断相对明确,通过患者既往罹患HZ病史以及目前存在的临
床表现即可进行明确诊断,一般不需要其他辅助检查。
1.3.4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治疗
目前,临床上对于PHN的治疗的方式主要有三种,即药物治疗、介入微创治疗
以及一些其他治疗方案[34-35]。在药物治疗方面,2015年,国际疼痛学会神经病理性
疼痛特别兴趣小组[36]作出相对权威性指导意见:以普瑞巴林胶囊、加巴喷丁胶囊等
为代表的钙通道调节制剂、以阿米替林等为代表的三环抗抑郁用药以及5%利多卡因
贴剂为主,二线用药则主要以曲马多、阿片类药物为主。介入微创治疗,主要分为
神经介入技术和神经调控技术两大类方式[37-39]。其他的治疗方案还包括中医针灸治
疗、中药治疗、针刺治疗、臭氧治疗等治疗方式[40-41]。微创介入治疗方面,主要分
神经介入技术和神经调控技术两种方式。
目前临床上治疗PHN,要求遵循“尽早、足量、足疗程、联合”的原则[42],然
而目前的医疗水平下,对于大多数患者来说,这都是一个长时间并且十分痛苦的过
程。如何在短时间内尽早高效地降低疼痛,相对有效地缓解因疼痛而引发的情绪问
题,改善PHN患者的生活质量,是目前绝大大部分治疗的主要目的,然而临床上目
前尚未十分有效的治疗方案[43]。部分研究报道显示HZ疫苗有一定的效果[44],然而没
有足够证据表明其能有效预防PHN的发生,因此疫苗有效的镇痛和治疗是十分有限
的[45]。
2.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测评工具
生活质量(Quality of life,QOL),是一种多学科定义,是衡量个体身心健康
和医疗保健服务的一个关键评价指标[46]。1991年,世卫组织下设的研究小组将生活
质量定义为:处在差异文化价值体系中的人群,感受与之所关注事情相关的目标、
标准和生活条件,此外,他们还强调对自己价值观和自我实现的认识,以及对工作
责任和社会发展质量的认识[47]。生活质量最初隶属于社会心理学的定义,它作为与
身心健康有关的生活质量被引入到医学领域中,被叫作与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主
要是评估个人生理,心理状态和社会意识形态的三个层次,即健康质量。其基本内
49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容主要包括生理状况、心理状况、社会状态等方面的内容。现阶段,有许多用于患
者生活质量的评估工具,并且各种专业的生活质量评估量表也各不相同,慢性疼痛
患者生活质量的主要评估量表包括以下五个。
2.1 SF-36 健康调查简表
SF-36是由美国医学结局研究小组在上世纪80年代开发研制的,用于描述与健康
相关的生活质量的量表,它被广泛认为是测量生活质量的标准化工具,是临床研究
中最常被采用的标准化测量工具之一[48-49]。SF-36是一个简短的调查表,含有8个维
度、36个条目,其中一般健康状况、躯体疼痛、生理机能和生理职能维度隶属于身
体健康层面,精神健康、精力、社会功能和情感职能隶属于心理健康层面。另外还
有健康变化作为一项单独的条目供研究者进行参考。各维度介于0分-100分,八维度
总平均得分即患者生活质量得分,用来反映被调研者的生活质量状态。分数越高,
说明身心功能损伤越轻,生活质量越好,具体是:总分<70为差,70-80为一般,>
80为良好。目前,该量表作为一种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分辨率和灵敏度的通用生活
质量评估量表,已被世界上许多国家所认可,并且被广泛临床用于监测人们的健康
状况、各类治疗疗效评价、某些慢性疾病患者的健康状况监测等,文献显示,目前
已经有十多个国家以及地区的研究人员根据自身人群特征计算优化了常模。我国的
方积乾对SF-36进行了汉化,完善了我国一般人群的常模,通过运用其对慢性疼痛患
者的生活质量进行测评,证实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2.2 SF-12 健康调查简表
SF-12 是 SF-36 的简化版,有 12 个评价生活质量的问题,比 SF-36 更简明,用
于评估生活质量,该量表包括身体健康量表(PCS-12)和心理健康量表(MCS-12)。
与 SF-36 的研究方法一致,SF-12 量表的得分越高,说明其生活质量越好。相关对比
研究显示,SF-36 身心健康总方差的 82%和 89%能被 SF-12 的身心健康所解释,是
临床上可靠有效的用于评定生活质量测定的量表,由于其使用时间短,广泛应用于
临床和科学研究,常常被用来研究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问题[50-51]。
2.3 欧洲五维健康质量量表(EQ-5D 量表)
EQ-5D量表是应用最广泛的基于偏好的普适性生活质量量表,可以用来描述某
些疾病引发的健康状况的下降,又可以用来测定某些特定人群的健康状况[52-54]。问
卷由两部分构成,分别是EQ-5D自报健康问卷和特定健康状况评估问卷,前者包含
了行动、自我照护、日常活动、疼痛、负性情绪五大维度,每个维度分为无困难、
一些或中度困难、极度困难三级水平,以健康效用值对被调查者的生活质量进行定
量评价。有研究显示,EQ-5D量表在可行性和实用性方面有显著优势。该量表内容
50
综 述
简短,概括性强,操作方便,在设计之初就遵循了简便的原则,调研者可在较短时
间内完成问卷,适用于老年患者的健康状况测量。国外相关学者使用该量表较多,
主要应用于对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中,国内应用研究相对较少使用,国内
已有一部分学者利用该量表研究不同人群的健康相关生活质量[55-57]。
2.4WHO 生活质量简表(WHOQOL-BRIEF)
WHOQOL-Brief[58-59]量表是以WHOQOL-100为基础版本演化而出现的,各维度
得分与原量表各维度得分的相关性系数为0.89-0.95。该量表含有生理、心理、社会
关系以及环境四大维度,共计26项调研内容,总分从26到130分不等。总分越高,生
活质量越高。该量表同质性系数为0.70-0.88,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
2.5 生活质量综合评定问卷(GQOLI-74)
GQOLI-74 量表[60-61]是由国内李凌江等研究者联合编制的,含有 4 个维度,共计
74 项内容。每项最低得分 1 分,最高得分 5 分,总分处于 0-100 分,受试者所得总
分越高,说明其目前的生活质量现状越好。相关文献资料显示,该量表的重测信度
系数>0.84,具有良好的效度,可以被临床采用。
3.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现状
随着全球范围内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到来,日渐增多的 PHN 患者势必带来巨大的
经济和医疗负担[62]。以中国 PHN 患者为例,资料显示,由于 PHN 这一疾病,每位
患者每年需自行担负医疗费用约 16873 元,平均每年因生产力损失造成的间接损失
则高达 28025 元[63],可见,PHN 给国家和社会以及个人带来沉重的压力。PHN 患者
不仅身体出现严重的皮肤病变和疼痛,而且疼痛时间长,临床治疗效果差,长时间
持续不能得以缓解的疼痛给他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造成十分巨大的影响[64-66]。PHN
患者不仅表现为躯体上的皮损和疼痛剧烈,且迁延难愈,临床治疗效果欠佳,如何
有效减轻 PHN 患者的疼痛,提高生活质量,成为当前临床医护人员尤其是疼痛诊疗
科医务人员需要关注的焦点。
影响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因素有多方面,查阅文献发现,部分学者探讨过一般
社会人口学资料、疾病特征、疼痛强度对于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但在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上报道较少。部分学者在其他疾病中通过对疼痛信念、抑郁焦
虑等负性情绪以及生活质量的研究证明了二者对于生活质量的影响,但是在 PHN 患
者这一疾病人群来讨论疼痛信念、负性情绪与生活质量的关系相关性暂无报道。
目前,国外对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很多,而国内对慢性疼痛和神经病
理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是近十年才逐步开始的,但对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研
51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究相对较少。
与正常人群相比,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存在偏差,主要表现在生理、心理
和社会功能方面。长时间的慢性疼痛容易引发焦虑、抑郁、恐惧、消极信念等负面
情绪,进而引发身体活动的下降和一系列的功能障碍,情况严重者直接影响生活质
量。宋雨嫦等人员[67]研究表明,慢性疼痛老年患者的生活质量普遍较低。疼痛不仅
影响了患者的生理功能,还从心理和社会层面对患者产生了负面影响。Liang 研究员
[68]对老年慢性疼痛患者进行了 SF-12 问卷调查,发现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的评分普遍
偏低,尤其是丧偶和离异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的评分明显低于一般人群。黄琳和其他
研究人员[69]调查并分析了成都某社区的 183 名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结果表明,社区
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的整体生活质量评分明显低于普通老年人,尤其是健康状况令人
担忧。吴明柯[70]等调查后发现慢性老年疼痛人群生活质量的平均得分是(57.01±
15.41)分,显著低于一般人群。朱浩良[71]和其他人通过调查得出结论,社区中慢性
疼痛的老年患者的生活质量显著低于国家常模的标准,尤其值得引起医务人员的高
度注意的是该调研中受试者八个维度的得分均显著低于全国常模。罗冰[72]等研究表
明,老年慢性疼痛患者中,除了生理和情绪功能这两个维度,其他维度的得分均低
于健康老年人,这与朱浩良的结论并不完全一致。
PHN 是一种典型的神经病理性疼痛综合征,可持续数月甚至数年,最长者可高
达 10-16 年之久[73]。PHN 伴发的疼痛剧烈,且迁延难愈,临床治疗效果欠佳,长期
的疼痛严重影响并扰乱了患者的日常工作、学习和生活,导致很大一部分患者伴发
精神疾病[64]。研究指出,神经病理性疼痛通常与睡眠障碍、焦虑和抑郁有关[74],PHN
患者往往伴有情感、睡眠层面的损害[75],PHN 患者抑郁程度较非 PHN 患者程度更
加严重[76],40-45%的患者会伴有中度甚至重度的睡眠障碍问题,日常生活受到严重
影响。部分 PHN 患者会出现慢性疲乏、厌食、减重、缺乏活动、注意力分散、焦虑、
抑郁等现象,严重者还会导致精神分裂等心理精神疾病,甚至自杀倾向[77-78]。更有
相关文献报道,PHN 患者家属也因此出现疲劳、乏力、失眠以及情感障碍等一系列
问题[79]。因此,近几年,针对 PHN 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逐步引起临床医务人员的关
注。
4.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影响因素研究现状
随着近年来对慢性疼痛的不断关注,对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研究也在不断
增加,研究人员也在探索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相关研究表明,影响慢性疼痛患者
生活质量的因素主要包括社会人口学特征、疼痛特征、疼痛强度、疼痛信念和负面
情绪等心理因素。
52
综 述
4.1 社会人口学对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现状
目前社会人口学因素对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国内外尚无共识。
孙蕊[80]等研究人员的研究表明,遭受慢性疼痛的老年患者其生活质量与患者的
教育程度有关,高学历的患者较低学历患者相比,其生活质量状况相对较优;非体
力劳动者的心理健康水平优于体力劳动者的心理健康。罗冰通过研究得出的结论与
此相一致。他认为,受教育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
学历相对于生活质量具有统计学的意义。教育文化层次越高,其生活质量越好。白
雪[81]等人的研究发现,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好坏与年龄有关,年龄越大,
生活质量越差。郭振友[82]等研究者的相关研究表明,年龄对老年人的生活质量起着
决定性的作用。陈国良[83]和其他研究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认为在人口学特征只有年
龄有显著影响生活质量指数的总分。然而,冯晨秋[84]和其他研究人员的研究表明,
在一般社会人口统计学统计资料中,只有教育水平是能够影响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生
活质量的因素。
4.2 疾病特征和疼痛强度对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现状
研究表明,疼痛是影响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最重要因素之一,疼痛程度与
患者生活质量呈显著负相关。疼痛越严重,病程越长,对患者的活力、睡眠和生活
质量的影响越严重,整体生活质量越差。
朱浩良[71]通过抽样调查发现,疼痛程度和是否存在慢性疾病两方面是影响其生
活质量的因素,可以解释超过一半的总方差。陈国良[83]等人发现,患者的疼痛程度
不同,其生活质量评分有显著差异。患者报告的疼痛类型越多,他们的生活质量就
会越差。白雪[81]等认为疾病的病程越短,其生活质量越高,反之,病程越长,生活
质量越差。罗冰[72]的研究发现,疼痛时间小于 6 年、痛点小于 4 个、每周少于 6 次
的患者对生理活动的限制较少,对生活质量的损害较小。
4.3 负性情绪对生活质量的影响研究现状
慢性疼痛患者通常都伴有负性情绪,主要是焦虑和抑郁,均与生活质量呈一定
负相关,是影响患者生活质量的重要因素之一。
安传勤[85]的研究表明,慢性疼痛患者往往有焦虑和抑郁等负面情绪,二者在一
定程度上均与生活质量呈负相关关系。陈国良[86]等人的研究指出,伴发负面情绪的
慢性疼痛患者的生活质量明显低于心理状况良好的患者。张海波[87]和其他研究者的
研究得出结论,抑郁和焦虑与生活质量有关。黄琳[69]等研究人员的研究发现,30.5%
社区慢性疼痛老年人存在焦虑情绪,整体呈现为轻度抑郁状态,抑郁症状的严重程
度与生活质量呈负相关。
53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5.小结
随着近年来疼痛诊疗学科对疼痛以及神经病理性疼痛的不断深入探索研究,一
系列新型治疗药物可能成为 PHN 治疗的新方向。然而,PHN 的系统诊治仍然需要
皮肤科、疼痛科、中医科和心理科多学科的密切配合,制定更加有效、安全、规范
的诊疗方案[88]。以目前的诊疗水平,仍然没有办法治愈 PHN,也没有有效的治疗方
案[89]。治疗的主要目的仅限于早期有效控制疼痛,缓解疾病引起的睡眠和情绪障碍。
随着我国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越来越多的 PHN 患者必将给国家和社会造成巨
大的经济和医疗负担[90]。在我国,每位 PHN 患者每年因 PHN 需要支付的医疗费用
为 16873 元,平均每年因生产力损失导致的间接损失为 28025 元[91]。PHN 患者不仅
表现出严重的皮肤病变和身体疼痛,而且持续存在并且难以治愈,临床治疗效果欠
佳。长期持续的疼痛会对患者的日常工作和生活造成巨大的影响和麻烦[92-94],如何
有效减轻 PHN 患者的疼痛,提高其生活质量,成为当前临床医护人员尤其是疼痛诊
疗科医务人员需要关注的焦点。
54
综述参考文献
综述参考文献
[1] 高崇荣.关于疼痛定义的商榷[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7,23(1):23-24.
[2] 宋学军,樊碧发,万有,张达颖,吕岩,韩济生.国际疼痛学会新版疼痛定义修订简析[J].中国疼痛
医学杂志,2020,26(9):641-644.
[3] Annagur B B,Uguz F,Apiliogullari S,et a1.Psychiatric disorders and association with quality
of sleep and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pain:a SCID-based study[J].Pain Med,
2014,15(5):772-781.
[4] Robert W.Johnson,Marie,et a1.Herpes zoster epidemiology,management and disease economic
burden in Europe:a multidisciplinary perspective[J].Clinical Review, 2015,3(4):109-120.
[5] 费勇,姚明,黄冰,等.带状疱疹神经痛的序贯治疗[J].中华医学杂志,2018,98(8):561-564.
[6] Jeon YH.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Practical Consideration fo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J].Korean J Pain, 2015,28(3):177-84.
[7] 廖宇良,肖礼祖.肠道菌群紊乱与带状疱疹发病相关性研究进展[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9,
25(3):221-224.
[8] 黄佳彬,杨少敏,孙武平,等.短时程脊髓电刺激对不同病程带状疱疹性神经痛的疗效分析[J].中
国疼痛医学杂志,2019,25(10):749-757.
[9] 黄玮,戴若以,顾小红.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命质量研究[J].华西医学,2017,32(8):
1203-1207.
[10] Keating G M.Shingles(Herpes Zoster)Vaccine(Zostavax):A Review in the Prevention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J].Biodrugs.2016,30(3):243-254.
[11] 路华杰,赵焰.星状神经节阻滞对上肢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病人康复效果观察[J].中国疼痛医学
杂志,2019,25(12):956-959.
[12] 聂会勇,卜岗,申晓东,等.综合评价度洛西汀联合脉冲射频对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治疗效果[J].
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2019,33(11):1269-1273.
[13] 党莎杰,卫文博,卫凌.普瑞巴林联合 B 超引导胸椎旁神经阻滞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 30 例[J].
安徽医药,2020,24(6):1117-1120.
[14] Hadley GR,Gayle JA,Ripoll J,et al.Postherpetic neuralgia:a review[J].Curr Pain Headache
Rep,2016,20(3):17.
[15] Bricout H,Perinetti E,Marchettini P,et al,Burden of herpes zoster associated chronic pain in
Italian patients aged 50 years and over(2009-2010):a GP-based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BMC
Infect Dis.2014:14:637.
[16] Theresa M S,Brett S,Jeannine B.Postherpetic neuralgia:epidemiology,pathophysiology and pain
management pharmacology[J].Journal of Multidisciplinary Health care,2016,9:447-454.
55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17] 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诊疗共识编写专家组.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诊疗中国专家共识[J].中国疼痛
医学杂志,2016,22(3):161-167.
[18] 王家双.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临床诊疗中国多学科专家共识解读[J].实用疼痛学杂志,2016,12
(2):139-142.
[19] Kim HJ,Ahn HS,Lee JY,et al.Effects of applying nerve block to prevent the post herpetic
neuralgia in patients with acute herpes zoster: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Ko
rean J Pain 2017:30:3-17.
[20] Colloca L,Luman T,Bouhaira D,et al.Neuropathic pain[J].Nat Rev Dis Primers 2017,3:17002.
[21] Alicino C,Trucchi C,Paganino C,et al.Incidence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tic neuralgia
in Italy:Results from a 3-years population-based study[J].Hum Vaccin Immunother,2017,13
(2):399-404.
[22] 高崇荣,樊碧发,卢振和.神经病理性疼痛诊疗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662-671.
[23] 龙浩,李志鹏,艾龙,等.皮内注射联合口服药物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临床观察[J].中国疼
 痛医学杂志,2020,26(3):232-236.
[24] 王虹桥,薛朝霞.干扰素 a 用于椎旁神经阻滞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临床疗效[J].中国疼痛
 医学杂志,2020,26(3):191-195.
[25] Van Hecke O,Austin SK,Khan RA,etal.Neuropathic pain in the general population:a systematic
 review of epidemiological studies[J].Pain,2014,155:654-662.
[26] Yang F, Yu S, Fan B, et al.The Epidemiology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China:Results from a Cross-Sectional Study[J].Pain Ther,2019,8(2):249-259.
[27] 张爱民,蒋宗滨,周增华,等.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模型小鼠脊髓的自噬变化[J].中国康复医学杂
 志,2018,33(3):286-291.
[28] 赵志奇.带状疱疹痛:基础和临床[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4,6(20):369-375.
[29] 申海燕,袁燕,孙灿林,等.神经阻滞疗法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研究进展[J].中国疼痛医学
 杂志,2017(1):59-63.
[30] 华敏,殷琴,刘贝,等.EAAT2 基因多态性对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病人疼痛敏感性的影响[J].中国
 疼痛医学杂志,2020,26(1):41-47.
[31] 金文娟,朱银银,王婷婷.暗示性心理干预模式对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患者疼痛程度的影响研究
 [J].当代护士,2020,27(18):127-130.
[32] 翟志超,刘思同,李慧莹,等.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治疗研究进展[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6,
22(1):55-58.
[33] Cunningham AL,Lal H, Kovac M, et al. Efficacy of the Herpes Zoster Subunit Vaccine in Adults
 70 Years of Age or Older[J].N Engl J Med,2016,375:1019-1032.
[34] 刘沛燕.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治疗研究进展[J].中医临床研究,2019,11(29):121-125.
56
综述参考文献
[35] 槐洪波,朱彤,韩影.臭氧辅助治疗老年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的临床疗效分析[J].实用老年医
学,2016,30(12):1004-1006.
[36] Finnerup NB,Attal N,Haroutounian S,eta1.Pharmactherary for neuropathic pain in adults: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Lancet Neurol,2015,14(2):162-173.
[37] Saxena AK,Lakshman K,Sharma T,et al.Modulation of serum BDNF levels in posther-petic
neuralgia following pulsed radio frequency of intercostal nerve and pregabalin[J].Pain
Manag,2016,6(3):217.
[38] 罗雅幸,李兴志.脉冲射频联合臭氧治疗带状疱疹后三叉神经痛 19 例疗效观察[J].中国皮肤性
 病学杂志,2017,31(7):754-756.
[39] 侯靳,郭安梅,张少勇,等.脉冲射频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临床效果的系统评价[J].中国疼痛
 医学杂志,2018,24(6):421-428.
[40] 施佳君,刘桂珍.针灸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研究进展[J].河北中医,2018,40(6):946-950.
[41] Luo WJ,Yang F,Yang F,et al.Intervertebral Foramen Injection ofOzone Relieves Mechanical
 Allodynia and Enhances Analgesic Effectof Gabapentin in Animal Model of Neuropathic
 Pain[J].Pain Physician,2017,20(5):673-685.
[42] Migita T. Can early administration of pregabal in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postherpetic
 neuralgia[J].Clin Exp Dermatol,2014,39(6):755-756.
[43] Cabrera César E,Fernández Aguirre MC,Vera Sánchez MC,et al.Pneumothorax Due to Radio
 frequency Ablation for Postherpetic Neuralgia[J].Arch Bronconeumol,2018,54(1):47-48.
[44] 张万云,贺纯静.带状疱疹后神经痛治疗进展[J].临床皮肤科杂志,2019,48(11):710-713.
[45] Dooling KL, Guo A, Patrl M, et al.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for use of herpes zoster vaccines [J]. MMWR, 2018, 67(3): 103-108.
[46] 刘稳.老年慢性患者家庭照顾者生活质量及影响因素研究[D].河南:河南大学,2019:3
[47]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Report of the WHO meeting on the assessment of quality of life in
 health care[Z].Geneva,WHO,1991.
[48] Salim S,Yami M,Alwi I,eta1.Validity And Reliability of the Indonesian Version of SF-36
 Quality of Life Questionnaire on Patients with Permanent Pacemaker[J].Acta Med Indones,
 2017,49(1):10.
[49] 龚晓妍,赵岳,魏力,等.SF-36 量表应用于天津市滨海新区职业人群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天津
 医科大学学报,2019,25(4):408-411.
[50] Lin Yanwei, Yu Yulan, Zeng Jiayong, et al. Comparing the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the SF-36
 and SF-12 in measuring quality of life among adolescents in China: a large sample cross-sectional
 study.2020,18(1):360-360.
[51] 王海棠,寿涓,任利民,等.SF-12 量表评价上海市社区老年人生命质量的信效度研究[J].中国全
57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科医学.2019,22(9):1057.
[52] Turcotte Justin, Callanan Maura, Buckley Brooke, et al. Conversion of PROMIS global health to
EQ-5D health state values in patients undergoing lumbar spine surgery: A psychometric
evaluation.2021,2(3):67-72.
[53] 王玲,图尔荪江.亚森,陈伟文,等.基于欧洲五维健康量表的深圳市中老年社区居民生命质量
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J].实用预防医学,2021,28(2):175-179.
[54] Watson Crystal, Barlev Arie, Cole Jason C, et al. Qualitative Findings on the Impact of Disease in
Epstein-Barr Virus-Driven Post-Transplant Lymphoproliferative Disease Patients, as Measured by
EQ-5D,SF-36 and the FACT-LYM.2020,8(2):299-310.
[55] 朱嫒嫒,曹承建,朱建慧,等.杭州市空巢老人健康相关生命质量评价[J].预防医学,2017,29(9):
883-887.
[56] 黄海涌,汤少梁,刘军军.基于欧洲五维健康量表的浙川冀甘 4 省慢性病患者的健康相关生命
质量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9,27(8):575-579,584.
[57] 管娟中,王丽丹,张冬梅.安徽省农村居民健康相关生命质量研究[J].南京医科大学学
报,2017,17(5):349-353.
[58] 王亚,王小芳.分层次管理模式对肺癌癌痛患者护理满意度 WHOQOL-BRIEF 评分及负性心
理的影响[J].中国药物与临床,2020,20(11):1796-1798.
[59] 杨婷,解倩,常碧如,等.晚期癌症患者家属生活质量现状与家庭功能的关系[J].中国健康心理
学杂志,2017,25(4):508-510.
[60] 张强.康复疗法与情志疗法对高龄脑梗死患者 GQOLI-74 评分的影响[J].当代护士,2020,27
(10)37-39.
[61] 田智慧,宁向君,刘会敏.舒适护理联合持续性被动运动对老年股骨颈骨折患者术后相关活动
 角度及 GQOLI-74 评分的影响[J].河南外科学杂志,2019,25(05)183-184.
[62] 林莘莘,林民毅,林开兴.超声引导下改良脉冲射频星状神经节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J].中国
 疼痛医学杂志,2020,26(5):385-388.
[63] Yu SY,Fan BF,Yang F,et al.Patient and economic burdens of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China[J].Clinicoecon Outcomes Res,2019,11(5):539-550.
[64] Takao Y,Okuno Y,Mori Y,et al.Associations of Perceived Mental Stress,Sense of Purpose in Life,
 and Negative Life Events With the Risk of Incident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The SHEZ Study[J].Am J Epidemiol 2018,187(2):251-259.
[65] 陈盼,肖礼祖.带状疱疹性神经痛病人的焦虑与激素水平研究现状[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8,
24(5):378-382.
[66] Mizukami A,Sato K,Adachi K,et al.Impact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on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Japanese adults aged 60 years or older:Results from a
58
综述参考文献
Prospective,Observational Cohort Study[J].Clincal Drug Inve-stig,2018,38(1):29-37.
[67] 宋雨嫦,赵梦遐,孔令磷,等.社区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的调查研究[J].医学信息,2019,
32(2):135-138.
[68] Liang Y,Wu W .Exploratory analysis of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the emptynest elderly
in rural China:An empirical study in three economically developed cities in eastern China[J].
Health Quality Life Outcomes, 2014,12(12):59.
[69] 黄琳,刘琴,刘月.成都市社区慢性疼痛老年人生活质量的现况研究[J].临床护理杂志,2018,
17(2):8-10.
[70] 吴明柯,胡泊,郭晓萱.老年患者慢性疼痛接受对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7,37(9):2301-2303.
[71] 朱浩良.社区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社会支持、自我效能与生活质量的关系研究[J].中国卫生产
业,2016,36(6):193-195.
[72] 罗冰.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疼痛接受度对生活质量的影响[J].护理学杂志,2016,31(13):17-20.
[73] 周围神经病理性疼痛中国专家共识编委会.周围神经病理性疼痛诊疗中国专家共识[J].中国
 疼痛医学杂志,2020,26(5):321-328.
[74] Poulin PA,Romanow HC,Rahbari N,et al.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indfulness pain intensity
 pain catastrophizing depression and quality of life among cancer survivors living with chronic
 neuropathic pain[J].Supp Care Can,2016,24(18):24-29.
[75] Seo, Kim, Hee S, et al . Effectiveness of continuous epidural analgesia on acute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A retrospective study[J].Medicine, 2018,97(5):e9837.
[76] 杨梅,章绍清,吴艳霞,等.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发病相关因素及干预方法分析[J].现代预防医
 学,2013,40(1):152-158.
[77] Parsons B,Pan X,Xie L,Chen Y,Ortiz M,Whalen E.Comparison of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pregabalin for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Chinese and international patients[J].Journal of pain
 research,2018,11:1699-1708.
[78] Denkinger MD,Lukas A,Nikolaus T,et al.Multisite pain,pain frequency and pain severity are
 associated with depression in older adults:results from the ActiFE Ulm study[J].Age Ageing,
 2014,43:510-514.
[79] Weinke T,Glogger A,Bertrand I,et a1.The societal impact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on patients,life partners,and children of patients in Germany[J].Scientific World
 Journal,2014,7(4):96-98.
[80] 孙蕊.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影响因素的调查[J].锦州医科大学学报,2018, 39(5):71-74.
[81] 白雪,郭蕾蕾.老年慢性疼痛患者自我效能与自我护理能力的相关性研究[J].解放军预防医学
 杂志,2017,35(6):674-677.
59
青岛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82] 郭振友,黄情,黎亚滔,等.桂林市社区老年人生活质量评价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老年学杂
志,2016,36(1):167-170.
[83] 陈国良,丛梅,王梅,等.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及其相关因素分析[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5,
21(7):524-528.
[84] 冯晨秋,高晖,王贞慧,等.济南市社区老年慢性疼痛患者生活质量影响因素的分析[J].中国疼
痛医学杂志,2013,19(4):216-219.
[85] 安传勤,刘跃晖,慢性疼痛病人生活质量的研究进展[J].护理研究,2017,31(1):259-262.
[86] 陈国良,王梅,路桂军,等.慢性疼痛患者焦虑、抑郁状况调查及相关因素分析[J].中国疼痛医学
杂志,2014,20(4):226-230.
[87] 张海波.慢性疼痛患者疼痛相关因素的调查与心理干预研究[D].太原:山西医科大学,2014:4.
[88] 李育婷,李业贤,郭姝婧,等.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治疗研究进展[J].实用老年医学,2020,34(1):
10-13.
[89] Cabrera César E,Fernández Aguirre MC,Vera Sánchez MC,et al.Pneumothorax Due to Radio
frequency Ablation for Postherpetic Neuralgia[J].Arch Bronconeumol,2018,54(1):47-48.
[90] 林莘莘,林民毅,林开兴.超声引导下改良脉冲射频星状神经节治疗带状疱疹后神经痛[J].中国
疼痛医学杂志 2020,26(5):385-388.
[91] Yu SY,Fan BF,Yang F,et al.Patient and economic burdens of postherpetic neuralgia in China[J].
Clinicoecon Outcomes Res,2019,11:539-550.
[92] 陈盼,肖礼祖.带状疱疹性神经痛病人的焦虑与激素水平研究现状[J].中国疼痛医学杂志,2018,
24(5):378-382.
[93] Mizukami A,Sato K,Adachi K,et al.Impact of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on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in Japanese adults aged 60 years or older:Results from a Prospective,
 Observational Cohort Stud[J].Clin Drug Investig,2018,38(1):29-37.
[94] Takao Y,Okuno Y,Mori Y et al.Associations of Perceived Mental Stress,Sense of Purpose in Life,
 and Negative Life Events With the Risk of Incident Herpes Zoster and Postherpetic Neuralgia:
 The SHEZ Study[J].Am J Epidemiol 2018,187(2): 251-259.

学术论文网提供数万篇的免费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博士论文、sci论文发表的范文供您参考,并提供经济、管理、医学、法律、文学、教育、理工论文、mba作业、英语作业的论文辅导写作、发表等服务,团队实力雄厚,多达人,帮您解决一切论文烦恼。

【论文范文: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患者生活质量现状及其影响因素研究】相关文章

热点排行

推荐阅读

付费下载

付费后无需验证码即可下载

限时特价:原价: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

微信二维码支付

付费后无需验证码即可下载

支付金额:

支付成功